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395 人選

“哦?”陸景心里有些明了,拿手指在吧臺輕輕的敲了敲,對陳若怡說道:“如果李逸落小姐能成為景華手機的代言人,景華幫她擴展影響力,知名度也不是不可以。當然,我額外還會有些條件,不過這一切要等李逸落小姐成為景華手機代言人再說。現在還是就事論事,談談去京城拍廣告的事宜吧。”
  陸景自然不會按照陳若怡的談話節奏走。雖說挺滿意李逸落的氣質,但要想將廣告拍好,還需要有極佳的鏡頭感。并且,日后如果她想要在娛樂圈獲得更大的發展,還需要看她是否具備足夠的潛力。
  每年唱歌的藝人、影城里面的演員那么多,真正能冒頭成為明星的又有幾個?并非每個人都是璞玉,經過打磨之后可以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所以陸景不確定李逸落是否能勝任景華手機代言人的工作,只是讓她去京城試一試。
  陳若怡點頭同意。她知道李逸落不見得就是景華的唯一選擇。本著對朋友負責的態度,她還得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陸景拍了拍姬紅俊的肩膀,“你和陳小姐談。”李逸落走過去聽陳若怡和姬紅俊談話。下午里也沒幾個人來酒吧買酒。她有些空暇。
  陳若怡忽而發現,事情轉了一圈,還是她和姬紅俊談合同。這個發現讓她有些沮喪——她沒在陸景手上討到便宜。
  官怡君對合同談判不感興趣,走到正在吧臺處獨自喝酒的陸景身邊,伸出手道:“陸景,我叫官怡君,以前多有得罪的地方,請你見諒。”
  “沒什么。”陸景微笑著同她握手,他還不至于和一個女孩計較什么。突然,感覺手掌心被官怡君撓了一下。看到官怡君眼睛里熱切的目光,陸景反應過來,他被人占便宜了。官怡君姿色也算得上美女,陸景心里也沒有太介意,不動聲色的抽回收手。
  “我在新豐公寓買了一套公寓。我想今晚的月色會很不錯,可以邀請你到我那兒看月亮嗎?”官怡君坐下來,美眸含春的看著陸景。新豐公寓那套房子是她和陳若怡合買的。不過,讓若怡出去呆幾晚上肯定沒問題。
  陸景無語,這明顯的暗示他要聽不出來就見鬼了。這年頭不僅有男色狼,還有女色狼。
  官怡君眼眸深邃,鼻梁高聳,肌膚潔白晶瑩、胸前那對顫巍巍地乳峰飽滿堅襯,臀部豐滿,大腿修長。要是擱在以前,陸景并不介意和她玩玩。不過,現在卻沒什么心思。官怡君身上缺少讓他心動的氣質,也缺少相互的了解,僅僅是**的交流,他很難提起興趣。
  悠然的品著酒,清淡的笑道:“是嗎?我在新豐公寓有住所,就不去你那里了。”
  “那我去你那里看月亮。”官怡君笑靨如花的說道。
  陸景嘴角浮出一絲淺笑,拒絕道:“以后再說吧。”新豐公寓那里的房子還在裝修。大約,十二月中可以搬進去。
  官怡君感受到陸景清冷的態度。不過,她并不泄氣,她還要在江州呆2年,時間足夠,總能創造出機會來。眨了眨眼睛,轉而和陸景閑聊起她和陳若怡在江大的日常生活。陸景只是禮貌性的傾聽,他在等陳若怡和姬紅俊談完。
  拍攝一則廣告所涉及的利益分配并不復雜,一杯酒喝完,陳若怡和姬紅俊已經談妥。李逸落后天起程去京城。1804酒吧里還得再找一個臨時工。陸景打電話和董晚瑤說了一聲。
  董晚瑤正在上課,接到電話后從教室后門溜了出來。到酒吧里見李逸落正在接受幾個人的打趣——預祝她成為明天的廣告天后。而陸景正在不遠處打電話。
  “陸哥,李逸落去年是新月湖這邊高校新生第一美女哦。你不怕寧姐知道啊,還有丁靈姐哦。”董晚瑤見陸景電話打完,笑嘻嘻的小聲和他說道。她對娛樂圈的內幕知道得可不少,還以為陸景看上李逸落——拍廣告不過是一個借口罷了。
  陸景在她小腦袋上點了一下,沒好氣的道:“晚瑤,你這是誹謗我。我只是讓李逸落去試試。你腦子里都裝的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小孩子不要亂揣測。”原來就是李逸落就是白明俊念叨很久的那個中德混血、新月湖高校新生第一美女。
  “我不小了。”董晚瑤揉揉頭,嘀咕著。她知道陸景沒真生氣,嘻嘻笑著轉身和李逸落談話去了。
  董晚瑤和李逸落談得很順利:讓李逸落先去京城試試,不成再回來1804繼續打工。
  事情談完后,陸景徑直離開。剛才唐悅打來電話,夏易公司完成股權轉讓。李落元的文業集團以3個億的資金收購夏易公司51的股權。嚴景銘最終在只持有夏易公司10的股份,魏曉華持有9的股份,持股比例大幅降低。
  “看來,嚴景銘短線操作的思路沒有變。不知道他有沒有注意到最近洶涌起來的互聯網科技浪潮。”陸景嘴角浮出一絲笑意,這件事要好好籌劃一番才行。“魏源看樣子沒有和嚴家達成一致的協定,所以他哥魏曉華才會大幅從夏易公司撤資,不過也留了一道日后商談的門。”
  …
  杭城,市常委院的1號別墅中。窗外是白蒙蒙的霧氣,樹枝在霧氣里若隱若現。書房里,魏源低聲嘆了一口氣,“可惜了。”
  魏曉華有些不太明白,給魏源添了酒,說道:“我這次從夏易手機公司里撤資并沒有虧。還小賺了一筆。”嚴景銘露了一個口風出來:李落元要夏易公司的控制權。正好弟弟魏源和嚴家沒有談攏,他自然順水推舟的做了個人情,將他在夏易公司的股份從20降到9。
  魏源拿起酒杯悶了一口,擺擺手,“不是這件事。和嚴家談不攏也是正常的,不過多接觸接觸是好事。我是說江州的事情。江州市委書記熊為明本來已經壓制住了陸江,但是最近形勢又變了過來。江州市委副書記毛和重已經確定要退下來。繼任的人選正在商討。”
  “陸江那鳥人很有些本事啊。”魏曉華說道。
  魏源哭笑不得,他哥根本沒有領會到他的意思,只得更進一步的說明白,“熊為明在省里沒有得到強有力的支持,所以讓陸江翻了盤。要是我在江州…”
  魏曉華這才明白魏源說可惜的意思。大好機會,熊為明無法把握住啊。他知道這些信息八成是永輝集團的葉文斌告訴弟弟的。不過,他不關心江州的事情,他只關心弟弟的仕途,說道:“你明年進蘇江省委常委會有沒有把握?”
  本來按照慣例,弟弟是能進的,但是現在蘇江省似乎有些不利于弟弟的聲音傳出來。
  魏源喝著酒,低著聲音道:“現在的忍讓是為了將來的進步。我近期會去建業和楊修武見面。”
  “啊——?這…”魏曉華十分吃驚。他知道這個舉動意味著什么,也就是說弟弟主動退出江南系接替人的競爭,轉而支持楊修武去爭那個位置。
  魏源擺擺手,“不必多說,我自己地位穩固才能團結一批同志。如果我只是杭城的市委書記,后面什么打算都虛的。”恩師舒書記的最后的人脈資源要留在關鍵時候使用,現在他只能靠自己。這一年來,江南系內支持他的聲音越發的少了,他必須要盡快的走上去才行。否則,蹉跎之下,再耀眼的政治新星也是過去式。
  魏曉華嘆了口氣,舉杯和弟弟碰了一杯。這個決定對他來說應該很難吧。能當第一,誰愿意當第二?
  魏源喝著酒,問道:“你對建業市和江州市的電子產業發展狀況怎么看?”
  魏曉華愕然的看著弟弟,想了想,說道:“建業市的電子產業基礎要強太多。畢竟有建國之后的老底子在那兒擺著的,再加上近期建業市高新產業區公布了一些列的激勵措施,聽說有望引進韓國電子巨頭三星公司在高新產業區興建基地。”
  魏源嘿嘿一笑。“這就是我的機會。楊修武和陸江終究是要爭一爭的。江州和建業兩座城市在高新技術產業、電子產業上競爭,就是他們斗爭的延續。最好是楊修武獲勝,我支持他的話,就能拿到足夠的好處。”
  “可是,楊修武從頭到尾都沒有表態說要將高新技術產業打造成為建業市的支柱產業。”
  魏源拿起酒杯喝了一杯,笑道:“不管他表不表態,他都是建業市的市長,如果與江州市的競爭中落了下風,他都不會好受。我看楊修武是半公開的支持。聯科的葉文斌準備從江州回遷至建業,再加上建業市高新產業區的工黨委書記就是楊修武的人。
  上面的一些人怕是已經注意到江州和建業之爭。大概也很樂意看到楊修武和陸江先爭一爭。”
  說完,心里不免有些苦澀,本來是三國爭霸,現在變成楚漢相爭。唉!
  …
  十一月二十一日,陸江帶團從嶺南返回江州。剛剛從市政府機關大樓里出來,就接到弟弟陸景的電話,“哥,你晚上有沒有時間,我去你那兒吃晚飯。”
  “行啊,你到時間過來。呵呵,你有事情和我說吧。我聽省國資委的舒家啟說了:創永國際的人還在考察江州鋼鐵,陳創和回香港處理公司事務了。具體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