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394 1804酒吧

到晚上七八點鐘,酒吧里的人稍稍多了起來。雖然1804酒吧的酒水價格不菲,但是新月湖這幾所高校里面有錢的大學生不在少數,更何況,南陽街的商業氛圍正在逐步培育中,在理工東路那邊工作的白領都會來這里消費。再加上音樂學院、美術學院兩所高校美女扎堆,到這里來消費的金領不在少數。
  來1804酒吧幫忙的兩個音樂學院的女生在七點中就過來。其中一個女孩子長得尤為出色,容貌比之董晚瑤還要稍勝半籌,長發披肩,氣質純凈若水,一雙眼眸很有些空靈的感覺。
  “還看啊,小心魂都沒了呢。”關寧笑兮兮的在陸景眼前晃了晃白嫩的小手。董晚瑤忙起來之后,他和關寧坐到余志成他們幾個這里來。不過,陸景的眼睛一直在那個女生身上滑過。
  “我覺得她身上干凈的氣質很適合景華手機。”陸景給關寧解釋道,“我打算讓她去京城試著拍拍廣告,看看能不能成為景華的形象代言人。”
  “這樣啊。”關寧笑著點點頭。葉儀對關寧笑道:“你還真信陸景啊,我看他是被你問著,靈機一動想了一個借口糊弄你的。”說著,對大家道:“要說拍廣告,讓關寧去拍的話,不得迷死全國觀眾啊!”
  陸景笑著和張勇碰了一杯,對葉儀笑道:“我哪有那么無聊。說正經的,景華那邊找了幾個女星和模特我都不是很滿意。十二月底馬上就要上交廣告片給央視,時間雖然足夠,但是還是要抓緊時間辦。”
  說著。看著身邊抿嘴而笑的關寧,輕輕的用食指卷起她一縷發絲。“拍廣告要吃苦頭的,我可舍不得讓關寧去拍廣告。”
  葉儀做個嘔吐狀。“你們兩個要不要這么膩歪啊!都認識你們三年了,還在熱戀啊。”
  幾人都笑起來。陸景無所謂的笑著喝酒。關寧拿起酒杯輕輕的抿著紅酒,潔白無瑕的臉蛋上飛起一朵緋紅。
  陸景和景華的關系,余志成、張勇、葉儀都是知道的。江秋若微微有些吃驚,沒有問出來。
  陸景拿出電話撥了一個電話給姬紅俊,讓明天下午來和那個女生接觸。1804酒吧從下午開始營業,這兩個女生在酒吧打工,只要有時間就會過來。
  剛放下電話,看到穿著黑色風衣的邵秋蘭推開門進來。帶著精致眼鏡。身穿黑色鉛筆褲,冷艷中帶著知性的邵秋蘭剛進來就成為整個酒吧的焦點。如此成熟美麗的女郎在南陽街上都是極為少見的。
  陸景站起來,揮揮手。邵秋蘭看到陸景微微一笑,走了過來。“邵老師。”關寧、余志成都站起來打著招呼。
  “哦,都坐吧。”邵秋蘭笑著道:“都畢業這么久了,你們都喊我姐姐吧。我也沒大你們幾歲。”
  幾個人相互介紹了一番。張勇才知道這美女原來是陸景和余志成在高中時候的班主任,現在在江州師范大學讀研究生。江州師范大學和京城師范大學是全國師范類大學中數一數二的學校。
  英式的酒吧需要去柜臺去買酒。陸景陪著邵秋蘭一起過去。在吧臺處點了一支紅酒,往坐位上走,“秋蘭姐。今天的酒水7折。要不要我再拿幾瓶紅酒。”
  邵秋蘭笑著白了陸景一眼,“我可不想在其他人眼中變成酒鬼老師。簡思英的事情謝謝你啊,她都謝了我好多回。今天怎么沒帶紫琪過來,她不是也在江州嗎?”她對黃紫琪印象尤其好。對黃紫琪那樣獨立、有思想又美麗的女孩子她尤為欣賞。換做她,絕對沒有去云春山區支教一年的想法。
  陸景尷尬的笑了笑,小聲解釋道:“紫琪不愿意過來。”邵秋蘭嫣然一笑。明白過來,伸手揪住陸景的耳朵。小聲道:“看你做得好事。還有丁靈對吧?”
  陸景無奈的點點頭。邵秋蘭見到過丁靈和他在一起,還知道他和關寧的事。
  坐到座位上。大家隨意的閑聊著。張勇偷偷的在桌子底下比了一個大拇指給陸景。陸景沒好氣的翻個白眼,很想踹他一腳,問道:“你那個舊書生意做得如何了?”張勇今年是大四,到了需要找工作的時間。
  “早不干了。”張勇說道,“我琢磨著回家去工作。我聽我爸說云春市里正在大力發展旅游業,有幾家導游學校都辦起來了,我讀的是旅游管理系,回云春一定可以大有作為。”
  葉儀不滿的掐了他一把,說道:“陸景,我覺得張勇還是留在江州好一些,我還要在江州讀兩年的書啊。”
  陸景明白過來為什么前段時間葉儀和張勇會鬧矛盾了。大學里面畢業即分手的事情太多。感情在空間的距離作用下,很少有人能堅持下來。
  關寧柔聲安慰室友,“也不要太擔心,你讓張勇每周坐車來看你就行了,明年四月云春到江州的高速通了之后,一個小時就能到。”
  張勇連忙說道:“是啊,我保證每周都會來看你。再說我還要現在江州呆到畢業啊。這種情況最多持續一年,到你畢業的時候,可以來云春工作。”說著,問陸景,“一年之后,云春市肯定能大發展對吧?”
  “是的。”陸景點點頭,“預計明年十一會贏來一個旅游黃家周。”想了想,張勇這家伙對感情還是忠貞不二的,陸景決定幫幫他,對葉儀說道:“你是學會計學的,在云春一定能找到一份待遇優渥的工作。云春風景優美,物產豐富,就居住環境來說比江州還強一些。”
  葉儀朝天上翻了個白眼,靠在椅子上說道:“我再考慮考慮吧。”把張勇急的不行。
  “星空網吧開了之后,我后來在星空網吧打零工,我值夜班。所以很少碰到你們。”話題轉到江秋若身上,江秋若解釋道,說著,笑道:“那天晚上,我可是看到你和你朋友在南陽街上喝醉了。”
  關寧笑兮兮看了陸景一眼,這件事還是陳蘇子告訴她的。余志成憋了半天,說道:“值夜班對身體不好。”
  江秋若微微笑了笑,也沒解釋。她和余志成的關系并不親密。夜班的工資要略高一些,對她而言比較重要。
  幾個人喝到晚上十點左右,和董晚瑤打了個招呼,然后離開。
  第二天下午,正在白沙井看黃紫琪搞裝修設計的陸景接到姬紅俊的電話,“景少,我本來已經說服李逸落小姐,但是陳若怡小姐橫插一桿,要求見你。”
  陸景微微有些詫異。不知道這件事關陳若怡什么事情。和黃紫琪說了一聲,陸景坐車匆匆趕到位于南陽街的1804酒吧。
  推開玻璃門,正看到穿著紅衣,嬌美如花的陳若怡正在吧臺與官怡君閑聊,昨晚見到那個氣質純凈的女生正在吧臺后面忙碌著,姬紅俊坐在吧臺邊上喝酒。
  下午三四點鐘,陽光從玻璃窗戶透進來,酒吧里有著淡淡的陰影。“景少。”姬紅俊見陸景進來,迎了上來。陸景跟著他走到吧臺邊。姬紅俊介紹道:“這位是李逸落小姐,這位是我們景華的投資人景少。”
  說著,介紹了一遍情況。李逸落是音樂學院大二的學生,對去京城拍制一則手機廣告很有興趣。她此前在南陽街發過景華公司的廣告傳單,對景華公司有所了解。
  不過,陳若怡是她的朋友,對她比較照顧,所以陳若怡自告奮勇的要求代表她和景華公司談這次合作時,她同意了。陳若怡的第一要求是讓姬紅俊把陸景喊過來。
  陸景扭頭看向旁邊的陳若怡,說道:“陳小姐找我什么事?請李逸落小姐拍攝廣告的事情,我已經授權姬紅俊全權處理。”
  陳若怡微微抬起尖尖的下巴,不滿的說道:“陸景,你昨天晚上怎么可以放我鴿子?”
  “是啊,是啊。”官怡君在一旁幫腔的說道,眼睛火辣辣的看著陸景,恨不得立刻把他吃下去。
  陸景淡淡的一笑,說道:“我記得我沒有答應吧?如果,你利用你朋友和景華合作的機會把我喊過來是說這樣無關的事情,未免有些任性、對朋友不負責。”
  陳若怡抗聲道:“你怎么知道我對朋友不負責呢?如果,李逸落廣告片拍的不錯,達到景華的要求,成為景華手機的形象代言人,那么,景華也需要拿出一個相應的培養計劃出來,從而進一步擴展她的影響力、知名度,這是雙贏的事情,但是這一點,姬助理根本就沒有辦法決定,所以請你過來是商議這件事。”
  官怡君目瞪口呆,她和陳若怡真的只是來找茬的。因為李逸落也是香港人,所以平常陳若怡會偶爾請她吃吃飯,閑聊一下香港的事情。
  所以,幫李逸落談合同只是一時興起,沒想到,陳若怡能說出這么絕妙的理由來。
  陸景看得出來陳若怡這番話只是臨時遍的,問李逸落,“李小姐后續想繼續在娛樂行業發展?你學的是什么專業?”
  李逸落看著眼前這個可以壓制陳若怡的青年,好像和資料里說得不太一樣,說道:“我學的舞蹈和聲樂。”(未完待續。。)
  ps:修個bug,張勇老家是云春的,不是前文所述的金山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