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393 順水人情

黃紫琪住在景和苑的公寓里面。坐車到黃紫琪住的樓下,陸景按了電梯的按鈕,剛要進電梯,接到趙清芷的電話,“二哥,后天傍晚晚瑤的酒吧正式開業,她想請你過去給她捧場呢。”
  陸景笑道:“呃,小芷,怎么是你給我打電話?”
  “誰知道啊。二哥,你去不去呀?晚瑤許了我好多好處哦,你一定要答應啊。”趙清芷在電話里笑兮兮的說道。
  “行吧。”陸景答應下來,有鑒于小丫頭一貫『迷』糊的『性』子,也沒多問她原因,聊了幾句她在江南大學的事情掛掉電話。
  黃紫琪見陸景站在電梯外面接電話,從電梯里走出來,打量著他的側影。他消瘦的側臉線條明俊,頗有些耐看。黃紫琪有些失神。聽電話里清脆柔嫩的女孩子聲音,心里有著難言的滋味。???重生之世家子弟394
  到房間里,開了空調。陸景看著黃紫琪將粉『色』的外套脫下,『露』出里面駝『色』的修身『毛』衣,將她曼妙的腰肢,豐翹的胸部曲線展現的淋漓盡致。『毛』衣下巴有些長,半遮半掩的蓋著包裹在牛仔褲中渾圓的美『臀』。有著難言的『性』感。
  “你眼睛收斂點啊。”黃紫琪瞪了陸景一眼,將沖泡好的咖啡端過來。
  陸景微怔,突然明白黃紫琪內心里微妙的情緒,笑著解釋道:“剛才是我表妹的電話。”話音剛落,董晚瑤打了一個電話過來,邀請他過去參加后天去1804酒吧給她捧場。
  陸景答應下來。收了電話,看到黃紫琪那張宜喜宜嗔的美人臉。心里苦笑不已。黃紫琪似笑非笑的說道,“現在呢?”
  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這是我表妹的朋友。”心里也知道這話很沒有說服力。想了想把董晚瑤家里的事情,以及到江州來尋求庇護的原因說了說。又解釋了一番和趙清芷的淵源。
  “哦。”黃紫琪抿了一口咖啡,心里還是覺得他蠻可恨的,又有些羞惱被他看穿心思,輕踢了他一腳。
  陸景生受了美人一腳,好在不是很痛,苦笑著搖頭,喝了一口咖啡。看她似乎不再生氣,說道:“后天晚上你和我一起去給晚瑤的酒吧捧場吧。我喊上關寧,還有秋蘭姐。”
  “算了吧。你也不怕我在關寧面前說你壞話啊。”黃紫琪搖頭,她沒興趣去湊熱鬧,“房子過兩天就裝修完成,到時候你看看,滿意的話我就準備回京城了。”
  “這么快?”陸景有些詫異。這才將十幾天的功夫就好了嗎?心里有些不舍的情緒。他希望黃紫琪能一直呆在江州。
  “我天天盯著一套房子的設計進度能不快嗎?”黃紫琪大發嬌嗔。
  “我以為至少要到年底才完成。”陸景腆著臉笑道。
  黃紫琪自然明白他的心思。白了他一眼,“你想的美呀。我來江州呆了快一個月了。銀燕那里還有很多事情要我去做。你最近不是忙的很嗎?”
  “是有一些。”陸景點頭,“香港的創永國際有意投資江州鋼鐵,我負責跟蹤這件事,務必要保證這筆投資落在江州。”
  說著話,一壺咖啡喝盡。陸景依依不舍的告辭離開。
  …
  地處南陽街的1804酒吧是一座英式酒吧。在十七號下午六點正式開始營業。南陽街街頭清冷的夕陽下有不少情侶挽手而行。陸景和關寧、張勇、葉儀四人從東教工食堂吃了晚飯,慢步走來。
  陸景小聲問關寧,“張勇和葉儀和好了?”他記得前段時間在南陽街的一家中餐廳吃飯時,葉儀還說和張勇鬧矛盾。
  關寧穿著白『色』的『毛』呢大衣,抿嘴笑道:“是啊。你今天不去參加北體育館舉行的舞會啊。你不怕陳若怡生氣?”陸景和她說過陳若怡邀請他參加舞會的事情。
  陸景笑著搖頭,說道:“怕什么?別看她爸很寵她。但是具體到生意上她的話語權小的可憐。再怎么說,我和董晚瑤的關系要比和她的關系親近一些。”???重生之世家子弟394
  在街中的報亭處等了一會,就看到余志成和一個青衣女生一前一后的走過來。
  余志成給四人介紹道:“這是江秋若。江大大四的學生。高我們2屆。”說著,又給江秋若介紹幾人。熟悉了一會,一起往1804酒吧走去。
  陸景打量著容貌秀麗的江秋若,感覺有些眼熟,想了想,問道:“江秋若,你是不是和陳蘇子挺熟的。”他記得九六年的時候,他請黃致遠和謝澤華在南陽街吃飯出來,陳蘇子和一個很美麗的女生一起擺書攤。
  江秋若疑『惑』的看了陸景一眼,沒認出他,點頭說道:“是的。我和陳蘇子是好朋友。”
  陸景笑道:“我前年的時候在你的書攤上買了一本小學語文課本。”
  “哦--?原來是你。”江秋若吃驚的用手掩著嘴,過了一會,忍不住笑起來。幾個人才知道陸景和江秋若原來見過面。聽完江秋若說了陸景的糗事之后,幾人都笑起來。原來陳蘇子走的那天江秋若有事情沒有去機場送她,所以到現在才算是撿起2年前的記憶。
  1804酒吧就有兩個門,一個是正對著南陽街的正門,一個是側面對著音樂學院方向的門。
  推開玻璃門,酒吧里還有一些裝修材料的余味。酒吧放著舒緩的音樂,酒吧內打著燈,有幾張桌子坐下來看書都不會覺得光線暗。酒吧行業的默認規則,燈光越暗里面越曖昧。反之,燈光明亮則表明只是喝酒的地方而已。這時候,酒吧里只有三五個學生在里面。
  董晚瑤盤著發髻,圍了一個藍『色』的圍裙在吧臺里面賣酒。陸景走到吧臺處和她說話,“挺冷清的啊。”
  “剛開始肯定這樣。我也不一定要盈利。反正就是試試手。”董晚瑤笑著道:“陸哥,寧姐。你們喝什么?”說著,遞了一張酒水單過來。
  “心態挺好的,呵呵,隨便吧。”陸景笑著說道。關寧知道董晚瑤的家世,到也不奇怪她的話。不過,余志成、張勇、葉儀、江秋若就奇怪了。她居然說不一定要盈利。她家世怕是很不錯啊。
  四個人選了東北角臨街的一張桌子。陸景和關寧留在吧臺處和董晚瑤閑聊。
  董晚瑤倒了一杯啤酒和一杯紅酒放到吧臺上。陸景溫和的笑道:“晚瑤,下次有事找我直接給我電話就可以了,不用通過小芷傳話。”
  “哦。好啊。”董晚瑤拍了拍胸口。嘴角浮出一絲淺笑,“我擔心你生氣呢。”
  “不會。”陸景笑著搖頭。她剛才那一笑,配著她嘴角的美人痣,很有些嬌媚入骨的感覺。
  “你這里要請幾個人來幫忙吧?”陸景環視了一下酒吧說道。董晚瑤笑嘻嘻的道:“我找好人了,要等一會才過來。都是我們音樂學院的女生。”
  “晚瑤,你這里為什么要取名為1804呀?”關寧好奇的問道,秋水似的眸子里有難掩的疑『惑』。
  “我十八歲零4個月的時候開的這家酒吧。”董晚瑤笑著說道。“這家酒吧就當我上大學的一個紀念。”她來江州念大學只是想過幾年清閑的日子,倒不在乎學到什么東西。
  “晚瑤,我給你捧場來了。”葉強文推開酒吧的玻璃門,大步走向吧臺。酒吧里的幾個人都奇怪的看向他。葉強文頗為享受這種目光,心里嘿嘿一笑,內心里大吼道:“董妹妹。強哥哥來了。”
  董晚瑤撇撇嘴,側過臉懶得敷衍他。她接到她哥的電話,知道葉強文這人焉壞焉壞。
  “小子,滾一邊去。”葉強文人未到,聲音先到。不過下一刻。他的臉『色』馬上變了。背對著他坐在吧臺處的一對青年男女居然是陸景和他的女人。
  陸景淡漠的看著葉強文,“葉強文。你皮癢了是吧?”???重生之世家子弟394
  董晚瑤葉強文臉『色』表情有些僵硬,十分滑稽,忍不住噗嗤一笑。心想:“你也有怕的人啊。”這幾天被葉強文『騷』擾的煩死了。
  葉強文的心情就像是從九天之上直接落到地上,他看到有人和董晚瑤說話,心里很不爽,所以訓斥一句,順便在董妹妹面前表現一番。哪里想得到,居然是陸景這煞星坐在這里。
  他來江州幾天已經和江州幾個公子哥的圈子混的很熟,消息靈通。據說因為陸景和『毛』和重的侄兒起了沖突,結果沒幾天『毛』和重就被調查,現在估計快要下去了。很難說背后沒有陸景的影子啊。
  “陸景在江州是名符其實的煞星。”這話出自江州一位公子哥的口中。和他起沖突的人就沒一個能過的自在的。這幾年折在陸景手中的公子哥太多。就連省里的許副書記的兒子許動云現在都遠走黃海。
  “我,那個,”葉強文不想再進一趟醫院躺三個月,但是在江州的地頭上,他還真無法對陸景放什么狠話,期期艾艾了一會,干脆豁出臉皮,說道:“對不起,我不知道是景少在這兒。”尼瑪,日后有機會一定要百倍的討回來。
  “哦?”陸景到有些詫異葉強文的隱忍,瞇著眼睛冷冷一笑,他自然能看得出來葉強文道歉是言不由衷,不過欺負葉強文也沒什么意思,要玩就玩大的。把葉文斌的后臺楊修武搞掉才是痛快。回頭再來收拾他們父子。
  “晚瑤是我的朋友,你以后不要來這里找她。”陸景喝了一口啤酒,淡淡的說道,“否則,后果你知道。”
  葉強文戀戀不舍的看了吧臺里俏麗『迷』人,曲線修長、風流嫵媚的董晚瑤一眼,心里暗罵陸景荒『淫』無恥。尼瑪,張漓是你的,董晚瑤還是你的。我日!
  “我知道。”葉強文不甘心的說道,轉身離開1804酒吧。
  看著葉強文推開玻璃門出去,董晚瑤說道:“陸哥,葉強文這個人…”
  陸景笑著擺擺手,淡然的說道:“沒事。”葉強文對很多人來說是揮之不去的陰云,但是對他來說,葉強文只是個小蝦米,連浪花都翻騰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