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392 景華的成長

“不管葉文斌謀劃什么,我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陸景用手指輕輕的敲著圓桌,沉著的說道。他并不懼怕葉文斌搞出什么陰謀詭計。景華在手機業務上壓聯科一頭那是妥妥的事情。
  等他騰出手來,會支持占哥兒的盛泰電器搶占華東家電連鎖銷售的市場。
  “景華目前的產品線還是太單一。”陸景自語的說道。陳笑微怔,靠在陸景的懷里,不解的問道:“怎么,你還有其他的想法?”
  陸景微笑著看她迷人的大眼睛,里面瞳孔能倒影出他的影子來,“電子類的產品并不只有數字手機。還有個人電腦、白電產品、小家電、電話機等等。當然,數字手機是這幾年,以及未來五年利潤最大的行業。我們既然有志于成為一家財團,多元化發展是以后必走的道路。不過,現在到沒必要盲目的多遠化,在電子產品上擴展一兩個分支是可以的。”
  陸景把下巴擱在她小巧的頭顱上,隔著毛衣環著她平坦的小腹,繼續說道:“景華接下來要做的有三件事情,第一:十二月初馬上舉行的經銷商大會,要從代理商手中收取至少3個億的保證金上來,這筆資金用于給吳璇在楚北省內擴張景和商業的手機連鎖賣場。第二件事:景華除了要繼續擴展產能生產i89保證搶到足夠的市場份額之外,還需要在年底之前研制成和弦鈴聲的手機,為以后進軍音樂手機的細分領域打下基礎。第三件事:要劃2個億左右的資金給信安基金,用于收購時代在線的股份。為時代在線上市做準備。”
  “哦。那你不管手機形象代言人的事情嗎?我們的廣告還沒拍好呢。”說著,陳笑指著電腦說道:“楊顯又發郵件過來詢問了。”
  “讓他們先挑著吧。一條五秒鐘的廣告。精雕細琢也要不了二十天,時間還充裕。”陸景說道。他希望能找到一個形象氣質都很干凈的形象代言人。而品牌管理部提供的人選還沒有讓陸景能滿意的。
  陸景也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反正由楊顯他們處理,他只把好最后一關就可以。
  別墅里只有一臺筆記本電腦,陸景抱著陳笑坐在椅子上,一起討論著郵件的內容,討論怎么回復。一人處理一封郵件,輪著切換郵箱的窗口。冬日的眼光把屋子照的明亮,角落里還有些陰影,有著冬季清冷的感覺。裊裊的咖啡香氣與陳笑身上的香味一起沖進鼻子里,真是一個愜意的上午。
  漢寧區的晚上燈火璀璨,特別是漢寧商業街一帶,流光溢彩,在夜色凄迷的薄霧中,有著如夢如幻的味道。
  陸景與黃紫琪牽著手漫步走來,進入麗都酒店里,吳璇和她二叔吳開偉今天晚上請客吃飯。
  麗都酒店的包廂里,吳開偉舉杯敬了陸景一杯。“想不到幾百萬的投資換來這么一個結局,慚愧。”
  建發投資在聯科投資500萬資金占5%的股份。吳開偉趁著吳璇的父親吳遠至出事的時候,以200萬的代價拿下建發投資,從而晉身聯科的董事會中。但是昨天葉文斌的兒子葉強文來江州和他談話。要求回購建發投資手中5%的股份。如果建發投資不愿意放棄股份,接下來的定向增發中建發投資的股份將會被稀釋到非常少的地步,持有聯科的股份也沒什么用。
  吳開偉慎重的考慮了一下。決定撤出聯科公司。聯科公司也只支付了500萬的股權轉讓金。
  算下來,建發投資的500萬白給聯科用了幾個月的時間。正是虧死。
  陸景笑了笑,和吳開偉喝了一杯。雖然聽得出來吳開偉有怨氣。但是陸景也沒有幫他解決的打算。
  吳開偉咂了咂嘴,放下酒杯,吃了一筷子韭菜炒蛋,說道:“景少,我在聯科內部聽到這么一個消息,也不知道準不準確。”頓了頓,說道:“聯科公司有意把注冊地遷回到建業市。聽說建業市高新產業園最近會出臺一系列的優惠措施,對手機廠商有針對性的實行征地補償、免稅年限可達到三年。”
  “哦?”陸景微微動容。看來建業市是準備花大力氣打招高新產業園。只要具體的文件一出來,就說明楊修武已經半公開的與江州市在電子產業布局上進行競爭。
  吳開偉見陸景沉吟不語,心想:“景華這些恐怕要難受了。如果建業市形成手機產業集群,手機配件商肯定也都會跟著去建業。景華采購配件的成本恐怕要上升不少,而且對生產計劃、生產管理的人能力要求會大幅提高,不然原材料積壓下來,景華也要損失不少。”
  他哪里知道陸景心里正想著怎么樣推建業市一把——加快出臺更有利于手機廠商安家落戶的條件。
  陸景揉了揉眉心,心里有了一個想法。不過得等大哥從嶺南回來后和他商量商量,畢竟推動兩座城市之間直接競爭這件事關系重大。
  吳璇說道:“陸景,我二叔打算做房地產行業,他準備問問你的意見。”
  陸景有些詫異的看了吳開偉一眼,他沒覺得自己可以做創業導師,吳開偉怕是藏著小九九沒和吳璇說明白吧?
  吳開偉賠笑道:“是這樣的,我想在漢寧區那邊拿一塊地開發商品房銷售。不過,正在面臨著遠大地產的競爭,我琢磨著景少能幫我拿到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所以厚著臉皮求上門來。”
  吳璇微微張嘴,這才知道她二叔原來是有事情求陸景,看陸景那副沉吟的表情,似乎有些為難,早知道這樣她就不打電話給陸景了。
  “二叔也真是的,辦事情怎么可以這樣?”吳璇心里有些不滿。
  陸景舀了一勺子雞湯給黃紫琪,神秘的一笑。說道:“吳總聽到什么風聲了吧?”
  吳開偉笑瞇瞇的點點頭。江州最近要變天了。江州市委副書記毛和重被省里調查組調查的事情已經傳遍。再加上就要走馬上任,擔任市政|法委書記的葉成和。此消彼長之下,陸市長將會在江州市占據主動。或許陸景需要一個機會彰顯陸市長對江州的控制權。更何況,江州市建委是陸派干部的山頭。原市建委主任顧日輝——現任江州市副市長——可是鐵桿陸派干部。
  陸景笑著搖了搖頭。吳開偉能把江州勢頭看清楚,怕是少不了那位吳副市長的指點。雖然有把他當槍使的意思,不過也是送他一個立威的機會。況且吳開偉說話用詞很注意,只說需要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實在很難讓人心生反感。吳開偉這個人有趣的很。
  不過,他沒有出風頭從遠大地產口中奪食的打算。房地產這攤水他是堅決不肯進去的。并且,盛氣凌人的搞小動作,會幫熊為明博得不少同情分。要知道楚北省委省政府機關可是都在漢北區。他不會下臭棋的。
  “拿地的事情你自己處理,我不會過問。”陸景說道,淡然的喝了一口茶,見吳開偉面露失望的神色,陸景看了吳璇一眼,微笑著道:“建發投資要有意進軍江州房地產,可以考慮在徐古縣發展。”
  “啊-?”吳開偉有些吃驚,旋即反應過來,問道:“景少的意思是。江州鋼鐵會搬遷到荷田縣去?”雖然省里、市里早下文讓江州鋼鐵搬遷到荷田縣,但是中間七八月份大江發洪水,江州鋼鐵那幫人自然是有理由拖延,而這兩個月聽說還在扯皮中。江州鋼鐵的搬遷有可能無限期的拖延下去。
  如果江州鋼鐵不搬出徐古縣,在徐古縣靠近市經濟開發區的地方開發房地產是沒什么意義的。
  陸景笑了笑,“我什么都沒說。”
  吳開偉拍拍手。大聲道:“好,我聽你的。”說著。再敬了陸景一杯。吃過飯,送了吳開偉離開。吳璇說道:“陸景,你不用看著我的面子上幫助我二叔的。我不知道他今天要求你辦事。”
  陸景先是微微一愣,繼而反應過來:吳璇根本就沒明白過來吳開偉話里的意思,還以為自己是看著她的面子上指點了吳開偉幾句。不過這種順水人情他收得心安理得,倒沒有必要和吳璇說明白,笑道:“感動了啊,多加加班給我干活啊。”
  “去你的。說的我好像從來不加班似的。我媽都說我最近瘦了不少。”吳璇拿手包在陸景腰間砸了一下。這小子真混蛋,今天看他的樣子和黃紫琪關系進步了不少。笑笑那丫頭真是頭腦發昏,陸景這樣的人怎么能飛蛾撲火般的撲上去,最后肯定骨頭渣子都剩不下。揮揮手,坐出租車告辭離開。
  黃紫琪掩嘴嬌笑道:“陸景,你在蒙吳璇吧?她二叔話里有話,你根本就不是看她的面子指點她二叔的。”
  陸景握住她潔白的手腕,用她的手指輕碰著她嬌嫩紅潤的嘴唇,笑道:“這都被你發現了。眼光不錯。”
  黃紫琪把自己的手拿開,啐了陸景一口,然后眉眼如月的笑道“那當然,你當我傻啊。你小子鬼把戲多著呢。”陸景讓她設計那套房子根本就不是給他和關寧住的,否則,就算陸景有事,但是關寧就在江大里面讀大三,日子肯定清閑的很,為什么不來看看房子的效果呢?不過,她心里也略微有些期待,也不想點破這件事。
  “陸景,下次別給我舀雞湯啊,看你那殷勤的樣子,我渾身起雞皮疙瘩。”
  “雞湯美容養顏的。”陸景笑著分辨道。
  “死去。在你嘴里什么東西都美容養顏。姐姐我現在美麗著,不需要美容養顏。”黃紫琪嬌嗔道。
  陸景看著她明麗脫俗的容顏,哈哈一笑,握住她的手,手心溫涼,有著綿緞質感的滑膩,“去你住的地方說會話,剛吃了飯,街上太冷,免得胃不舒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