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391 想法和選擇

陳創和微微沉吟著。對于楚北省的誠意以及江州鋼鐵公司的財務狀況、生產狀況他是滿意的。但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在招商期間政府會給予企業無數優惠條件,而在資金落地之后,就會有無數人的撲上來咬一口、討要好處。
  并且,他希望能對江州鋼鐵進行股份改制,取得江州鋼鐵的運營權,減少行政命令對江州鋼鐵的約束,從而使江州鋼鐵打破桎梏,走上快速發展的道路。
  所以,這一切都需要一個堅定、強有力的政治盟友支持才能實現。在國內經商必須考慮政治因素。
  他現在擔憂的是這個盟友在哪里?誰能給他支持?這也是他幾天未作決定的原因。評估江州鋼鐵價值的事情只是細枝末節的事情,并不能影響到他最終的決定。
  “我有意投資江州鋼鐵,但是我擔憂誰來保證創永國際資金的安全?誰來保證簽訂的合同能真正的落到實處?”
  陸景明白陳創和的擔心。國內人走政息是常態。創永國際投入巨資到江州鋼鐵之中,四、五年之內恐怕很難收回資金。
  “呃,你先和我哥詳細談談。”陸景說道。張副省長透露的意思,如果陳創和有意投資,趙省長可以和陳創和見面會談一次。不過,陳創和話說的這么透徹,就沒必要讓他和張副省長去做表面文章。在見趙省長之前,先讓他和大哥談一談為好。與陳創和的關系密切一些,對大哥招商引資很有好處。陳創和在香港商界的地位可不低。
  “哦?”陳創和有些奇怪,微笑著點頭答應下來。看來陸江在江州鋼鐵的事情上有一定的發言權。
  …
  陳創和與陸江見面也不會是一下子就能安排好。陳創和首先要思考他投資的底線、條件是什么。還包括投資方案,資金額度等等,需要時間詳細的整理一遍。而陸江昨天前往嶺南參加一個招商業協會,大約要四五天才能回來。
  中盛路的美食城中一家高級餐廳里。燈光適中,餐廳里用餐的人群都衣著鮮麗,低聲細語的聊著。坐在高樓上,從玻璃窗可以清晰的看到遠處黑暗的北湖。
  “爸爸,陸景到底是什么人?你們在談什么事情。”陳若怡放下菜單,好奇的問道。官怡君也豎起耳朵聽著。
  陳創和微笑著道:“你什么時候對我生意上的事情感興趣?”他這個女兒根本就不是管理公司的料子,也沒指望著她接替。他以后會成立家族基金對創永國際集團控股,然后聘用專業的管理團隊來管理公司。
  “陸景名下有景華、景和兩家公司,在香港那邊還有一家瑞豐公司。”陳創和笑著從公文包里拿出一紙資料遞給陳若怡——這是下午助手收集到的一份資料,“陸景身家至少有十幾億。呵呵,你還真當他是不學無術的青年嗎?能和我坐在一個桌子上談事情的人份量會差嗎?”語氣里有一股傲然之意。創永國際資產十幾億美元,他這句話并無不妥之處。
  陳創和知道女兒對陸景的怨氣多半來自對陸景社會地位的輕視,否則的話,就是摟摟腰、陪喝酒并不是什么難以揭過去的梁子。
  他明天就會回香港,過幾天再來江州和陸景的哥哥陸江見面,商談注資江州鋼鐵公司的細節。有些事情,他決定點一點女兒。免得她和陸景關系搞的很差。
  陳若怡吐吐舌頭,“爸爸,你真會吹牛皮。我和你坐在一個桌子上談事情,那我的份量也不差咯。”把手中的資料遞給官怡君。
  陳創和慈愛的笑道:“那當然,你是我陳創和的女兒。”陳若怡俏皮的一笑,夾了一個排骨到陳創和的碗里。
  官怡君從陳若怡手里拿過資料,細細的看了一會,心里暗自咂舌。瑞豐公司今年在印尼事件中就捐贈了一個億的資金,并且總部是位于九龍的世運大廈。香港寸土寸金,擁有一棟68層高樓作為總部的公司,財力能差嗎?
  她爸爸算上股票也就三、四個億的身家。她心里頓時有些后悔那天給陸景打電話的時候語氣不好。
  …
  第二天上午,陸景送陳創和離開江州。創永國際留在江州負責和省里進一步接觸的負責人叫程統亦。是創永國際的一位副總。
  “看來陳創和也很有誠意啊。”陸景心里暗自思忖。不過想想也釋然,陳創和上次在香港和他偶遇的時候說的很清楚,他有意進軍鋼鐵行業。他目前大致只有三家選擇,而自己和他也算的上認識,并且都是陳旭江的朋友。這次邀請他來江州考察,他重視江州之行也是正常的。
  “陳小姐,官小姐,我讓司機送你們先回江州大學?”程統亦熱情的說道。
  官怡君拒絕道:“謝謝。我們坐陸先生的車回江大。”說著,眼睛看向陸景。眼眸里水波漣漣。
  陸景哪里肯載送她們兩個去江大,昨晚和陳笑在后湖別墅里抵死纏綿了一夜,他還急著回去陪她。從江州機場這里到后湖別墅很近,繞到江大再回來,四十分鐘就沒了。
  “對不起,我有事情。還是讓程總送你們吧。”陸景微笑著對程統亦點點頭,坐到車里,說道:“去后湖別墅。”周興動默默的點頭,發動汽車,平穩的駛離江州機場。
  官怡君跺跺腳,“氣死我了。看來我魅力不夠啊。若怡,你給他打電話。”陳若怡笑著白她一眼,“你發什么神經。十幾億的身家把你晃花了眼啊?”
  官怡君湊到陳若怡耳邊說道:“就當幫我一個忙,好久沒有心動的感覺了。”
  “真色。”陳若怡笑罵著在她腰間掐了一把。她知道官怡君熱衷于一夜、情,就是不知道她看中陸景那一點。雖然不贊同她這樣的生活態度,但是這并不妨礙兩人成為好朋友,想了想說道:“好吧!”
  坐到程統亦的車里,陳若怡打了一個電話,沒有打通,看到官怡君可憐兮兮的樣子,莞爾一笑,過了一會再打一次電話才算打通。
  …
  “景少,今天的《電子世界日報》上刊登了一則頭條消息,聯信公司發布了一款3000元的手機。評論說國產手機新的降價潮拉開序幕…”
  剛下機場高速,陸景就接到姬紅俊的電話。陳笑、章文君手頭都有一大批事情要處理,陸景臨時調姬紅俊充當他的助手。
  聯信公司現在的月銷售量有十五萬件手機,當之無愧的國產手機王者。陸景隱約記得二千年之后國產手機的老大是波導。歷史已經被改寫的支離破碎了。
  隨著景華I89進入市場銷售,其他手機廠商被迫降價。但是降無可降,再降下去,利潤空間會很有限。大約,三千元手機會維持一旦時間。只有等華夏移動,華夏聯通更進一步的降低手機資費,才有可能出現更低價的手機。
  掛了姬紅俊的電話,陸景嘴角浮出一絲笑意,I89的數據還沒有統計出來,但是盛泰電器反饋回來的信息非常樂觀。這款手機不會讓他失望的。
  第一款天線內置的手機——諾基亞3210在九九年十月份才開始上市銷售,一共銷售出1億6千萬臺。而此刻景華的I89提前一年做出天線內置的手機,使得手機更加輕便、小巧,再加上完美的手機中間鍵的設計,沒理由不大賣。
  “叮-叮-叮。”后湖別墅在望的時候,有一個陌生號碼打進來。陸景接了起來,陳若怡清脆柔嫩的聲音從手機里傳出來,“陸景,后天晚上在江大北體育館有一個舞會,我邀請你參加這個舞會可以嗎?”
  陸景有些詫異陳若怡今天態度怎么變好了,想了想說道:“我不會跳舞。”
  “很簡單的交際舞,又不用學。你和我爸爸是生意伙伴,這點面子都不肯給我嗎?”陳若怡說道:“說定了啊。我們晚上六點半在北體育館正門口等你。”說著,掛了電話。
  陸景失笑著搖搖頭。看情況再說吧。
  別墅的客廳里開著空調,陳笑穿著一件白色的高領毛衣,拿著手機正在通話,看到陸景進來揮了揮手。陸景把青色的毛呢外套脫了直接丟在沙發上,走過去拿著筆記本電腦邊溫熱的咖啡喝了一口。圓桌上還有一塊手機電池正在充電。
  “吳璇的電話,她二叔被踢出聯合科技了。聯科可能會有新動作。”陳笑把手機放到桌上,仰頭看著陸景說道,接過他遞過來的咖啡杯微微抿了一口,放在圓桌上。電腦發出一聲“嘀嗒”的響聲,又有一封郵件送達。
  “吳開偉被清出聯科了?”陸景搬了一把椅子挨著陳笑坐下,摟著她柔軟的腰肢,溫香軟玉的抱在懷里,“葉文斌這個人很精明啊!吳璇和景華的關系估計是這件事的導火索。”
  “我看有可能是我們奪取央視標王的事情刺激到他了。他可能想要避開我們搞一些小動作。”陳笑說道。
  景華獲得央視標王的事情,吳璇在十一月九號就以景華公司董事的身份向市里做了匯報。縱然如此,她和陸景返回江州的時候,江州市分管經濟的副市長方林清專門帶了十幾個行局的頭頭腦腦來接機,給景華很高的待遇。
  并且,到到明年景華不在免稅期后,景華有很大的可能成為一家上繳利稅過億的企業。
  要知道截止到十月份的數據,景華銷售額為10.8個億。就算給一個保守的估計,今年景華的銷售額也在15億左右。
  更何況I89這幾天正賣得火熱,九八年的銷售額突破十五億也不是沒有可能,景華在手機業務上至少能攬下4.9億的稅前利潤。
  景華已經成長為一家極具實力的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