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390 手機行業協會

天上堆著厚厚的云層,似乎就要下雨的模樣。陸景在南陽街的一家餐廳里宴請陳創和、陳若怡、官怡君。陪同的還有姬紅浚他已經完成景華公司和江州市經濟開發區置換土地的事情。正好空閑著,陸景把他抽調過來負責收集江州鋼鐵的資料,跟蹤陳創和和省里談判的進度。
  陳創和前天就來到江州和楚北省的官員、江州鋼鐵的負責人進行了初步的接觸。與會人員有分管江州鋼鐵事務的張副省長、省國資委的舒主任以及省政府、省國資委的干部,江州鋼鐵的總經理張易平、副總經理徐成澤。
  初次見面的這個陣容顯示出了才楚北省政府的誠意,但是陸景并不清楚陳創和的內心是怎么想的。根據唐悅收集來的資料,陳創和有意投資的鋼鐵廠大致會有三家:位于遼東省云鋼市的云鋼、江州鋼鐵、蘇江省鋼。
  這三家鋼廠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面臨著一定的資金困局,需要引進資金,但是三家鋼廠都有著一定的煉鋼基礎,絕非一窮二白需要從頭開始的局面。并且都是省屬的鋼廠,不屬于大型的央企,在產權結構上談判的余地要大得多。
  “陳先生下午要是沒有安排的話,我帶陳先生去白沙井轉轉。”陸景笑著說道。陳創和這次過來,一共帶了一個十幾人的團隊。現在這個團隊正在江州鋼鐵的人員配合下對江州鋼鐵進行估值。
  陳創和笑了笑,正要說話。陳若怡搶白道:“我自己會帶我爸爸去白沙井,不要你陪著。”
  陸景笑著喝茶,沒和她計較。在他看來,陳若怡就像是寵壞的小女孩。在她爸面前張牙舞爪,到外面卻是溫馴的如同小貓。嘿嘿,改天再把她帶到王朝俱樂部里面去喝酒,她就知道厲害了。
  她的好友官怡君是一個混血兒,有四分之一西班牙的血統。她父親是創永國際的一個高級副總裁。本來態度也不怎么友善,不過看到陳創和和他平等交流之后,這會兒深邃的眼眸里正轉著疑惑的目光。
  陳創和嚴厲的瞪了女兒一眼,對陸景歉意的笑道:“陸景你別介意啊,若怡在家里和我說話也是這樣。我下午沒什么事,那就拜托你給我當當向導了。”
  “不要緊”陸景笑著擺擺手,“若怡小姐大概對我有些誤會。”陳若怡氣惱的橫了陸景一眼,她看陸景就是不順眼。
  “景華手機現在賣的怎么樣?”陳創和笑著問道。他知道陸景正在江州做手機生意。
  “還行吧,這兩天剛出了一款新機,具體的數據還沒出來。”陸景說道。
  陳若怡詫異的問道:“景華公司是你的?”她和官怡君昨天還給景華在南陽街這兒發傳單了
  “是的。”陸景喝著茶水,輕微的點點頭。這傻妞不會還以為他是什么不學無術的人吧。肚子里腹誹著陳若怡。陳若怡和官怡君嘰嘰喳喳的使用嶺南語和陳創和說起來。
  姬紅俊一臉茫然,低頭喝著咖啡。陸景能聽得懂陳若怡她們在說昨天還給景華發廣告傳單的事情。然后稱贊景華的新手機特別漂亮。
  心里正暗爽著,電話突然響起來。陸景看了一眼是一個陌生的號碼,走到餐廳外面接了起來,一個沉穩的中年男子聲音從聽筒里傳出,“陸景,是吧?我是唐云放,現在有沒有時間來楚北國際大酒店喝杯酒,我給你和毛闖里當一個中間人。得饒人處且饒人啊!”
  陸景微微皺著眉頭。唐云放是師書記的女婿。毛闖里怎么可能和唐云放搭上線,這倒是奇怪的很。
  十二號一回江州,陸景就和占偉濤通過電話。毛和重最近有些焦頭爛額,孫雄志已經安排人實名舉報他賣官賣爵。毛和重的好日子馬上要到頭。
  “我正在陪一個重要的客戶吃飯,改天吧!”陸景拒絕了唐云放的要求。大約,唐云放還以為實名舉報是他在背后指使的,起因是和毛闖里的沖突。
  但是,實際上這是大哥的一手棋。大哥需要徹底的掌握江州市的常委會格局。所以絕對沒有和解的可能。
  并且,唐云放要是真有和解的誠意,就不會是在飯點才打電話過來。那種居高臨下的語氣,一看就是敷衍之詞。
  楚北國際大酒店的一件包廂里,毛闖里眼巴巴的看著唐云放打電話,過了一會見他臉色平靜的放下電話,急迫的問道:“陸景怎么說?”
  他叔叔最近處境很艱難,想來想去,也就是他最近得罪過陸景,再沒有其他人。
  唐云放嘆了一口氣,說道:“陸景拒絕我和解的提議。”
  “什么?”毛闖里相當吃驚,唐云放是師書記的女婿啊,陸景怎么敢拒絕?麻痹的,陸景那小子腦筋抽了吧?
  “闖里啊,以后還是要低調一些。我看你叔叔的事情未必沒有轉機。現在還是在江州范圍內調查,你應該和你叔叔說,多和熊為明書記走動走動。”
  “恩。”毛闖里沮喪的低下頭。他幫唐云放搞定了那兩個女人,請求唐云放幫他說合說合,想不到陸景居然拒絕和解。
  …
  陸景打完電話進來吃飯的時候,陳若怡和官怡君已經和陳創和說完。餐桌上已經上了兩道菜,陳創和笑著說道:“原來景華手機挺出名的。若怡還給景華發過傳單。”
  陸景微笑著說道:“我聽得懂嶺南話,剛才若怡小姐的夸獎我都聽到了。”
  陳創和微愣,然后呵呵笑起來。陳若怡這才知道剛才說話都被陸景聽去了,略微顯得有些尷尬。
  閑聊著吃過飯。飯后到白沙井閑逛的時候,小雨淅淅瀝瀝的下起來,幾個人沒有帶傘,站在一家手工藝店的屋檐下避雨。
  白沙井四條主街,分別是臨北街、西橫巷、吳中街、名井路。除此之外,中間小巷子繁多,四通八達。其中名井路上有諸多小飾品、瓷器的手工藝店。
  煙雨凄迷的白沙井婉麗嫵媚,古香古色的建筑在雨中愈發顯出歷史的厚重感。讓姬紅俊去買幾把傘。陸景遞了一支煙給陳創和,一邊等著一邊和他閑聊。
  買到傘之后,幾人步行到臨北街的一家咖啡館里閑坐。陳若怡坐不住,拉了官怡君出去閑逛。陸景讓姬紅俊跟在她們后面當跟班去。
  咖啡館里音樂舒緩,陸景問坐在對面的陳創和,“陳先生對江州鋼鐵是否滿意?有沒有一個初步的結論。如果陳先生真有誠意投資江州鋼鐵,會談小組的規格可以再提高一些,談一談更具體的問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