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389 引起注意

十一月十一日上午,景華公司在京城飯店的三樓舉行新手機I89的產品發布會。借著央視標王的熱度,前來的采訪的媒體記者約有二三十家,再加上邀請而來的嘉賓,約有兩三百人,以景華此時的名氣,能有這么多人也不算少。
  “什么時候景華召開一次手機發布會能來兩三千人那就說明品牌美譽度深入人心。”陸景站在發布會的一角對占哥兒、王燦微笑著說道。場內靚麗的禮儀小姐、展柜模特都在向來訪的嘉賓展示著I89的機模。真機還要一會才拿出來。
  占哥兒笑道:“景華現在一炮而紅,成為媒體的焦點。想不到你還有更大的目標。這款手機銷售下來,在IT周刊制定的國產手機銷售排行榜上,景華能殺到前三名吧?”
  “或許能。前面幾家手機廠商也不會沒有動作”陸景舔了舔嘴唇說道。他最近青菜吃的少,嘴唇有些裂開。以排名第一的聯信而言,聯信每月的手機銷量已經達到十五萬臺。如果十二月份I89的銷量能達到十萬臺,再加上渠道商那里清掉庫存T18的銷售量,景華在十二月份的銷售量有望達到十二萬臺左右,那么殺入前三名很有希望。
  不過,陸景的目標是希望景華在國內市場份額超過國外手機廠商,然后躋身成為全球前五的手機廠商。當然,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景華現在也只是邁出第一步。
  在一片咔嚓咔嚓的閃光燈中。楊顯宣布了景華I89手機的售價:“…景華I89售價3299元。”
  “哦!”現場響起一片驚呼聲,然后有嘉賓開始拿出手機打電話。這些嘉賓有很多是各大手機廠商的代表。陸景就看到葉文斌的助手在人群之中。
  很多人都很清楚這個價格意味著什么景華又要開始搶市場份額了。作為國產手機中第一家拉開價格戰序幕的手機廠商。景華在市場上一直都是一個攪風攪雨的存在,強力的搶占著市場份額。只要拿出IT周刊的國產手機銷售排行榜。就能很清晰的看到景華的發展軌跡,憑借著一款降價的T18手機,他們從十二位的排名一路上升至第六名。
  目前最低價的手機已經降到3000元以下。但是國產手機的均價都在3600元上下浮動。景華造型如此精美的手機居然只賣3299元,由此可見其野心之大啊!
  IT周刊的記者低聲嘆道:“新一輪的降價潮又要來臨了。景華每次手機發布會都能把手機市場攪動起來。”
  …
  葉文斌在南業區中環南路7號西門子大廈的12樓見到西門子手機的負責人,卡爾森。一個金發藍眼的德國人,說著有些別扭的普通話。
  “我非常歡迎葉先生來拜訪西門子手機。”
  “卡爾森先生的中文說好啊。”葉文斌微笑著致意,坐在寬敞舒適的沙發上,和卡爾森寒暄了一會,說道:“今天景華手機公司將會發布一款極為出色的新機I89。不知道卡爾森先生最這款新機怎么看?”
  卡爾森不解的看著葉文斌,不知道葉文斌和他說景華手機的事情干什么,說道:“我拿到了最新的圖片,但是還沒有真機給研發部門拆分研究,所以還沒有最終的結論,葉先生有什么想法嗎?”
  葉文斌喝著茶水,沉吟了一下說道:“我覺得景華這款手機有可能威脅到西門子手機在國內市場的地位。卡爾森先生有沒有考慮和貴公司的元器件部門溝通,削減對景華手機芯片的供貨量,這樣可以避免未來崛起一個強大的對手。”
  他知道景華曾經給西門子手機做代工。后來景華拿到手機牌照之后,卡爾森立即終止了景華的代工合同。所以這才是他有信心來找卡爾森的原因,否則,貿然上門游說。失敗的可能性太大。
  卡爾森眼睛閃爍了一下,微微沉吟著。他自然不會告訴葉文斌,西門子手機部門和元器件部門是兩個垂直的部門。互不統屬,并且集團高層已經在著手將元器件部門獨立出去。他跑到元器件部中國區的負責人梁子聞那里要求消減對景華的手機芯片供貨量,只怕沒有什么效果。
  卡爾森狡黠的一笑。“葉先生,我認為景華手機不可能威脅到西門子手機在國內市場的份額。西門子手機在國內市場份額占有率為12%,雖然比不上諾基亞、摩托羅拉、愛立信,但是也不是景華所能比擬的。”
  葉文斌心里暗罵道:“瑪德,你認為不會威脅西門子手機的地位,那為什么要停止景華的代工合同呢?誰TM說洋鬼子不虛偽!”
  正要再下說辭時,卡爾森辦公桌的電話響起來,卡爾森聳聳肩,“抱歉,葉先生,我接一個電話。”說著,拿起電話,聽了一會,用德語嘰里咕嚕的說起來。
  葉文斌點點頭,淡定的喝著茶水。
  過了一會,卡爾森放下電話,攤開雙手說道:“葉先生,現在有一個事實來佐證我的觀點。景華I89手機的售價為3299。所以,這對西門子手機的市場份額不會造成沖擊,我們面對的客戶群體不一樣。”
  “什么?”葉文斌吃驚的身體前傾。他以為景華花這么大的代夾制出的新手機,怎么著都應該售價4000元以上吧,怎么會低于國產手機的平均價格。
  要知道,使手機摔下來不損壞所使用的材料,以及工業設計成本都不菲,那么景華這一支手機能賺多少錢,難道他們打算賠本賺吆喝嗎?
  但是,看陸景那精明的小子也不像這么瘋狂的人。
  從西門子大廈告辭出來。葉文斌揉了揉眉心。坐到車里,給助手打了一個電話。果然。景華手機只賣3299元。助手已經買到最新的機器。
  “走吧,回酒店。”葉文斌吩咐道。恒躍電器在京城有分公司。他出入自然有專車接送。
  心想:“看來陸景已經意識到景華手機的定位,在景華的市場份額上升到一定的程度之前,國外手機廠商大概不會想著去壓制景華的發展。”
  看著車窗外一閃而過的高樓大廈,葉文斌緊了緊衣領,既然國外廠商這條路走不通,那么還是先聯合國內的手機廠商吧,不過在這之前需要取得楊修武的支持。這樣才能在聯合中占據主導地位。
  “先回建業再說!聯科掌握著一定的銷售渠道,總不至于落在下風。”
  …
  城南別墅區里松柏常青,道路整齊。環境幽雅。陸景、王燦、夏思雨坐著占哥兒黑色的牧馬人里面看著別墅區里風景。上午參加完景華手機的發布會之后,約了夏思雨一起吃午飯,然后下午到城南別墅里來看別墅。
  “這兒真安靜。我哥和何媛姐未必喜歡這里啊?”夏思雨笑嘻嘻的說道,“王燦,可不要拍馬屁拍到馬蹄上去了。”
  王燦很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捏了捏她的臉蛋,道:“都是陸景的主意。你問他。”夏慶平與何媛馬上要訂婚,他準備在城南別墅區這里選一棟別墅送給夏慶平、何媛作為結婚禮物。正好占正方住在這里,讓占正方帶他們過來看看。
  陸景笑道:“我說你們兩個收斂點啊。我看到不要緊。要是被小雨的爸爸、爺爺看到你們倆有得受。哈哈。”夏思雨今年已經18歲,就讀于燕大大一。看兩人這膩乎勁兒,怕是早就到了最后一步。
  “切,陸景哥。你還有臉說我們呀,你不知道有多花心呢,要是讓婉儀姐姐知道你就慘了。”
  陸景無所謂的笑道:“知道就知道。管我什么事。”說著,正色道:“小雨。王燦送禮主要是彰顯財力,這樣才顯得他有足夠的實力娶你。你哥和何媛未必不喜歡這里。最多再送倆車給他。不過,也要你哥有臉收才是。”
  “我又沒有想著嫁給他。”夏思雨俏臉微紅,撅嘴小聲嘀咕道。陸景呵呵一笑。到占哥兒的別墅里坐了坐,樂亞晴拿了蜜桔招待幾人。她婚后在家里休息,沒有再去開面館。占哥兒準備托門路讓她進企事業單位找個清閑點的工作做著。
  在別墅物業管理人員的陪同下,五個人一直看到晚上還沒定下來,王燦和夏思雨打算明天拉何媛過來看看。在占哥兒家吃了晚飯,然后陸景打電話讓周興動開車過來接三人。
  剛出別墅區時,明亮的路燈之下一輛奧迪A8錯身而過,王燦對陸景說道:“那是嚴景銘的車。”
  陸景奇怪的道:“你看一眼就認識?”
  王燦笑道:“嚴景銘現在是京城四大公子之一,名氣大得很,我看到他的車牌就知道。”
  “哦?現在又是那四個人?”陸景好奇的問道。這四九城里面的公子哥換代很快,真是應了龔自珍的那句詩:“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百年。”當年是白昆、衛東陽、劉松、莫少鋒,現在估計不是他們了。
  王燦說道:“劉小山,嚴景銘、蘇威、李落元。”
  陸景微微笑著點頭。大約,李落元最近在京城活躍的很。京城李家確實蒸蒸日上,李菲菲的父親升任寧西省委副書記,上升勢頭十分明顯。
  …
  寒夜里的夜色猶如一陣輕煙被別墅里奢華的水晶燈驅散。嚴景銘打量著身邊的美女,美麗的臉蛋成熟迷人。而且洋溢著性感的氣息。這是他今晚在一個交際酒會上泡到的女人。臣服在權錢面前的女人多得很,其中不乏絕色女郎。
  “你先洗澡去。”
  “嚴哥,你不一起來嗎?”女人嬌滴滴的說道,眼睛直勾勾的放電。
  嚴景銘搖搖頭,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坐到沙發上。剛才進別墅區的時候看到陸景的那輛藍色的賓利讓他心情有些不好。李落元已經通過中間人和他聯系,希望能收購夏易公司的股份。
  “蘇琳的父親和李家幾個人走得比較近,恩,把李落元拉進來也不錯。我正好和他聯合起來對付陸景。魏曉華對史勇軍沒有奪取到央視標王有些不滿,正好讓魏曉華出讓一部分股份,這樣可以讓李落元拿到夏易公司的控制權,讓他頂在前面去和陸景打擂臺,哈哈!我也剛剛好把資金拿出來去投資互聯網,真是一舉數得。”
  嚴景銘得意的想著,聽到浴室里嘩嘩的水響,邪魅的一笑。拿出手機開始打電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