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38 第一位員工

陸景離開了海嘉大廈,看看手腕上銀白色的卡西歐手表,才不過是十一點十五分。現在回四中那里也沒什么事。他決定去中關村電子一條街看看。高樓大廈的街面上此起彼伏的喧鬧聲,各種勁爆音樂的嘈雜聲,人來人往。陸景雙手擦在褲兜里,慢慢悠悠的晃著,不時進店面里面問價,消磨時光。現在中關村電子一條街只是一個籠統的叫法,這里已經發展成大規模的電腦城模樣。
  陸景在一樓里看了一會電子元器件,感覺沒什么意思,就上了二樓看電腦。此時的電腦都是球面的顯示屏,里面采用的是平面直角顯像管。
  碩大的顯示屏,顯得又笨又重,實際上的顯示效果并不好,目前來說,陸景還沒有使用電腦的打算,用慣了液晶顯示屏和便捷的筆記本電腦,他對老式的臺式機沒有興趣。
  “老板,你便宜一點,怎么會要這么貴?”
  “小姑娘,電腦現在就是這個價,便宜不了。我給你的就是最實惠的價格。”
  一番討價還價聲吸引了陸景的注意,他轉過走道看去,就見穿著白色蕾絲邊長袖襯衣,淡藍色牛仔褲的丁靈正在和一個胖子老板說話。丁靈正急得臉上發紅,但是不管她怎么說,老板就是咬死了5888元的價格不松口。
  “要不了那么多吧?你這是什么牌子的內存,捷訊?聽都沒聽過,熊貓的顯示器要2500?三星這就這個價。顯卡有沒有?什么主板?cpu是那家的,主頻多少?硬盤多大的,轉速多少?”
  陸景走過去,一連串的問題將老板問得一愣一愣的,這顯然是一個懂電腦的人。胖子老板笑了一下,臉上的肥肉堆起,“小哥,我看一下,我看一下。”
  他賣電腦整機只記得大致參數,像cpu是那家廠商的,硬盤轉速這兩個參數他是真記不住。
  “呀?陸景!”丁靈驚喜叫出聲來,用手捂著嘴巴,一幅難以相信的樣子。
  白襯衣將她發育完好的胸部勾勒出一道美妙的弧線。平常梳的馬尾辮早就打開,用發卡將長發固定的披在肩頭,讓她看起來人比花嬌。
  陸景摸著鼻子笑道,“不用這么驚訝吧,搞的我像火星人出現在地球上一樣。”
  “噗嗤--!”丁靈忍不住笑出聲來,輕聲道:“是真沒想到會在這里碰到你呢。”
  “哎-,小哥,找到了,IBM的cpu,硬盤是2G的。”
  陸景點了點頭,對丁靈道:“你要買電腦?”
  “是呀,過年攢了一點壓歲錢,打算買臺電腦在家里用。”
  陸景就搖頭,這時候windows95操作系統里面,連一款好玩的游戲都沒有,買電腦家用?那純粹是浪費,除非是從事計算機相關的行業。個人電腦還遠沒到需要普及的時候。
  “你是不是覺得不好啊,可是冰姐說挺好玩的。”
  “你是說董冰?”陸景倒是知道丁靈和董冰走得很近,兩人關系一直都很好,“那她拿電腦玩什么?”
  “打字游戲啊,練習英文單詞。”丁靈無辜的眨了眨大眼睛,眸子里水波盈盈。
  看到陸景發笑,丁靈嘟起嘴道:“哎-,你這人,笑什么?”說著,她對胖子老板道:“老板,那我先不買了。”
  “別,別,小姑娘,我便宜賣,我便宜賣,4888。怎么樣,你問問這位小哥,絕對超值價,童叟無欺。”
  陸景看著丁靈嘟起的紅唇,嬌艷欲滴,有種湊上去咬一口的沖動。丁靈面容清秀無比,皮膚白皙,身材凸凹有致,發育得十分良好。說話輕聲細語,一看便知有著良好的家教。
  “那買個學習機就可以了,買電腦有些浪費”陸景打個手勢,原地轉了一圈,指著角落處的一個拳頭標志的商標說道,“小霸王學習機就很好啊。”
  “哦,我再想想吧。”丁靈沮喪的搖搖頭,她本來是打算買電腦的,被陸景一說,頓時沒了興趣。
  兩人說著話,往電腦城外走,密集的人流迎面而來。陸景輕輕的攬住丁靈,避免那些別有用意的人占她便宜。
  丁靈的秀美早引得路人們不時的向她行注目禮。回頭率很高。
  陽光照在丁靈的身上。她的臉上仿佛涂抹了一道神圣的光彩,陸景順著她白皙的頸脖向下看到胸前肉色文胸的輪廓。飽滿的乳鋒還有小半未被包進去,透過稀薄的襯衣,能依稀看到膩白的肌膚。
  “喂,你是不是該放開我了。”丁靈羞澀的低下頭,輕輕的踩了陸景一腳,那侵略性十足的目光,讓她的心跳加速。
  陸景摸摸鼻子,放開了宛若含羞草般的丁靈,她耳根處能看到淡淡的紅霞。陸景有種做壞事的感覺。
  陸景看了下時間,已經十二點過三分了。丁靈抬起頭,雙眼如琉璃般空靈,明亮的眼睛里閃著晨露般朦朧的光華,“喂,陸景,你覺得我怎么樣?”
  雖然只是蚊子般嗡嗡的聲音,但陸景還是聽清楚了。麻著膽子說完這句話的丁靈,嬌羞的捂著臉,背過身去,留給陸景一個無限美好的背影。她穿著牛仔褲,腿臀繃得緊緊的,小臀豐翹、兩腿修長,已有女人的模樣
  陸景忽然覺得自己在前世是不是錯過了一道靚麗的風景,他輕輕的握住丁靈白嫩的小手,“我請你吃午飯,下午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
  燕子湖在午后陽光的照耀之下,盡情的展示著自己的迷人魅力。水波粼粼,光線的折射所帶來的彎曲之感,似乎湖底的水草隨風舞動,湖水清澈的如同翡色的琉璃一般碧綠通透,讓人著迷。
  微風吹拂著湖面,水波不興。陸景輕拍著木質的欄桿,回頭看丁靈,“漂亮嗎?”
  丁靈小巧的頭顱微微點著,有些興奮的道:“好美!”陸景笑了一下,一腳踩在欄桿上,霍的一下輕巧的翻了過去。
  這是離湖面更近的一塊凸出的臺子上,有點像一個延伸的小碼頭式布局。
  “過來!”陸景笑道,“一會可以坐在那里將腳放到水里,很涼快。”木質的小木臺距離水面不過五十公分。
  丁靈咬著嘴唇,水靈靈的大眼睛瞄著陸景。陸景伸出自己的手,“我幫你。”
  木欄桿并不高,陸景稍稍的用力,丁靈就站了上去,接著,陸景將她抱了下來。
  聞著陸景身上的淡淡的煙草味,丁靈的心猶如小鹿般亂撞,臉上飛起兩朵紅霞。
  陸景走到木臺邊沿,脫了鞋襪,隨意的坐下,將腳放到湖水里面。丁靈也脫下鞋子,挨在不遠處坐著,學著他的樣子,雙腳慢慢悠悠,毫無規則,愜意的在水里劃著。微涼的湖水包裹著丁靈晶瑩飽滿的腳趾頭,有著難以言喻的美麗。
  “沒回家吃午飯不要緊吧?”陸景笑問道。丁靈家就住在民大里面,距離中關村不遠。
  丁靈的笑容很甜美,做了個打電話的手勢,“沒事,我讓冰姐給我打掩護。”她兩年與陸景說過的話,加起來還沒有剛才今天的一半多,心里有些開心。
  陸景伸個懶腰,看向遠方,“你以后準備去那里上大學?”
  “我媽讓我上民大,我不想去。我想去燕京大學的未名湖畔讀書。”
  丁靈的成績考燕大是有可能的,他不走后門,是百分之一百沒有希望。
  “你呢?”丁靈清脆的聲音在午后的時候聽起來猶如一彎清泉。
  “去江州大學吧!”按照歷史的慣性,陸景覺得大哥還是有很大概率會去江州任職,當然不會是一個什么都不是的副市長,至少是個副書記吧。印象中,今年的江州官場比較動蕩,有幾個位置會空出來。
  “那我也去!”丁靈脫口而去,雙腳在水中無規律的畫著圈。
  陸景看著清秀的丁靈自然而然的說出這句話,心里竟微微有些感動。他想到了前世里飛機模型里那涌著淡淡情愫的句子。
  丁靈問道:“陸景,你和方老師是怎么回事呀,能說給我聽聽嗎?”陸景看向天邊,伸出右手在空中揮了一下,“如果我說方老師被人下藥了,我是救她出去,你信不信。”
  “當然信啦,難道我還信豬毛譚嗎?”丁靈微微笑了一下,笑容很純真。
  時間在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中飛快溜走。
  “走吧!水有些涼了!”陸景站起來,伸手去拉丁靈。兩人提著鞋襪走在木板上。過欄桿時,陸景將丁靈抱了過來,感受著丁靈俏臀的彈性,陸景勉強壓住心里想要捏一把的沖動。
  丁靈的臉紅彤彤的,更添幾分嬌媚。
  “陸景,馬上就要開始選文理班了,聽說我們班要被分拆,到時候你選文科,還是理科?”
  陸景聳聳肩,無所謂的道:“文科吧,我反正是混日子,文科好混一點。“
  丁靈貝齒輕輕的咬著濕潤的紅唇,道:“那我也選文科。你說我們還會是同班同學嗎?”
  陸景笑道:“你不是理科成績好一些嗎?”兩人邊說邊沿著湖東路向四中走去,微風將兩人的頭發吹動著。
  “我考江州大學沒問題。”丁靈自信的說道,眼睛里有亮光閃動。
  陸景笑了下,“再考慮一下吧,不是要逼著我陪你選理科吧。”
  丁靈嬌羞的低下頭,心里覺得有甜蜜味道在五腹六臟中亂竄,秀麗的湖光景色都變得生動起來,仿若一個五光十色的仙境。她希望這條路永遠都走不完才好。
  “陪我站一會吧,現在去教室太早了。”陸景靠著手扶在木欄桿上,看向已經微微有些斜下去的太陽。丁靈站在他身邊,看陽光將他的側臉照的熠熠生輝,突然間感受到他心里的一絲落寞。
  陸景摸出一支煙,想了想,又放了回去,扭頭看著丁靈,“如果你想勸你父親退休,你會怎么做?”
  “我爸是民大的教授,離退休還早哇。呃-,要是我的話,我會直接告訴他。”
  “可是他并不會聽你的,直接告訴他是沒有什么效果的。”
  丁靈黑白分明的眸子看著陸景,燦然笑道:“那你給你爸說你的理由,不管怎么說,他不會怪你的,對嗎?如果是事實的話,他肯定有自己的判斷呀,我覺得父子之間可以坦誠的溝通啊。”
  陸景苦笑,自己人微言輕,老頭子肯聽自己的判斷才有鬼。大哥去說或許還有幾分希望。
  兩人靜靜的看著夕陽慢慢的從燕子山處落下。
  “走吧,吃晚飯了。”陸景從褲兜里拿出紙巾,遞給丁靈,讓她將腳擦干凈,把鞋子穿上。事實上,他倒是想幫丁靈,那雙晶瑩剔透質感十足的小腳讓他有股握在手中把玩的沖動。
  “晚飯我去食堂里吃”丁靈扶著陸景的手臂,穿好鞋子輕輕的道。她可不想讓學校的同學看到她和陸景在一塊兒吃飯,傳到她爸媽耳朵里就慘了。
  在九六年學校里面早戀是很嚴重的事情,足以讓學校通知家長。
  “好啊。”陸景笑了笑,知道丁靈的意思。她真是一個單純的少女,讓人不忍心去傷害她。她對自己的情愫多半只是青春期的沖動,兩人接觸久了或許這種感覺反而會慢慢的消失吧。
  兩人在楓葉大道的路口分開。見陸景高大的身影沒入朦朧的夜色中,消失不見。丁靈開心的微笑起來,邁著輕快的步伐走向食堂。腦子里想起冰姐的話,“小靈,陸景不適合你。不就是救了你一次嗎,你這死心眼的丫頭。他背景深厚,以后肯定是家里包辦婚姻。他給不了你未來。你早點放棄吧!”
  “以后的事誰知道呢?”想起陸景下午看自己灼灼的目光,丁靈拍了拍自己發熱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