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383 梁子聞的疑惑

看著迎面而來的陸景,葉文斌并沒有打招呼的意思。兩人的恩怨已經有些深了。葉強文窺視張漓的美貌,被陸景打斷腿,躺在床上三個月。隨后葉文斌在媒體上撩撥方博韜,使得景華差點都沒能拿下手機牌照。
  爾后,郵電部和電子工業部合并為信息產業部,葉文斌擔心陸景報復回來,使得葉家拿不到第二批的手機牌照,花費兩千萬欲求和解,結果被陸景擺了一道。陸家在新組建的信息產業部中勢力根本沒有葉文斌想象的那么大。
  葉強文看到陸景,心里膩歪的很。一想到張漓、他四姐兩個如花似玉的美人在陸景身下婉轉嬌吟的模樣,他嫉妒的想發狂。
  看到陸景微笑了一下,似乎有打招呼的意思,葉文斌想了想,臉上浮出一個虛假的笑臉。今天有客人在,如果陸景主動打招呼,他還是要做些面子功夫。葉強文則是微微抬起下巴。
  兩人都還沒有出聲,卻是看到陸景的眼神無視他們,徑直和他們身邊的韓圣杰打招呼,“韓先生,好久不見。”韓圣杰在調解曾紅英打劉柏的事情中和他有過接觸。韓家離開決策層已經很久,幾個子弟都在商場上混。于下面而言也算得上一條大船。看情形,葉文斌是找上韓圣杰了。
  葉文斌、葉強文頓時尷尬的站在那里。他們沒想到陸景認識韓圣杰。
  韓圣杰笑著道:“呵呵,陸景,好久不見。景華手機的名氣越來越大啊!”說著,介紹他身邊的三十來歲的中年人,“這是李落元,文業集團的董事長。菲菲的堂兄。”又給李落元介紹道:“這是陸家的陸景。”
  到他們這個層面不是說介紹某某公司的董事長、總經理就會受到重視,而是要清楚明白的點名身份。
  “幸會!”陸景微笑著同李落元握手。他聽董晚瑤說過:這個人就是董坤明在京城經營多年的關系,可惜在董坤明生死關頭沒有拉董坤明一把,反而落井下石蠶食龍盛國際的的資產。看來也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主兒。
  李落元長得灰紫色的襯衣,黑色的大衣外套,頭發梳得一絲不茍,氣派不凡,笑著說道:“以前聽說過你,今天算是見到真人了。呵呵,要不要留下來喝一杯。”
  陸景笑著婉拒,和楊顯一起坐電梯下去。李落元多半聽到的是他以前的劣跡吧?明天的競標看來不會輕松。
  葉文斌是金頂俱樂部的白金會員,安排了一間包廂,上了茶水和韓圣杰、李落元說話。
  韓圣杰是八面玲瓏的人物,剛才在走道上的看到葉文斌父子的尷尬就知道他們怕是和陸景有些不對付,說道:“聯科有意爭奪央視標王是好事啊!不過我最近手頭有些緊,恐怕難以調集資金。”
  葉強文低著頭喝茶,心里大罵道:“操,剛才飯桌上還說得好好的,現在又改變主意了。”
  葉文斌笑了笑,掩飾著心中的震驚,沒想到陸景只是露了一下面,韓圣杰居然就轉變了態度。韓圣杰在京城商界可是有名的風云人物。他為什么這么懼怕陸景?
  “我能理解韓先生的決定。”說著,笑著問李落元,“不知道李先生有沒有資金助聯科一臂之力?”
  李落元把茶杯放到暗紅色的木茶幾上,淡然的說道:“文業集團
  最近比較寬裕,葉先生有意的話,我可以支援聯科5000萬資金。”他能明白韓圣杰的想法。韓家沒落已久,不可能和陸景正面對抗,但是他不同,他是京城李家的嫡系子弟,有錢賺自然沒有必要管陸景什么想法。
  葉文斌心里歡喜,對明天爭奪央視標王又多了幾分把握。
  …
  梅地亞中心商務賓館門口站滿了記者,每一個行業的風云人物進場時都會被記者攔住聊上幾句。上百家企業參與央視招標大會的代表陸續到場。陸景、陳笑、楊顯、章文君四人步行而來,停車場沒有位置,這一條路上的交通都有癱瘓的趨勢,還不如走進來。
  “咦,這是哪家公司的高層?”
  “不認識!可能是那家小公司的人。反正肯定不可能拿到央視標王,紅桃Q公司的內部消息稱,他們準備了1.5個億準備拿下今年的央視標王。”
  “哼,1.5億也不算多。我看今年市場表現強勁的新科、步步高幾家碟機廠商都有可能出手。去年招標大會可是碟機廠商的盛會。”
  “那不一定,今年國內手機廠商可是撈了不少錢。說不定也會加入爭奪。”人群里議論紛紛。
  在會場門口進行身份登記,領取胸牌和投標用的標準信封。走到大廳里按照指示牌往員工餐廳的三樓而去。走在樓梯上,陸景笑著對陳笑說道:“看來,我們真的是無名小卒。不過等我們從這里出來就是風云人物了。”
  陳笑鼻尖上有著細微的汗滴,說道:“等拿下來再說吧。我都有點緊張,你還有心情大發感嘆啊!楊顯,你緊不緊張?”
  楊顯笑道:“我就負責舉牌,緊張什么?”說著,把嘉賓胸牌別在胸前。作為主管運營的副總,他是景華的正式代表。
  今年的競標方式和去年一樣,采取明標、暗標相接合的方式,先由會場上有意參加競奪的廠商將報價寫在信封里,報價最高的四十家廠商再參加明標階段的競價。
  四人剛剛走進會場,就引起小聲的議論和注視。場內人紛紛打聽著他們的身份,因為任何一家企業都有可能異軍突起拿下今年的標王。
  景華在國內沒什么名氣,但是總歸有人認識。很快,陸景、陳笑、楊顯、章文君的身份就在場內傳開:原來是景華手機的代表。
  不出意外的陸景看到幾個熟人:聯科的葉文斌、葉強文還有葉文斌的助手——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夏易公司的史勇軍。史勇軍正在魏曉華談笑正歡。
  陸景頗為詫異:魏曉華什么時候和史勇軍勾搭上了。這么說魏源在蘇城不老實啊。隨著魏源的恩師舒書記退下去,魏源在上層的政治資源幾乎耗盡。他正在尋求新的政治力量的支持。陸景在一瞬間想到很多東西。
  魏曉華看到陸景,眼睛露出惡狠狠的光芒。他今天就是來做攔路虎的。
  從去年開始,央視就將黃金時段的廣告資源都拿出來競標。其中新聞聯播與天氣預報之間共65秒鐘的黃金廣告時段,分為13段5秒廣告。第一段5秒廣告為標王廣告。
  根據楊顯這幾天在京城收集的信息,有幾家和央視走得頗為熱絡的企業估計是沖著標王來的。
  陸景幾人在會場東側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來。隨著幾屆標王廣告的播發,會場的氣氛慢慢的調動起來。
  最先進行的就是新聞聯播與天氣預報之間這部分最有價值的廣告時段的競奪,這樣才能讓次要黃金廣告時段的價格也能水漲船高,也不怕一定廠商業協會留有余力。
  第一階段的暗標波瀾不驚,主持拍賣的央視信息部主任譚希松報出出入圍報價一千六百萬元。
  第一輪競標結束,排在第一位的是夏易手機。預計要發力的碟機廠商、保健品廠商、白酒廠商都排在其后。
  頓時,場內許多人都看向史勇軍所在的位置。夏易手機并不出名,主要在京城周邊地區、豫北、中原幾省發售。
  “看樣子是想借助央視標王的廣告來打知名度啊!來勢洶洶,不知道他們第一輪報了多少?”第一輪競標并沒有公布各家公司的報價,而是直接給出標底價格。
  “又是一個攪局者。根據IT周刊統計的數據,夏易手機在國產十七家手機廠商中只排在十三名。他們根本沒有足夠的財力來爭奪央視標王。就風光這么一會。”
  場內議論紛紛。主席臺下有一片小片區域空著。入圍廠商代表鑒過確認書之后,都集中那片區域里入坐。陸景、陳笑、楊顯坐過去,正好看到右手邊葉文斌高深莫測的笑容。陸景笑了笑,不動聲色。
  “…標王廣告起拍價從入圍底價一千六百萬起拍,十萬元加價一次…”譚希松扶了扶鼻梁上精致的眼鏡,鏡片后的眼睛里透漏出狂熱的光芒。央視標王是她的得意之作,雖然今年以來,社會各界都在反思標王概念,但是毫無疑問,坐到臺下的四十家企業是認可這個概念的。央視內部估計今年的標王會在1.8億左右。低于去年的2.1億。現在她需要調動起全場的氣氛來競拍,
  “六千萬。”
  “八千萬。”
  “一億兩千萬”現場的氣氛一下火爆起來。舉牌的是一個中年胖子,他正摸著額頭的汗。
  “一億兩千萬三百萬!”
  “一億兩千萬五百萬!”加價到一億兩千萬之后,各家企業的代表都謹慎起來。畢竟,幾屆標王的命運都是看的到的,今年愛多甚至都沒能來參加競標。
  陳笑看向陸景,小聲道:“要不要報價?”楊顯也看了過來。陸景點頭,說道:“加2千萬上去。”今天會場之上,葉文斌、史勇軍都有奪標的心思,先報一輪報價讓他們猜去。
  “一億四千五百萬!”楊顯舉起手中的62號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