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381 條件

漢北區,新月湖東角,白玉山下的省委省政府大樓巍峨聳立。這是楚北省的最高權力機關。自八十年代建成以來,見證了一省官員的榮辱興衰。
  6樓的省長辦公室內,楚北省省長趙浩天看看手腕上的時間,拿起文件夾,走向師書記的辦公室。一路上有干部停下來向他笑容滿面的、恭敬的打著招呼。趙浩天點點頭。腦子里想起昨天陸江和他談話的內容。他和師書記約好時間溝通團委支教案的事情。想要說服師書記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師文賢將趙浩天讓到沙發上,他也坐到沙發上,語氣溫和的說道:“省長對團委支教案又不同的看法?”
  “是的。”趙浩天點點頭,不緊不慢的說道:“師書記,我覺得這件件案子還有一個重點,需要嚴懲鉆了漏洞的米嫻淑等人。不僅要剝奪這些人優秀支教大學生的稱號。在企事業單位、學校里工作的人還要開除編制、開除公職。并且要追究背后說情送禮的干部的責任。
  否則,米嫻淑這些人的犯錯成本太低,如果下次有類似的評選活動,他們還會在鉆漏洞,破壞秩序。
  除了要求領導干部以身作則以外,我們還要讓我們的干部有比較少的犯錯機會。這樣才能保障公平。”
  師文賢皺起眉頭,點起一支煙。他沒想到趙浩天還是要求徹查的態度。雖然趙浩天說的正氣凜然,但是這件事本質上是陸江想要藉此打擊熊為明的副手毛和重。他對熊為明還是支持的。
  “你說的有道理,但是對于犯錯的同志,我們要給予他們改正的機會。追查面積太大,會讓下面的同志心思不穩。”
  趙浩天也知道說服師書記難度很大。師書記這樣的人物對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判斷。不過,陸江昨天提到對江州鋼鐵的一些想法很有見地。這件事他還得幫陸江一把。他不希望江州的局勢被熊為明掌控。
  沉吟了一會說道:“嚴川書同志擔任省教育廳廳長的職位是合適的。”
  師文賢抽著煙,笑了笑,等著趙浩天的下文。省教育廳是屬于省政府的下屬單位。他到沒有一定要拿下這個位置,不過,如果趙浩天推薦嚴川書擔任省教育廳的廳長,他自然也不會推遲。就看趙浩天接下來開出的條件。
  “江州市的洪漢寧同志我建議調到省里來工作,提拔江州市警_察局局長葉成和同志兼任政法委書記一職。”
  師文賢奇怪的看了趙浩天一眼。趙浩天倒是舍得為陸江保駕護航,以一個正_廳的職位換取一個副_廳的職位。他雖然支持熊為明掌控江州的局面,但是也不會犧牲他自己的利益為熊為明鋪路。熊為明說到底是華省長提起來的人,不是他的嫡系。而嚴川書是他比較看好的一個干部。現在有這么一個機會,他自然不會拒絕。
  當即,點了點頭,“我會和郁行知同志、曹爾智同志溝通。”郁行知是楚北省委組_織部部長,曹爾智是楚北省政_法委書記兼公_安廳廳長。
  趙浩天笑了笑,告辭離開。目的已經達到,接下來就看陸江自己運作了。
  …
  毛闖里長期在師大第二招待所開了一個房間。開車從理工東路轉到師大第二招待所。拿房卡打開門,一個火熱、豐滿的身體纏了過來,“毛哥,我的事怎么樣了?”
  毛闖里在米嫻淑豐滿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嘿嘿一笑,抱著她親了一口,“急什么?省里面沒打算繼續往下追究責任,這件事就這樣了。哈哈。就算你沒有優秀支教大學生的榮譽,在師大里面擔任助理講師還是沒問題的。”
  米嫻淑聽的大喜,“太好了,毛哥。”說著,主動的在毛闖里臉上親了一口。
  “嘿嘿,開心吧!”毛闖里伸手解開自己的衣服,將米嫻淑胸前的紅色的胸衣帶子一拉,兩枚挺拔的乳峰顫巍巍的抖了出來。正奸_情火熱的時候,電話突然想起來。毛闖里在米嫻淑胸前的山峰上捏了兩把,“到床上去趴好。勞資一會就來搞你。”
  毛闖里走到窗戶邊接電話,恭敬的說道:“唐哥。您找我有事?”
  “恩。闖里啊,你叔叔這次逃過一劫啊。我爸沒有處罰你叔叔的意思。我給你吃顆定心丸。”
  毛闖里心里有些不屑,這年頭消息傳得最快,他早就知道他叔叔沒事。不過他不敢得罪唐云放。師書記只有一個女兒,唐云放這個女婿相當于是師書記半個兒子,在師書記面前很能說上話。唐云放上來先賣好,看樣子是有事情要他做。果然,聽到唐云放在電話里吩咐道:“你幫我查查省教育廳葉廳長最喜歡帶出來玩的兩個女老師的資料。”
  “哦,好的,沒問題,包在我身上,我一定打聽出來。”掛了電話,毛闖里罵道:“麻痹的,玩女人都舍不得花錢,要勞資墊付。”唐云放這么吩咐他,肯定是要他把那兩個女老師喂飽了,心甘情愿的到唐云放的床上去。
  米嫻淑聽得莫名其妙,撅著屁股有些累,扭頭過來,嬌滴滴的喊道,“毛哥,你快點。”
  “勞資太快了,你能滿足嗎?”毛闖里邪笑著拍打著米嫻淑豐滿的肉臀發出啪啪的聲音。挺腰進入,說道:“陸江是大SB。還想著查我叔叔。陸景是個小SB,以為江州他最大啊。操,操,操!”
  毛闖里得意的大罵道,心里痛快、舒服到了極點。
  …
  又到了星期五,在省人民銀行工作的熊玉嬌穿著紅色的外套,黑色的緊身褲站在人行大樓外等著蘇遠來接她。有幾個下班的同事,笑著和她打招呼,“熊主任,等你丈夫來接你啊?”
  “是啊。”
  “你們小兩口真甜蜜。”同事們羨慕的遠去。熊玉嬌莞爾一笑,她對目前的生活極為滿意。
  白色的捷豹停在她面前,車窗落下,蘇遠英俊的臉上帶著微笑,但是作為他的枕邊人,熊玉嬌卻是敏感的發現他心思重重。坐到車里,嬌聲問道:“蘇遠,怎么了?”
  “沒什么。”蘇遠嘆了口氣,他不想熊玉嬌擔心。開車去岳父家吃飯。
  最新的消息出來了,團委支教案并沒有撬動副書記毛和重,但是趙省長卻是和師書記做了一筆交易,以省教育廳廳長的位置換取江州市政_法委書記洪漢寧調離,并且推薦葉成和擔任江州市政_法委書記。當前,政_法委書記兼任公_安局局長已經是常態。所以葉成和進入江州市委常委會已成定局。
  雖然他費盡心思幫岳父拉攏到溫作東,但是這么一個變化,此消彼長,江州13名常委中,陸江就要占7票了。江州的天又變了。陸江這個人韌性真是足。就像一根彈簧,你壓得越厲害,他反彈得越高。
  并且陸景的景華公司在云春市影響力巨大,而他的遠大酒業生產基地還在云春,要防止陸景弄鬼。去年,他迫切的覺得岳父需要找到更上層政治人物的支持,現在他又有這種感覺。師書記靠不住啊!
  熊玉嬌再單純,也發現家里的氛圍有些不對,吃過飯蘇遠就和父親進入書房里聊天。
  熊為明默默的吸煙。蘇遠沉默了一會,說道:“爸,要不要我做點什么?”
  熊為明擺擺手。這件事他的應對沒有任何問題,甚至可以說相當精妙,但是誰能想到陸江居然能說服趙省長為他保駕護航,這…
  別看他是省委常委,但是省一級的博弈,他根本插不上手。楚北省兩大巨頭做利益交換,他只能看著。說到底,他在楚北的棋盤上一粒棋子,夠資格下棋的是師書記和趙省長。
  “再等等吧,我倒是想看看,陸江的第一刀會砍向誰?”熊為明說道。他前些日子在眾多市委委員列席的會議上強勢通過一項項議題,大大的打擊了陸江的威信,相當于抽了陸江一耳光,陸江不還回來才見鬼。官場之上,誰都不是善茬。
  …
  漢寧區的麗都酒店包廂里面,葉成和嘻嘻哈哈的舉杯和陸江、陸景喝酒。陸景笑道:“葉哥,恭喜你高升。”葉成和哈哈一笑,“我老葉能有今天全是市長的栽培。”
  陸江聽著葉成和赤luo裸表忠心的話,笑著擺擺手,說道“喝一杯!”三人舉杯輕輕一碰。清脆的聲音似乎能在夜里傳到漢寧街上去。
  “小景,創永國際投資江州鋼鐵的事情你有幾分把握?”
  陸景思索了一下說道:“我今天和陳創和聯系了一下,他答應十二號來江州和省里接觸一下。我看他多半還有其他的選擇,江州鋼鐵并不是他唯一的選擇。”
  陸江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沉吟了一會,“要盡力爭取他注資進將州鋼鐵。”
  “恩。我會和他溝通好。”陸景答應下來。
  葉成和說道:“市長,咱們是不是要給熊為明一點厲害瞧瞧,他前些日子做事真TM過分。”
  陸江笑著點點頭,“你的任命下來之后,我們是要動一動熊為明的人。”他并不希望在江州和熊為明斗得你死我活。保持均衡是他想要的局面。他想在市長任上多干幾年,穩住根基,但是形式不由人。身在局中不得不爭。
  陸景好奇的問道:“哥,你打算拿誰開刀。”
  “毛和重!”陸江淡淡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