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380 態度轉變

“事情反應到省里面去了,師書記和趙省長都指示徹查。責成省團委、省教育廳重新評選支教優秀人員的名單。
  ”陸景燒著水,回頭說道。明亮的燈光下,黃紫琪穿著黃色的毛衣,彎腰趴在書桌邊,渾圓的俏臀曲線能把人的魂給勾出來,再加上穿著高跟鞋撐出的筆直修長圓潤的美腿,讓人忍不住想上去摸一把。陸景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個唾沫。
  “哦。”黃紫琪回頭說道,正好看到陸景吞唾沫的猥瑣動作,瞪了他一眼,說道:“你真流氓。”她當然知道陸景那個動作是什么意思。
  陸景干咳一聲,掩飾尷尬,說道:“放心吧,一定會有夠級別的人物倒臺,否則領導的面子往哪兒擱。楚北省教育廳的葉廳長已經被紀|委調查。”
  其實,這不是他和大哥想要的結果。他中午去大哥家里吃飯,知道事情的最新進展。師書記現在又改變了態度,只查大魚,對下面辦事的人員予以嚴重警告處分。不打算追究那些頂替的人的責任。像米嫻淑等人只是被剝奪了優秀支教大學生的榮譽而已。
  這一點讓陸景心里極為不滿。犯錯的成本太低。實際要重罰米嫻淑等人才是。并且這樣一來,毛和重會毫發無損。大哥今天晚上已經去見趙省長,必須要扭轉這個局面。
  沖了兩杯咖啡,拿到玻璃小圓桌上。屋子里充滿了咖啡的香味。陸景趴在書桌邊上聽黃紫琪給他將設計的方案,那些設計圖他根本看不懂。黃紫琪每說一個選擇,陸景就問她,“你覺得那個好?”然后就選擇黃紫琪認為好的方案。討論了一會,黃紫琪看陸景實在外行,嬌嗔著橫了他一眼,“白問你了。我還是自己來吧。是你說的用我最擅長的風格啊,別到時候賴我不盡力。”
  “怎么會。”陸景笑著恭維道,“只要是你設計的我就喜歡。”黃紫琪最擅長的設計風格。肯定會有她喜歡的元素在里面。白沙井那里靠近臨北街巷子里的房子不是用來給他和關寧居住的。
  黃紫琪做個嘔吐狀,“都認識你兩年了,你還是那樣能把很無恥的話坦然的說出來。”
  陸景呵呵一笑,不以為意的和她閑聊著。
  …
  “媽,剛才是陸景和黃紫琪。”白沙井里,吳璇和母親何欣靜閑逛著。何欣靜笑著點點頭,“你媽還沒老眼昏花到那種程度。黃紫琪那樣的女孩我見過就能認出來。”說著有些詫異的問道:“你語氣不對勁啊。怎么,覺得這事很奇怪嗎?”
  “是啊。他們什么時候在一塊了。”吳璇撇嘴說道,心里暗罵陸景是混蛋、花花公子、色狼、流氓…
  “呵呵,這有什么奇怪的。陸景那小子鬼心思多著呢。從他前年推薦黃紫琪接手麗華酒店的室內裝修的事情就可以看出來,他對黃紫琪有好感,否則。哪里肯幫這樣的忙。還有何向成家的大丫頭,多出色的女孩,容貌、氣質、能力一樣都不缺。不然,陸景怎么肯親自和我說讓何向成在白沙井開一家高級餐廳。”
  吳璇不滿的道:“媽,陸景的人品是不是太差勁了一點?”
  “男人有幾個不好色的?”何欣靜搖搖頭,“人品和能力沒什么關聯。除了好色這一點,我對陸景其他方面還是很欣賞的。再說。麗都酒店現在還仰仗陸景來發展。”說著,嘆了一口氣。她雖然人在云春,但是在江州的消息還是很靈通的。江州此刻正在熊為明的掌控之下。陸景的哥哥陸江日子并不好過。
  說著話,母女兩人在白沙井里挑選著小玩意兒。名井路上有很多買絲巾,刺繡荷包的地方。
  吳璇興致不高。至于為什么,她心里也說不上來。就是看到陸景勾搭漂亮的女孩,心里不舒服。那天中午,她在食堂里就踢了陸景一腳。恩。應該是為笑笑感到不值,所以心里才不爽的。晚上回去打個電話通知笑笑那傻丫頭一聲。
  …
  陸景在黃紫琪的房間里呆到十點左右,就接到大哥的電話。周興動開車送陸景去中海世家。大嫂已經休息。陸景和大哥徑直到書房里說話。
  陸景幫大哥點了煙,靠在桌子邊問道:“哥,和趙省長談的怎么樣?”
  陸江坐到沙發上,抽著煙,慢慢的說道:“還行吧。要看趙省長明天和師書記的溝通。最不濟要把江州目前的局勢翻轉過來。我無傷虎意。虎有吃人心。
  你上次給我說香港的創永國際集團有意注資江州鋼鐵,可以邀請創永國際的負責人過來談談。江州鋼鐵那幫老油條,拖到現在還沒有搬遷到荷田縣,實在不行就換人。”
  陸景點點頭。琢磨了一下大哥的用意,這個怕就是和趙省長交換的條件吧。江州鋼鐵是省屬國有企業。趙省長也需要大項目來刺激今年的經濟數據。不能在他主政楚北省的時期,gdp還下降,那對他來說就是無能的表現。
  “我七號會去京城,我會聯系陳創和在十幾號來江州走一趟。”
  …
  建業。靜安路2號的別墅里溫暖如春。客廳里,楊修武喝著暖茶,微笑的問坐在茶幾對面沙發上的葉文斌,“聯科的新機賣的怎么樣?”
  葉文斌略放下茶杯笑著道:“還不錯。這幾天出貨量很猛。”聯科確定返回建業發展之后,在建業市高新區拿下了幾百畝的土地開始建設自己的工廠。在把葉周海徹底踢出聯科,和葉文俊決裂之后,他就決定把未來資產增值的希望押寶到手機項目上。
  楊修武笑著點點頭,不經意的問道:“江州那邊有什么消息?”他的那位競爭對手,最近好像遇到一些麻煩。江州的市委書記熊為明很有些手腕。
  葉文斌微微一愣,瞬間反應過來,知道楊修武是在問陸江的消息。他和蘇遠的關系不錯,對江州的政壇動向有些了解,說道:“聽說陸江揭了一個蓋子——團委支教案,打算打掉熊書記的助手毛副書記。不過,最新的消息是毛副書記安然無恙。”
  楊修武微微一笑,吹著茶杯里的茶葉,慢慢的喝著。相比較而言,建業的朱然節和熊為明差得有些遠了。
  葉文斌從楊修武的家中告辭離開,回到自己的別墅中,兒子葉強文已經等在別墅里。
  “爸,和楊市長談得怎么樣,他有沒有打算公開表態支持聯科在建業發展。”葉強文笑嘻嘻的打著招呼。
  葉文斌搖搖頭,“私底下肯定是支持我們的,沒必要公開表態。強文,我準備把你派到江州去。這次,我們幾家股東會再次注資到聯科中公司,那個吳開偉的股份會被稀釋掉。你去和他談談,最好吞掉他的股份。江州吳家現在對我們來說沒有任何的作用了。
  除了負責江州手機工廠的運作,你還要負責收集江州市的政治動向。楊市長對陸江的動態很感興趣。”他自然能看得出來楊修武的心思。
  葉強文有些頭疼的說道:“爸,楊市長在江州那邊沒有什么故舊嗎?反倒要我去收集情報。”
  “應該沒有,否則也不會借助于我們的力量。你和蘇遠搞好關系就行。他是熊為明的女婿,搞點消息那不是很容易的事情。”葉文斌說道。
  “行吧。那我明天就出發。”葉強文答應下來。心里叫道:“董美人,哥哥來了。”
  葉文斌奇怪的看了兒子一眼,“別想著去江州找陸景的麻煩.江州是陸景的地頭。你的斷腿之仇沒那么容易了解。明天和我一起去京城吧,聯科需要爭一爭今年的央視標王。這次股東注資的目的就為了籌集央視標王的競標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