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379 夜里說標王

京城,匯海大酒店的一間豪華包廂里面。
  “恭喜槐哥升為少校。”劉小山舉杯恭賀。劉槐拿起杯子和劉小山碰了一杯,國字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略帶自嘲的說道:“小屁官一個,還差的遠。”他爸過段時間就會復出,但是肯定很難再有上升的機會。整個劉家在軍中發展的希望就在他身上。他要快,更快的爬上去。
  劉小山淡淡的笑道:“也用太急,爺爺還有足夠的時間布局。”他爸、大伯、小叔在仕途上全部折戟,大概均會止步于省|部|級。要超越死對頭陸家,希望就在他們這些三代子弟身上。準確的說在他和劉槐身上。
  劉柏心情郁積,頹廢的喝了一口酒,“小山,你不是說有個好消息要告訴我們嗎?”
  “不錯。”劉小山點點頭,“我從楚北省的姚秘書長那里得到消息:陸江在江州被熊為明壓住。前些天在眾多市委委員列席的會議上,熊為明在常委會上以7票絕對的優勢通過一項又一項的議題。大大的出了一口氣。據說陸江現在在江州的日子不好過。
  他和陸景以為陷害我爸、大伯、小叔就可以取得對我們劉家的優勢,實在太天真。殊不知,還是有很多人不愿意看到他陸江浮上來。”
  “好!”劉柏拍著桌子吼道。他腰部受到重傷后,現在和女人做那事還要女人配合。心里對陸家恨之入骨。拿起酒杯猛喝一杯。心里十分暢快。
  劉槐知道弟弟的心思,不過這個消息著實讓人高興,舉杯道:“來,我們兄弟三個干一杯。麻痹的,陸家,遲早我們要讓他們完蛋。”
  三人大笑著喝了一杯,意氣飛揚。
  …
  江州十一月初的夜里已是寒風蕭瑟的季節。毛和重皺著眉頭在客廳里來回踱步。毛和重的妻子從廚房里端著菜出來,“和重吃飯了。”最近丈夫一直心神不寧,好像遇到了天大的難題。那天侄兒毛闖里不是和她說過現在是熊書記掌控江州大局嗎?怎么丈夫還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毛和重猛吸了兩口夾在手中的煙。把煙頭掐滅,坐到餐桌邊吃飯。他今年五十歲,兒女都已經成年,不住在身邊。和妻子吃著飯,毛和重吃了半碗,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把碗一推。“我吃好了。我去書房打幾個電話。”
  “哎-,就吃半碗飯啊!”毛和重的妻子喊了一句,無奈的搖搖頭。看來丈夫又碰到頭疼的事情了。
  毛和重走到書房里,眉頭深鎖。云春市突然向省里反應:省團委負責的山區支教活動評選活動中有十幾個人根本沒有到云春支教。誰不知道云春市里為什么突然向省里反應這個情況。聽說師書記知道這個情況后大發雷霆,要求徹查。趙省長的態度也很堅決。
  他在省府大院里面呆過幾年時間,調查的風聲一傳出來他就知道消息。這事是教育廳那邊幾個人做的手腳。本來此事于他無關,但是他的侄兒毛闖里也牽扯到這件案子中。
  “毛闖里啊,毛闖里,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混賬。”毛和重憤恨的罵了幾句。雖然這事不是他親自經手辦理的,但是毛闖里卻是打了他的旗號在省里疏通關系。
  更何況現在熊書記和陸江擺明車馬較量,作為熊派嫡系,他的一點小痛腳都有可能被無限放大。
  毛和重腦子里的光一閃。突然有些明了,這事很有可能和陸江有關。因為云春的常務副市長謝澤華曾經是他的秘書,而且聽說他弟弟的景華公司在云春有大量的投資,今年四、五月份的時候,云春市的王市長下臺據說背后就有景華的影子。
  想到這兒,毛和重拿出手機打給熊為明:“熊書記,我是毛和重,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有點事情需要向你匯報。哦,好的,行,我馬上過去。”
  毛和重放下電話,匆匆出門。只要讓熊為明向師書記反應這是政治斗爭的手段,師書記就有可能改變態度,不會追究到底。至少他沒有直接參與這件事。位置應該無憂。
  …
  省委別墅的1號別墅里。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正在細細的咀嚼著米飯。
  唐云放默默的看了他岳父一眼,問道:“爸,團委支教的案子我聽說有蹊蹺。”
  師文賢威嚴的看了女婿一眼,“食不言。寢不語。”
  “爸--!”師微萍拿著飯碗,嬌聲喊了一句,對她爸不露口風有些不滿。唐云放答應明天給她買一枚鉆戒。她現在自然要用心的幫他說話。
  師文賢瞪了女兒一眼,慢條斯理的吃著菜。師微萍的媽媽說道:“吃飯的時候不要談事情,吃完去書房談。”
  唐云放見岳母這么說,知道今天帶來的禮物得了岳母的歡心,放下心來。昨天晚上楚北省教育廳的葉廳長請他吃飯,安排了兩個女老師活躍氣氛,一個是三十歲的豐腴少婦,一個是才出學校二十多歲的嬌嫩女孩。現在想著昨晚那兩具一絲不掛的胴體在身下婉轉呻吟,心里就火熱的不行。要不是吃了藥,快要到四十歲的身體還真扛不住兩個嬌娃的糾纏。
  吃過飯后,師文賢叫了女婿唐云放去書房里談事情。
  師微萍泡了兩杯茶端進來,“爸,云放,你們少抽點煙啊!”說完,才含笑著出去。
  師文賢看了唐云放一眼,拿起白色的茶杯喝茶,淡淡的道:“說吧。”
  唐云放斟酌了一下語言說道:“爸,我聽說陸江的弟弟陸景在云春市有大量的投資,他和云春市的黨政一把手關系很好。這次團委支教案有能是陸江的一次陰謀。”
  “荒謬。搞什么陰謀論?”師文賢毫不客氣的批評道:“你老老實實的做生意,政治上的事情不要參合。誰讓你來說話的。”
  唐云放尷尬的放下茶杯,過一會兒,小聲說道:“是省教育廳的葉廳長。”他雖然很得兩老的歡心,但是也知道這種事如果岳父問起來,最好不要隱瞞。一個省委書記的能量、消息渠道絕對比他大,比他多。他還不想失去岳父的信任。
  “哦?”師文賢有點奇怪。今天上班的時候江州市的熊為明已經向他反應了這一情況。他還以為是熊為明教唆唐云放到他面前來說話的,看來熊為明還是很懂規矩的。
  江州市里的情況他自然明白,當初華省長從襄水市調熊為明到江州就是要掌握江州的局面。幾番混戰之后,熊為明還真控制住的局面,能力還是不錯的。特別是熊為明有意向他靠攏。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師文賢揮手說道。
  唐云放深知岳父的脾氣,說一不二。當即也不多說,退了出去,知道葉廳長估計玩完。仕途走到盡頭。這對他來說沒什么,他就是可惜那兩個嬌娃只享受了一晚上。想了想,沒有權,用錢應該也能把那兩個女人搞到床上吧。嘴角不禁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
  陸景從云春返回江州時已經是十一月三日。他前往云春和周非放溝通,讓他派人向上面反映團委支教案的情況。在高速公路還要半年時間就要修通的情況下,景華對云春的影響力還是很大的。所以團委支教案順利的由云春這邊捅了上去。
  在陸景離開江州的這幾天。I89的性能基本完善,從桌子高的高度摔下去還能使用。手機在2004年以后,摔一下不壞是基本的質量,但是在98年的時候,國產手機還沒有達到這個高度。主要原因是材料、成本、工藝結構水平的制約。當然,最大的原因是國產手機廠商不愿意采購那些質量上佳的材料,因為那會增加手機制造成本。
  陸景倒是不介意增加一些制造成本。
  景華公司四號下發了數字鍵中文輸入法研發小組的獎金。額度高達300萬元。晚上,陸景和黃紫琪請黃紫琪的高中同學廖信華在何家菜館吃飯慶賀。
  “老廖,你這可是一步進入中產階級啊!”黃紫琪明麗的笑道。她穿著米白色的外套,進入包廂之后,就把外套脫下,露出里面的黃色毛衣。
  “是公司比較大方。”廖信華不好意思看了黃紫琪一眼,覺的她越發的美麗、成熟。她一直是他心中的女神。可以看得出來,紫琪對陸景很有好感。心里又惆悵的要死。
  陸景笑著搖搖頭。他能看的出來廖信華對黃紫琪愛慕之情。也能看的出來廖信華在他面前小心翼翼的心思。
  吃過飯,陸景和黃紫琪在白沙井閑逛,安排車送廖信華回景和苑。陸景牽著黃紫琪的手,“這頓飯吃的我有些尷尬啊!”黃紫琪嬌嗔的白了陸景一眼,說道:“愛慕我的人多著呢。吃頓飯你就尷尬啊,我覺得你臉皮挺厚的。”
  “呵呵,你來江州的總要請你同學吃飯啊?我又不能不來。”陸景幫黃紫琪整理了一下外套的衣領。晚上有些風。黃紫琪有些不自然的別過臉去。沒有拒絕陸景這樣親昵的動作。明亮的眸子在白沙井里微暗的燈光里有著晶瑩如月華的光芒在流轉。
  “回去吧,風有點大。你的房子我大致看了看,先給你弄了三套設計風格,你去挑一套吧。我好做具體的設計。”
  陸景笑著點頭。剛要出白沙井,卻是看到吳璇和何欣靜從巷子口進來。隔著人流點頭無聲的打了個招呼,從另一邊出去,坐車回景和苑。
  把圖紙鋪在書桌上,黃紫琪柔聲問道:“陸景,支教名額頂替的事情怎么樣了啊?”她知道陸景去云春干什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