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378 更換代言人

陸景點點頭,“你對央視標王怎么看”
  九八年之后,社會都在不斷的反思標王。今年的標王愛多VCD麻煩不斷。VCD市場在今年3月份供不應求,而到六月份就是供過于求。愛多在碟機市場進行慘烈的價格戰,廝殺的血流遍地。雖然在VCD市場份額第一,但是所得的利潤有限。甚至出現拖欠貨款,一些供應商停止供貨,致使愛多VCD在市場上一度出現斷貨的現象。
  再加上去年九七年的標王秦池酒業以及第一屆標王孔府宴酒經營狀況不佳。連續四屆標王在巨大的輝煌之后都陷入迷失,或者即將迷失的地步。
  隨著央視招標大會的臨近,社會已經開始出現反思標王的這一炒作概念的聲音。
  陳笑仰著頭靠在陸景的肩膀上,想了一會,說道:“我覺得還是要謹慎。巨大的廣告投入可能使得景華陷入困境。就像今年的央視標王愛多VCD。碟機實際上還有利潤空間,但是愛多的廣告費耗資過多,資金鏈已經有斷裂的風險。
  我們完全可以用這筆資金在其他地方投入更多的廣告。”去年央視標王是2.1億,她認為這樣巨額的廣告費用是不理智的行為,不利于企業的穩步發展。現在媒體上出現的反思聲音,她是認可的。
  陸景笑了笑,“今年價格應該會低一些。我們和愛多不同。和兩外兩家企業也不同。”愛多的敗亡源于和股東內部的糾紛就一定的關系——愛多的創始人胡志標并沒有占據超過50%的股份。
  另外,歷史上孔府、秦池、愛多等企業在奪得央視標王都迅速的如流星一樣的崛起并殞落,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生產、營銷、物流、采購、研發、財務等各環節的管理無法適應其品牌高速擴張而引起瞬時的崩塌。
  這段時間,央視也在淡化標王的概念,然而這依舊不可否認一個事實:在國內而言沒有任何一家電視媒體的影響力能比得過央視,央視標王是廣告利器。
  對于景華這樣一家需要在國內市場打知名度的企業,是值得投資央視標王概念的。這一點,從寶潔公司在央視標王不是熱點之后還連續三年以超過兩億的重金拿下央視標王廣告,并進行成功的市場營銷運作可以得出結論。
  “我相信你。”陳笑看著陸景自信的神情。笑著點點頭,“我看我們這次競標的對手,應該來自保健品、白酒、碟機幾個行業的企業。”
  這幾個行業是九十年代中后期,國內最賺錢的幾個行業。此時,央視標王還不允許外資企業競標。
  陸景抱著小美女的身子,把她迷人的俏臀挪了挪位置,用已經僵直的物件隔著衣物抵在她臀溝之間。嘗試著動了動。
  陳笑忍不住嬌吟一聲。身子都酥麻了,嬌軟的說道:“我們的正事還沒說完呢。”
  陸景湊在她耳邊說道:“那你動一動。”說著,將手探進她紫色的睡衣里,輕揉著她尖尖的、宛如圓錐形的淑乳。
  陳笑紅著臉,貼著他的大腿蠕動兩下。
  屋子里的場景越發的曖昧起來。陸景接著剛才的話題說道:“除了上面幾個行業的企業,手機行業的企業也有可能。手機銷售排行榜上的前三名:聯信、東興、聯訊。三家公司都有可能出手爭奪。不過,資金我已經準備好了,在目前標王不被各界開好的情況下,我們奪取央視標王的概率很大。”
  楊星長已經洗出2.2億的資金到瑞豐公司的賬戶上。在加上景華的自有資金,拿下標王綽綽有余。陸景記得,九九年的標王步步高花費了1.59億。
  他有勢在必得的決心。拿下央視標王會是景華手機在手機市場發力的關鍵一步。拿下央視標王是極佳的品牌營銷手段。
  陳笑忍著身體的癢痕,顫聲說道:“那聯科呢。他們有沒有可能出手?葉家的財力很雄厚,況且還有黃遠電子、遠大電器這樣有實力的大股東。”
  “恩,聯科有可能橫插一手。不過,蘇遠八成沒錢了。黃遠電子倒是財力雄厚。”陸景伸手解開陳笑身上紫色的浴袍,讓她跨坐在腿上,捧著小美女的瓜子臉動情的熱吻中。從額頭、眉毛、瓊鼻、臉蛋、紅唇,吻得很仔細,就想吻一件精致的藝術品。
  窗簾拉上。屋子里白色的燈光十分明亮,白嫩如細瓷般的肌膚上披著綢緞的紫色浴袍,有著難言的魅惑。陸景有些忍不住想要了她。雖然和陳笑約定在景華成功的一刻拿著她的第一夜,但是這樣的刺激,陸景也有些忍受不了。
  唇舌交纏著,在深夜里還發出微微的響聲。陳笑主動的配合著,吐出小香舌任由陸景品嘗。腦筋被他吻得都有些迷糊,嬌吟從鼻間、唇間發出。
  “陸景…”陳笑大眼睛里有嬌媚的水波流淌著。感覺陸景的手正在她的臀上揉捏著,不是撩撥著她腿心間的嫣紅。身子不由自主的扭動中,說不清是躲避還是主動湊上去。
  情火難耐。
  鏤空的黑色蕾絲邊內褲上沾滿了若晨露般的水珠。那處黑色的毛發真是讓人看了氣緊。陸景拍了拍陳笑的翹臀。把她抱到床上,低聲耳語了一番。
  “你怎么這么多花樣啊。”陳笑無力的白了陸景一眼,嬌羞的去衛生間里換內褲。她還未給男人開發過的身體很敏感,在陸景的撩撥下沒一會就到了云端。看著鏡中嬌嫩的身子,緋紅的像喝醉的臉頰,陳笑揉了揉臉,好一會兒,才下定決心按陸景的要求幫他。
  “陸景,支教名額的事情查的怎么樣了?”幫陸景弄出來之后,陳笑軟綿綿的躺在陸景的懷里,嬌聲問道。江州目前的局勢她大致上也知道。
  陸景看著丟在凳子上的兩條黑色絲襪,邪邪的一笑。剛才那銷魂的嫩滑感真是要人老命。陳笑嬌嗔著在他胸口捶了幾下,“別看,壞蛋。”
  陸景低頭在小美女的臉蛋上親了一口,“查得差不多吧。后面看我哥怎么運作。估計我動身去京城前應該會有一個初步的結果。小蝦米、小魚有幾個,這背后網上的勢力主要是省里教育廳的廳長,以及江州市里面的毛和重。拿下來應該問題不大。”
  陸景說得很肯定。因為他對大哥的手段有信心。(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