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37 家電連鎖

杜衛成坐在林蔭道的長木椅子上,陽光明媚,風吹得他將深棕色外套的拉鏈拉上,手里拿著自己的簡歷,嘴里念念有詞,不斷的推敲著自我介紹的內容。“景少,你好,我叫杜衛成,90年畢業于華夏對外經貿大學工商管理專業,現在是供職于京城市貿易控股有限公司。我在大學里任校學生會的辦公部的副部長三年,曾多次組織與策劃大型晚會,演講報告等活動,具備籌備大型事務的經驗。
  我性格樂觀,向上,善于溝通,工作細心,細致。喜歡將工作做到盡善盡美。
  我的英語能力突出,能流利的用口語與外國人交流,多次在演講比賽中獲獎。
  希望能得到一個展現自我的平臺,我將自己最大的努力將事情做好。謝謝!”
  推敲一會,杜衛成覺得差不多,該說的優點都說了,缺點也一筆帶過,到時候再看臨場發揮。
  看看表鏈處還有些磨損的老式機械表,時間顯示:十點二十五分,離約定的時候還有五分鐘。他站起來,拍了拍黑色褲子上的灰塵,整理了一下衣服領子,才拿著兩頁紙的簡歷,深吸一口氣,昂首挺胸,大步流星的走向兩百米開外的海嘉大廈。
  會見的地點是海嘉大廈一樓的名典咖啡廳。
  一路上杜衛成腦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晚上好友許文杰的話語,“聽我一句勸,衛成。你在京城市貿易控股有限公司就是一個普通國企員工,沒有前途。你得罪了你們領導,你再有才華也不會得到重要,這就是體制。
  再一個,你們廠的效益不好吧?你不為你自己考慮,你也要為冰玉考慮啊。這兩年她吃了多少苦!
  樹挪死,人挪活。景少的意思,我看他需要的人有點類似于總經理助理,待遇低不了。至少你是他新公司的第一個員工,再怎么說都是元老。
  當然,風險就是景少能不能把公司做下去。但是不管怎么說,他不會欠你薪水的。我們大老板關系和他密切著,他那樣身份的人丟不起這人。
  我要不是這份工作待遇還可以,做得也舒心,絕對愿意賭一把。”
  杜衛成又想起了妻子孔冰玉凄婉哀怨的笑容,當年多少人求而不得的校花,相信他的才華,相信他杜衛成能撐起一片天空,毅然的選擇了跟著他在京城闖蕩,然后結婚。但是畢業四年過去了,當時才華出眾的自己,現在只是個一文不名的國企員工,在單位里還要看那個肥蠢如豬的領導臉色過日子。
  結婚兩年來,他欠妻子的實在太多。
  深思熟慮之后,杜衛成決定來參加這次面試,他希望能獲得這份工作機會,來改變自己的命運和家里慘淡的經濟情況。
  …..
  卡布基諾的香氣飄散在空氣里,陸景用小巧的陶瓷調羹慢慢的攪動著咖啡,他喝咖啡喜歡放點糖,雖說卡布基諾里面只有三分之一是濃縮咖啡,但他還是覺得有些苦。
  他已經看過了杜衛成的簡歷,看來他在畢業四年后并沒有做出什么成績,所以簡歷上避而不談。
  現在的大學生都是包分配工作,也就是說他在一家國企里干了4年還是一個普通員工。這份成績單是有點寒酸的,目前而言,除了一筆好字之外,陸景還沒有看出他的才華在那里。
  坐在陸景對面的杜衛成見對面青年神情淡淡的翻來覆去的看著兩頁紙的簡歷,心里忐忑不安,極為緊張。
  “這樣吧,你說下你自己的最擅長干什么?”陸景放下簡歷,決定直截了當的問問,畢竟現在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才大多都在國企和機關里面。再一個,國企里面有講資歷,搞關系的毛病他也知道。
  “我擅長協調大場面中各個部門之間的關系,管理人是我擅長的。我學的就是工商管理。”
  陸景喝了口咖啡,繼續聽著。書上的東西,在實際運用中是有差別的。
  見陸景不置可否,杜衛成咬著牙下定決心,說道:“景少,我說再多都是紙上談兵,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試試,不行,你再把我開除。”
  陸景來了些興趣,翻放下咖啡杯,笑道:“也不能說開除就開除,我們要簽正式的合同嘛。”
  在改革開放浪潮中能發家致富的人,性子里多少有股狠勁,或者說孤擲一注的勇氣。這是一個充滿機遇和挑戰的時代,機會是留給勇敢者的。
  杜衛成這個表態讓他有了些好感。
  其實,面試官有時候并非那么不可琢磨,一個凸顯你個人特質的小細節就能贏得面試官的贊賞。特別是像陸景這樣只面試一次的情況,打動他就贏得了機會。
  陸景沉吟了一會,開口道:“公司的辦公室還有一個星期就可以投入使用了,我需要招聘一些員工。你幫我在報紙上發一個招聘廣告,然后將面試時間定在一周后。”
  “啊--?”杜衛成還有點反應不過,他對公司的情況不是很了解,大部分都是聽許文杰說的。陸景繼續道:“你看是讓裝修公司先將公司里裝修好一個單間,用來給你辦公。還是在大廈里面再租一間現成的辦公室。這個你自己決定。”
  杜衛成心里一喜,意識到他這是通過了,心里一直緊繃著的弦松了下來,忙點頭道:“好的,好的。”
  陸景喝著咖啡,留一點時間給他消化消息。過了好一會,拿著筆在小紙片上寫了自己的手機號碼,遞給了杜衛成,“這是我的電話號碼。你的薪水,我暫定是2500塊錢一個月。回頭你去銀行開一個賬戶,再打電話給我,我轉給你。另外,公司的開銷,我轉一萬給你,用于前期的籌備工作。”
  “你不怕我拿了錢跑了?”杜衛成驚訝的看著陸景,坦然的問道。
  陸景笑了笑,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說道:“公司能做成什么樣,做多大,我心里有一個通盤的計劃,但實施起來還是有諸多困難。不管怎么說,先把人員的架子搭起來,你在公司里能做到那一步,要看你的表現。許文杰向我推薦了你,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他決定給這個看起來還有些書生意氣的杜衛成一個機會。
  一家公司的高級主管要么是要有過硬的履歷,證明過自己的能力,要么是從內部提拔。所以陸景說,杜衛成未來在公司能做到哪一步要看他自己的能力。陸景不可能憑借著半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就認為杜衛成是一名合格的高級管理人員,這只是為杜衛成打開了一扇門,給他一個機會,他能走多遠,要看他自己。
  杜衛成感覺熱血涌上腦袋,勉強壓著激動,右手輕輕的握拳,十分堅定的道:“我會好好做事的。”上一次,令他感到激動的時候,還是時任校學生會主席的許文杰提名他一個大一的新生擔任校學生會辦公部副部長的職務。
  接著,陸景又和杜衛成談談了需要招聘的人手,以及公司的業務方向。杜衛成拿著筆,就在信紙寫就的簡歷背面一一記了下來。
  談了一會,陸景擦了擦嘴巴,起身同杜衛成握手,“你是我招聘的第一位員工,希望咱們合作愉快!”
  杜衛成用力的握住陸景的手,搖了搖,“我會努力的。”他覺得今天的面試有些做夢般的感覺。他爭取一下之后,景少就同意了下來。
  是輕拿輕放,還是舉重若輕?
  希望這是一次正確的選擇,能改變他的生活狀況。希望景少能夠如許文杰口中那般靠譜,而不是富家子弟玩票性質的。
  杜衛成目送陸景打的離去,心里嘆了口氣,然后拋棄了一切其他的想法,走上海嘉大廈的八樓。他想看一看新公司的辦公場所,廠里的工作明天周一上班就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