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377 誤導蘇遠

李子彥對品牌運營不是很深刻。在席間他還以為陸景實在討吳璇的歡心,所以隨口答應下來更換手機代言人。博吳璇那樣出眾的美女的一笑,撤換一個代言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過,到晚上睡覺時,他逐步回過味來。如果代言產品的明星形象有問題,那對產品的影響就大了。本來代言就是利用公眾人物的影響,來讓消費者盡快的接受產品。如果明星本身都讓消費者討厭,那么產品又怎么能賣得出去呢?緋聞,也是負面新聞。符合炒作的手法,但是會對其形象有所損傷。
  但是,總感覺還是有些朦朧的感覺。
  第二天,陸景、占正方、吳璇送李子彥從江州機場離開江州。李子彥向陸景請教品牌運營的事情。他已經意識到其中的好處。很顯然,目前盛泰電器就是一個家電賣場的品牌。占正方昨天和蘇遠說的話不是虛言。如果盛泰電器開幾家五十平米的小門店,一樣能把家電買出去。因為它的口碑好啊。
  “銷售的工作就是四處拉消費者來買產品,而營銷就是消除這個步驟,讓消費者自動來買產品。品牌營銷是最高級的營銷,它不是建立營銷網絡,而是利用品牌符合把無形的營銷網絡鋪設到社會公眾心理。….”趁著飛機起飛前的時間,陸景和李子彥聊起來。
  事實上,九八年國外對營銷已經有很深刻的認識,有很多論著。當然,要把國外的營銷手段、方法和國內市場結合起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陸景不介意和李子彥分享品牌營銷的知識。李子彥并不是簡單的商人,他同時還是嶺南李家的子弟。要是他能做大飛鴻公司,有他親近陸家。也是一大助力。
  “看來有時間,要請你到我們飛鴻公司講課才行,那幫搞銷售的精英都得拜你為師。”李子彥站起來,心悅誠服的說道。此時,機場大廳的廣播里正在催他登機。
  “交流可以,拜師就太夸張了。”陸景笑著擺手。他倒不是謙虛,而是因為他對品牌營銷有這番認識,得益于他前世里執掌公司的經驗,以及各種營銷手段的轟炸。
  眼見李子彥通過安檢閘機。消失在視線中,三人離開機場。吳璇坐在陸景的車中佩服的說道:“陸景,想不到你還真有兩把刷子。難怪笑笑那么敬佩你。一討論企業的經營策略,就說你怎么說,怎么說。我原來還覺得你只是靠著家里的關系,才辦起景華公司的。”
  陸景笑道:“我還未我在景和電子的時候已經給你足夠多的震驚了,原來到現在才被你認同啊。”
  吳璇笑吟吟的道:“你不就是弄個手機說明書嗎?你還想我認同你經營企業的觀點啊。說實話,你有時候太冒險。景華公司基本上實在債務中發展起來的。到現在還欠世信銀行1.1億美元。”
  陸景搖搖頭,“一家公司才1.1億的外債有什么好擔心的。韓國的電子巨頭。三星在去年的債務就有三十七億美元。國產手機這么大的市場份額,以景華的盈利能力,借貸十二億美元都可以保證資金鏈安全。”
  吳璇微微張開小嘴,倒吸著涼氣。半響才說道:“你還正敢想啊。銀行的人可沒那么傻,不會這樣房貸給你。”
  陸景點點頭。景華作為民營企業很難借貸到大筆的資金。九七年爆發的金融危機到現在九八年十月底已經演變成全球的金融危機。國際貨幣炒家在俄羅斯大虧,已經影響到歐美的經濟體系——可見實際上這些貨幣資本的出處。
  不說民營企業本身借貸難的問題。現在金融的大環境都是緊縮的狀態。所以景華想要融的大筆的資金很難。而陸景又沒有動用家里的關系的想法。因而景華的負責率才這么低。
  “我昨晚和蘇遠說旗艦店應該開在漢北區,他估計還在猶豫中。景和商業現在積西鎮那兒拿一塊地。回頭有資金再發展成旗艦店。市經濟開發區的王區長,你認識吧?要不要我和他打個招呼。免得蘇遠又來‘截胡’。”
  “不用。這點事情我還是能辦好的。別太小瞧我,陸景。”吳璇揮著小拳頭,“我現在明白景華為什么三個月之后資金會寬裕起來。”
  “說說看。”陸景笑了笑。她身上有職業經理人的精明強干,都市麗人做事的簡潔干練,只不過接觸久了,偶爾會發現她身上也有一些如小女孩般的性子。
  “哼,你打算在十二月初舉行景華的經銷商大會。如果,景華能拿下央視的標王,你打算利用標王的身份,強勢要求經銷商的繳納保證金。有了這筆資金做流動資金,再加上貨款的回收,到一月份,景華的資金自然就會寬裕起來。我說得對不對?”
  “恩。景華的一級代理商至少需要繳納500萬的保證金。算下來,差不多能收攏三個億的資金。”景華剛開始鋪設營銷網絡的時候,自然沒資格和代理商談太苛刻的條件。那些經銷商也不會樂意讓景華占用他們的貨款。但是拿下央視標王之后,景華就有了強勢的基礎——你不愿意交,有的是人愿意繳納保證金。
  吳璇看著陸景得意的一笑。
  …
  天色灰蒙蒙的,楊顯打車從租住的公寓到海嘉大廈上班。作為景華的副總,他的身家自然能買得起房子、車子,只不過他是遼北人,暫時也沒有在京城安家落戶的打算,很明顯景華的基地在江州。如果有選擇的話,他更希望把家安在江州。
  “于詩琴懷孕了?”會議室里,楊顯笑著問滿臉笑容的劉一平。于詩琴就是原來景和公司的內勤小于。去年和劉一平結婚。
  坐在右手邊的程建楓指著劉一平笑道:“好小子,這么大的事都不吭聲?我們還不能差了你的禮錢不成。”
  劉一平咧嘴笑道:“哈哈,我還打算等孩子出來再和大家說的。到時候一定請大家喝酒。”于詩琴現在正在江州休養。他作為景華的市場部經理,在景華苑分了一套房子居住。
  會議室里幾個部門經理都笑起來。楊顯笑道:“我要不是聽笑笑說的還不知道。”等大家笑了一會,楊顯把煙盒丟在桌子上,說道:“昨天接到公司總部的要求,要我們考慮韓楚妍是否能繼續擔任景華手機代言人的事情。我讓小王找了資料,韓楚妍最近在鬧緋聞,景少郵件里的意思是希望我們重新選擇一名沒有緋聞的明星來代言,哪怕是名氣小一點都不要緊。”
  程建楓在品牌運營上很有經驗,見大家眼光都看過來,說道:“我同意景少的意見,緋聞女星不利于我們品牌形象的塑造,特別是我們現在正在醞釀著拿下央視標王的情況下。如果讓緋聞產生的女星給我們做代言,不僅沒有正面的形象傳播,反而還會損害到我們的形象。”
  這條意見很快邊通過。接著討論在江州舉行的經銷商大會的事情。景華公司準備在今年十二月初舉辦全國經銷商大會。屆時,市場部、營銷部、運營部的高級主管全都會云集江州總部。
  景華不設地區總代理,而是在全國設立三級代理商體系(更準確的說法是“三類”代理商),大大小小的代理商加起來預計有幾百人。
  所以楊顯他們需要拿出一個籌備的方案出來,提前準備,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
  …
  陸景晚上在景和苑陳笑的房間里用她的筆記本電腦接收到楊顯的郵件,拿著咖啡喝了喝,陸景回復了“已閱”兩個字。過來一會兒,郵箱提示郵件送達。
  景和苑這邊的網速相當不錯,可以和景華科技園研發大廈那邊相媲美。在請動鎮的景華公寓修建完成之前,景華系公司高管的基本都住在景和苑。所以各種配套設施很齊全。
  陸景現在所用的郵箱自然是景華自己架設的服務器。因為郵件涉及到商業機密,如果還使用雅虎郵箱的話有泄密的可能。許方超在研發大廈建立之后,立刻就申請域名,購買服務器,搭建起景華自己的郵件系統。
  “郵件看完了嗎?”。陳笑穿著紫色的浴袍從衛生間里出來,頭發還是濕漉漉的。尖尖的小臉有些羞澀的緋紅。陸景這家伙,大半夜的磨在這里不肯走,接下來肯定要被他欺負的。
  陸景看著她嬌美的臉蛋,壞笑著招手,“還有胡文洸的幾封郵件沒看。是匯報白云山旅游發展的事情。”
  他早早的洗過澡,這會房間里開著空調,穿著浴袍并不覺得冷。
  陳笑坐到陸景的大腿上,讓他抱著看郵件。感覺到那根硬物幾乎是瞬間就抬頭頂在臀上,臉上不由的紅染似霞。隔著幾層衣服都能感受到那東西的熱氣。
  陸景放棄鼠標,雙手扶著陳笑的腰間,磨蹭了幾下。陳笑扭頭在陸景臉上吻了一口,轉移他的注意力,說道:“景華真的要去爭標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