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375 溫作東

夜雨細細密密,無聲的濕潤著屋頂、松樹、廣玉蘭、梔子花。偶爾帶著冷意從半開的玻璃窗里飄進來。
  黃紫琪在屋內書桌上核對著名單。她從云春市那里拿到的支教人員名單,和最終評選為優秀支教大學生的名單居然有十幾個對不上號。
  “真是氣死人!”黃紫琪把筆重重的丟在書桌上。她在云春支教一年,知道云春山區里是什么樣清苦的條件。頂替別人優秀支教大學生名額的事情真是缺德,讓別人流汗又流淚。
  “咚-咚-咚。”
  黃紫琪起身打開門,發現是陸景站在門口,說道:“你進來看,情況比預想的還要嚴重。真是氣人。”
  黃紫琪住的景和苑內提供給到訪客戶用的高級客房。里面家居一應俱全,不比麗都酒店差多少。
  屋內的日光燈光線明亮,陸景坐到書桌邊,拿起兩份名單看起來。黃紫琪已經將獲得優秀支教大學生名單中沒有到云春市委團委報道的人都用紅筆畫了出來。
  謝澤華是云春市的常務副市長,拿到一份真正簽到的名單并不費力。和獲獎名單一比較,所有的魑魅魍魎都現出原形。足有十幾人。可以想象的出背后有多么大的一張網。
  陸景找到紅筆圈出的米嫻淑的名字。這也是接下來破局的落腳點。反擊的目標是毛和重,而不是溫作東。
  他和毛和重的侄兒毛闖里在南陽街起了沖突,自然會盤一盤這個毛闖里的底子。居然發現頂替簡思英的米嫻淑是他的情人。
  黃紫琪搬了一把椅子坐到陸景身邊,探過頭。用手指著那張名單說道:“陸景,這些人太可恨了。搶占別人辛苦一年的勞動成果。你找些材料是不是打算治他們?不過,我聽邵秋蘭說你本來不打算管這件事的。怎么突然又要我從云春帶回這份報道的名單。”
  陸景看著她美麗逼人、充滿立體感的面孔,突然有想吻她的想法。
  “干嘛?我和你說事情呢!”陸景灼熱的眼神讓她有些不適應,拿著椅子稍稍坐遠了一點。
  “恩。本來是沒打算管的。我沒打算做一個高尚的人,看到什么不公平的事都要管管。那活得太累。”陸景靠在椅子的軟背上,雙手疊在腦后,扭頭去看黃紫琪,“不過,這件事牽扯到我哥接下來的布局,所以我需要查清楚。”
  黃紫琪看他憊懶的樣子。伸腳在他的椅子上踹了一腳,戲謔的說道:“我說呢。這才符合我對你的印象啊。你要是突然變得形象高大、光芒萬丈,我都適應不過來。那會兒我就懶得認你這個閨蜜了。和道德模范做閨蜜壓力挺大的。”
  說著,突然想起來一件事,問道:“陸景,你怎么這么晚還過來我這里。”她剛才心里正生氣,正想著找陸景說話。這會卻是反應過來,這家伙深夜跑到她這里來了。
  陸景嘴角露出一絲壞笑,“又不是沒有在更晚的時間和你呆過。”
  “拜托。兩年前的事情都難為你記得。說的好像我和你有什么似的。”黃紫琪笑著打擊陸景,“看你在景華里面網羅了不少美女啊,也不怕影響不好。你家關寧讓你這樣胡來。”
  陸景仰天無語的道:“我在你眼里跟色狼就沒什么區別嗎?”
  “你還蠻有自知之明的啊!”黃紫琪笑著站起來,走到客廳右側的柜臺上。燒水煮咖啡。
  看到黃紫琪在燒礦泉水,陸景說道:“紫琪,這里是生活區。自來水的質量有保障,不用那么奢侈吧。”
  “我是看你以前在酒店里面喜歡用礦泉水燒的。算了。就這樣。”黃紫琪回頭瞪了陸景一眼,“姐姐招待你。你還有意見啊!”
  陸景閉嘴。從背后欣賞著她牛仔褲蹦出渾圓的俏臀曲線。雙腿從背后看去有種如古希臘雕塑般的筆直感美感。一條直線直至潔白的腳踝處。
  黃紫琪泡了兩杯咖啡,拿到玻璃小圓桌邊。她知道陸景剛才在色瞇瞇的看她。本來應該有羞惱的情緒,卻是一點都沒產生。
  拿了椅子過來坐下,黃紫琪捧著咖啡,問道:“白沙井那里的房子我明天去看看。要是不大的話,估計一個月就能設計裝修完成。你打算設計什么樣子?”
  “按你最喜歡的風格設計吧。”
  黃紫琪不滿的白他一眼,抿著咖啡說道:“又不是我住的房子。那不是你和關寧的婚房嗎?”
  婚房?陸景苦笑著搖頭。他的婚姻恐怕真的要身不由己了。陸系的政治力量越強大,作為陸家直系子弟的他就越不可能擁有婚姻自由。況且他的表現還算不錯,各方面對他都有期許。連大哥都逐步轉變了支持他的立場。
  要是還是像前世那樣,家里的政治力量七零八落,他就算現在和關寧結婚都沒問題,老頭子和羅女士那里拼了命鬧一鬧未必通不過。但是,現在…,難!難!難!
  黃紫琪看著陸景苦澀的表情,輕聲問道:“怎么了?”
  陸景搖搖頭,“沒什么。紫琪,這幾天我會忙新手機的事情。然后11月7號會飛往京城參加央視的招標大會。接下來要籌備景華的經銷商大會。這段時間可能沒有太多的時間陪你。”
  “去你的,我又不是到江州來看你的,要你陪我干什么?”黃紫琪撇嘴說道。心里微微有些惆悵。如果不是這家伙在江州,銀燕就是再嘮叨兩個星期,她也未必肯過來。
  陸景看著她嬌柔嗔怨的面龐,伸出手輕輕的握住她白嫩的小手。黃紫琪心里微嘆了一口氣,沒有抽開。她很少看到陸景滿腹心事的模樣。
  寂靜的雨夜,安靜得能聞見窗外雨的氣息。陸景想起兩年前兩人在雪夜里夜聊的情形。
  “有點癢。”黃紫琪輕聲說道。抽回了右手。她的右手被陸景撫摸著,五根指頭和他的手指扣在一起。手心還要被他撓一下。雖然明知道在被他占便宜,但是也沒有把咖啡都潑到他臉上去的想法。
  陸景看著她嬌軟紅潤的嘴唇。壓著心里蠢蠢欲動想吻她一口的想法,笑著和她閑聊著。到晚上十一點半,看她精神不濟,拿了名單告辭離開。
  漢寧區遠大電器旗艦店在盛泰電器的斜對面500米處,正處在漢寧區商業街的西角。開業慶典的酒會現場放在旗艦店隔壁的一家酒店里面。所有的嘉賓在參加完開業典禮之后,前往酒會現場閑聊。
  “當初盛泰電器在漢寧區商業街這兒開一家三層的旗艦店,花了8千萬。現在漢寧區商業街這里地價、租金都有一定的提升,我估計遠大電器至少要花費1個億的資金才能開出這么一家旗艦店。”
  占哥兒拿酒杯說道。李子彥笑道:“遠大電器看來很有雄心。陸景,遠大公司一家很難拿出這么多資金吧?”
  陸景正環視著酒會現場。說道:“應該很難。遠大公司這些年積累下來的資產估計也就在五六個億左右。遠大電器連續在江州開了五家門店,至少消耗近億的資金。他們還要在楚北省內擴張。另外還有遠大地產也正在積西鎮拿地開發。我看應該是從銀行拿到了一筆大的貸款。”
  李子彥點點頭。一家公司不可能找銀行無限的融資下去,在能拿到錢的前提下,還有一條限制:公司的利潤必須要足夠支付銀行的月息,否則資金鏈會有斷裂的風險。
  他聽過陸景的介紹知道遠大電器的后天老板是江州市委書記的女婿。這么說來遠大電器也相當看好手機連鎖門店這個業務。
  飛鴻公司打算注資8千萬到景和商業中,來幫助景和商業在目前已有五家門店的基礎上將門店數目擴張到十家。并且在嶺南也會與盛泰電器合作發展手機連鎖賣場。
  看來這會是一個有著豐厚回報的事情。
  方林清拿著酒杯笑容滿面的走過來和陸景寒暄。本來他們三個人并不引人注目。占哥兒作為盛泰電器的總經理當然很出名,媒體上也有他的專訪,但是他很少在江州露面,而今天到場的人也很少有人認識陸景。李子彥自不必說。
  “方市長。你這一過來,我們都要出風頭了。”陸景笑著和他輕輕碰了一下酒杯。方林清笑道:“景少,這可是寒磣我。”他自然知道陸市長的背景,陸市長的弟弟身份可比他高。更別說陸景手上還有一家景華公司。景華公司三季度業績相當搶眼嗎。銷售額5個億。
  范克倫在宴會現場轉了一圈,看到方林清和陸景站一起,連忙走到蘇遠身邊提醒道:“蘇總。陸景來了。”
  蘇遠微微一笑,他倒是奇怪陸景居然真的會來。不過。他現在和陸景見面也沒什么好說的。索性也就陪著副書記毛和重繼續說話。
  毛和重眼神掃到陸景,冷冷的哼了一聲。他侄兒前些天在南陽街吃虧的事兒他已經知道——他知道的版本是:他侄兒和陸景的朋友在大街上發生口角,在餐廳里吃飯的時候被陸景威脅要砸車,還叫民警過來罰款1000元。陸景實在是太囂張跋扈。
  好在現在熊書記取得優勢,江州不是他可以耍威風的地方。
  “現在有些年輕人太不像話,一點小事就要用家里的權勢壓人。很不好。”
  蘇遠微笑著點頭。不知道毛和重為什么看陸景不爽,不過這話心里聽得舒服。
  陸景看到毛和重和蘇遠在不遠處說話,說道:“走,咱們去給主人打個招呼。”他今天是來攪局的,不是來慶賀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