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374 優秀支教大學生名額

聯合科技公司有意到建業發展的消息在江州市市委委員層面不算什么秘密。聯科新任的總經理葉文斌和分管的副市長方林清聊了聊,一些惱騷話也傳開。
  此刻,黃容山問起來,蘇遠笑道:“應該會給景華帶來一些壓力。他們停止給聯科供給手機屏幕配件的做法有些過了。”他心里卻是知道,葉文斌的惱騷其實對景華一點用也沒有。市政府說到底還是陸江的山頭。江州市的中層干部都知道景華公司是陸江的關系。
  不過,如果今天岳父能和溫作東談攏,那么事情就會出現變化。
  黃容山點點頭,“最終能給景華造成威脅的還是手機產品。馬上新出來的手機e68,會在手機中添加三款游戲。諾基亞的游戲手機賣得不錯,只要我們定價不高,可以搶下一部分市場份額。到時候在手機銷售排行榜上肯定能沖到前十去。”
  “確實是這樣。”蘇遠微微頷首。黃容山在經營上還是非常有眼光的。“我這邊也會加快遠大電器在華中地區的發展布局。”
  他已經發現了手機連鎖賣場的好處。現在各大國產手機廠商普遍大幅降價至四千元以內,一只手機差不多能賺1500元,而遠大電器賣出一只手機可以賺到500元。相對于投入來說,這個回報是相當高的。并且聽說盛泰電器在京城和北方市場的收益率比這還高。遠大電器做出品牌以后,也能從手機廠商那里拿到足夠多的利潤。
  四人閑談著,到下午四點多才離開。至于隔壁包廂里面談的事情。沒有人多嘴問一句。
  二十六日,江州市月底按照慣例召開的常委會上。江州市建委主任顧日輝順利的提拔為副市長。原副市長溫作東調任市統戰部部長,副市長的人選有一個空缺。顧日輝在主持市建委工作時。在林元新城建設、白沙井改造,市經濟開發區的發展這幾件事情都做了很多工作,他擔任副市長也算是順理成章。另一名有望上副市長的人選則是在夏季抗洪搶險中表現出色的市水務局局長范良才。不過,他的資歷比顧日輝略差,錯過這次提拔的機會。
  但是,接下來的會議議程讓人感覺到江州正式進入熊書記的時代。常委會上以7票反對,否決了顧日輝建議的市建委主任人選。一直以中間派面目示人的溫作東,明確表態支持熊為明。幾個常委都沒有料到有這樣的變化。
  接下來一項項的提議順序通過。會后,常委會上熊書記壓過陸市長的一幕迅速傳遍江州市。
  夜里下了一層秋雨。何家菜館內,方林清慚愧的對陸景說道:“唉,真是看錯人吶。老溫和我多年的朋友,想不到…”
  當初他向陸市長推薦溫作東擔任市統戰部部長是覺得溫作東是傾向于陸市長的政治理念的干部,但是現在想不到溫作東竟然被熊書記拉攏過去。這種“悔不當初”的情緒他也不敢到陸市長面前去說——那是政治不成熟的表現。現在只能希望通過陸景的口傳到陸市長耳朵里去。
  陸景微笑著勸了方林清一杯酒,“方市長也不用介懷。我聽說溫作東和黃遠電子派駐江州的辦事處負責人打得火熱。黃遠電子和熊書記的女婿蘇遠有合作,所以溫作東轉投到熊為明的懷抱也是可以理解的。”
  方林清聽到陸景的話,心里有些吃驚,他還在猜想溫作東站到熊書記戰線上的原因。卻沒想到陸景在一天的時間內就把事情搞的這么清楚。溫作東怕是要危險了。
  顧日輝悶悶的喝了一口酒,說道:“話是這么說,溫作東這個人還是太不靠譜。”他是鐵桿的陸派干部,自然看不慣這樣倒來倒去的墻頭草。
  中間派要是就事論事。大家也不會有話說,而昨天的常委會上(顧日輝列席會議),熊書記否認他的提議。卻是為了彰顯個人的權威。為接下來的幾項議題奠定基調。所以溫作東這種做派更惹人不滿。
  方林清問陸景,“后天遠大電器在漢寧區的旗艦店開業。他們邀請我去參加開業慶典。聽說聯科的新機e68也會在當天上市銷售。景少覺得我該不該去?”
  現在可是節骨眼上。他可不想被陸市長誤會為要改換門庭。
  陸景笑道:“我也收到請柬,看來到時候還可以在宴會上和方市長喝一杯。”
  見陸景這么說。方林清放下心來。也不能怪他杯弓蛇影,實在是溫作東這事影響到他了。
  閑聊到晚上九點,三人散去。陸景坐車去大哥家里。前些時候大嫂胡瑩已經來到江州開始工作。大哥現在住在中海世家。
  小保姆給陸景開了門,大嫂正在沙發上和大哥說話。占哥兒和他的妻子樂亞晴也在。
  “哥,大嫂。占哥兒、樂姐。”陸景打著招呼,換過拖鞋坐到沙發上,看到大哥清秀的臉上還是從容不迫,實在很難看出他正在遭受仕途上極大的挫折。熊為明掌握書記辦公會、常委會,也就表明他徹底的掌握住江州的局勢。長此以往,大哥就會被熊為明壓住,這對他的仕途而言極為不利。
  陸江笑著丟了一支煙給陸景,“怎么,非得我愁眉苦臉給你看啊。
  陸景還沒說話,大嫂胡瑩說道:“小景,你不查到那個什么溫作東鬼混的把柄嗎?找人實名舉報,給你哥出出氣。”
  陸江拿著茶杯吹了口氣,喝著水對妻子說道:“溫作東的事情不要急。”
  陸景笑著把煙點上。溫作東才上常委不久,而且大哥當時也是投了贊同票的,現在還不能將溫作東弄下去,否則會有損大哥的威望。你提拔的人,過了沒多久就出事垮臺,這是政治極為不成熟的表現吧。
  況且,沒有抓住溫作東和那位姬小姐滾床單的鐵證,想要以生活作風的謠言把溫作東弄下去很有難度。熊為明又不是吃素的。
  占哥兒笑道:“江哥,也不能一點事情都不做啊。反正大家都是擺明了車馬對干。要我說,沒必要客氣。像我和小景兩個就決定和遠大電器死磕。后天開業,我們準備去攪合攪合。”
  陸江笑著搖搖頭,“小景正在查。不要急。”說著,問陸景:“今天和方林清、顧日輝吃飯聊的怎么樣?”
  “還行,方市長有些擔心你對他有看法。”陸景笑著把吃飯的事情說了一遍。他對溫作東沒有好感,但是反擊的動作不是針對溫作東的。而是另有其人。
  陸江笑著搖搖頭:“方林清能力有,性子太小心翼翼了。你安排一下,明天晚上我和李子彥一起吃飯。”陸景笑著點點頭。
  閑聊到十點多,陸景、占哥兒、樂亞晴三人告辭。占哥兒新婚燕爾,陸景自然不會當電燈泡,坐車直接到景和苑。
  黃紫琪今天已經和簡思英由云春返回江州。無息助學貸款的事情已經處理完畢。她在云春順便幫陸景找謝澤華拿一點資料過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