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373 湖邊情思

陸景自然不會無聊的追到星空網吧里面去看余志成和那個小學妹在談戀愛。就著夜色坐在長椅上拿起電話給李子彥打了一個電話,邀請他來江州商談發展手機連鎖門店的事情。對身處交州的李子彥來說晚上十點才是夜晚剛剛開始的時候。
  和李子彥約定十月二十七日在江州見面。陸景返回研究生公寓休息。第二天上午接到邵秋蘭的電話,在江大的星光咖啡見面。
  南陽街建成之后,像星光咖啡這樣位于江大里面的休閑場所生意要差上許多。畢竟南陽街那里可是匯聚了附近幾所高校的美女,在那里喝著咖啡,找美女搭訕可比江大里面容易。現在在星光咖啡里面喝咖啡只是享受清凈、閑適的氛圍。
  “我昨天晚上自習回來,已經晚上十一點。擔心你睡覺了,所以今年上午才給你打電話。”邵秋蘭帶著精致的眼鏡,笑容親和的對陸景說道。
  陸景雙手放在桌子上攏在一起,咖啡的香氣若有若無的傳來,微笑著道:“秋蘭姐,你找我什么事?”
  邵秋蘭沉吟了一下,說道:“和你說件事,看你能不能幫上忙。我室友簡思英去年前往云春支教一年,但是回來后,優秀支教大學生的名額卻被人頂了。她和我們三個室友說起來的時候哭了好幾回。我有一次上自習提前回來,還看到她在偷偷的哭。
  簡思英就是昨晚給你開門的那個女生。沒有優秀支教大學生這個榮譽,她本科畢業想要留在師大教書很難。她家里很艱難。還有個弟弟要她供著上學。要是沒有助理講師的工資,靠研究生那點補助根本撐不過去。”
  說著氣憤的說道:“你知道嗎。頂替她名額的米嫻淑根本就沒有下去支教,而是在江州呆了一年。真是很氣人。你有沒有辦法幫她把那個優秀支教大學生的名額要回來。”
  “那哪里要得回來!”陸景笑著搖頭。大學生去貧困山區支教活動是有團中央組織的一次活動。具體到楚北省這邊是由楚北省團委負責執行。敢在評比的事情上做手腳的人。能量不小。要讓那些人把吃下去的東西吐出來相當有難度。
  見邵秋蘭精致美麗的容顏有些黯然,陸景笑著道:“秋蘭姐,名額要不回來不但表我沒其他辦法啊。我名下有個積遠教育基金,你讓你室友簡思英把她家里的情況寫份材料,把她弟弟的情況介紹清楚,到積遠教育基金里面申請無息助學貸款。
  呃,明天黃紫琪就回來江州,你到時候把材料交給她吧。她在積遠教育基金里面掛了一個理事的頭銜。讓她出面跑一跑這件事。”
  積遠教育基金的總部設在云春市里,這點小事到沒有必要把負責積遠教育基金的姜朝明從云春喊到江州來處理。反正紫琪明天就回來江州。讓她幫忙處理下。她在云春和姜朝明、胡文洸都有接觸。
  說著,陸景把積遠教育基金的事情和邵秋蘭說了一遍。
  “行。”邵秋蘭愉快的笑起來,眉眼如月。她本來也只是抱著試試的心態。實在是看簡思英過得太困難。在寢室里看到她默默的無聲哭泣,都懷疑她會不會失去活下去的勇氣。
  陸景看著邵秋蘭發自內心的愉悅笑容,情緒也被她感染,問道:“秋蘭姐,你怎么會想著管這件事?我在你手下讀了2年的書,都沒發現你這么有同情心啊。”
  “你在四中有幾天是在學校里度過的?加起來的時間恐怕都沒有十天。我都不知道我交給你的數學只是你是不是都換給我了。”邵秋蘭燦然的笑著舉起十根蔥白的手指在上午秋日的陽光中微微晃動著。十指晶瑩剔透,指肚飽滿。很是美麗。
  星光咖啡位于江大東面的一次小山坡下,緊鄰著校內的馬路。咖啡屋外是一片樹林,這會兒,上午和熙的陽光從樹林間穿過。順著半打開的窗戶,與清風一起進到咖啡屋里,有著悠然怡情的感覺。
  邵秋蘭穿著深色的外套。身換了件煙灰色的寬袖羊絨衫。酥胸聳撥挺秀,黑色的修身休閑褲將修長美腿、上翹緊致的臀部展示的淋漓盡致。
  燙得微卷的秀發讓她精致無瑕的五官多了一絲俏皮的動人之感。一副眼鏡又讓她多了幾分知性的美感,身材窈窕的她當真是風情迷人的女郎。縱然是吳璇都要稍遜她半籌。
  陸景忍不住低聲贊道:“秋蘭姐。你真美麗!”
  邵秋蘭笑吟吟的道:“你怎么和莫少鋒一個口氣。”被陸景稱贊她也沒著惱,說道:“我現在回去通知簡思英,讓她別再傷心了。你明天介紹我們和黃紫琪認識。”
  陸景笑著點頭,雖然想讓她留下來再坐一會兒,但是也不好說出來。邵秋蘭讓服務生去拿賬單過來付賬,“這次咖啡算我請你。”說著,笑道:“我說在粉紅佳人酒吧請你喝酒的,還沒兌現。我聽蘇子說白沙井那里有家紫色愛情酒吧不錯。改天我請你泡吧。”
  “過幾天南陽街這兒要新開一家酒吧。酒吧時我的一個朋友開的,我們到時候過去給她捧場。”
  “也行啊。”邵秋蘭接過服務生遞過來的零錢,說道:“唉,好不容易在江州有個蘇子可以說話,結果她又調去香港。”說完,沖陸景微笑著揮揮手,起身離開。
  黃紫琪在十月二十一日由京城飛到江州。明亮的機場接機大廳,陸景見到明眸酷齒、清麗動人的黃紫琪。她拖著一個紅色的小皮箱,挽著馬尾辮,穿著白色的襯衣,灰色的外套,藍色的牛仔褲。雖然不施粉黛,但是絲毫不減弱她的麗色。
  “我再不來就要被銀燕嘮叨死了,天天催我。”
  陸景接過她的背包,笑道:“那我過兩周去京城要請她吃頓大餐才行啊。”
  黃紫琪拿腳尖輕輕的踢了陸景一腳,微嗔道:“你敢請她吃飯,我和你沒完。”陸景哈哈一笑,把行李放到奔馳的后備箱里,開車帶黃紫琪離開江州機場。
  黃紫琪不愿意去后湖別墅居住,要求住在徐華路的麗華酒店里面——那里的室內裝修方案是她設計的,也方便到白沙井里要設計的房子里去。但是陸景不放心她一個美麗的女孩住在酒店里面,將她安排到景和苑里住著。
  “晚上我介紹秋蘭姐和她的室友和你認識,你先幫忙跑跑這件事。”中午在景和大廈的食堂吃飯時,陸景給黃紫琪說了說簡思英的事情。正說著,陳笑、吳璇坐過來。章文君、吳璇的助理坐到隔壁的餐桌上。
  黃紫琪九六年深秋來江州的時候和陳笑、吳璇都見過面。寒暄著,陸景感覺他又挨了一腳,看著座位對面笑得意味深長的陳笑、吳璇,也不知道是誰踢他。
  說完簡思英的事,黃紫琪奇怪的問陸景,“還有種事?我知道簡思英。我們那批支教的女孩子中就她一個女生下到下面縣里的小學中去了。我聽鄧光蘆說過,下面很苦的,她拿一個優秀支教大學生確實沒有問題。”
  陸景笑著搖了搖頭。這種事情很正常。在九七年大學生沒擴招之前,大學生入學名額被人頂替的都有發生。千奇百怪的社會百態。只有你想不到的罪惡,沒有做不到。
  他沒有去追究這件事的打算。他又不是超人,也沒有道德潔癖。消除這樣事情的唯一辦法就是建立健全的制度,讓那些利益受到侵害的人站出來說話,維護自己的權利。
  晚上介紹黃紫琪和邵秋蘭、簡思英幾人認識。黃紫琪負責幫簡思英去云春申請無息的助學貸款。
  陸景則是忙著緊盯i89的研發工作。天天往來于景華科技園研發大廈和江大之間。
  月湖縣是江州有名的旅游縣,度假村依山旁水星羅密布。蘇遠請溫作東在一處風景優美的度假村里吃飯。順著充滿野趣的鄉間小路而行,走了兩百米,一處精致的園林建筑出現在眼前。
  “溫部長覺得,這園子如何?”蘇遠邀請溫作東進入園林。
  溫作東滿意的點點頭,“不錯。”在國內能享受到優質資源的總是少數人。看情況今天蘇遠是將這里包場了。他知道今天到這里吃飯的意義。蘇遠打算讓他和熊為明在這里見面,居中傳話的是黃容山。
  進入園林,在包廂里見到熊為明。溫作東略微有些拘束。他雖然得了黃容山的好處——那個風騷入骨的姬小姐在床上真是好享受,但是熊為明要是不能夠拿出讓他心動的利益,也沒有必要為他當馬前卒。他覺得還是當中間派比較合適。
  蘇遠沒有留在包廂里,吩咐服務員上了酒菜之后,到隔壁的包廂里用餐。席間陪同的是黃利飛、黃容山、范克倫。
  四人隨意的閑聊著,都有意避開了溫作東和熊為明見面的話題。
  黃利飛笑著道:“最近遠大電器發展很迅猛啊,聯科的最新手機馬上就要出來,看來可以借著遠大電器的勢頭重新在江州市場打開局面。”
  蘇遠喝著酒微笑著道,“聯科的銷售重心還是要放在華東市場。遠大電器目前在江州的銷售賣場還不足以支持我們獲得足夠的出貨量。”
  黃容山笑著點點頭,認可蘇遠的說法,笑著道:“葉先生回建業前和江州市分管經濟的副市長方林清見面情況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