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372 公共場所

送吳璇到南陽街的路口,吳璇笑道:“陸景,沒看出來啊,你也是個紈绔子弟。”
  “我也就對那些紈绔子弟耍耍威風。在心里不要把我和毛闖里那種人聯系到一起啊。”陸景笑著指了指吳璇的心口。
  關寧聽著陸景的話,風情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他可比毛闖里那種人好多了。
  “得瑟!”吳璇嬌嗔著橫了陸景一眼,“你為什么會想著幫那個大學生?不會是看毛闖里不爽吧!”
  “你這么說也是對的。”陸景笑著搖搖頭,微微嘆了一口氣說道:“在公共場合大聲喧嘩,影響他人本來就是不文明的行為。國民素質的提高,不僅需要靠教育,也需要張賓記這種人在公共的場合發出聲音,進行自發的監督。同時還需要政府的引導、倡議。
  雖然我沒有監督他人的癖好。不過,既然碰到張賓記這種人吃虧,自然會幫一幫。”
  “你這個憊懶的家伙。”吳璇笑著點了點頭,陸景那張臉在秋日的陽光之下顯得有些柔和,有些溫暖。一時間覺得也有些英俊。
  深秋最愜意的事情中就有坐在木制的長椅上看著秋葉飄落,讓陽光灑落在肩頭,拿著一本書隨意的翻閱,順便看美女。
  陸景和關寧兩個人坐在江大李湖邊的木椅子上看書。陸景把頭枕在她的大腿上,微微瞇著眼睛,說道:“關寧,新豐公寓那兒我讓沈效光在裝修。你要不去看看裝修風格。”
  “我才不去住那兒,會被葉儀笑死的。”關寧抿嘴笑著撫摸陸景的臉。“乖乖的哦。手別亂摸呀。”她感覺到陸景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了,還有向下滑的趨勢。
  “那你躺下來摸我吧!”陸景腆著臉笑道。說完。就被關寧拿書蓋住了眼睛,“你個流氓。”說著,她嬌笑的站起來走開。
  陸景把書拿開,就看到關寧蹲到李湖邊,用白嫩的小手在湖水里試著秋水的溫度。
  陸景忽而有著秋水伊人的感覺,不同的是,他和關寧在一起。偶爾分離的思念是淡淡的,略帶著甜蜜的心動。關寧仿佛知道他在看她,回頭嫣然一笑。笑顏如花。這一笑,讓秋日里藍天白云、江大迷人的景致、李湖婉麗的風光全部都失卻顏色,仿佛變成了黑白的底片,整個眼中,唯一的色彩就是她動人的笑容。
  想起她前世里于最美麗的時刻,死于黃海的公寓里,陸景心里更多了一份憐惜。
  忽然的,陸景想喊出來,想把心中的情感盡情的表達出來。就像是熱戀中的男女那樣。
  “關寧!”
  “怎么了?”關寧站起來笑著回頭看他。
  “我愛你!”陸景用盡全力的力氣喊道。李湖上有些休息的鳥兒被驚走。湖面四周有情侶看了過來。以為是哪個男生在表白。
  陸景喊完,只覺得全身的力氣都被抽空一般,心里空得難受。關寧從湖邊走過來,秋水似的眸子略帶嬌羞的看著陸景。柔聲道:“再說一遍,好不好?”
  “喊不出來了。”陸景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傻瓜!”關寧燦然一笑,收拾書本。“走,我們去白沙井玩。”
  下午一直在白沙井逛著。青石鋪地、青磚砌墻。屋檐飛角。鋪著黑色的瓦片,有著古色古香的原汁韻味。浪漫悠閑的情調都滲入街道巷尾的青磚、廊檐與貓面瓦,
  一直逛到晚上。在何家菜館吃過晚飯,陸景與關寧才回江大。臨分別時陸景在關寧耳邊輕聲的將中午情意綿綿的話再說一遍。心中對關小寧的愛意足以讓他這樣情緒不輕易波動的人再對關寧說一遍。
  “傻瓜!”關寧嫵媚的一笑,主動奉上香吻,“我答應你,偶爾去新豐公寓住。不過,你得再找幾個住戶。那么大的房子就我們兩個人也不熱鬧啊。”
  “好啊,何夢瑤算一個,余志成算一個,以后看誰想來住的再說。”陸景同意關寧的想法。要是讓她脫離寢室估計她也就沒幾個朋友了。可是老住寢室他也沒偷香的機會。
  送關寧進了寢室,陸景才把手機開機,他今天一下午都處在關機狀態。短信箱里有吳璇發來的一條短信,“陸景,腳還疼不疼?”
  陸景笑著回了一條短信:“算你還有良心,知道那一腳不輕啊。改天請我吃頓飯補償一下我的精神損失吧。”
  回過短信之后,陸景往師大而去。今天秋蘭姐明顯是有話要和他說的樣子,他得去問問什么事情。估計應該不是很緊急。否則,她在南陽街的時候就說了。
  剛到師大門口,接到周志龍的電話,“景少,i89的天線做到了完全內置。剛才測試組反饋回來的信息,信號異地測試結果與t18相當。這項指標達到量產的水平。”
  陸景輕輕的握住拳頭,說道:“好。再接再厲,爭取在射頻接收和發送的水平與諾基亞相當。現在還剩下工藝結構的事情。我再盯著陳水游那邊,爭取11月初達到試產的地步。和弦鈴聲的事情處理的怎么樣?”
  “evf公司正在設計。他們準備在手機芯片之外再添加一塊音頻遍解碼芯片。可能需要和西門子溝通,采購他們的手機基帶芯片進行研發。”
  “恩。你們看著辦。”陸景點點頭。i89他是寄予厚望的,景華手機要把品牌樹立起來,必須要拿出一款,乃至幾款震撼的機型出來。
  邵秋蘭住在師大的研究生宿舍樓314里,陸景只是登記了一下,就暢通無阻。
  順著老式的樓梯而上,走過長長的走廊,順著門牌號找到314。敲了敲門,一個容貌普通,衣著樸素的女孩打開門,站在門口問道:“你找誰?”
  “我找邵秋蘭。”陸景微笑著說道。
  “哦,她去教室自習還沒回來。你晚點再來吧。”女孩說道。
  “行。那你讓她回來之后給我回個電話吧。”陸景拿出便簽紙和筆,就著走廊上不算明亮的燈光,寫下手機號,“我叫陸景。這是我的手機號。”邵秋蘭來江州之后,就沒有使用手機。每個月的手機資費對于研究生的她來說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從師大的師南路到南陽街上,看到董晚瑤的酒吧還在裝修。董晚瑤在沈效光的幫助下在南陽街挑了一間200平米的地方做酒吧。有陸景關照,已經初步顯露出奸商本質的沈效光自然不會把租金抬高。
  酒吧之上的門匾上寫著“1804”。陸景聽董晚瑤說過,她準備辦成一家英式酒吧。如果是那樣,南陽街上除了咖啡廳又多一處可以說話的地方。只是不知道她這個酒吧名字是什么含義。
  在南陽街的長椅上,陸景點著一支煙愜意的抽著。腦子里過著最近的信息。蘇遠的遠大電器看情況是壓著景和商業,而且他還雄心勃勃的準備在漢寧區開一家旗艦店。他未必看得到未來的發展趨勢,但是任由他這樣發展下去無疑是很危險的。
  “希望吳璇不要讓我失望吧!牛皮糖競爭策略只要資金、管理、人員跟得上,并不需要多少戰略眼光。以吳璇的管理水平,邏輯上是勝任的。”
  正思考著,突然發現余志成和一個女孩走向星空網吧。陸景嘿嘿一笑,余志成這小子在張勇的帶動也開始追求學妹們了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