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371 第一次交鋒

南陽街的咖啡廳里彌漫.著濃郁的咖啡香氣,透明的落地玻璃窗外梧桐秋意濃郁。
  吳璇見陸景喝著咖啡,偶爾拿眼睛瞄著窗外路過的青春靚麗女孩,不解的問道:“為什么三個月之后景華的資金會寬裕起來?是不是景華的新機i89有重大突破,可以比t18賣得更好?還是說,你打算削減在研發上的投入。”
  她作為景華的董事會成員自然看到了景華九月份的財務報表。景華憑借t18一款機器,再加上此前的i88,在九月份一共出貨5萬臺。營業額2.2億,稅前的利潤有7千萬。并且景華還處在江州經濟開發區2年的免稅期內,要到明年5月份,才會向江州市政府繳納企業所得稅、營業增值稅等稅收。
  陸景搖搖頭,“怎么可能削減研發的投入?我還希望在研發中加大投入。i89還有一些問題,還沒有達到我要求的標準。”說著,微笑道:“至于為什么三個月之后資金會寬裕起來,到時候你就明白了。”
  吳璇白了陸景一眼,“和你說話真累,藏頭露尾的,就是不肯給句痛快話。”說著,微微的蹙眉思索著。
  陸景笑了笑,沒給她思考的時間,“過幾天,盛泰電器的占正方會來江州,到時候我請你們吃飯,你們好好商量一下在手機連鎖門店的事情。必要的時候可以轉讓景和商業連鎖有限公司的股份來獲取盛泰電器的資金支持。”
  見吳璇明亮的眸子里露出感興趣的光芒,陸景笑著道:“不過,你別抱太大的指望。盛泰電器也一直處在資金饑渴的狀態中。”
  “那還有什么好談的啊!”吳璇沒好氣的說道。
  “呵呵,聽我說完。我會邀請飛鴻公司的李子彥一起過來。你說不定能從他那兒拿到幾千萬的資金。”李子彥是李子君的堂兄。也是景華手機在交州的代理商。
  吳璇這才知道又被陸景給涮了,咬著細密的銀牙說道:“真想再踢你一腳。你都不知道你每次不把話說明白多么可恨。”
  陸景把腳往回縮了一點。揉了揉臉,說道:“你不用那么暴力吧?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剛才那一腳我現在還感覺到痛。”
  吳璇得意的一笑,“感覺到痛可是好事情,誰讓你眼睛亂看。”說著,捧起咖啡杯子優雅的喝著。
  陸景無語的搖頭。他決定三個月之后將資金適當的向景和商業傾斜自有他的考慮。渠道資源在九十年代中期十分重要,但是隨著大型連鎖賣場的出現,最終形成的龐大的商業資本勢力,才是商品流通領域最強勢的力量。渠道商雖然會一直存在,但是發展空間卻越來越小。
  景華需要及時的布局終端銷售領域。盛泰電器的精力都放在一線城市以及北方市場。現在在主攻西南、華東的市場。暫時還無力兼顧到楚北省這邊。華南地區的市場也無法兼顧。所以,作為盛泰電器的補充,景和商業手機連鎖店需要大肆的擴張形成互補的優勢。
  占哥兒的蜜月已經結束,過幾天差不多也該回國了。陸景打算和他詳細的談談。盛泰電器一家公司想要占據全國的家電連鎖市場、手機連鎖市場是不可能的。除了在一線城市、地區主要城市的重要商圈里占據行業的制高點之外,盛泰電器需要適當的扶持和聯合當地有實力的企業,通過控股、參股的方式共同發展。
  需要注意的是,手機連鎖賣場在零四之后的幾年時間里會逐步的被家電連鎖賣場擊潰。不過,零四之后,手機銷售的黃金時期已經過去。
  所以景和發展手機連鎖業務。至少還要六七年時間來獲取豐厚的利潤。盛泰電器則是需要保持旗艦店發展的模式,最終必將會成為電子、電器類終端銷售行業的龍頭企業。
  等一杯咖啡喝完,看看時間已經是將近十一點四十分,關寧馬上要下課。今天周一。她上午三四節課有課。
  “走吧,請你吃午飯。”陸景付了咖啡錢,與吳璇一起走出咖啡廳。
  南陽街上濃蔭的梧桐樹讓林蔭大道有著一股淡然的閑適感。到今天十月十九日。南陽街主街區的店面都開了大半。附近大學生有條件都喜歡到南陽街上的高級餐廳用餐。所以這會兒人開始多起來。。
  陸景挑了一家新開張的中餐廳。餐廳里裝修精致,和吳璇在一樓選了臨街的座位。關寧下課之后。和葉儀一起過來。關寧笑著和吳璇打了個招呼。兩人以前在新盛大廈見過面。關寧知道吳璇現在是景和電子的總經理。
  席間說起葉儀的事情。她最近和張勇在鬧別扭。陸景笑道:“要不要我現在打電話把他喊過來一起吃飯。”
  “算了,心情不好呢。”葉儀說道。“我蹭你一頓飯,可不許說我啊!”
  “沒事,電燈泡又不止你一個。”
  葉儀微愣,然后笑著做了一個嘔吐狀,“真受不你們。天天見面還嫌我當電燈泡啊。”
  關寧抿嘴笑著在陸景大腿上掐了一記。吳璇笑罵道:“陸景你太不厚道了,明明是你請我吃飯的,怎么又說我當電燈泡?”
  說笑著在餐廳吃完飯。走出餐廳,一輛白色的奧迪鳴著車笛,無比囂張的緩緩駛過來。陸景微微的皺眉,這行為也太騷包了。一輛奧迪而已,用得著這樣顯擺嗎?
  一對年青的男女從奧迪車里下來。男子長相平平,穿著襯衣、西褲,打扮的很時尚。女子穿著淺藍色裙布,身段勻稱,胸脯圓鼓鼓的將淺藍色裙布撐起來,豐姿綽約。她臉上正帶著得意的笑容。
  “你們沒看見南陽街入口那里禁止鳴笛的路牌嗎?”一個男大學生大聲說道,“在公共場合制造噪音是不文明的行為。看你們的打扮也是成功人士。希望你們下次不要再做這樣的事情。”
  陸景詫異這年頭還有正義人士。他到不急于離開。輕輕的抱著關寧,把下巴擱在她柔軟的肩膀上。看著事情接下來的進展。
  那女子罵道:“你麻痹有病啊,要你多管閑事!你吃飽了撐的。”她聲音極大。仿佛一只尖銳的哨子在空氣中嗡著,極為刺耳。
  男大學生不服氣的說道:“遵守公關場合的秩序本就是每一個人應盡的義務。你們汽車引起的噪音影響到這里的公共環境,我有權利指責你們,并不是多管閑事。”
  “毛都沒長齊的小子,你找死是吧。”男子大步走過去,一巴掌抽在那大學生的臉上,然后惡狠狠的吐了一口痰在男學生臉上,“勞資今天讓你學個乖。你tm讀書讀傻了,sb!”
  “你怎么打人!”男大學生身邊的朋友將那男子推開。男大學生還愣在當地。南陽街正準備吃飯的學生都停下腳步圍觀。
  那女子過來伸出手指罵道:“你們想以多欺少啊--?。知道他是誰嗎?”說著。拿出手機,作勢要打電話,不屑的罵道:“你們那個大學的?反了天,敢在這兒動手打人?”
  男大學生的朋友們都沒再動手,說道:“你們先動手,必須要道歉。”
  “一群sb!”男子冷哼一聲,摟著那女的,有恃無恐走進中餐廳。理都不理那些人的要求。
  那幾個大學生也不敢上去揪著他打,楞是愣在當場。
  吳璇搖搖頭。低聲嘆道:“真是惡心!”在公共場合喧鬧,本來就是需要指責的行為。這種沒有素質的行為,她回國這幾年還真見得太多,有種讓人呼吸都不暢的感覺。但是遇見了也是避而遠之。她也沒什么力量可以去維護那種文明的秩序。
  這對男女這樣對待一個大學生。那學生以后恐怕世界觀都得毀了。書上的東西都是錯的,對一個學生來說,打擊比那一巴掌還要大。
  陸景微微皺眉。罵人也就算了。打人就有些過分。想了想,對葉儀說道:“你去和那四個大學生說一聲。讓他們等一會,有人過來調查。讓他們如實的說,被打了要求道歉是正當要求。”
  “好!”葉儀知道陸景有些背景,見他肯管這事,當即高興的走過去和那四個大學生說話。
  陸景拿起電話打給李陽軍。李陽軍原來是漢寧區公|安局局長武達沖手下的民|警。在金虎報案公司綁架陳樂義的案子中表現出色。等葉成和提拔為江州市公|安局局長之后,他抓住機會運作了一下,調到漢北區南陽街派出|所任所長。
  張賓記接過同學遞上來的紙把臉上的唾沫擦干,對走過來說話的葉儀道:“謝謝你啊,同學!”雖然不知道這個女生說的是真是假,他愿意等著試試看。
  四處圍觀的人群逐漸的散去。等五分鐘之后,就看到派出所的民警趕到,“我叫李陽軍,我接到報警稱有人在打架。”
  張賓記把事情說了一遍,帶著李陽軍去中餐廳里面認人。葉儀也跟著進去。
  吳璇忍不住問道:“陸景,你覺得那對狗男女會道歉嗎?我看玄得很。他開著奧迪,非富即貴,況且只是打了一巴掌,他堅持不賠禮道歉,你那個警察朋友也拿他沒什么辦法吧?”
  陸景還沒說話,李陽軍打來電話,“景少,打人的毛闖里是毛副書記的侄兒。他堅決不肯道歉。”
  陸景瞇著眼睛笑了笑,到沒想到居然是條大魚。幾乎可以想象里面毛闖里囂張的態度。他打了一個沒有背景的大學生一耳光,靠幾個民警想要他道歉確實很難。
  “哦?你和他說,這是我的意思,如果他不道歉,他今天那輛奧迪就別想開出南陽街。”
  掛了電話,陸景指著白色的奧迪對吳璇說道:“我看你對那對狗男女挺有怨氣的,待會跟我一起把那車砸了。”
  吳璇躍躍欲試的說道:“好!不就是一輛奧迪嗎。我出車錢,你負責把其他問題解決。”
  陸景笑著擺擺手,說道:“我砸車從來都不賠錢。”吳璇愉快的笑道:“原來你以前沒少干這事啊。”跟著陸景走到奧迪車錢,心里有種興奮感。
  陸景在奧迪車前瞄了瞄,然后四處打量著,看看有沒有合手的工具。關寧笑盈盈的小聲說道:“你還真會砸啊!”
  “當然是真的!”陸景笑著在她耳邊親昵的說道。
  毛闖里從餐廳二樓自然看到了陸景正在奧迪面前和他的女友說話,似乎在等著這邊的消息,扭頭看了一眼面前的李陽軍,沉著臉不說話,眼睛里光芒閃爍著。
  葉儀、張賓記以及他三個同學都看著此前囂張現在靜默的毛闖里,似乎剛才那警察嘴里的名字——陸景,給了他很大的壓力。
  “好,我道歉!”毛闖里從牙縫里蹦出幾個字。陸景囂張跋扈他是知道的。方華天死了;馮第先的父親調離,馮第先變得一文不名;許動云被他老子趕到黃海去了。他沒有離開江州的想法,沒有利益相關的沖突,他不愿意招惹陸景這個煞星。大丈夫能屈能伸。
  毛闖里眼睛都沒看張賓記,對他那個方向說了聲,“對不起。”然后對李陽軍說道:“勞資道完歉了,趕緊滾蛋。別影響勞資吃飯的心情。”
  李陽軍被他說的心里頭有些火,也知道他惹不起,對張賓記說道:“這位同學,你滿不滿意?”
  張賓記準備說不滿意,被他的朋友拉了一下,“就這樣,別糾纏了。”那邊毛闖里的眼睛還藏著火。這樣的人,他們惹不起,占一次上風,要了個說法就行了。
  張賓記默默的對李陽軍點點頭。
  李陽軍見正主沒意見,點點頭。帶著手下的民|警和幾個學生走出去。看到陸景還在車前等著,走過去,笑道:“景少,毛闖里道歉了。”
  陸景遞了一支煙給他,笑道:“這不是不給我過手癮的機會嗎?不能白讓你們出來一趟,剛剛毛闖里違規鳴笛,你上去再罰他1000塊違章的罰款。”
  李陽軍愣了一下,然后大聲笑道:“好!”說著,揮手讓兄弟們跟著他,再次進入到中餐廳里。他早看毛闖里不爽了。
  張賓記猶豫著要不要走過去道謝。陸景沖他點了點頭,與關寧、吳璇、葉儀離開南陽街。
  毛闖里見李陽軍又上來,怒氣沖沖的道:“你又來干什么?”說著,欠身往樓下看了一眼,正看到陸景離開的背影。
  “違章鳴笛,按照有關規定罰款1000元。”李陽軍不卑不亢的說道。
  “草尼瑪,有完沒完。我日你大爺。”毛闖里拍著桌子罵道,他面前的筷子掉落在地上。罵完,對米嫻淑說道:“嫻淑,你把錢給他們。”
  李陽軍收了錢,開具罰單,然后離開。
  南陽街上不少人都看到了這一幕,不完整的片段后來慢慢的流傳到校園的bbs上面,倒成一樁大快人心的談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