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370 搶路

夕陽斜暉將巷子里的一切都染著淡淡的霞光異彩。陸景扭頭去看宋雨綺。她螓首微低,有著難言的羞澀與嬌美。一截白膩的頸脖子給人異常細膩之感。
  陸景微嘆一口氣,“雨綺,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說話吧。”
  宋雨綺抬頭看著陸景。突然,她有些明白陸景要和她談什么。
  “去江大我的宿舍吧。蘇子走后,那里還空著的。我偶爾會住在江大里面。”
  坐車到江大。順著樓梯走到宿舍里,宋雨綺拿鑰匙打開門,對陸景說道:“你等一會,我進去收拾下。”過了一會,才給陸景打開門。
  這是一間標準的雙人間,布置的干凈整潔,墻壁還有些小飾物,五彩斑斕的壁紙讓房間顯得絢麗多彩。明顯的女孩子房間。
  站在陽臺上,看著遠處正在操場上運動的大學生們,陸景忽而有些感嘆,雖然他人在大學生校園里,但是心境卻怎么都恢復不到大學生的狀態。
  宋雨綺倒了兩杯溫水過來。
  “其實,我不是一個好人。”陸景拿著一次性的塑料杯,側身對站在身邊的宋雨綺說道,鼻間能聞到她馥郁的香氣。
  “啊?”宋雨綺沒想到陸景以這句話作為開場白,先是一愣,繼而一口水撲哧的噴了出來,全噴到陸景的身上。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宋雨綺手忙腳亂的解釋著,把水杯放在陽臺上,進去拿了紙巾出來。嘴角還帶著笑意。看到陸景身上的襯衣已經濕透,都不知道該怎么幫他擦。
  陸景苦笑著搖頭。“算了。我就當涼快了一下。”
  “要不要下去換件襯衫。我不是有意的。”宋雨綺歉然的說道,亮晶晶的眸子看著陸景。陸景就住在樓下的七樓。
  “過一會就好了。雨綺。我那句話沒那么好笑啊!”
  宋雨綺看著陸景,微微羞澀的說道:“我以為你會開口說我們不合適,誰想到你會先來個自白。況且,我沒覺得你是好人啊。”
  陸景笑著摸摸鼻子,“看來我偽裝的挺失敗的。蘇子有和你說過我的事情吧?”
  “知道一些。你也夠荒唐的。招惹那么多女孩子,以后把你剁成幾塊都沒法還。”宋雨綺大膽的看了陸景一眼,“關寧知道嗎?”
  陸景微微的點點頭,問道:“你為什么沒有在大學里面談戀愛?”
  “沒碰到合適的人。”宋雨綺拿著水杯喝水,眼瞼微微的低下。“其實也沒覺得你多么合適,就是感覺挺好的,再加上蘇子老是開玩笑。后來跟著你跑了一段時間的市場,覺得你這人吧,毛病不少,還挺兇的。不過卻是能把事情做成。我離開京城的時候,都不知道要怎么樣才能打開市場。看著你老練的和經銷商談條件,一家家談下來,局面就打開了。覺得你仿佛身上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所以送了一副眼鏡給你。”
  說完。鼓氣勇氣看了陸景一眼,“其實,你沒必要和我說清楚。我知道我容貌氣質不如關寧,才華能力不如何夢瑤。讓我安靜的呆在你身邊吧,就當滿足我一個任性的愿望。說不定哪天我遇到合適的人就會離開。”
  陸景看著宋雨綺期盼的目光,點了點頭。他很難拒絕這個要求。微微苦笑的說道:“蘇子又亂說了,我和何夢瑤沒什么。喜歡一個人又不是看你說的容貌氣質、才華能力。”說著。想起李菲菲,嘆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宋雨綺見陸景點頭答應她的請求,心里放下心事,嫵媚的橫了陸景一眼,“你還和何夢瑤沒什么?我聽章助理說,星空網吧全部是你的私房錢。還有何家菜館不是你幫她爸的,她爸怎么可能有那個主意。她爸在景華工廠承包食堂應付家里的開銷足夠了。”
  說著,問道:“你還看《牡丹亭》?”剛才那句感嘆是牡丹亭的句子。
  陸景詫異的看著宋雨綺,“你知道剛才那句話的出處?”
  宋雨綺嬌柔的看了陸景一眼,輕聲念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聲音珠圓玉潤,吐詞清晰,抑揚頓挫,有余香裊裊的感覺。
  陸景笑著搖頭,“你和秋蘭姐肯定有共同語言。她最喜歡這些。”他那是在網上看到的一句話,哪里知道原來大有來頭。笑著岔開話題,“我說我跟何夢明的關系比何夢瑤的關系還好,你肯定不信。”
  “恩。我信你才怪呢。”宋雨綺微微一笑,嘴角上揚。隨意的閑聊著,感覺兩人仿佛是初識一般,有很多話題可以聊。到晚上七點鐘,中午那點飯菜早消化掉。
  陸景看著暮色籠罩在校園里,梅山腳下只有路燈昏黃的亮光稀釋著暗光,提議道:“吃飯去吧。”
  宋雨綺說道:“你這兒等我,我去南陽街那里買點啤酒和小菜回來,我們接著聊好不好?”她有些舍不得這種聊天的氛圍。感覺挺好的。仿佛陸景在她面前真實起來。她不知道以后還有沒有這樣的機會。
  二十分鐘之后,宋雨綺拎著滿滿一袋子小吃、罐裝的啤酒回來。兩人坐在陽臺上就著月色閑聊。
  宋雨綺酒量不行,喝了三四罐啤酒就醉倒。陸景將她扶到床上去睡著,不經意間觸碰她的酥胸。陸景嘆息的搖搖頭:平日里倒沒發現她乳峰也頗有規模。
  收拾了殘局,陸景把門關上離開。
  第二天早上,去江州機場送陳蘇子。她父親陳國波特意從云春趕回來,開車送她到機場。時代俱樂部的幾個人和星空網吧的幾個女孩子都來了。在加上陸景、余志成、邵秋蘭幾個人。送行的人不少。讓同行去香港的景華公司員工詫異不已。這種學生時代的純真友誼已經離他們很遠了。
  等陳蘇子離開后,大家也陸續離開機場。宋雨綺找了個空隙對陸景說道:“昨晚,謝謝你啊!”
  陸景知道她說的是收拾房間的事情。否則早上起來房間肯定全是酒味,笑道:“你喝醉了。善后的工作自然我做。”
  宋雨綺微微一笑,看著陸景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心里突然有些微微的甜蜜感,腦子里忽而蹦出陸景昨晚感嘆的話語,“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心跳忽然的加速,臉上有些紅霞涌上來,連忙有些慌亂的揮揮手,跟著景華的車回景和大廈。
  陸景一行人回江大。正準備送邵秋蘭回師大,吳璇打了個電話過來,然后急匆匆的趕到南陽街。
  “你先忙吧。”邵秋蘭對陸景說道。“改天我們再聯系。”說完,從師南路回師大。
  在南陽街找了一家咖啡廳坐下。上課時間咖啡館里人不多。秋日上午的陽光從玻璃窗、木門處涌進來,構成光暗相間的圖案。
  吳璇氣呼呼的說道:“你知道嗎?我在理工東路看中一個地方準備拿來看門店。突然的被遠大電器加價30%搶先和業務簽訂了合同。氣死我了。這還不是第一次,前幾天,蘇遠利用他的人脈,硬生生的把我在漢北區看中的一塊地皮搶走。
  我要和遠大電器死磕到底。陸景,景和商業的資金不足,景華能不能適當的把資金傾斜過來。”
  吳璇穿著白色的長袖棉質襯衣,卡其色的修身休閑褲。脖子處系著長長的絲巾。讓她顯得靚麗時尚。飽滿的雙峰把襯衣撐出一道美妙的弧線,似乎隨著她氣憤的說話還有余顫。絲巾就從乳峰之間穿過。
  陸景嘴角露出一絲淺笑,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說,吳璇都是一個充滿魅力的美人。美人薄怒別有一種風情。“你那么生氣干嗎?蘇遠這手法是有點惡心,但是我給你出個主意,保證讓你出氣。”這是他和蘇遠第一次在一個商業領域內交鋒。
  吳璇身體微微的前傾。問道:“什么法子?”
  “你在遠大電器所有的門店前面各開一家景和商業的門店。絕對能惡心死遠大電器。”陸景邪笑道。
  吳璇琢磨了一下。開在遠大電器對面蘇遠肯定不會和她搶地方。因為遠大電器沒可能在一條街對面開兩家店。
  “你是說像牛皮糖一樣粘著遠大電器。”
  陸景輕輕拍手,笑道:“聰明。”他記憶中國美和蘇寧就是這么干的。很多地方看到國美的地方。不遠處就有蘇寧店。看到蘇寧,國美也不遠了。
  吳璇伸出白嫩的小手說道:“拿錢來啊。遠大電器在江州已經開了十二家店。而且正在漢寧區籌備旗艦店。而景和商業在江州才5家店,這么大的差距我怎么粘著遠大電器啊。”
  侍者送來咖啡,陸景攪拌著咖啡,胸有成竹的說道:“景華的資金現在不可能向景和商業傾斜。但是,你可以把景和電子的資金都利用起來,暫時不要考慮資金鏈是否斷裂的問題,拼命擴張就是。我可以讓景華不收你的貨款,你現在卯足勁和遠大電器血拼就可以。”
  吳璇搖了搖頭,“不行。那樣風險太大。”
  陸景笑著道:“知道你和蘇遠的差距嗎?你是標準的科班出身,而蘇遠的手法卻很多,你看他為了打擊景和,連提高租金搶門店的手法都用出來。說白了,就在拿錢在砸你。你知道嗎?有一種競爭叫做剩者為王。誰能撐住最后一口氣,誰就能收拾最后的殘局,從而做大做強。再說,我也不會不管景和商業的發展,最多三個月,景華的現金流就會寬裕起來。”
  “三個月,你這么有把握?”吳璇蹙起秀眉,疑惑的問道。
  陸景肯定的點點頭,眼睛隱蔽的瞄瞄了吳璇挺翹的豐胸。接著,腳上挨了一腳。陸景倒吸了一口涼氣,“要不要這么狠啊!”他啥都沒看到還挨了一腳。
  吳璇笑兮兮的橫了陸景一眼,“我和你說正經事,你眼睛色瞇瞇的看哪里?好,就按你說的辦,反正你是大股東。景和要破產,你比我虧得多。”
  “你這是什么理由。”陸景無比郁悶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