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369 咬耳朵

“爸,這家菜館雖然才新開張幾天,菜得味道卻是做得很好。你嘗嘗。”蘇遠笑著對熊為明說道。
  熊為明笑著點點頭,夾著菜品嘗著。熊玉嬌眼睛從父親身上滑到丈夫身上,心里滿是甜蜜。蘇遠對她父母極好的。她和蘇遠偶爾在白沙井這里遇到一家不錯的菜館,蘇遠周末就請父母過來嘗嘗。
  “恩。這菜是下了功夫的。”熊為明說道,拿起二錢的酒杯抿了一口,打量著古香古色的包廂。等穿著青藍色旗袍的服務員送上最后一道菜后,說道:“黃遠電子會不會在江州投資嗎?”
  “不會。黃容山只是打算投資聯合科技公司。電子企業目前都聚集在沿海地區,還沒有進一步向內地轉移的趨勢。聯科的葉文斌希望聯科去建業發展。”蘇遠說道。
  熊為明微微一曬,“這說明建業的電子企業經營環境更好。江州兩任市長推動高新技術產業發展近2年,還比不上人家建業幾個月的發展。除了大興土木,也沒什么能力。”到他這個級別,對陸江和楊修武之間的事情多少聽說了一些。
  蘇遠知道岳父是在不點名的批評陸江。眼下江州的局勢岳父要占些許的優勢,但是優勢極為有限。葉文斌執意要聯科把重要項目放在建業實際上也是擔憂在江州的生存環境。不管怎么說,江州市政府還是陸江的山頭。
  “爸,溫作東最近和黃容山走得挺近的,你要不要見見他。”江州十三名常委。熊派干部占了六席,要是能將溫作東徹底拉攏過來。陸江就不足為懼了。
  到時候陸景那小子還能囂張的起來嗎?就像他前些天警告黃容山的一樣:別犯法,否則。抓著小辮子能讓你脫三層皮。這句話到時候同樣適用在陸景身上。
  熊為明笑著指了指蘇遠,“好吧,你們安排。有時候啊就是缺乏溝通有些工作就不好干。”
  說著,轉著酒杯笑問道:“你的公司發展的怎么樣?”
  雖然熊為明不露聲色,熊玉嬌卻是知道父親心情極為愉快,嬌笑道:“爸,你總算還關心蘇遠吶。他最近和景和商業在競爭。”
  熊玉嬌的媽媽笑說道:“看你這孩子說的,你爸怎么不關心蘇遠?”
  “我怎么聽得出你這話里挺得意的。”熊為明慈祥的看著女兒。蘇遠輕笑道:“景和商業的吳璇能力不足,遠大電器現在壓著景和商業。下一步我打算針鋒相對的在漢寧區盛泰電器附近開設一家旗艦賣場。…”
  聽著蘇遠說著手機連鎖門店的計劃,熊為明贊許的點點頭,“你的能力是不錯的。”
  秋高氣爽,白云悠閑的點綴在藍天白云之間。江州在十月中旬已然是深秋的模樣。
  陳蘇子穿著褐色的風衣,推開何家菜館的干凈、深色小門,扭頭對陸景說道:“要不是馬上離開江州,都不知道那三頓飯什么時候才能兌現一次呢?”
  陸景把手攏在胸前,做個討饒狀,“最近比較忙。不是有意要耍賴。”宋雨綺看著蘇子吃定陸景的樣子。覺得好笑,問道:“陸景,你又不是技術人員,天天泡在研發大廈干什么?”
  “總要讓研發人員知道我在他們同甘共苦啊。”陸景跟在陳蘇子后面走到
  陳蘇子見宋雨綺點頭。說道:“雨綺,你別聽這小子瞎說,他前些天還請秋蘭姐在這兒吃飯了。”
  陸景揉了揉眉心。叫苦道:“秋蘭姐從杭城來江州,我要給她接風啊。我最近和關寧吃飯的時間都少。”這一個星期都泡在研發大廈里面。i89的樣機已經出來。但是有諸多不完善的地方。陸景每天都要在那里呆到晚上七八點鐘才回江大。別看他在陳笑面前說得輕松,但是要把腦子里的設計想法實現出來需要花大量的功夫才行。他希望i89能在11月初拿出達到試產的程度。
  陳蘇子橫了陸景一眼。才微微抬著下巴挽著宋雨綺的手。三人說著話從庭院往大廳里走去。
  何家菜館把西廂房開辟出來做包廂,都是只能擺下一張桌子的格局。東邊廂房是屏風隔開的雅座,而正房就是餐館大廳。雖說一應俱全,但是位置有限,其實也就是十張桌子的菜館。要做高級餐飲,自然不能把攤子鋪得太大,而是要小而精致。這樣也能保證出菜的速度和味道。
  在大廳里選了靠角落的一張桌子點了菜。陸景來得次數比較多,何家菜館聘請的兩個女服務員都認識他。去后面言語了一聲,何向成走出來招呼了一聲。陸景笑道:“何叔叔,你忙吧,不用管我。”他和何夢明關系極好,也不好再喊何向成老何。
  何向成搓搓手,笑道:“那行。我給你炒菜去。”雖然陸景經常來,他總要招呼一聲。禮多人不怪。何況沈文斌跟他說過,請陸景主持開業典禮不是請招財貓,而是請神鎮場子。話糙理不糙啊。這些天,根本就沒有亂七八糟的人上門。
  上菜的速度很快。宋雨綺和陳蘇子等陸景過來就等了十幾分鐘,再坐車到這里,已經是十二點四十分。三個人都有些餓。席間,陸景說道:“蘇子,你去香港瑞豐公司可要努力,別被辭退回來了”瑞豐公司業務擴張,需要在景華抽調一批財務、法律、稅務人員。陳蘇子在抽調的名單中。
  陳蘇子翻個白眼,不忿的說道:“姑娘我有那么差勁嗎?你讓雨綺說,我在公司業績怎么樣?不然去香港的好事能輪到我嗎?”
  宋雨綺微笑道:“蘇子很厲害的。”
  陳蘇子得意的看了陸景一眼,“聽見沒?”說著,攬住宋雨綺的肩膀,“真不愧是好姐妹。總算沒有見色忘義。不然我要傷心死了。”
  宋雨綺嬌羞的一笑,掐了陳蘇子一把,“你亂說什么。”
  陸景笑著搖頭。陳蘇子是神經粗大,看起來就像粗心大意的人,真是難以想象她怎么能搞懂那些極致入微、錯綜復雜的法律條文。
  吃過飯,準備去白沙井閑逛消磨時光。剛走到庭院,看到西邊包廂里走出一對中年夫婦,然后看到蘇遠和熊玉嬌牽手走在后面。陸景瞬間猜出中年人的身份——江州市市委書記熊為明——熊玉嬌和那中年人臉型相肖。
  其實,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熊為明。熊為明五十多歲,頭發染得烏黑,身上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氣勢。
  視線在空中交匯。
  蘇遠小聲道:“爸,他就是陸景。”熊為明好奇的打量了陸景一會。陸景長得一點都不像陸江,反倒是與陸老很像,可以想象他在家里得寵的程度——任何一個父親對長得像自己的兒子會有特殊的疼愛。
  看陸景陪著兩個女孩走出來,想來是少年得志,放蕩不羈。心里對陸景的評價低了幾分。
  與熊為明、蘇遠也沒什么好說的。大家暗地里斗得你死我活,現在見面實在沒有必要虛與委蛇。陸景也沒打算給熊為明讓路,與宋雨綺、陳蘇子當先一步,走出何家菜館。
  熊玉嬌氣憤的道:“爸,陸景這人太不懂禮貌。他就不能等我們過去再走嗎?”他們剛出西廂房,正好走到庭院里,陸景居然堂而皇之的從他們面前走過,實在讓人討厭。她爸可是市委書記啊。他講不講禮貌?
  熊為明面無表情的擺擺手。官場之中都是講彩頭的。給陸景搶了路,心里著實有些不痛快。他確信陸景認出他是誰了。
  熊玉嬌的聲音不大,也不小,在深秋的庭院里清晰的傳到走到門口的三人耳中。陳蘇子就想扭頭瞪回去。宋雨綺把她拉住,“走了。”
  陳蘇子不滿的說道:“熊玉嬌長得挺漂亮,說話怎么這樣,我們憑什么給她讓路啊,她還真當她是公主啊!”陳蘇子和宋雨綺對熊玉嬌印象不好,況且剛才氣氛很尷尬,都沒打招呼,但是聽到她這么說話,心里不由得有些火氣。
  走到吳中街上,聳立著的麗都酒店還只修了半截。陰影之下,陸景對陳蘇子笑道:“知道我們剛才搶了誰的路嗎?”陳蘇子腦筋也不慢,說道:“當官的啊?我看那個中年人像當官的。陸景,你哥不也是當官的嗎?比你哥的官還大?”
  陸景點點頭,“是的。熊為明,江州市委書記。所以熊玉嬌當她是公主倒也沒什么錯。”
  陳蘇子愣了一下,她可是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官大一級壓死人。想當初她家里可是縣里的書記折騰的都快撐不住。
  陸景看到陳蘇子精致嬌艷的臉蛋在秋日里露出忐忑的神色,笑著拍拍她的肩膀,“沒事。本來就是我們先走,沒有必要刻意去讓路。熊為明還當不起我讓路。”
  “你說的輕松。”陳蘇子拍了拍心口,出了一口氣,說道:“壓力真有點大。好在有你小子頂著。”
  陸景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看著陳蘇子拍她高聳的乳峰。她都不曉得她這樣子有多么的魅惑。
  “陸景,你看什么?”陳蘇子也就擔心了那么一小會,看到陸景壞壞的眼光,頓時又恢復她張牙舞爪的形象。
  逛到將近五點鐘,陳蘇子告辭道:“你們倆逛吧,我再在這兒當電燈泡,雨綺回頭會掐死我的。我明天上午的飛機去香港。回頭見。”說著,不理宋雨綺含羞帶嗔的眼神,邁著長腿,灑脫的消失在巷子盡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