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368 消息

陸景實在有些抓狂,偏偏又不能說吳璇打擾了他的好事。把陳笑帶回來的信息說了一遍,陸景道:“景和電子要面臨遠大電器的競爭,你留神一點埃”
  “行了,我知道。盛泰電器的資金已經到位,我準備再開一兩家門店。”吳璇在電話里不滿的說道:“笑笑在你身邊吧,我和她說幾句。”陸景無奈的把電話遞給跨坐在他身上的陳笑。
  陳笑笑兮兮的吳璇說了兩句掛了電話。看著陸景內褲上崩起的一大坨,眼波流轉的嬌笑道:“好丑。”說著,用手握了握。
  陸景吸著涼氣,“你手下留情啊!”陳笑嬌笑著靠在陸景胸膛上。兩人上身都是光溜溜的,肌膚貼在一起,在早秋時分的下午能感受微微的溫涼感。
  “冷不冷?”陸景揉捏著她豐翹的小臀。給吳璇打斷了,也沒進行去下的想法。看著扔到一邊的xiong罩、雪紡衫,還有凌亂的衣物,陸景忍不住笑起來。
  陳笑捏著他的臉,“不許笑。就怪你。”陸景低頭要吸她尖尖的淑乳,被陳笑嬌嗔著推開。笑鬧了一會,陸景光著上半身去煮咖啡,陳笑在客廳里穿好衣服,走到廚房門邊,看到透明玻璃門里面,陸景吹著口哨在等水開,手里正將速溶咖啡放到兩只青色的瓷杯里。突然間覺得這場面有些溫馨。再看著他肌理均稱的身體,覺得他真是一個迷人的男人。
  “陸景。”陳笑靠在門框邊,輕聲的喊了一句。陸景看著她云鬢散亂的誘人模樣,笑道:“怎么了?咖啡還有一會就好。”
  陳笑清淺的笑著,想問的問題沒好意思說出來。端著咖啡到陽臺上看后湖的風景。浩淼的湖面上水波陣陣,有飛鳥滑過。一切都很安靜,仿佛是繁華都市里難得的凈土。
  兩人相擁在一起,偶爾的親吻,說著初識時候的閑話。到傍晚時分,夕陽半沉,湖水被染成金黃色,異樣的絢麗。讓人的心神都要不自覺的沉浸進去。
  …
  楊玉立他們商議在云春的發展計劃方案在十月五日發到陸景的郵箱里面。按照方案可能需要大約五、六個億的資金投下去才能初步見到成效。改造白云賓館就需要3、4億的資金。再加上白云山景區景點的開發資金。五、六個億也不經花。
  立豐控股、麗都酒店、宏建股份、益天實業四家公司重新注冊了一家地產公司,在云春運作這個項目。白云賓館中有云春市政府的股份,對于這幾家公司注入重金投入到白云賓館的改造中,云春市政府既然不會降低在白云賓館、云春市白云山旅游有限公司中所持有的股份比例,在其他方面自然要大開綠燈。
  地產公司在云春市城市商業銀行借貸1個億,在市建行、市工行拿到總計2個億的2年期低息貸款。
  所以實際上楊玉立他們只需要拿出3個億的資金即可開始運作項目。
  楊玉立成為景華公司的董事之后,自然抖擻精神要把事情做成,好在日后繼續獲得陸景的支持。事情做好了,就有信任;事情做砸了,多大的信任也要打折扣。楊玉立在十月七日親自到云春市主持地產公司的事務。
  夜色微沉,陸景從景華科技園的研發大廈出來,坐車前往南陽街吃晚飯。從湖心路路過時,美術學院外的工地上機器轟鳴。建筑噪音要到晚上六點半才會停下來。不知道附近的師生、居民有沒有人在心里罵施工的益天實業。
  沈效光給陸景提過,這處別墅名字已經取好,叫做南園別墅。工期大約會在明年三月份完工,但是具體的售賣可能需要等到六月份。
  面對著新月湖的酒館還關著門,黃致遠在云春游玩時遇到一個釀酒的高手,現在還泡在云春偷師。
  下了車,在江大東門處和關寧匯合,挽著她的手在南陽街街上找餐廳吃飯。國慶節假期之后,南陽街上的餐廳陸續的開張。附近工作的白領在中午都會走過來用餐。
  淡淡暮色籠罩著南陽街的街頭,路燈業已亮起,仿佛一層輕煙浮在自然光之上,這時候還沒有調和起來。
  這會正是放學時間,似乎附近的學生都涌到南陽街上。連續找了幾家餐廳都沒位置,最后陸景指著一個韓文標識的餐館說道:“要不要吃韓國菜。”
  關寧抿嘴笑道:“可以嘗嘗呢。再不吃飯我都要餓死。”她下午和寢室的幾個女孩運動去了,也沒有提前來訂座位。
  陸景幫她把鴉色的秀發撩到肩后,笑道:“把你餓死我罪過就大了。走吧,進去嘗嘗。”
  雖然江州的韓國留學生并不多,但這會也有不少人在這里用餐。所幸這會兒還有空位。這家韓國餐廳裝潢考究,順著深色的木樓梯到二樓。
  “…遠大電器在江州對景和商業有絕對優勢,目前除了云春市暫時不必要去驚動外,省內的幾個地級市,遠大電器都已經展開布局。呵呵,景華最后會發現他們的手機出了江州就沒有賣的。”
  剛上到二樓卻是聽到這么一番話,陸景順著聲音看過去,見蘇遠、黃利飛、范克倫還有一個不認識的中年男子在臨窗的座位一起吃飯。說話的是范克倫。
  怪不得沒有聽出來是誰的聲音。想來是范克倫說到得意之處,聲音不免大了些。
  關寧的美麗讓她出現在任何地方都會是焦點。雖然腳步很輕的坐到兩人桌的位置上,但是陸景也沒辦法繼續聽下去。那邊蘇遠、黃利飛已經看了過來。
  陸景和關寧肚子正餓著,自然沒有興趣再出去找餐廳,點了飯菜,坐下來吃飯。
  那邊四個人壓低了聲音說話。突然,蘇遠微笑著說道,“景華手機提高供貨價格給遠大電器的情況覺得不會再發生,相反,我們要提高景華手機進入遠大電器所需要交納的費用。就像聯科在景和商業、盛泰電器所遭受的待遇的一樣。”
  黃容山點點頭,說道:“龐觀之和兩家賣場簽訂的合同,簡直是在出賣聯科公司的利益。”
  關寧湊到陸景耳邊小聲道:“他們在說你呢。”她呵氣如蘭,讓陸景心里心猿意馬,也湊到她耳邊小聲說道:“我聽到他們的陰謀了。”關寧嬌嗔著白他一眼,嫣然一笑,湊到陸景耳邊說道:“人家在向你示威呢,哪里是陰謀呀。”
  陸景正要說話,張濤帶著他女朋友肖秋紅從樓下走上來,看到陸景微微一愣,指著陸景笑道:“受不了你們兩個了,吃個飯都能吃得這么親密。這么安靜的地方,需要咬著耳朵說話嗎?”
  陸景笑著和他打招呼,也沒解釋越是安靜越需要咬著耳朵說話,“要不要坐過來一起吃。”
  張濤笑道:“那還是算了,我怕打擾到你們。”和關寧打了個招呼,有介紹了肖秋紅,然后坐到角落里去了。
  陸景湊到關寧耳邊說道:“張濤肯定是怕我們打擾到他和肖秋紅。”
  關寧抿嘴一笑,伸出蔥白的食指把陸景的頭推開,燦然笑道:“我才不要和你咬耳朵了,被人笑話呢。”
  陸景臉上露出無辜的表情,也不能光明正大的說“我要咬你的耳朵”。他相當清楚,關寧的耳垂是她的敏感區。
  蘇遠四人吃過飯,站起朝樓下走去。路過陸景那桌時,走在第二位的黃容山停下來,深深的看了陸景一眼,“你就是陸景?我是黃哲的父親,黃容山。你會為你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陸景悠然的喝著湯,不緊不慢的說道:“哦,你這話我不太明白。不過我提醒你一句,在江州別犯法!”
  蘇遠重重的冷哼了一聲,帶頭走下樓。陸景這小子還是一如既往的囂張。黃容山臉上露出個譏諷的笑容,點了點頭。跟著蘇遠走下去。
  …
  夜色迷人,楚北國際大酒店20層豪華套房的會客廳中。溫作東和黃容山談笑正歡。黃容山笑著道:“溫部長,我聽說月湖縣的度假山莊搞的很有特色,想請溫部長去走走,不知道溫部長什么時候有時間?”
  溫作東喝著茶笑道:“黃總這話就見外了,團結你們這些投資商也是我的工作。后天我有時間。哈哈,黃總這次在江州打算投資多少個億的資金?”
  黃容山微笑著道:“這個要再詳細的考察考察。我這次過來主要是參加聯科手機的董事會。”說著,試探性的說道:“聯科公司打算把項目重心都搬回到建業去。所以,我這心里還有些猶豫,是不是有些人在江州太蠻橫了,搞得其他企業都生存不下去?”
  溫作東眼睛瞇了一下,知道黃容山說得是景華公司。黃容山見他笑著不肯說話,心里一動,說道:“雖然黃遠實業在江州有很多投資,我還是打算讓黃遠電子在江州設立一個辦事處,也好方便和溫部長聯絡。”說著,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沒一會兒,門外走進來一個靚麗的女郎,嬌滴滴的說道:“黃總,您找我。”
  黃容山介紹道:“溫部長,這是我們黃遠電子的姬小姐,投資部的副部長,是我手下得力的干將。我把她派到江州來當辦事處主任。這樣,溫部長相信我在江州投資的意愿了吧。”
  溫作東看著嬌滴滴的姬小姐膚色白膩,穿著湖藍色的褶皺雪紗稠襯衫,圓聳聳的胸部弧線曼妙,眼睛瞇了一下,笑著虛點了點黃容山,“黃總誠意很足啊!”
  黃容山呵呵一笑。。.。
  更多手打全文字章節請到【神-馬】【小說-網】閱讀,地址: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