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367 何家菜館

沈文斌出了何家菜館的大門,肚中的酒意翻騰。鄭哲玉是電器一廠的核心技術員,他可不希望這小子誤入歧途,得趕緊點點這小子。
  撥通了鄭哲玉的手機,在臨北街往北湖去的小巷子里找到了鄭哲玉。
  屋檐飛翹,中午一點鐘的烈日在巷子中投下陰影。鄭哲玉干澀的喊了一句,“沈叔。”他在沈文斌面前終究底氣不足。沈文斌不僅是他的長輩,更是電器一廠的廠長,平時也很賞識他,在私營企業里面他可沒有這個待遇。想到剛才腦子一熱,沖動的走出何家菜館,沒給沈叔面子,心里在嫉恨之余,也有些忐忑的情緒。
  “走吧,去湖邊坐坐。”沈文斌瞪了鄭哲玉一眼,“小鄭,你不要怪我剛才批評你。批評你是為你好。你真以為陸景只是一個大學生?剛才他在主持開業典禮你沒看到?”
  “放鞭炮的時候我上廁所去了。”鄭哲玉疑惑的問道:“他難道不是大學生?”
  沈文斌真想抽這小子一巴掌,色迷心竅,用手指點著頭,“你自己好好想想。陸景如果只是大學生,老何的開業典禮為什么不是我支持?我和老何關系不親近?我都不如陸景,莫非你覺得你比我還行。”
  “沈叔,哪能啊。”鄭哲玉訕笑著。
  “多得事情也不能和你說。改造白沙井的立豐控股公司老總楊玉立、吳中街那里正在修建的麗都酒店的老板何欣靜,今天都到場了,他們都得尊重、禮讓陸景。你懂了吧?”
  “啊?”鄭哲玉驚訝的張大嘴巴。
  “你呀。還是少不更事。今天就該讓你坐到我那桌去見識見識。不過話說回來,你還真不夠資格坐到那里去。”
  到北湖邊的草地上坐下。沈文斌丟了一支煙給鄭哲玉,點了火。語重心長的道:“何家大丫頭你都別惦記了。老何現在家里的條件比以往好很多。你家里現在未必能和他家般配。再說何家大丫頭本事的很,你不要以為你一個月8千塊的工資很多。那丫頭手上管著兩三千萬的資產。星空網吧你知道吧?她是負責的人。
  所以,你惦記也沒用。就老何今天那新開的菜館,一個月的租金就得幾千。小鄭,人活著得現實一點,改天我給你介紹廠里的姑娘吧。”
  “可是…”鄭哲玉沒料到冷冷清清的何夢瑤有那么大本事。可是她不是還在讀大四嗎?誰讓她管理那么多的資產,也不怕虧掉嗎?
  沈文斌也疑惑陸景與何家大丫頭的關系。陸景每次都和女朋友關寧一起來的,看情況不像對何家大丫頭有所企圖。但是少年慕色,就何家大丫頭那相貌、人品。說不定陸景哪天就動心了。所以鄭哲玉這小子要想活的滋潤點,最好不要繼續糾纏何家大丫頭。
  抽完一支煙,鄭哲玉腦子逐漸靜下來,意識到他究竟惹了什么樣的人。立豐控股改造白沙井的事情在今年四月份的時候鬧得沸沸揚揚,以公布出來的數據推算立豐控股至少有十幾個億的資產。立豐控股的老板都得禮讓的人,那豈不是伸出一個指頭就可以碾死他?
  鄭哲玉忽而打了一個冷顫,說道,“沈叔,我要不要找個機會去道歉?”
  沈文斌見他轉過彎來。笑著搖搖頭,“不用。陸景他還能記得你是誰啊?我回何家菜館了。”
  鄭哲玉看著沈文斌的身影消失在巷子里,低著頭,沮喪的嘆了一口氣。美人如花隔云端!
  在何向成的飯館里吃過飯后。關寧她們一行人在白沙井里閑逛。九月份陸續改造完成的白沙井正以其婉麗明媚的風情吸引著江州的游客。陸景被楊玉立、何欣靜、陳國波、趙至立拉著商討白云山旅游開發的事情。
  “現在可是國慶假期,你們總得讓我休息休息。”在立豐控股的辦公室內,陸景抱怨道。
  “景少。能者多勞嘛。”何欣靜笑著說道。
  云春到江州的高速公路在楚北省交通廳立項。文件已經下發到云春市。所以斷然沒有變更的可能。楊玉立他們打算以白云賓館為支點向四周開發旅游地產。因此首先要改造的地方就是白云賓館。
  何欣靜打算在白云賓館后面再擴建一棟裙樓出來,并且將主樓加高至十幾層。建成之后。白云賓館的接待能力將增加七八倍。還將投入大量的資金裝修改造白云賓館內部的配置設施,將白云賓館由二星級酒店打造成四星級酒店。
  商討了一會兒。陸景接到陳笑打來電話,“陸景,你在那里?我剛和龐觀之談完。”
  “到后湖別墅見面說吧。”陸景和楊玉立幾人說了一聲,留下他們繼續商討。驅車趕到后湖別墅里,陳笑已經等在客廳里。她與龐觀之在漢寧區這邊吃中飯,離后湖別墅很近。
  把外套隨意的丟在客廳的沙發上,陸景笑問道:“龐觀之說了什么?”
  陳笑穿著黑色的雪紡衫,白色七分褲,斜倚在沙發的扶手處,笑著說道:“都是聯科的內部交易。黃遠電子獲取到聯科30%的股份后,將會派出電子工程師參與聯科手機的研制,他們計劃在今年出一款性能出色的手機。”
  “能有多出色?現在手機技術就擺在那里,頂多在產品設計上功夫。”陸景哂笑道。聯科手機采取的是采購飛利浦半成品手機配件到國內組裝貼牌銷售的模式。研發力量的加強也只能是在手機功能性上下功夫,但是九八年的手機功能有限,最多聯科會想到模仿諾基亞植入手機游戲——貪吃蛇、記憶力、邏輯猜圖。
  陳笑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你倒是自信的很。”
  陸景走到陳笑的身前,輕輕的把她抱到懷里,“那當然,有誰能比我更清楚手機的發展趨勢。只要i89性能達到我的要求,景華絕對能做到一鳴驚人。”
  “那還要配合廣告的宣傳才行。”陳笑說道,感覺陸景環在她小腹上的大手,熱力十足。“龐觀之說聯科后面會把發展重心放到建業去。江州這邊只會保留生產工廠。就算日后產能的擴展也會放到建業去發展。聯科的銷售策略會側重于開發華東市場。”
  陸景把陳笑抱在沙發的扶手上坐著,低頭輕吻著她嬌嫩的紅唇,笑道:“應該還有更重要的消息吧,龐觀之不會就說這點消息。”
  “恩。他讓我轉告給你一個消息:建業市的市委書記朱然節和市長楊修武在很多方面不合拍。”說著,陳笑雙手撫摸著陸景的臉,疑惑的問道:“這個消息很重要嗎?龐觀之慎重其事的和我說一定要轉達給你。”
  陸景站直身體,扶著陳笑的肩膀,看向窗外有些秋意的樹林。午后別墅花園里靜悄悄,只有微風拂過。
  琢磨了一會,陸景笑道:“這還真是有意思了。”說著給陳笑解釋道“楊修武和我哥是對頭。龐觀之讓你告訴我:朱然節和楊修武不對路。再想想葉家內部的恩怨,可以斷定楊修武與葉文斌的關系要比葉文俊的關系密切。換句話說,楊修武是葉文斌的后臺靠山。這就是龐過之要告訴我的信息。他希望我出手對付楊修武,從而打擊到葉文斌。”
  “那你打算怎么辦?”陳笑抬頭問陸景。聽著他敏銳的剖析出龐觀之話后面的意思,真覺得他有些妖孽。這那里是二十歲的大學生啊。
  陸景笑著捏捏她的臉蛋,“推波助瀾,加速聯科向建業轉移。今年在江州計劃的招聘人數數量加大。不要給聯科留下人力資源。”
  “那常新開發區那邊有幾家元器件的配件廠要不要打個招呼,讓他們停止給聯科供貨?”
  “你倒是心狠啊,龐觀之今天白請你吃飯了。”陸景笑著撫摸她的頸脖。陳笑嫵媚的丟了一個白眼給陸景,“是你說要推波助瀾的,我不就想著讓聯科在江州呆不下去嗎?龐觀之恭維我幾句企業家氣度又不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好處。你當我傻呀,被恭維幾句就傻乎乎的找不到北啊。”
  陸景笑呵呵的在她臉蛋上親了一口,解釋道:“如果配件只供應景華一家,江州的手機產業也發展不起來。我只是想加速聯科把公司重要項目轉移到建業去,不是讓聯科在江州關門,所以沒必要給聯科設置門檻。
  萬紫千紅才是春。景華有足夠的實力和信心在手機行業獨占鰲頭。”說著,陸景在陳笑耳邊輕聲道:“我希望楊修武在建業表態支持手機產業的發展。他沒看到好處絕對不會支持。聯科在建業發展的越好我越高興。嘿嘿,我想葉文斌肯定也愿意將稅收交給建業市政府,而不是交給江州市政府。”
  陳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復雜的政治事務,她很難搞明白。感覺到耳垂被陸景舔得發癢,膩聲說道:“你干嗎?”
  陸景解開她雪紡衫領口處的扣子,手伸進去愛撫著她的鎖骨,氣息有些重的說道:“你說我想干嗎?”
  陳笑羞不可抑的閉上眼睛,就知道單獨見面會被這家伙欺負。任由陸景輕薄,身體里的癢痕難受得很。
  剛把陳笑的胸衣解開,握住她尖尖的淑乳,感受著那份挺翹彈軟的感覺,陸景的電話突然響起來。吳璇在電話里說道:“陸景,笑笑回來沒有,龐觀之有什么消息傳遞過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