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366 聯科內部的變動

吳璇和宋雨綺一起坐車過來到徐華路與臨北街交匯的路口。陸景指吳璇對陳蘇子說道:“知道她為什么不買車嗎?”
  陳蘇子好奇的看向陸景。陸景說道:“她是路癡。”
  吳璇翻個白眼,氣呼呼的說道:“我沒錢買不行嗎?”說著,嘀咕道:“笑笑也真是的,這也和你說。”宋雨綺掩嘴笑起來。
  四個人說笑著向何向成的餐館走去。吳璇問道:“笑笑今天怎么沒來?”
  “龐觀之今天中午請她吃飯。龐觀之說笑笑企業家的氣度折服了他。”陸景眨眨眼睛,一本正經的說道。
  吳璇先是一愣,然后掩嘴嬌笑起來,“龐觀之不至于吧。他付出那么大代價幫聯科手機進入景和商業和盛泰電器的賣場居然還要請陳笑吃飯。咦,不對啊,他應該請我吃飯才對。我才是景和電子的負責人啊。”
  陸景嘴角揚起一絲微笑:“所以問題就在這兒。你剛才和我說聯科內部的變動,我再告訴你一個消息,龐觀之是葉周海父親葉文俊得力的助手。我看龐觀之打算透漏點內部信息給陳笑。你先說說聯科內部的股權變動。”
  吳璇這會也顧不得賣關子,說道:“聯科的第一大股東永輝集團持股45%,葉周海、黃遠實業、漢生軟件都退出董事會。黃遠電子占有30%的股份,另外遠大公司占有20%的股份,我二叔的建發投資占有5%的股份。據說,幾家公司在國慶假期后會聯手向聯合科技注資。”
  陸景揉了揉眉心,琢磨了一下,對吳璇說道:“很明顯,葉周海被踢出聯科。葉文斌應該還和葉文俊有交易,葉周海那20%的股份不可能是白拿。葉文斌又分了5%的股份給黃遠電子,放棄控股地位,可能是換取黃遠電子的技術支持。
  而黃遠實業和黃遠電子都是同穿一條褲子,應該是內部有股份置換。漢生軟件和遠大公司八成也一樣。”
  宋雨綺看著陸景侃侃而談的樣子,微微一笑。
  吳璇點點頭,認可陸景的猜測,問道:“那你覺得龐觀之會和笑笑說什么?”
  陸景笑道:“這我哪知道。應該會是一個很有價值的消息。等笑笑回來就知道了。”
  到西橫巷,干凈的深色小門半掩著,門外只有門牌號,用楠木楷書淺雕上“西橫巷十二號”。推門而入才看得見影壁上小篆刻書“何家菜館”四個字。轉過影壁,院子四角種著海棠與丁香。院子正中則是一個人造的水池,有幾枚大石,魚翔淺底,水波粼粼。有著自然的靈動之感。舊式廊柱、窗格相映。
  陸景到東廂房里就坐,已經來了不少人,他沒興趣去正房里和楊玉立他們湊一桌。吳璇去給正房那邊給何欣靜打了個招呼,笑著走進來。
  右邊有人喊道:“姐!”吳璇看吳勝林和謝清歌坐在那邊桌子上。還有幾個不認識的青年男女,應該是何家親戚的小孩。
  “你怎么來了?”吳璇奇怪的問。吳勝林尷尬的笑了笑,說道:“謝清歌是何夢明的朋友。”
  吳璇注意到他稱呼謝清歌的名字,再看看臉色不愉,把頭扭在一邊的謝清歌,就知道兩個人還在鬧矛盾。
  吳璇點了點頭,溫和的說道:“你要對清歌好一點,青梅竹馬的一塊長大的有什么事情說不開。”說著,也不在理他的事情,坐到陸景這桌上。她二叔雖然讓她說說吳勝林,但是這種事她不想過度參合。
  “正房的人不少。叔叔伯伯都喊我的頭暈。陸景你故意的是不是?”
  陸景笑道:“剛才不是有人喊你姐嗎?要不要我們這桌一起喊你一聲‘姐’。”吳璇笑道:“你們喊我就答應,誰怕誰啊!我可是比你們幾個都大。”
  說的一桌子人都笑起來。陸景這桌坐著關寧、宋雨綺、陳蘇子、余志成、沈效光、趙劍華、席雨嘉。席雨嘉是星空網吧的正式員工,與何夢瑤關系不錯。
  吳璇四處打量了一下,問道:“半遮半掩的,我看這里布局像私房菜的格局。是不是打算做成私房菜。”
  陸景搖頭說道:“猜錯了。是準備打造成放在西橫巷里的高級餐廳。你媽不就是做高級餐飲的嗎?麗都酒店的經理出了不少主意。否則,何向成那里敢這樣嘗試。”
  吳璇黑白分明的眼睛珠子轉了轉。陸景肯定幫忙說話了,否則她媽一天到晚忙得很,那里顧得上這種小事情。
  何夢瑤客串服務員端菜送進來,陸景問了她一聲,才知道何夢明在廚房里幫著做菜。他渾然沒覺察到右手邊的桌子上有一雙眼睛正惡狠狠的看著他。
  鄭哲玉是電器一廠的核心技術員,負責電話機的技術難點公關。他被沈文斌從私營企業里面拉回到江州電器一廠工作。他家里原來與何夢瑤家里也有走動,回到電器一廠工作之后,見到何家家境好轉,心里對何夢瑤動了心思。
  要是原來她妹妹要動手術的時候,他還真不敢動娶何夢瑤的心思。十萬元的手術費他可不愿意付。
  現在見到何夢瑤和那個青年說話,雖然沒有微笑,但是神態不似冷淡的樣子,心里有些嫉恨。要知道何夢瑤和他說話一直都是客客氣氣的。
  上了幾道菜之后,鄭哲玉在桌子上拿了一瓶白云酒走過去,把酒瓶放在桌子上,“今天何叔叔開業的喜慶曰子,你們這桌怎么不喝酒呢?這不是不給何叔叔面子嗎?”
  心里暗罵一聲,“瑪德,老子那桌就一個長得水靈的姑娘,這桌姑娘個個都水靈。”
  陸景微微皺眉。吳璇不爽的瞪他一眼,“我們喝不喝酒管你什么事,要喝酒自己去外面蹲著喝。”
  “哈哈!”陳蘇子一時沒忍不住,笑出聲來。宋雨綺掐了她一把。看到那個青年臉色憋屈。心里微微一曬。
  鄭哲玉看著吳璇,見她容顏靚麗,裝扮時尚,心里有些發虛,但是就這么退回去,他也不愿意,指著陸景說道:“你叫什么名字,你連酒都不會喝嗎?來,我敬你一杯。”說著,走到陸景旁邊,要給他倒酒。
  陸景杯子里的果汁剛好空掉,蹙起眉頭,看著莫名其妙冒出來的青年把玻璃杯倒滿,聽到那青年說道:“我們江州的規矩,敬酒一杯對一杯,罰酒就是三杯當一杯…”
  關寧打斷他的話,“陸景又沒說要和你喝酒。你這人怎么這樣?”她知道陸景最近見酒就想吐。
  鄭哲玉看著關寧,記起來那天何夢瑤家里搬家請客吃飯的時候,她就在何夢瑤旁邊。對于這個擁有這絕美無暇容貌的美女,他記憶深刻。
  沈效光皺眉說道:“你那位?要喝酒我來和你喝。”他不認識這人是誰,要不是顧忌著有可能是何家的親戚,鬧得主人面子上不好看,他現在就能把他轟走,太不知所謂。
  正好何夢瑤送菜進來,看到鄭哲玉站在陸景的桌子邊,色瞇瞇的看著關寧,心里有些厭惡。宋雨綺揚聲問道:“夢瑤,這位是誰?莫名其妙要過來給陸景敬酒。”
  鄭哲玉感受到這桌子人的敵意,但是何夢瑤進來了,他就不能退縮,深吸一口氣,膽氣有大起來說道:“不好意思,各位,我剛才沒有自我介紹,我叫鄭哲玉,是何夢瑤家的老街坊,從小與何夢瑤一起長大。今天何叔叔開業,我很高興,很榮幸,所以我想和這位陸景同學喝一杯。”
  陳蘇子恍然,在宋雨綺耳邊說道:“哦,然來是情敵來找麻煩來了。”
  何夢瑤冷聲說道:“鄭哲玉,我爸的菜館開業和你有什么關系?請你坐回到你的位置上去。”她雖然有些發怒,但是她氣質清冷,一貫是冷美人的形象,而且她不喜歡口出惡語,不是熟悉她的人,實在很難以感受到她的怒氣。
  陸景倒是知道何夢瑤生氣了,也知道她不擅于對付那些她厭惡的人。他可是見過何夢瑤氣惱到極致的表現。當時黃暉纏著調戲她,她也就冷冰冰的不說話,不理黃暉而已。
  沖何夢瑤笑著擺了擺手,對鄭哲玉說道:“敬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不夠資格給我敬酒。”
  他倒是有些懷疑,這小子是真傻還是假傻,他剛才主持開業慶典,這小子沒看到嗎?
  輕飄飄的一句話,讓鄭哲玉臉漲得通紅,大聲說道,“你什么意思?不就是何夢瑤的同學嗎?我憑什么不夠資格?你算老幾。我在電器一廠一個月8千塊錢的工資,核心的技術人員,敬你一個大學生一杯酒,有什么不夠格的?”
  一桌子人都笑起來。余志成笑著幫何夢瑤把菜放到桌子上。
  趙劍華在時代在線都有1.5%的股份。突然有人跑到面前來說我月薪8千,我比你厲害,這種滑稽感實在讓人忍俊不禁。
  鄭哲玉也看得出來這些人是在嘲笑他。正要說話,沈效光冷冽的看著他說道:“你就在這兒站著,我讓沈廠長過來給你說。”說著朝設在正房的餐廳走去。
  “姐,你送個菜怎么這么久啊。”何夢明端著菜進來,看到鄭哲玉僵硬的站在桌子邊。冷哼了一聲,她最討厭鄭哲玉了。整天借故糾纏她姐。
  何夢瑤說道:“鄭哲玉亂敬酒。我讓他回去坐著。”
  陸景和何夢明笑著打個招呼。正好沈文斌進來,聽到這句話,訓斥道:“小鄭,你怎么回事?喝了幾杯酒就喝高了?要敬酒到我那里去!”
  鄭哲玉看著沈文斌,再看看這一桌子,突然有種他是小丑的感覺,但是他就是不明白,憑什么他給一個大學生敬酒就不行。把酒瓶重重的放到桌上,頭也不回的走出去。
  沈文斌賠笑著道:“景少,小鄭是搞技術的,脾氣很沖,你不要往心里去。我代替他自罰三杯。”
  說著,想要拿干凈的杯子倒酒。陸景笑著擺手,“你忙你的,我現在聞著酒味就不舒服。”他不爽鄭哲玉倒也不會把情緒帶到沈文斌身上去。三大玻璃杯白酒下去,沈文斌只怕要醉到。
  沈文斌還是自罰了一杯,然后出門去追著去教訓鄭哲玉了。何夢瑤、何夢明回到廚房幫忙。這個敬酒的小插曲并不影響大家品嘗佳肴、朋友小聚的心情。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