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365 新豐公寓

陸景有些奇怪何向成的餐廳怎么還沒開業,他9月14號離開江州時,聽陳蘇子說好像已經裝修的差不多。陳蘇子惦記著他請客吃飯的事情,很關心何向成的餐廳何時開業。
  何夢瑤仿佛知道陸景在想什么,清聲說道:“我爸比較迷信,他說你到家里的小店里面吃飯后,家里的情況就一天天的好轉。所以一定要你給餐館主持開業典禮。”
  “呵呵,你爸把我當招財貓啊!”陸景笑著點點頭,“就國慶這幾天吧。這段時間我都在江州。你讓你爸挑個好日子。小明沒來這兒玩?我記得江大的軍訓已經結束了。”
  何夢明今年7月份順利考取江州大學。她選著的專業與陸景一樣,也是經濟學專業。
  “恩。”何夢瑤扭頭看陸景,想著他像招財貓一樣站在門口使勁的招手模樣,心里忍不住微微一笑,臉上卻是清冷的說道:“小明拿關寧的圖書證到江大圖書館看書去了。”
  “哦。”江大大一新生的圖書證一般要等到國慶節之后才能辦下來。陸景和關寧、何夢瑤在二樓的吧臺處隨意的閑聊著。
  現在星空網吧的規模越來越大,總部就設在南陽街這里。時代在線的李群、蔣耀軍他們搬到景華科技園里面去了,南陽街這里的星空網吧沒有給他們預留辦公室,只留了一間辦公室給時代俱樂部的成員。時代俱樂部的成員是星空網吧日常維護的技術力量,算得上是半正式的員工。
  到傍晚時分,三人到江大的東教工食堂等何夢明過來吃晚飯。這時間南陽街上有些熱鬧。雖然南陽街上都是高級餐廳。但是高校學生中家庭富裕的也不在少數。
  改造完畢的南陽街有著迥異于校園風景的別樣風情。仿古式的街燈,燈盞若隱若現的藏在茂密的林梢里。街心巷頭巷尾的那幾座書報亭充滿藝術感。
  夕陽掠過樹梢。金黃色的光芒仿佛鋪在屋脊上,梧桐樹冠下的南陽街給籠罩在極淡的陰影之中。
  一路走來。看到不少牽手而行的情侶,與關寧、何夢瑤兩個絕色的女孩走在一起,自然是很多人目光關注的焦點。
  “陸哥。”董晚瑤站著街頭的梧桐樹下驚喜的喊道,她穿著藍色的刺繡連衣中長裙。連衣裙的肩頭、裙擺處有白色的薄紗,董晚瑤身材高挑,曲線修長,與連衣裙相配,有著純凈素雅的青春少女氣質。
  “咦,晚瑤。你在這兒吃飯?”陸景笑說道。董晚瑤到江州上學之后,這還是第一次見她。經過軍訓之后,她往日若雪般光潤的肌膚仿佛涂抹了一層蜜色般,在夕陽的余暉下閃耀著健康的色彩。
  “是啊!”董晚瑤回身指著去往師大的師南路與南陽街交匯的路口說道:“下午在那兒和那老板談租金,沒有談攏。”
  “你租門店干什么?”陸景疑惑的說道。
  董晚瑤淺笑著說道:“我打算在這兒開個酒吧。”說著,俏皮的笑道:“陸哥,你不給我介紹兩位姐姐。”
  汗。董晚瑤在香港見過丁靈。這會兒八成覺得關寧與何夢瑤都和他有關系。
  給董晚瑤介紹了關寧和何夢瑤,陸景對關寧和何夢瑤說道:“晚瑤是趙清芷和夏思雨的同學,在江州音樂學院讀大一。”
  董晚瑤乖巧的打著招呼。“寧姐、夢瑤姐。”關寧與何夢瑤都微笑著點點頭。關寧沒見過那趙清芷和夏思雨,但是知道趙清芷是陸景的表妹。夏思雨是王燦的女朋友。何夢瑤心里有些詫異董晚瑤作為大一的新生怎么能想到在南陽街上開酒吧的主意。
  陸景打個手勢說道:“走吧,帶你去江大東教工食堂吃飯。南陽街上有不少物業是立豐控股公司的,我回頭讓人過來陪你挑一處地方做酒吧。”
  “好啊!”董晚瑤雀躍歡呼。“謝謝你,陸哥。”陸景一句話就省了她很多事情呢。雖然不知道立豐控股是什么公司,但是她一點都不擔心陸景騙她。
  聯科大廈葉周海的辦公室內。葉文斌背負著雙手,站在窗戶邊淡淡的看著江州的夜景。到今天就是九月三十號。聯科手機在江州的銷售量還沒有達到景華手機銷量的80%。葉周海已經無力挽回局面。他必須要承擔責任。
  葉周海皺著眉頭把手中的銷售報告放到辦公桌上。他很清楚他二叔此時出現在這里的目的。
  “二叔,這對我來說是不公平的。新機e66的銷售勢頭良好。難道不是我的功勞。只要把國慶節的數據算進去,我們有希望超過景華手機在江州的銷量。”
  葉文斌嘴角露出一個諷刺的笑容。真虧葉周海說得出口,干脆拿聯科兩個月的銷量去和景華比算了,說不定還能超出。
  葉文斌轉過身來,“小三,國產手機市場目前正處在一個爆發的階段,聯科不能僅僅把眼光放在江州。當初的銷售計劃是你一手制定的,現在需要有人站出來為業績不好負責。”
  見葉周海還有爭辯,葉文斌擺了擺手,“我希望你主動辭職。召開董事會免去你的職務會弄得大家臉上不好看。你要是對手機行業還有興趣,家里和熊貓高科還有合作,你可以做熊貓的貼牌手機。”
  說完,他準備離開。他不是來和葉周海辯論的,他只是來通知他這個結果。
  葉周海愣了一下,怒吼道:“二叔,你憑什么這么做?你有沒有考慮我的感受。”
  葉文斌在門口回頭,冷冷的一瞥,“小三,你這個話,可以多問問你爸。他強勢這么多年,什么時候考慮過我的感受。”
  看著葉文斌走出去。葉周海憤怒的將手邊的茶杯丟出去,“操!”茶杯砸在鋼化玻璃上。發出“嘭”的一聲巨響。辦公室外工作的聯科職員都詫異的看向總經理辦公室,不知道發什么了什么事。
  葉周海喘著粗氣。拿起電話打給父親,“爸。葉文斌憑什么拿我當替罪羊?景華手機在全國各地都銷售得都很好,又不是只在江州一地?”
  “他自然有憑仗。聯科的股東對他都是支持的,再加上他控制著永輝集團的銷售渠道。這件事情就這樣吧。你去嶺南參與恒躍集團的房地產事務,…”葉文俊在電話里說道。
  他很清楚葉文斌的打算。葉文斌要恒躍電器、永輝集團以及聯合科技。他則是希望控制蘇江萬華、恒躍集團。從價值上來說,他所得這部分價值(房地產開發、保健品、造紙行業以及蘇江萬華的投資業務)自然更高。
  但是葉家所擁有的銷售渠道資源、以及新興的手機行業價值也極高。葉文斌也說不上吃了多大的虧。
  這樣的分割方式,他和葉文斌已經達成默契,雖然表面上大家還是一家人,但是裂痕已經無法彌合。
  葉周海慢慢的放下電話,頗為留戀的看了一眼這件辦公室。想到以后就要讓給別人。心里憤恨不已。
  陸景得知聯科公司內部發生變動還是十月三日上午吳璇打電話告訴他的。
  “葉周海辭去聯合科技公司總經理的職位,由他二叔葉文斌擔任。葉文斌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聯科手機下階段的重點是開發華東市場。”
  陸景奇怪的問道:“你怎么知道得這么清楚?”
  “我二叔吳開偉以后負責聯科手機在江州的生產工廠。他在聯科占5%的股份,當然清楚這些事情。更詳細的股權變化要不要聽?”吳璇在電話里笑兮兮的問道。
  “你來白沙井的西橫巷吧,我在這兒參加一家餐館的開業典禮。”陸景笑著掛了電話。吳璇要賣關子,他自然也不會配合她。
  何向成的餐館選在白沙井中西橫巷的十二號,與臨北街交匯的位置。正對門的小路走過去是江州棋院。出門左轉就是往徐華路的方向。
  開業典禮也就是放了幾掛鞭炮。古香古色的巷子里擺放艷麗的花籃頗有些顯眼。今天來道賀的人不少。
  楊玉立、何欣靜、陳國波、趙至立、沈文斌再加上何向成在江州市電器一廠的同事、朋友以及何家的親戚都過來捧場。
  陸景剛剛從門外進來,就被陳蘇子逮住,“呵,讓你請吃頓飯這么難呢。早知道我不答應你去當模特。”
  “蘇子,你現在后悔也沒用了。”陸景笑著說道,接著話鋒一轉,揮手道:“今天這頓飯不算。改天我單獨請你。”
  “算你還有點節操,沒到無可救藥的地步。今天本來就應該算何夢瑤請客。”陳蘇子橫了陸景一眼,“我出去接雨綺。她還沒來過這兒呢。”
  陸景想了想。跟著她走出門外,“得。我和你一起吧,還有一個路癡也要過來。”
  “你不會又勾搭上那個美女了吧?”陳蘇子鄙夷的看了陸景一眼。“我聽說你二十八號晚上在江大東教工食堂里和四個美女一起吃飯,把江大那幫牲口氣得在校園bbs大罵。”
  “那我是不是應該得意一下。”陸景呵呵一笑。
  陳蘇子白他一眼,“你也不怕晚上走路被人扔石頭啊。”
  “我去!你還真夠狠的。”
  陳蘇子掰著手指頭數道:“關寧、何夢瑤、何夢明,還有一個是誰?我看論壇上有人回復說是音樂學院的小美女。”
  “你不去當小報記者真是可惜了。”陸景感嘆道。
  陳蘇子睜大眼睛,瞪著陸景,理直氣壯的說道:“你什么意思啊你?我是校園bbs論壇的管理員,知道不?”
  一路鬼扯著,兩人走到徐華路與臨北街交匯的路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