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362 蘇遠的調整

九月初,又是一年新生入學之際。在圖書館的閱覽室里都可以聽到操場上傳來嘹亮的歌聲。陸景在閱覽架上拿了幾分報紙和電子期刊到座位上仔細的閱讀著。這是他每天必須要做的功課。
  一邊在筆記本上做著筆記,疲勞時抬頭四處搜索到閱覽室看書的美女,看著她們賞心悅目的身姿。猶若香茗讓人回味許久。
  雖說陸景負責為I89手機的工藝設計、質量把關,但工作量有限。具體的工作都是陳水游負責的工業設計部門在做。陸景只負責試用,提出問題。
  “陸景,景和商業在林元新城那里新開張了一家門店,明天舉行開業典禮,你有沒有時間過來參加典禮?”吳璇打來電話說道。
  陸景拿著電話走到閱覽室外,“我就不過去了。相信你能處理好。”說完,看到明艷動人的關寧背著書包與蘇蕓一起從圖書館外走到一樓大廳里。
  “你就會耍滑頭偷懶。好歹關心下景和商業的發展啊。”吳璇不滿的說道,“我二叔想請你吃頓飯你有沒有時間?”
  “吳開偉?”陸景琢磨了一下,說道:“算了,我沒興趣和他吃飯。”吳開偉找他估計是想透漏一下聯科最近的動態。聯科昨天已經發布了最新的一款手機E66,售價3688。與南方高科的售價一致。但是,現在最低價的手機不是這兩家,而是夏易公司推出的一款售價3388元的手機。
  國內手機市場目前正處在一個混亂無序的狀態。除了一線城市、重點城市的手機市場已經成熟起來之外,二、三線城市對手機還有著大量的需求。那些城市并不缺乏可以消費得起手機的消費人群。
  有能耐把貨鋪過去的廠商就有錢賺。所以說這段時間國產手機廠商在搶錢是一個很貼切的描述。
  景華的目標不是超越聯科手機的市場份額。事實上,景華的出貨量一直是高于聯科的。只是在7月份、8月份讓聯科在江州拿下了一些市場份額。隨著T18上市銷售,聯科在江州的銷售量逐步減少,風光不再。
  聯科沒有能力給景華制造麻煩。他無需為聯科的內幕消息而承吳開偉一個人情。
  吳璇掛了電話,坐到椅子上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陸景這家伙聰明的很,估計剛才他已經猜出二叔要請他吃飯的用意。
  在辦公室里給她二叔吳開偉撥去電話,“二叔,陸景拒絕了你的邀請。”
  吳開偉郁悶的沉默一會。他已經覺察到聯科內部的氣氛不太對。最明顯的就是葉周海已經無法指揮身在建業的研發部。而在江州的研發團隊還只是剛剛搭了一個架子起來。雖然有黃遠電子支援的一個技術研發小組,但是想要立刻挑起大梁還不可能。
  “好吧,謝謝你了。吳勝林和謝澤華的女兒鬧別扭你知道了吧,你有空說說吳勝林。他聽你的話。”
  “行。”吳璇點了點頭。她現在和吳家關系僵著呢。琢磨了一會,打電話給母親何欣靜,把事情說了一遍,“媽,二叔怎么突然關心起小輩的事情來?”
  何欣靜想了想,說道:“謝澤華現在在云春干常務副市長,吳家早沒有以前的勢力。謝澤華是他們需要巴結的對象。”
  “噢,真是復雜。”吳璇揉了揉腦袋,“媽,你什么時候回江州?”
  “呵呵,還要幾天。把白云賓館的賬目盤查完就回去。”
  …
  葉周海雙手撐在辦公室的窗沿上,透過玻璃遙望著夜色之下漢北區市區繁華的燈火。漢生軟件園靠近漢北市區的位置開發的很迅速。有一大批的寫字樓,商業樓拔地而起。
  忽地,他回過頭問正在辦公桌邊翻閱文件的龐觀之,“龐叔叔,怎么樣?”龐觀之是父親的得力助手,恒躍集團的執行總裁。今年四十五歲,被父親派過來幫他解決困難。
  他對龐觀之報以很大的希望。他二叔葉文斌想要設置一個難題把他趕出聯合科技,他自然不會坐以待斃。
  龐觀之笑了笑,對葉周海說道:“不要急。這些材料我通宵回去看吧。今天離新機上市也就三天的時間。還有近半個月的時間,好好運作,超過景華手機T18在江州的銷量并不是問題。”
  說著,喝了一口咖啡,沉著道:“現在兩手準備。我這邊分析市場狀況,準備營銷方案。你要著手說服董事會的成員,讓他們支持你繼續執掌聯科。另外,江州的市場在全國市場的范圍內來說并不重要,聯科的銷售重心要放在華東地區,永輝集團的渠道必須要利用起來。你不要老想著在江州和景華糾纏。”
  雖然最后一句帶著批評。葉周海還是點點頭。沒想到他只是想出口氣,就搞得這么被動。景華不是省油的燈。不過,聽到龐觀之的分析,他心里又多了幾絲希望,“好的,龐叔叔,我馬上聯系黃利飛、蘇遠。爭取他們的支持。”
  龐觀之笑了笑,“那行,你先忙你的,材料我拿到酒店里去看。等我把方案做出來之后,立刻召集管理層會議。實施營銷方案。”
  葉周海將龐觀之送走,琢磨了一下,拿起電話打給蘇遠。
  “哦,葉總的想法,我明白。我現在還在京城辦事情,等回江州再說吧。”
  葉周海愕然的聽著那邊掛掉電話。蘇遠這是拒絕他的提議了。葉周海不甘心的又打給黃利飛。接通電話的那一刻,還能聽到女人放縱的呻吟聲。
  “葉總,我說了只要不和景華搞對抗就行。反正都是賺錢嗎。呵呵,和氣生財。好了,我這邊正忙著。改天再聊。”
  “操!”掛掉電話,葉周海把手機摔得地板上,把剛剛進來的女秘書嚇了一跳。本來想發嗲讓葉周海帶她去高級飯店吃浪漫大餐的想法又縮回到肚子里。
  龐觀之回到楚北國際大酒店之后,在餐廳里吃過飯回到房間里,半躺在沙發上,手里拿著一杯紅酒,思索著如何扭轉局面。
  “葉文斌敢向葉文俊攤牌,只怕這次恒躍集團免不了拆分的命運。唉,不管怎么說,先把眼前這個難關應付過去再談吧,至少籌碼多一點。”
  他到江州來幫葉周海,自然不是幫助他度過難關那么簡單,而是因為,如果葉周海在江州失敗,就是葉文俊用人失敗,葉文俊在恒躍集團內部的地位會被動搖。葉文斌提出分家的提議有可能會通過。
  他作為葉文俊的主要助手,自然知道葉家目前正內斗的厲害。
  “唉!”龐觀之幽幽的嘆了一口氣。他只是個高級打工仔,做好份內的事情就可以。
  …
  占哥兒九月十六日在京城舉行婚禮,陸景十四日就返回京城幫他處理瑣事。
  占哥兒在城南別墅買了一套別墅作為婚房,陸景叼著煙和王燦、唐悅、羅華在這棟占地一畝的別墅里四處轉悠著。羅華心里暗自咂舌。占正方這兩年算是發達了。這套房子算下來價值恐怕要四五千萬。他守著葉妍那個美容店每年也能分潤個七八十萬,但是要到這里來買一棟別墅恐怕有些難。
  陸景笑著在王燦的肩膀上拍了一把,“夏慶平和何媛結婚的時候,你送這么一套別墅給他們,估計你和小雨的婚事就沒問題。”
  王燦叫道:“靠,我現在全部身家就幾千萬。賣了都搞不起。不過可以試一試。”
  幾個人都笑起來。他們也不能在這兒泡一下午,主要是過來看看婚房、婚禮現場的布置。婚禮最終會在這里按照傳統的婚禮舉行。
  陸景把盛泰電器的許文杰、京城快遞的杜衛成,在加上景華京城分公司的王臣澤都拉過來辦事。他負責統籌全局。好吧,最主要的職責就是聽從羅女士的指揮——籌備婚禮的總指揮是羅女士。拿老頭子的話說:要做到服從命令聽指揮,不能打折扣。
  剛開車出了別墅的大門,陸景接到陳笑的電話:“陸景,聯科公司新任命了一個副總,叫龐觀之,是恒躍集團的執行總裁。他代表聯科要求聯科手機進入景和商業的手機連鎖門店。給出的條件很豐厚,一支手機可以讓利500元給景和商業。吳璇打電話來問我的意見。”
  陸景抽著煙,琢磨了一下,“你等等,我給葉妍打個電話問問。”這件事情相當奇怪。龐觀之為什么不惜降低聯科的利潤進入景和商業的門店銷售。想來,盛泰電器那邊應該也收到類似的請求。
  聯科急迫的想提高手機銷量的目的是什么?
  陸景把煙頭滅了,打了個電話給葉妍,“葉美女,問你個事。龐觀之這個人你認不認識。”葉妍在恒躍集團擔任過副總經理,應該認識龐觀之。
  葉妍慵懶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龐觀之啊,很有能力的一個人,我大伯的得力助手。怎么了,他找你有事?”
  “是的。他打算送錢給我。”陸景把事情說了一遍,他倒不是指望葉妍給他出主意,只是順路理清思路,“你上次給我說你大伯和你二叔關系不太好,是吧?”
  “是啊。我大伯做事很過分的,你沒見我在江州碰到葉周海都懶得理他。”
  “哦,行吧。”陸景琢磨了一下,決定答應龐觀之的請求。不管他什么目的,送錢上門沒有拒絕的道理。至于聯科在江州的銷量是否會超過景華,那還要看消費者的選擇。同意聯科手機進入景和商業門店銷售也只是給他們一個稍微公平的競爭機會而已。
  陸景可不認為T18會輸給聯科的E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