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361 四千元手機

景華率先推出4000元以下的手機為八月底、九月初銷售火爆的手機市場之上再加了一把火。各大國產手機廠商緊隨其后紛紛下調手機價格,或者準備推出新的低價手機。
  9月3日,各大電子專業類的媒體都報道了南方高科推出的3688元新手機。這是繼景華推出T18手機之后的最低價手機。市場容量固然很大,但是手機的降價時代還是不可避免的來臨。
  制約進一步降價的因素是各大手機廠商的利潤。如果有足夠的市場空間,沒有那家手機廠商會主動壓低利潤。預計3千元手機還要一段時間才會出現。
  景華掌握有一套自己的手機平臺解決方案,相比于聯科等手機廠商,每支手機在成本上至少要低300元。所以景華并不畏懼低價競爭。陸景從九六年就開始組建研發團隊,然后投入巨資打造研發團隊的工作終于體現出價值。
  當然,如果景華不繼續研發新技術,這個成本優勢會慢慢的縮小。
  “新項目I89研發進度怎么樣?”景華科技園研發大廈的辦公室內,陸景問負責研發的周志龍。
  周志龍說道:“天線內置這個技術難點解決得差不多,再調試一個月基本能解決。工藝部分要做到跌落不摔壞這一點還有些難。和弦鈴聲技術依舊解決不了。”
  陸景遞了一支煙給周志龍。和熙的陽光照在辦公室里,江州最近晴天開始多起來。入秋之后,全國性的洪澇災害也即將結束。
  抽了半支煙。陸景說道:“把天線內置做好。工藝一定要保證手機跌落之后還能開機。工藝設計、質量我親自把關。和弦鈴聲的研發進度你負責跟進。”
  “好。”周志龍答應下來。如果單純以江州的研發力量他未必有把握,但是EVF公司正在美國硅谷招聘人手。未必就不能解決。世界上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實現和弦鈴聲的手機。如果能研發出來,可以想象多么的有價值。
  陸景給周志龍列下一批景華研發部門接下來要集中力量攻克的技術難點。這都是景華手機接下來要推出的新機所必須跨越的難點。一直討論到下午。剛剛離開研發大廈,陳笑打來電話,“剛才聯科的葉周海打電話質問我為什么停止給他們供手機屏幕。還說我們這么做是針對聯科公司,他要把官司打到市里面去。”
  陸景詫異的道:“他腦子沒壞吧?元器件一廠那里的手機屏幕生產線滿足我們自己的需求都不夠,我們為什么要給聯科供貨。他把官司打到中央去也沒用。葉周海也太看得起他自己了。我們和聯科競爭需要用這種手段嗎?”。
  陳笑嬌聲笑道:“我也是這樣覺得啊。可能是T18最近銷量不錯,他壓力過大以至于腦子燒掉了。哈哈。”
  陸景也是一笑:“聯科就是個跳梁小丑,不堪一擊。”
  …
  葉周海的壓力不僅僅是來自于T18的銷售,還有內部的壓力。他二叔葉文斌在昨天已經找他爸談過:如果聯科九月份的銷量不能超過在江州的景華,那么葉周海需要為此前制定的營銷方案負責。
  雖然他無懼他二叔的威脅。但是聽到父親打來電話,心里還是火冒三丈。所以當聽到采購經理說景華停止給聯科供應手機屏幕,立刻把電話打到景華總經理陳笑的手機上。
  放下電話,葉周海仍是怒氣難平。打電話給采購經理立刻需找新的手機屏幕貨源。然后又打電話給香港那邊詢問新產品設計方案出來沒有…
  一通電話打下來,他恍然發現夜色逐漸的籠罩下來。坐在老板椅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煙。聯科的新手機至少得9月10號才能上市。十幾天的籌備時間已經是極快的反應速度。這十幾天的時間里還包括送到信息產業部申請入網檢測的時間。
  “瑪德,等新機上市,非得打一個翻身仗不可。”
  …
  松濤苑是新月投資下屬的地產子公司開發的江景別墅。距離大江也兩三公里的路。蘇遠的家就在松濤苑7號別墅。二樓視野開闊,可以看到江浪洶涌浩蕩的往東而去,江面幾乎與大堤持平。
  孟漢生指著遠處江堤上忙碌的人群說道:“虧你還能安心睡覺。我要是住在這里,晚上一刻鐘都睡不好。”
  蘇遠抽著煙笑道:“有什么睡不好的。我爸他們都在江堤上睡覺。氣象預警部門說過幾天還有一次洪峰。難得今天有個晴天可以看江景。”
  今天9月5號是周末,他請孟漢生和潘婷婷過來家里燒烤。他知道孟漢生最近心里很郁結。孟漢生的父親孟有望被調整為江州市老干部局局長。雖然還是市委組織部的副部長,但是排名最靠后。組織部部長孫雄志是個厲害人物。
  孟漢生笑了笑。說道:“你前些時候去蘇江和葉文斌談得怎么樣?景華的T18這幾天廣告在江州電視臺,江州日報上到處都是。我問過聯科的銷售部經理,T18賣得很好。”
  “我和葉文斌約定遠大電器不會涉足華東地區的手機專賣市場。永輝集團的家電賣場也不會到華中地區來。我詳細的思考過,不管手機怎么做。最終需要出貨渠道。我準備大力發展渠道資源。
  景和商業的手機門店雖然有盛泰電器幫忙,但是目前來說。遠大電器還是要占據優勢。我們需要把資金集中到一個行業領域內使用。”
  孟漢生微征,他認識蘇遠這么多年,商戰的風雨一路走過來,這是蘇遠第一次正面回避與競爭對手的沖突。難道陸景能給蘇遠帶來如此大的壓力?
  “我給你看一份報告。”蘇遠走回書房里面,拿了一份報告出來放在客廳黑色烤漆縷花玻璃茶幾上。“T18在建業也是24日上市。這是葉文斌在建業的研發部門對T18的測評報告。昨天晚上用郵件傳給我的。”
  孟漢生拿起來翻閱了一會,抬頭問靠在沙發上抽煙的蘇遠。“可是這份報告是在你從建業回來之后才出來的。并且從這份報告的結論上看,景華并沒有領先聯科手機多少。”
  蘇遠搖了搖頭。“在手機制造領域,我們沒有技術儲備。不可能在聯科占主導地位。所以我們要發展渠道資源。前幾個月,景華提高了供貨給遠大電器的價格,使得景和商業縮小與遠大電器差距,以此來獲得競爭優勢。
  我準備去京城和凌雪月談一談,收購新月投資所持有的遠大電器股份。未來我們與陸景較量的戰場不在手機制造領域,而是在終端銷售領域。
  陸景現在傾盡全力打造景華手機。景和商業的資金絕對沒有我們雄厚。他的盟友盛泰電器重點布局一線城市和北方市場,在江州、在楚北我們還大有可為。這是我們在電子產業領域站穩腳跟的一步。不是我看不起景和的吳璇,她的能力和我比還差太遠。
  我準備調整遠大公司的運營方向。資金重點流向是遠大電器和遠大地產。遠大酒業那一塊我要放一放。你的漢生公司也要盡快將資源集中到一個領域來。最近互聯網的公司頻頻有融資消息見報。漢生軟件除了財務軟件、辦公軟件、手機軟件的研發外還需要考慮下互聯網的業務。”
  孟漢生低頭喝著茶水。他明白蘇遠的意思。蘇遠是希望他放棄網吧業務。星空網吧突然發力,在江州市的范圍內大幅開設門店。增加機器臺數。以江州網民的基數,有二三十萬臺電腦的容量。星空網吧擴張得非常迅速,一共發展了8家門店,預計差不多擁有近5千臺機器,占據江州市網吧行業的高端市場,已經初步有稱霸江州市網吧行業的勢頭。
  漢生軟件很難撈到豐厚的利潤。以漢生軟件公司的規模,投資幾千萬進入網吧行業和星空網吧競爭,如果每年回報只有幾百萬的話,對公司來說會傷筋動骨。
  漢生軟件的盜版業務被打得七零八落。市里面加大對文化盜版的打擊力度,而他爸現在也不在位置上。他也不敢在江州重建盜版基地。這一塊豐厚的利潤算是被斬斷。
  財務軟件每年的收益也就幾百萬,還需要打點各路神仙。辦公軟件剛剛起步,預計能有幾百萬的收入。手機軟件項目還在起步中。至于未來十幾個億產值的項目。那只是紙面上的。
  孟漢生嘆了一口氣,滿嘴苦澀的說道:“我聽你的。星空網吧還做不到在江州網吧行業一統天下。但是我如同在他們這一塊競爭得不償失。景華現在拔根腿毛比我粗。不過,南陽街那里的網吧。我希望保留下來。總要讓陸景難受。”
  南陽街已經改造完畢,估計在馬上就會開始招租。立豐控股在這個項目上著實撈了一筆。
  景華一個月的出貨量3萬件手機。按景華手機I18的售價5499元計算。這就是一個多億的銷售額。漢生軟件就這么一點家底,怎么和陸景對拼?差距太遠。就連和景華的關聯企業星空網吧搞商業競爭都要掂量。
  他必須得承認。他不是陸景的對手。
  蘇遠微笑道:“放心吧,會有陸景難受的時候。我和葉文斌、黃利飛有協議。如果葉周海在江州九月份的銷售額比不上景華,就把葉周海清出聯科,讓葉文斌出來主持聯科的工作,屆時黃遠電子也會參與進來。有黃遠電子的技術力量支持,壓倒景華不是難事。”
  孟漢生點點頭。評測報告上寫得很清楚,聯科新手機質量比不過景華T18,再加上景華的價格戰,葉周海要是能在一個月挽回優勢那就見鬼了。
  葉周海難逃被清出聯合科技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