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359 深夜閑聊

江州八月份一直下著雨,不是小雨就是暴雨,到八月下旬都沒有停歇的跡象。
  從機場乘車出來沒多久,才偶爾放晴了小半天的天空又下起小雨來。陳笑開著車,眼睛注視著前方路況,說道:“下了快一個半月的雨,空氣都有些雨水浸泡的霉味。你和宋雨綺那丫頭沒發生點什么?”宋雨綺在京城期間一直住在民大附近的佳達花園里。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陸景沒好氣的說道:“能有什么?我在燕湖家園那邊住著的。佳達花園以后當做我在京城公開的據點得了。公司好多人都不知道我住哪里。楊顯下班時間都不知道到哪里找我的人。”
  他今天和宋雨綺一起同機返回江州。宋雨綺和周興動坐在后面的商務車里。
  “隨你啊。反正我又去住不了幾回。”陳笑微笑著說道:“我看楊顯上班時間也未必能找得到你的人。關寧可是一直在京城。”
  陸景雙手枕著頭靠在椅背上,笑道:“我也沒悠閑到那份上。產品發布會準備得怎么樣?”
  “都準備好了。后天在景華工廠的行政樓里面舉行。希望到時候是晴天。”陳笑抱怨道:“江州一直下雨,有些地方還有些內澇。幸好景和苑那邊沒問題。不然我上班就慘了。”
  到漢寧路的十字路口,正好碰到紅綠燈,陳笑說道:“去后湖別墅還是去江大?”
  “我還以為你會邀請我去景和苑那里。噢…”陸景笑說道,大腿肉被陳笑掐了一把。
  陳笑白了他一眼,“去景和苑我不得丟死人啊。吳璇天天拿我和你的事開玩笑。”
  “哦,那我改天給吳璇介紹介紹兩個對象,免得她老羨慕你。”
  陳笑撲哧笑道:“看你得瑟樣。”說著,隔著車窗指著十字路口右側等離子屏幕的廣告牌說道:“看,聯科手機的廣告。他們這段時間廣告打得很兇猛,搞得好像已經占領江州一樣。”
  “現在國內做市場、搞營銷的氣氛很濃,但是這不是王道。手機這個行業要充分的搶占市場份額,產品比廣告重要。廣告再怎么吹,別人一句國產手機就把你打回原形。還是要用產品說話。”
  也不怪國內的消費者把國產手機與低檔次手機的概念等同起來,實在是國產手機在質量上與國外廠商差距太大。國內的手機廠商根本就沒有辦法去爭奪高端手機市場。就算是景華即將發布的T18,也沒有這個實力。
  T18針對的是中端市場。九八年這個時候還沒有低端手機市場這個說法。因為手機每個月的資費不便宜,現在很難培育出低端手機市場。
  到后湖別墅里。由于江州連續下雨,長時間沒有人住,被子都有些潮濕的怪味。打電話通知清潔工人過來收拾。陸景和陳笑、宋雨綺去麗都酒店吃飯。
  陳笑穿著短袖的白色襯衫,青藍色的牛仔褲,打扮的很清爽。白皙的耳垂上有兩枚輕巧精致的耳墜隨著她嬌笑的動作搖晃著,青春色彩正濃。她今年也才二十五歲,穿著平底的涼鞋,一米六二的身高顯得嬌美可人。
  宋雨綺穿著藏青孜紅色的碎花襯衫,白色七分緊身褲,就像才走出校園的大學生。
  三個人的組合麗都酒店的餐廳也不顯得怪異,就如同周末里三五個好友出來聚會吃飯一般。不過兩個女孩的麗色讓陸景挨了不少嫉妒的眼光。
  “和你們一起吃飯蠻有壓力的。”陸景要了罐裝的果汁遞給陳笑和宋雨綺,“我要是告訴那些人,你們一個是景華手機的老總,一個時代在線的股東,個個身價千萬。你們說那些人會不會用眼光把我吃了。”
  陳笑掩嘴嬌笑道:“你又不是吃軟飯的,怕什么啊?”又問宋雨綺,“雨綺,和新月投資談好時代在線什么時候上市沒有?”
  “要等時代在線的日平均訪問量上去之后才行,先得讓時代在線有足夠的用戶才行。”宋雨綺略顯拘謹的說道。陳笑在她眼里是不折不扣的女強人。二十五歲的年紀就在景華擔任總經理,本身的能力不容置疑。陳笑可是與她同歲啊。
  說著時代在線有可能取得的巨額紙面財富,陳笑擁手臂捅了捅陸景,讓正在喝湯的陸景詫異的看向她,“怎么了。”
  陳笑努努嘴說道:“喏,聯科的葉周海和遠大電器的總經理范克倫一起吃飯。你說他們回商量什么?”
  陸景看了過去,葉周海正在和一個中年男子說笑。葉周海看到陸景,微微一怔,對范克倫說道:“景華的人。最新一期的《電子世界日報》你看了沒有,景華吹噓他們的新機T18待機時間能達到36-55個小時。也不怕牛皮吹破。聯科的研發部做過評估,絕無可能。”
  范克倫微笑道:“后天他們的新機發布會上看看就知道了。”葉周海不屑的岔過話題。他總不能對范克倫說他沒有收到邀請吧!
  陸景收回眼光,對陳笑說道:“應該是聯科手機在遠大電器銷售的事情。遠大公司本身就是聯科的股東。葉周海倒是挺得意的,我很希望九月份過后看到他哭出來的模樣。”
  T18后天8月24日在產品發布會亮相后,同期會在全國各地銷售。市場的壓力大概一個月之后就會傳導到葉周海那里。
  宋雨綺微微一笑,想起T18的外形,葉周海哭起來的概率還真有些大。
  …
  景華并沒有在媒體上大肆宣傳T18。此前,只是在電子專業類的媒體上有關注到景華會推出一款賣相不錯的新機。全國一共十七家手機廠商,從6月中拿到手機牌照后陸續的推出自己的新手機。市面大約有二十多款國產手機,所以景華推出一款新機器并沒有牽動國內的電子專業類媒體的神經。
  8月24日在位于常新開發區景華工廠的行政樓舉行的新產品發布會僅是召集了在江州的電子專業媒體的記者以及景華的大經銷商參與。
  聯合科技壓根就沒收到邀請函。在聯科成立的酒會上,陸景派管生產的呂浩進參加,暗里諷刺聯科只是生產工廠而已。他赤luo裸的打了聯科一耳光,自然不會讓聯科就打他耳光的機會。
  范克倫作為遠大電器的總經理受邀前往參加新品發布會。在會場里看著攝影記者們拍攝著展柜里的手機。展柜邊靚麗迷人的模特手持T18三款不同機殼外形的手機,會向任何一個詢問的人詳細的解釋手機的性能。
  范克倫不知道景華花了多少錢才能請來的這些記者,心里微微哂笑,等景華的總經理陳笑,那個嬌小的美人兒在聚光燈下宣布T18的售價為3988元時。會場一片驚呼之聲。
  范克倫深吸了一口涼氣,不理會現場的騷動,急急忙忙的走出會場打電話給蘇遠,“蘇總,景華最新款的手機定價3988元。”
  他很清楚這意味著什么。目前市面的手機單價還沒有低于4000塊的。景華這是祭起價格戰的利器。他幾乎能想象到接下來手機市場上的血雨腥風。
  “景華瘋了?”蘇遠在電話里的聲音也顯得極為詫異,“他們還要不要利潤了?你在那里參加完他們的產品發布會,回來立刻給我匯報情況。”
  呆在聯科大廈10樓辦公室的葉周海也在第一時間得到這個消息。聯合科技從遠大地產手中買下一棟10層位于漢生軟件園的辦公樓作為在江州的總部大廈。
  葉周海接到電話后,伸到女秘書襯衣中的手忍不住重重一捏。女秘書吃痛的叫起來。
  “你先出去。”葉周海掛了電話,皺著眉頭揮手讓秘書出去。聯科的E6售價4688元,一支手機有約2000塊的利潤。而景華直接降價到3988,他們不要利潤了嗎?還是說一支手機賺1300塊錢的利潤他們就滿足了?
  葉周海拿起電話讓助手通知聯科的管理層開會。他不得不慎重對待景華的價格戰。不只聯科一家,其他的手機廠商也需要面對景華來勢洶洶的攻勢。可以想象,在明天不少財經類、電子類的報紙都會登上景華手機的新聞。因為這是國內第一支低于4000元售價的手機。
  景華工廠行政樓五樓呂浩進的辦公室內,陸景把腳翹在辦公桌愜意的抽著煙。7月份景華銷售了3萬件手機,再加上二季度銷售所得的利潤全部用來擴大工廠的產能。所以宋雨綺聽到陳笑抱怨景華的日子過得緊巴巴。
  目前景華工廠的廠區又向西南的方向延伸了近一千米。產能也擴大至每個月5萬件。
  余志成推開門進來,見陸景正優哉游哉的抽煙,坐下來,呼呼出著氣說道:“人好多。你不擔心下面的情況嗎?我剛才看到好多人在圍著章助理。真擔心她會不會被人趁機揩油。”
  陸景笑得一口茶噴出去,“有那么沒品的經銷商嗎?”余志成今年暑假沒有回京城。跟在張勇后面賣了一段時間的廢書之后把利潤都給張勇,眼看著沒幾天就開學,干脆窩在研究生宿舍里面打游戲。陸景索性喊上他一起過來參加手機發布會。
  陸景把桌面震動的手機拿起來,里面傳來陳笑興奮的聲音:“陸景,華中地區幾家大經銷商要求追加訂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