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355 請你保持沉默

“紫琪去景華大廈實地校正方案去了。”周銀燕掩嘴嬌笑。她知道陸景對紫琪的那點心思,不過紫琪自云春回來之后沒怎么提陸景,也不知道兩人發展到那一步。
  “哦。”陸景笑了笑。坐下來和周銀燕閑聊。辦公室工作的這幾個人都是她的同學。那年她們去江州給麗華酒店做室內裝修設計方案,一共去了八個人。有兩個女同學收入不錯,工作穩定,也就沒有加入周銀燕的公司。現在還剩下三個女生、三個男生。其中一個男生是周銀燕新交的男朋友,工程大學里面學土木建筑專業的學生。被她拉過來打雜。整個公司加上黃紫琪也就七個人,在半個月的時間里拿出一棟十八層大樓的裝修設計方案時間非常緊迫。
  和幾人一一打了招呼,大家圍在一起閑聊。
  “累死我了。從一樓走到十八樓,又從十八樓走到一樓。還沒有空調。”黃紫琪推開簡雅裝飾公司的玻璃門,大聲抱怨道。突然發現陸景在辦公室里坐著,正微笑著看過來,詫異的道:“陸景,你怎么在這里?”
  周銀燕笑道:“陸景過來幫忙解決問題的,晚上他請客吃飯。”黃紫琪鄙夷的看了陸景一眼,對周銀燕說道:“他又不懂設計,能解決什么問題。不過請客吃飯這種事倒是多多益善。”
  辦公室里其他幾個人都笑起來。陸景笑道:“你也不用一回來就損我啊!”有個女孩問道:“紫琪,看得怎么樣?”
  “有問題再改吧。我覺得不會有大問題,我們前前后后改了七八遍了。”黃紫琪走到她的辦公桌面前,把手中的a4稿紙丟在桌子上,拿水杯去接純凈水。
  陸景注視著她的身影。黃紫琪穿著白色的短袖襯衣、天藍色的牛仔褲,背影窈窕。要說他認識的女孩中,黃紫琪穿牛仔褲最為出色。俏臀被牛仔褲繃得緊致,曲線呈美麗的半圓形。腿臀曲線相連的極為完美,給人臀翹腿長的感覺。雙腿從背后看去有種如古希臘雕塑般的筆直感美感。直直的戳得人心里去。
  陸景對周銀燕說道:“你推薦一家附近的餐館。”
  “就斜對面的一家湘菜館里面。”周銀燕左手指了指,“我們經常在里面聚餐。”
  “那就在這兒吃吧。”
  休息了十分鐘后,一行人關門到左手邊街道里面50米一家叫做湘味情餐廳里吃飯。湘味情餐廳裝修的稍顯雅致,菜味多辣,適合大眾口味。里面有不少工程大學的學生在吃飯。
  吃飯的時候才知道簡雅裝飾公司的情況。注冊資本只有50萬。周銀燕是大股東、其他幾個人分別占了一部分股份,黃紫琪只占了10%的股份。
  “我一分錢都沒出,你想我占多少啊。大家都是湊錢了的。”飯后到西單的商業街散步,黃紫琪白了陸景一眼。商業街燈火通明,街道上熙熙攘攘。大家都是閑逛,很少進到店面去挑東西,倒不是大家沒有購物熱情,而是景華公司還沒有確定是否用簡雅裝飾公司的設計方案,公司的經費都花得七七八八。
  “要不要我私人支援你們一點流動資金?”陸景笑著問右手邊的周銀燕。周銀燕挽著她男朋友的手說道:“要到揭不開鍋的地步,我一定給你打電話。”
  黃紫琪微微一笑,白了陸景一眼,“德姓。”
  走在人群后面的杜新華小聲問他女朋友,“你覺得紫琪和陸景什么關系。”他女朋友小聲笑道:“同學四年,你看過紫琪對那個男孩子橫挑眉毛豎挑鼻子沒有。我看她多半對陸景很有好感。周銀燕不是說陸景是景華公司的投資人嗎?他年少多金,身邊的女孩子不少。紫琪八成正煩著呢。”
  “哦,你別煩就行。”杜新華剛說完,就被他女朋友踩了一腳,酸溜溜的道:“我在人家眼里算是什么,我煩什么?”
  走到商業街的十字路口,右手邊有家精工眼鏡打出7折銷售的橫幅。同行的一個女孩子就想進去看看,她正好想換一副眼鏡。正七嘴八舌的說著,陸景看到程東華、方淺語從對面走過來。
  程東華的臉色有些僵,但是看到黃紫琪又想上去打個招呼。特別是黃紫琪看到他之后并沒有勃然大怒、或者冷著臉,熟知黃紫琪脾氣的他知道上去打招呼、說兩句話,黃紫琪多半不會拒絕。
  “真巧啊,紫琪。你們也在這兒逛街。”程東華笑得很陽光,拿出他自認為最帥的笑容。
  方淺語看到程東華那個表情,就知道他對黃紫琪余情未了。只不過也沒什么大不了的。雖然她的容貌氣質不及黃紫琪,但是這個男人卻被她搶過來了。勝利者有資格對失敗者表示憐憫。方淺語嘴角浮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是啊。”黃紫琪淡淡的笑道。程東華在她心中的影子已經淡去。現在她心里裝的是另外一個人。她扭頭看了身側陸景一眼。
  程東華感覺到黃紫琪語氣中的冷漠,那是對陌生人才有的冷漠,他心里有股揪心的痛,定定的看著她美麗如昔的容顏,“紫琪,我明年會提一級,擔任燕大經濟學院的團委書記。”
  周銀燕不滿的道:“程東華,你什么意思啊?哦,燕大經濟學院的團委書記好大的官啊!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程東華狠狠的瞪了周銀燕一眼。方淺語稍稍用力,挽住他的手臂,微微抬起下巴,高傲的說道:“小姑娘你,看你在社會上也混了一年,你對社會等級到底有沒有了解?東華就任燕大經濟學院的團委書記,職務級別是處|級。24歲的正|處|級干部你知道有多么耀眼嗎?真是無知。無知也就算了,不要把無知當個姓。
  東華只是說一下他未來光明的前途。怎么,你們嫉妒了?他比你們在公司做事要強太多。”說著,問黃紫琪:“黃小姐,你說是不是?”
  “恭喜。”黃紫琪厭惡的看了方淺語一眼。她對程東華不出惡語,不代表她心里就原諒了方淺語,對周銀燕說道:“銀燕我們走。”
  陸景露出一個壞笑的表情,說道:“方淺語,我聽說白昆的體力比嚴景銘好,而且他很努力,不知道你對他滿不滿意?”
  方淺語臉色一變,“陸景,你什么意思?我警告你不要血口噴人。”說完,冷哼一聲,揚著頭,“東華,我們走,不和他們一般見識。”說完拽著程東華腳不沾地的離開。身后傳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方淺語氣得要死,但是卻不敢回去和陸景辯駁什么,她感覺陸景好像知道她的一些事情。
  程東華回頭看了一眼,被方淺語拉著走,疑惑的問道:“白昆是誰?”
  方淺語心虛的道:“信業銀行的投資部部長,我前些天跟銘表哥在香港認識的人。他投了2千萬美金到我小姑夫的夏易手機公司中去了。陸景和我家里有仇、和銘表哥有仇,你別聽他瞎說。”
  程東華點點頭,“那當然。”
  “哈哈!”周銀燕幾個女孩笑得彎腰。她們和黃紫琪是好朋友,自然是同一立場,看到趾高氣揚的方淺語落荒而逃,心里有種很解氣的感覺。
  黃紫琪笑著對陸景道:“你倒是厲害,幾句話就把她給嚇跑,你不知道我看到她虛偽的笑容,多想上去抽她兩耳光。好了不起呀?誰不知道學院團委是清水衙門。”
  “哦。感激我的話,單獨陪我走走。”陸景腆著臉說道。在大家的哄笑聲中,陸景和黃紫琪拐到左邊的商業街上去。黃紫琪抱怨道:“我明天要被她們幾個笑死。”
  “真這么想?”陸景凝視著黃紫琪明眸皓齒的容顏,伸手去牽她的手。被她躲了過去,只得順手撓了撓自己的頭。看著陸景尷尬的模樣,黃紫琪撲哧笑著,嬌柔的說道:“我還沒想好,你別占我便宜。”
  “等你想好黃花菜都涼了。”陸景翻了個白眼,厚著臉皮道:“要不我們先上車后補票。”
  “去你的。”黃紫琪做勢要踢陸景,“你哪里有票可以補?”話里面倒是透漏出“有票就可以上車”的意思。
  兩個人走到西單廣場東側的臺階上坐著休息。臺階上坐著不少情侶。大理石的臺階清涼如水,拿街頭上散發的傳單墊在屁股下面還能感覺到涼意。黃紫琪側過頭,看著陸景認真的說道:“陸景,你是怎么想的,想我給你當小三或者小四,甚至小五、小六?”
  陸景伸手握住她的手,這一次她沒有躲。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她這個尖銳的問題。嘆了口氣,“沒有那么想,只是覺得你屬于那種遇到了就不該錯過的女孩。我不想以后后悔。”
  “不是說好了做閨蜜的嗎?”黃紫琪抬頭看著天空,灰蒙蒙的一片,星星都看不太清楚。
  “更親密一點好不好?”陸景輕輕的撫摸著她纖柔白嫩的素手,手指肚晶瑩飽滿。
  黃紫琪扭頭嬌嗔道:“你真貪心。做閨蜜都可以陪吃飯、陪談心、陪唱歌,你還要我怎么樣呀?我煩死你了。”說著,把手掌抽了回去。
  陸景見她真有些煩惱,換了一個話題,說道:“我過兩天去江州。你什么時候去江州為我設計白沙井的房子。”
  黃紫琪想了想,說道:“等景華大廈的事情忙完了就去。”在廣場上坐了一會兒,起身往住處走。在京城的街頭漫步,中心城區到處是流光溢彩的夜景。黃紫琪想起一件事來,問道:“你說方淺語的那幾句話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聽得不太明白?體力好、努力、滿意,這幾個詞有什么關聯度。”
  陸景湊到黃紫琪耳邊說了方淺語和白昆在滾床單視頻中的對話。黃紫琪愕然的看著他,嬌嗔道:“真的假的?”然后反應過來,“你怎么知道這么多。哦…”
  夜色之下,黃紫琪嬌羞的模樣有著無端的嫵媚,十分迷人,讓見慣她清麗脫俗氣質的陸景感受到一股迥異的風情。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