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351 走光了

陸景喝著冰凍啤酒,舒服的打了一個酒嗝,“胡三叔日里萬機,我怎么好意思打擾,改天吧。”把柄還沒抓到,他怎么可能現在和胡三叔見面。
  胡紅軍聽得出陸景話中的怨氣,心里也清楚怨氣從何而來。他三叔關心陸江的家務事估計讓陸景很不爽,所以反過頭來找他三叔的麻煩。胡、陸兩家也說不上誰怕誰的問題。陸江畢竟是他妹夫,他也不愿意陸江爆出什么負面新聞來影響陸江的仕途——日后老頭子西去,少不得要他這個妹夫照拂他一二,師生門第關系哪有妹夫辦事貼心呢?胡家的親屬里面未來大概沒有比陸江更耀眼的人物。
  當然,他三叔也不能出事。
  他不知道陸景打算搞到那一步,就怕這小子打算捅個天大的簍子。
  “陸景,我三叔好歹是長輩,你得給他留點面子啊。再說,他脾氣上來,我都勸不住。”
  陸景聽著胡紅軍軟中帶硬的話,輕輕的一笑,自顧的喝著啤酒吃菜,嘿然一笑,“胡哥,我就是怕胡三叔那天突然脾氣上來大家都勸不住,最好鬧得不好看。分寸我知道。”他不是受制于人的性子,要讓胡三叔明白道理,手上就要有他的把柄。
  “好吧。我就不多說了。”胡紅軍見勸不住陸景,心里略微嘆了一口氣。從感情上來說,他還是偏向于三叔的,但是陸江是他可以依靠的未來,倒也不能和陸景拍桌子。換做旁人他早發飆了。他胡公子親自出面說情京城里面有幾個人敢不給他面子?麻痹的,當他是吃齋念佛的啊!
  吃過飯,胡紅軍看到陸景坐進賓利車里離去,琢磨了一下,打了個電話給趙曉豐教授。
  賓利車才進燕湖家園,大哥的電話打進來,笑道:“怎么,戳到胡三叔的痛處了,胡紅軍剛才電話打到我這里來了。”
  小區里路燈昏黃,夜色下也沒幾個人在散步。陸景臉朝著車窗外,笑著道:“胡三叔把他自己當做道德圣人,但是我不認可嘛。唐悅查到他在南業區海岸明珠買了一套房子用來金屋藏嬌。”
  “恩。你看著辦。”陸江微笑著掛了電話。
  陸景笑了笑,下車回到房間里休息。對付胡三叔這樣行事肆無忌憚的人,就要讓他有所顧忌。
  電梯到六樓,陸景正準備出去,方琴一臉詫異的拎著垃圾袋站在電梯門口,“咦,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她穿著一件青綠色的短袖雪紡衫,白色的休閑長褲。身材曼妙,明艷動人。陸景笑道:“下午才到的。回來都沒好好休息就給人喊出去了。”
  方琴聞到他身上有些酒味,笑著道:“你忙著趕酒場能好好休息嗎。哦,不說到了,我下去倒垃圾,回來再聊。”右手邊的另外一部電梯已經到了6樓。
  陸景跟著方琴走進電梯里:“琴姐,我還是和你一起下去吧,站在你家門口等你回來壓力好大。”
  方琴按了1樓的按鍵,微微的一笑,說道:“一個月不見,你怎么變得油嘴滑舌了。這次去美國玩得開心吧。小漓都在電話里和我說了好些回。”
  陸景叫苦道:“小漓當然玩得開心,她們幾個人在紐約那里歇了十幾天,還有謝禎文當導游。本身英語也不差,有沒有語言障礙。我和周志龍他們幾個慘得要死,先到硅谷然后又到達拉斯轉了一圈,根本沒時間游山玩水。”
  樓下的垃圾桶離電梯就幾步路,方琴丟掉垃圾走回來,拿英語問道:“你現在英語怎么樣,口語對話沒問題吧?”
  陸景一直按著電梯的開門鍵,等方琴走進來,用英語回答道:“還行吧。應付商務交流還過的去。”
  “這還叫過得去啊?看你得瑟樣。”方琴笑著白了陸景一眼,出了電梯,打開門,請陸景到客廳的沙發里坐下,她到洗手間洗手。
  陸景熟門熟路的自己去廚房沖咖啡,他反正每天不到十二點也難以入睡。插好水壺的電,感覺到有些尿意——剛才多喝了幾杯,往洗手間走去,揚聲說道“琴姐,我用下衛生間行不行?”
  “等會。”
  陸景走到洗手間門口見方琴正彎腰趴在水池的前面鏡子前,好像是在臉上找什么東西。背臀弓著。她白色的休閑褲很薄。臀部裹得緊緊的,燈光映射之下,可見里面白色內褲的痕跡,額外的成熟性感。也沒有想到她會穿那種背面比較窄、能襯出臀形得那種內褲。
  方琴能感覺到陸景的眼光落在她的臀部上,想起來白色的休閑褲比較薄,內褲形狀都要被陸景看去,耳朵根子都滲血似的艷紅。扭過頭狠狠的瞪了陸景一眼,趕緊回臥室換衣服。
  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這純屬意外。走進衛生間里面放水。目光卻是不經意的掃到丟在盆里紫色的內褲、胸衣。“真是要人老命。今天晚上怎么睡覺啊。”陸景心里哀嘆一聲。
  收拾心情出來后,開水剛剛燒好。陳蘇子打來電話,電話里的聲音十分興奮,“陸景,時代在線晚上剛剛和新月投資達成協議,我成富翁了。”
  得,這丫頭興奮的傻了,說話顛三倒四。陸景把開水倒進白色的瓷杯里沖著速溶咖啡,慢悠悠的說道:“蘇子同學,你在時代在線只有1的股份,新月投資這次注資還會減少你的持股比例,你這個富翁好像名不副實啊。”
  “誰說的。新月投資注資1500萬美元獲取時代在線15的股份,按這個股價,我的股份就算稀釋到0.5,我也有50萬美元的身家。哈哈!”陳蘇子在電話里嚷道。她當初只是出于同學情分真金白銀的入股,沒想到現在竟然這么值錢了。
  陸景笑了笑,繼續沖泡另外一杯咖啡。大學生里面個人有50萬美元身家的人不算多。陳蘇子的興奮到可以理解。
  沒想到新月投資居然肯溢價14倍左右注資到時代在線——時代在線在葉妍投資的時候當時估價是6千萬人民幣。看來凌雪月已經有把時代在線運作上市的想法,否則付出如此高的溢價新月投資不得虧死。
  “蘇子,你要是對時代在線有信心,也跟著注資進去把股權保持在1。你爸幾百萬還是能拿得出來的吧?”
  陳蘇子愕然道:“你是讓我追加投資。行,我這就給我爸說去。”她興奮的一揮手:“陸景,雨綺在時代在線有1.5的股份。你要不要和她通電話?”
  “行啊。”陸景笑著道。陳蘇子這么說,宋雨綺肯定也在她身邊。
  “喂。”好一會電話里傳來一聲輕呼,然后是細密的呼吸聲。陸景把開水壺放下,問道:“你和陳蘇子在那里慶祝。我看她好像很興奮。”
  “在研究生公寓里面。今晚蘇子拉我通宵喝酒慶祝。我一直在和何夢瑤一起忙著星空網吧的事情,消息還是蘇子告訴我的。”
  陸景笑道:“任誰投資翻了快一百倍心里都會有得意之情。”陳蘇子早期大概就投了四五萬塊錢的樣子。現在美元對人民幣的匯率是8.27。50萬美元差不多就是400多萬。陳蘇子要是不高興才不正常。
  “你現在也是身家千萬的小富婆了,內心里有沒有小小的興奮一下?”
  “當然興奮啊!只是和你比差太遠,指不定你肚子里在笑我。江州在下大雨,你什么時候來江州?讓我請你頓飯慶祝一下好不好?”宋雨綺微微一笑,把手放在窗臺上,看著遠處深沉的夜晚,有月色的清輝彌漫,還有她幽遠的情思。以前覺得和陸景根本不會有交集,后來覺得他太遙遠,現在卻是發現他更遙遠。要不是心里不時想一想,他的臉龐都在腦子里都要模糊了。
  “行啊”又閑談了幾句才掛了電話,陸景揉了揉眉心,都不知道宋雨綺到底有沒有從陳蘇子那里知道他的一些事情。
  端著兩杯咖啡走到客廳里。方琴剛剛在臥室里換了睡衣出來,鬼使神差的解釋道:“我今天出去的衣服都丟到衛生間的桶里了,剛才下去倒垃圾才胡亂換的一條白褲子。”
  說著,又驚呼一聲,臉色緋紅。她想起來洗澡換下來的貼身衣物還在衛生間,豈不是也給陸景看到。頓時窘迫的不知道該說什么。她和陸景關系再親近也沒到可以隨意讓他看貼身衣物的程度。
  陸景微愣,心說:“白褲子配白內褲是正確搭配啊。”見方琴很窘迫的往衛生間里走去,老臉一紅,把咖啡端到客廳的茶幾上。過了一會,坐在沙發里見方琴出來,心虛的問道:“琴姐,喝咖啡不?”
  畢竟是三十歲的女人,方琴在衛生間收拾了一下慌亂的情緒也恢復過來,坐下來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便宜你了,下次沒我的許可不許進衛生間。”
  “哦。”陸景老實的點點頭,心里知道也沒法分辨:我請示過但是琴姐你回臥室了。剛才大飽眼福看到琴姐趴在水池上豐滿的俏臀撐出內褲的形狀。現在要分辨,就算是無心之失,琴姐八成也會和他算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