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350 視頻

“進來說吧。”陸景笑了笑,他剛才還以為是丁靈那小妮子過來了。陸景開了燈,走到玻璃的茶幾邊拿著咖啡壺搖了搖,看向身材窈窕、雙腿修長聳直的董晚瑤,“還有半杯咖啡,喝不喝?”
  “喝咖啡睡不著。我有事情和你說。”董晚瑤搖了搖頭,看著他意態悠閑,嘴角帶笑的模樣。心想:“大概也沒什么事能讓他煩心的。”
  陸景微微點頭,坐到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打了個手勢示意董晚瑤繼續。他和董晚瑤比較熟,翹二郎腿也不算什么失禮的動作。在自己訂的公寓里難道還不許舒服一些么,他可不是那些古板的禮儀狂人。
  “我爸希望我去歐洲讀書。但是我不想去。我準備去江州音樂學院讀書。”董晚瑤坐到側面的沙發上,看著陸景,眼眸里有些忐忑不安、有些期待。
  陸景喝著咖啡,笑道:“放心吧,你不愿意沒人可以把你強制帶走。”說著又開玩笑道:“這句話在香港這里要打個折扣,到國外就沒效力了啊。”
  “謝謝你,大叔。”董晚瑤欣喜的跳起來。她再怎么早熟畢竟只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女,心里頭的大石頭挪開,自然而然的流露出少女的神態。
  陸景笑道:“我沒那么老啊。你愿意就像小芷一樣喊我一句哥,不愿意就喊我的名字。”當初和董晚瑤談話,保證董家沒有人可以把她帶走。這個承諾現在自然是有效的。
  董晚瑤嘴角揚起一絲微笑,俏皮的說道:“我可不能像清芷那樣喊你二哥,我哥還在京城呆著啊。我喊你陸哥吧。“
  “隨你。反正就是個稱呼。”陸景笑著道,拿起咖啡杯子喝著。
  董晚瑤坐到陸景身邊。也學著他的樣子靠在沙發里,“陸哥。你和丁靈姐是不是情侶?丁靈姐和我姐可是好朋友。你和我姐難道沒有什么?”她一直以為陸景是因為董冰才幫董坤城的。
  陸景笑著搖頭,“我和董冰是同學,能有什么?追你姐的人都可以從定海四中排到京城一中去。我湊什么熱鬧。”
  “沒有啊,我覺得你比那些小男生帥多了。”董晚瑤蜷縮在沙發,側著身子對陸景說道,都沒留意到以陸景坐著的角度眼睛隨便一掃能看到她胸口里面去。
  陸景哭笑不得,“你也沒必要這樣討好我啊。晚瑤,董家沒有能力在國內把你帶走,他們來人抓你你給我打個電話就行。這是我當初的承諾。不要附加條件的。”說著,用手指在她腦袋上點了一下,“你這個小小腦袋里都裝得什么?”
  董晚瑤揉揉腦袋,沮喪的看著陸景說道:“我說的是真話。你別把我當成和清芷一樣的小女孩。”說著,提議道:“到我們那屋里喝酒吧。我一直都擔心著到江州去你都不管我。早知道我早點和你說就不用好幾個月都提心吊膽了。來香港都沒好好玩過。”
  董晚瑤打開公寓的門和陸景一起進去,“丁靈姐,清芷,你們人呢?”
  “什么事呀?”趙清芷嘟著嘴圍著浴巾走出來,她一手捏著浴巾的兩角。一手挽著她的長發,見陸景走進來,尖叫一聲,“二哥。你個大色狼。”說著話,心慌的往浴室里避,唯恐走光。行走間。可見浴巾包裹著的少女盈實小臀。陸景都不知道自己是希望她的浴巾掉下來還是不希望她的浴巾掉下來。
  董晚瑤掩嘴嬌笑。丁靈穿著睡衣從屋子里出來,問道:“清芷。怎么了?”卻是看到陸景坐在客廳的沙發里,微微一愣。咬著紅潤的嘴唇,輕輕一笑,說道:“陸景,你進來干什么呀?”
  “晚瑤,喊我過來喝酒。”陸景無辜的攤開手說道。丁靈好笑的看他一眼,聽到浴室里趙清芷喊她送衣服過去,去趙清芷房間里拿了睡衣,內衣,內褲送過去。
  趙清芷收拾完畢,跟著丁靈出來,對陸景嘟嘴道:“二哥,我說了我們在洗澡,你還跑過來。你真色。”
  說著,氣憤的對董晚瑤說道:“晚瑤,你怎么可以把我二哥放進來?”
  董晚瑤嬌笑著道:“那天我睡午覺的時候你不也把陸哥放進來了嗎?”。趙清芷氣勢一泄,不滿的道:“那不一樣。你穿著睡衣的,我就圍著浴巾。”
  陸景揉了揉眉心,“小芷,你在沙灘上穿泳衣都比剛才露得多啊。”
  “是哦。”趙清芷點點頭,不在糾纏這個話題。董晚瑤去拿了紅酒過來,找了開瓶器打開,四個人圍坐在茶幾邊喝酒。關了燈,靜謐得可以聽到海浪拍岸的聲音。窗外星光燦爛,合著月色印進來,地毯上有著光影斑駁的光圈。有的明,有的暗。
  說著話,趙清芷扭頭對陸景說道:“不對呀,二哥,我泳衣很保守的,沒露肩膀。剛才我肩膀被你看光了。”
  陸景不知道該怎么接她的話茬。好在小丫頭迷糊的又忘記要追討他亂瞄的責任,和董晚瑤咬著耳朵說起悄悄話來。
  喝了一瓶紅酒,董晚瑤又去拿了2瓶紅酒過來。丁靈奇怪的問道:“怎么了,晚瑤?”
  “高興唄。大家陪我多喝一點。”董晚瑤說著話,眼淚卻是流下來。父母不能給她保護,哥哥不能給她保護,最終給她保護的卻是將家里的風光都給毀掉的陸景。她心里五味雜陳,今晚主動去問陸景,得到陸景明確承諾讓盤亙在她心頭幾個月的心事放開,情緒有些失控。
  看著她默默的開酒,倒酒,眼淚順著她嬌美的臉蛋滴落,嘴角一粒美人痣讓她有幾分憂傷的氣質。陸景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也不好拿話來安慰她。
  不記得喝了多少酒,以陸景的酒量都有些醉。分別把兩個小丫頭抱到主臥室里的床上去睡著,抱著有七八分醉的丁靈到她的房間里。相擁著躺下。七手八腳的把兩人身上的衣服都脫光,也沒想著趁醉偷香。打開空調,拉上被子,貼著丁靈嬌嫩滑膩、彈性十足的肌膚交纏著睡著。
  清晨一聲尖叫把陸景給弄醒,陸景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發現趙清芷和董晚瑤兩個小丫頭站在門口,一副茫然無措的模樣。趙清芷拿手指著陸景,那如旗標一樣挺立的硬物讓她心慌,口干舌燥,結結巴巴的說道:“二哥。你走光了。”
  陸景腦子稍微清醒一點,拿被子遮住身體。昨晚貪戀丁靈光滑肌膚的觸感,和她一起裸睡。他只在肚子上蓋著被子。早上下面的小兄弟有反應很正常。不知道什么時候臥室里空調被關掉,丁靈也不在房間里。
  “行了。你們趕緊出去。我再睡會。”陸景揮揮手,打著哈欠躺下。不知道她們明明喝醉了怎么還起得這么早。
  上午九點半起來吃過早茶,收拾東西坐車到機場里,打了一通電話出去。偷個空問丁靈,“你晚上什么時候起來的?”
  丁靈羞澀的輕聲說道:“要不是我凌晨五點口渴起來找水喝,可就丟人了。”她微微嘆了一口氣。輕輕的拿頭蹭著陸景。到沒怪陸景,回到京城沒有董冰打掩護,兩個人難得有獨處的機會。
  …
  到京城后,讓景華在京城的分公司派來的車分別送趙清芷、董晚瑤、丁靈回家。陸景坐出租車去錦園別墅見老頭子。老頭子想要去杭城養老的想法一直也沒實現。只能窩在京城里,偶爾去逗逗小孫女。
  剛過錦園別墅的大門口,趙清芷的電話打過來:“二哥。你明晚有空吧?我爸請你來家里吃飯。”
  “哦,行啊。”陸景答應下來。他和趙曉豐教授關系不錯,偶爾通通電話請教問題。沒有師生之名。有師生之誼,
  老頭子早早的吃過午飯,正在院子里散步,見陸景沒吃飯,讓人去給陸景買點吃的。陸景笑著擺手道:“算了,爸,還不如我自己下掛面來得快。”
  吃過飯,老頭子笑瞇瞇的問陸景出去轉了一圈有什么感想。陸景不著邊際的和老頭子胡扯。老頭子去午睡之前,指著一個精干的小伙子對陸景說道:“小周先跟著你跑一段時間。等小曾回來,還讓小曾跟著你跑。”
  周興動短發、精瘦,個子中等,身上有明顯的軍人痕跡。陸景琢磨了一下,估計是大哥向老頭子開口要的。看來首先回來看老頭子有福利啊。他昨晚喝了一堆酒,上午趕著坐飛機回來,現在都困得很,根本沒有精力開車。
  去羅女士、大嫂那里打了一個轉然后回燕湖家園睡覺。剛剛躺下,想著侄女趙琪的事情,胡紅軍打了一個電話進來,“陸景,晚上有沒有時間,我請你吃飯?有點事情和你溝通一下。”
  “吃宵夜吧!我晚上有事。”陸景說道。其實他晚飯的時候沒事,只是想先睡一覺。又接了幾個電話,搞到晚上六點鐘陸景總算是睡著。
  好久沒來,湖東區的藍錦酒店生意依舊興旺。當初他在四中讀高三時,經常和余建軍、馮逸風、唐悅、王燦來這里吃飯,把這里當據點。
  包廂里胡紅軍點了一支煙,深深的吸了一口,看著桌子正在歡暢大嚼的陸景,感覺有些棘手。他剛剛隱約的點了點:知道唐悅在查胡三叔。但是陸景根本就不回應這件事。
  胡紅軍斟酌著用詞:“陸景,你到底怎么個想法,總得和我透個底。”
  陸景把嘴里的排骨吃下,他午飯吃了一點,晚飯沒吃,正餓得慌,嘿嘿一笑:“我沒什么想法。閑著沒事讓唐悅幫我找點資料看看。怎么胡哥對南業區海岸明珠的房子也有興趣?”
  胡紅軍自然不信陸景鬼扯,他三叔在那兒養了個小情人,也不知道唐悅和陸景怎么就查到那兒去了,琢磨了一下,“要不我請你和我三叔吃個飯,認識認識。”(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