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349 鋼鐵行業

丁靈知道陸景的公司比較大,以至于陸景總是皺眉思考問題,還說畢業后出來幫他分擔公司事務。但是她并沒有一個直接的感受。到這兒陸景和長得很有喜感、微胖的楊星長說一兩個億資金的流動,忽而有些恍然過來:她還有很多事情不清楚。
  中午和馬飛、楊星長、王燕東還有幾個高級職員一起吃過飯后,陸景和丁靈到街上閑逛著。午后的陽光很烈,在騎樓的街道上走著,有清涼的空調風從商場里吹來。陸景牽著丁靈的手,問道:“是不是有很多問題想問我?”
  “恩。”丁靈輕咬著紅潤的嘴唇點點頭。她希望能了解陸景多一點。陸景笑著捏捏她白膩的臉蛋,“小靈,你在大學里面是不是很受歡迎?”
  “啊?”丁靈倒沒想到陸景突然轉了話題,嬌美白皙的臉蛋上染了一絲紅霞。想否認又不愿意說謊,一時間有些躊躇該怎么回答。
  陸景愛憐的摟住她,在她額頭上親親一吻,“走,回酒店我說給你聽。”大學里面最受歡迎的絕非那些長得傾城傾國的女生——夢想太遙遠了,沒幾個人會奢望。而是像丁靈這樣乳挺膚白,清秀甜美,放在絕美的美人堆也不會被淹沒,如鄰家女孩般清新的女生。
  “呀。”丁靈嬌呼一聲,心里有些甜蜜又慌亂的感覺,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這里是香港的街頭,戀人之間的親吻并不是什么大的過錯。
  坐車回到香格里拉酒店的房間。陸景坐到沙發上將丁靈如同一只乖巧的靈貓般抱在懷里給她說景華、瑞豐公司的事情。
  景華負責手機生產、銷售、品牌運營等事務。而瑞豐公司除了在海外代為采購景華元器件廠不能生產的電子元器件之外,還負責數字電子技術專利的收羅——原來正方貿易的貿易渠道都轉給了關海山在江口市的貿易公司。另外還兼顧著投資部門的職能。像景華電子技術研究院、瑞豐旅游發展有限公司都是由瑞豐公司控股。
  瑞豐公司才是陸景心中未來的核心企業。
  除了信安基金在香港中文大學里面設立的獎學金沒說以外。陸景把公司的事情大致上都和丁靈說了一遍。
  “楊星長負責操作一個對沖基金賬戶,手下還有一個團隊。負責將對沖基金的盈利給安全的轉移出來,我剛才就是和他談得這件事情。”
  丁靈在陸景的懷里仰著頭問道:“怎么突然想讓我知道你公司的事情?”陸景突然的帶她去世運大廈。類似參觀一般讓她直接接觸到公司的核心,她有一下子有太多的疑惑。
  “我覺得你長大了啊。”陸景隔著輕薄的t恤,攀上她胸前的雙峰,輕輕的擠壓,感受著那份豐盈彈軟的感覺,“我們都有了最親密的關系,總不能我在你面前還如同蒙著一層輕紗般。”
  丁靈撲哧笑著把陸景的手挪開,“你臉上蒙一層輕紗會是什么樣子啊?阿拉伯世界的女子才那么打扮。”
  陸景才發現比喻不恰當,笑道:“我就打個比方。好了。說完了,我們睡午覺。”
  “還當我是小女孩啊,已經下午四點了。我才不和你睡午覺呢。”丁靈嬌羞的從陸景懷里跳起來,站著伸了個懶腰,說道:“可別把你的秘密都說給我聽了。不然心里裝著秘密我會睡不好覺的。”
  “我知道,你不是小女孩,你是十九歲的女孩。”陸景笑著站起來抱住她,在她耳邊輕聲道:“你都不知道你剛才伸懶腰的姿勢多么迷人。”丁靈今天穿著粉色的印花t恤,水磨藍的牛仔褲。青春氣息正濃。
  感覺到陸景的手把牛仔褲的褲扣解開,修長的手指頭靈活的伸進去揉捏著臀肉,丁靈都不知道要不要拒絕他。她對那事并不熱衷,不過看到陸景灼熱的眼神。心里又有些想縱容他。
  將丁靈t恤、牛仔褲脫掉,把胸衣解開,揉捏著她胸前豐滿白膩的雙峰。輕吻著丁靈。慢慢的褪下她的內褲,在浴室里洗過澡后。將嬌軟無力的丁靈全身水漬擦干,抱著她白若初雪、豐盈彈翹的身子到床上。然后緩緩的挺進,讓丁靈的喉嚨里發出嬌媚迷離、不成調子的呻吟…
  8月5日,國際貨幣炒家準時對港幣發動攻擊。外匯市場上出現大量的沽空盤。股指也一路走低。下午陸景從世信銀行的總部回來時,打電話給丁靈,才知道她住到影灣園去了——她一個人住在酒店有些無聊。
  反正葉妍租了一個月的時間,2間公寓時間還沒到。陸景自然不會孤零零的住酒店,給趙清芷打了電話,收拾東西也住了過去。
  趙清芷她們是三室兩廳的公寓,丁靈住進去剛剛好。陸景只得住隔壁葉妍的那間三室兩廳的公寓。好吧,他承認住過來是想和丁靈住在一起的。
  讓酒店的清潔工打掃一遍后,付了小費,陸景坐到客廳的椅子上看資料。他不擔心香港的局勢,而是持續思考和關注著景華的發展。未來是3c(計算機、通訊、消費類電子產品)融合的時代,景華專注在手機領域并沒有錯,但是似乎產品線過于單一。
  想到這兒,陸景自嘲的笑了笑,這還真有些好高騖遠了。先把手機這件事做成再說吧。
  愉景花園是香港島有名的高級公寓。白昆的公寓就在愉景花園小區中。清晨時分,天透著青光,白昆坐在床頭上抽煙,一夜的歡愉讓他精神振奮。看著身側那張柔嫩嬌美的臉蛋,心里得意的一笑。征服一個美麗、有身份的女人讓他心里很暢快。
  “你體力真好。”方淺語睜開眼睛,打量著這間屋子,還回味著昨晚的激情感覺。
  “比你的銘表哥怎么樣?”白昆得意的在方淺語胸口捏了一把。
  “討厭!”方淺語故意嬌嗔著把白昆的手打開。她經歷的男人中白昆可以排到前三。
  白昆哈哈一笑,和夏易公司談投資的時候,倒沒想到能和這個方淺語打打友誼炮。這個女人在床上還是很有味道的。昨晚在酒會上只是勾搭勾搭,就把她泡回來了。
  “我名下有一家娛樂公司,我聽說你們家是做娛樂傳媒的,有沒有興趣到香港來發展。”
  方淺語慵懶的伸伸腰,拋了一個媚眼給白昆,“有沒有興趣就要看你努不努力了。”
  白昆聽到這充滿挑逗意味的話,心里暗罵一句,“不是被這娘們玩了吧?”不過不得不說,方淺語嬌嫩的身子很有些魅力,當即把她壓到身下,動作起來。
  在陳旭江的組織下,世信銀行的分析師都在分析外匯市場的動向。陸景雖然也能學些知識,但是這種細致而微的東西讓他有些頭疼。百無聊賴的在陳旭江辦公室喝著咖啡、抽煙、上網。這個時候網上的信息和一零之后網上海量的信息資訊沒得比。
  唐悅突然打電話過來:“哈哈,陸景,你猜我拿到什么了?”
  陸景有些興趣的問道:“怎么拿到胡三叔的把柄了?”
  “不是。你前幾天不是讓我關注下白昆嗎?信業銀行投資2千萬美元收購了夏易手機20%的股份。哈哈”唐悅在電話又忍不住笑出聲來,“我拿到白昆和方淺語滾床單的視頻了。清晰完整版。”
  “我日。”陸景手一抖,煙頭落到煙灰缸里,“太神奇了吧,這兩個人怎么勾搭上的。”說著,拿手指敲敲桌面,笑問道:“視頻在哪里?”
  “在我手上。那個私家偵探連夜送到京城來交給小波。”說著,唐悅笑著把兩人對話中泄露出來的信息說了一遍。
  陸景想了想,笑道:“我們還沒有和嚴家徹底撕破臉,犯不著由我們抖出這事。這事先壓下來,不要曝光。以后在合適的時候會有用處。”
  掛了電話,陸景琢磨了一下。白昆現在肯定不敢對方淺語用強,大概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也沒什么好指責的,但是程東華這頂綠帽子大概帶的他自己都不知道。嘿嘿!總要找個機會點點他,不知道他會不會氣得吐血。
  到下午最后開總結會議時,陳旭江拿著分析師們總結出來的一些應對措施和實時監控的報告給林忠學做參考。和林忠學一起吃過晚飯后,他對接下來的對戰有了幾分把握,剩下的就是和香港政府的溝通。陸景也無須再呆在香港。
  晚上回到影灣園,陸景嘴角掛著災樂禍的笑容敲三個女孩的門。趙清芷隔著房門說道:“二哥,我們在洗澡,你別進來。”
  “哦。我們明天回京城,你通知大家收拾東西。”聽到里面趙清芷答應了一聲,陸景笑著搖頭,回到自己房間里。月色從客廳的落地玻璃上照進來。也沒開燈,洗過澡沖了咖啡在沙發上喝著。聽方淺語和白昆的對話,嚴景銘似乎也和方淺語有一手。嚴景銘的未婚妻蘇琳就算知道大概也不會當回事。這個碟片估計也就只能打擊到方淺語、白昆、程東華,對嚴家沒什么大影響。而且還要小心嚴家的反擊。所以得在一個適當的時候找一個合適的人把碟片曝光出來才行。
  正想著,有敲門聲響起,陸景打開門,看到董晚瑤穿著黃色的無袖睡裙俏生生的站在門口,欲言又止,“陸景,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