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348 燒烤

陳創和微笑著道:“沒那么麻煩,沙灘那邊有幾家酒店,我們一起去吃點東西?”
  “行吧。”陸景笑著點頭,陳創和連續邀請兩次,他也不好拒絕。把瑞豐公司司機的手機號給張漓,讓她送完趙清芷和董晚瑤之后打這個電話,叫車送她們回香格里拉酒店。
  陳創和選了一家不大、裝修雅致的酒店,要了一間包廂,點了幾樣小菜、一瓶軒尼詩干邑。陳若怡很不高興的看了陸景一眼,“你為什么掛官怡君的電話,你不覺得這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嗎?”
  陸景沒有理會她,官怡君不知所謂,他自然不會講什么禮貌。拿著酒杯微微抿了一口。質感豐厚如絲綢,口感不錯。干邑號稱白蘭地之王。而軒尼詩、人頭馬、馬爹利、拿破侖是公認的四大經典品牌。倒是名不虛傳。
  陳創和有些頭疼女兒的刁蠻,說道:“若怡,你不是和朋友約好去吃燒烤嗎?”
  “我不高興去不行?”陳若怡說道,撅著嘴拿起來手包走出去。她知道爸爸有事情要和這個青年談。心里卻是不忿:他怎么有資格可以坐下來和爸爸談事情。
  “不好意思。”陳創和微微致歉,“若怡也在江州大學讀書,你們平常有遇到過嗎?”
  “我在江大的時間比較少。”陸景微笑著說道。
  陳創和露出一個會心的笑容,說道:“我最近在看國內鋼鐵企業的一些材料。不知道你對與國內的鋼鐵行業有沒有了解。”
  陸景坦然的搖頭,“我不了解這個行業。”說著奇怪的道:“創永公司似乎也沒有涉及鋼鐵行業的業務。”
  “不錯,創永國際的主要業務是地產、遠洋船運。”陳創和笑了笑。陸景和陳旭江關系密切,知道他的情況不稀奇。“公司的資金積累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就有進入重工業領域的沖動。”
  陳創和舉杯和陸景喝一了一口。侃侃而談,“受去年經濟危機的影響,鋼鐵行業正陷入低谷中。國內一些鋼鐵企業的情況我了解過一些。有不少企業都處在寒冬之中。
  行業處在低谷時永遠都是進入的好時機。鋼鐵行業利潤率雖然低,但是涉及的資金量大,回報很可觀。我判斷內地市場持續發展會對剛才有進一步的需求。”
  他了解到陸景的一些背景。陸景的哥哥陸江在江州當市長。而江州鋼鐵正在江州境內。聽黃利飛說。陸江對江州鋼鐵有一定的影響力。如果他有意投資江州鋼鐵,讓陸景幫忙引薦會是一個不錯的辦法。在國內經商,政治因素是必須要考慮的因素。
  今晚的偶遇真是巧的很。
  當然,江州鋼鐵并不是他唯一的選擇。
  陸景聽得出來陳創和的意思,不過江州鋼鐵的事務他暫時了解不多,也沒法說什么。想了想。說道:“陳先生的意思是想進入國內的鋼鐵行業。現在港資在國內頗受歡迎,陳先生不妨先和官方正式接觸一下,或許會有一些收獲。”國內大力招商引資,如果陳創和有投資鋼鐵企業的想法,未必得不到當地政治力量的支持。當然,陳創和這么大筆的投資。肯定需要找一個可靠的合作伙伴。他不可能隨隨便便的找一家鋼企就投進去。各方面的因素都要考慮。
  陳創和笑著點點頭。他今天主要是表達出這么一個意愿。平白無故的要陸景下力氣幫他注資江州鋼鐵也不現實。況且,他并沒有把江州鋼鐵當做唯一的選擇。
  “你還住在酒店里面?有沒有考慮在淺水灣置業?我可以幫你看看。現在樓市不景氣,有些人可能會出售房屋。”
  陸景笑著搖頭,“多謝陳先生的好意,我還沒有這個打算。”淺水灣這一帶的房子,每平米十五萬起。他沒必要在這里弄個住處裝闊。不合算。
  說著,沉吟了一下。歉然的說道:“有件事一直沒有向陳先生致歉,那晚在江州王朝俱樂部對陳小姐有些冒犯…”
  陳創和微笑著道:“我聽若怡說了,過去的事就過去吧!”拿起酒杯和陸景喝了一杯。黃利飛要強吻若怡,被陸景把若怡搶到包廂里。雖然性質很惡劣,但是若怡也就被陸景摟了下腰,也沒有強迫她喝酒,實際上沒吃什么虧,到沒必要揪著這件事不放。
  一頓飯吃的還算愉快。聊了一個多小時,陸景返回香格里拉酒店。腦子里正轉著一些偷香竊玉的念頭——丁靈是一個人住一間房——王燦打來電話。
  “靠,陸景。你小子夠可以啊,到硅谷了居然沒去斯坦福大學看李菲菲。”
  透過聽筒還能依稀聽他那邊的酒吧喧囂聲。陸景笑著躺倒在床上,“你不是和小雨在麗江旅游嗎?怎么關心起我這事來?”
  “哥們,明秀打電話給我說李菲菲遇到你了。不過看你給一大群人擁著也就沒有上前打招呼。”
  “扯淡吧。我都沒到斯坦福大學露面,整天就在硅谷那里和人談判。就差快酒店、公司兩點一線了。李菲菲怎么可能遇到我?再退一步講。就算李菲菲遇到我,并且我身邊沒人,難道她會主動給我打招呼?哈哈,別做夢了。”
  “日。你笑得真假。”王燦笑道:“我還以為你會趁著異國他鄉李菲菲情感空虛的時候施展泡妞**和她展開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看你也不像對衛婉儀蠻有感情的樣子。你在美國呆快二十天,從邏輯上講時間完全夠啊。”
  “靠。你小子就胡扯吧。”陸景翻了個白眼,“我頭疼的事情一大堆,那有空去追李菲菲。”
  “這事估計李菲菲就是和明秀提了一句。明秀好奇你到美國干什么才打電話問我。你好好想想在那兒會碰到李菲菲吧,但是兄弟我提醒你一句:不要想太多啊,免得今天晚上輾轉反側睡不著。”王燦在電話里嘿嘿笑道。
  “我閑得蛋疼才多想。”陸景笑罵道。和王燦鬼扯了幾句掛了電話,看看時間已經是十點半。提到李菲菲,陸景也沒了去偷香竊玉的心思。
  沖了咖啡坐在陽臺上看維多利亞港璀璨的夜景。海風吹拂著窗簾在寂靜的夜里發出嘩嘩的聲音的細微聲音。
  不是沒想過去看李菲菲,但是見面能說什么呢?有些人錯過就是錯過,也沒什么好后悔的。只是在深夜里想起來,總會有些惆悵的思緒在心里飄蕩著。
  …
  上午和丁靈送張漓、葉妍、蔡璐、姜燕、黃永去機場。張漓和葉妍前往交州,而蔡璐、姜燕、黃永飛回京城。葉妍上飛機之前接到趙清芷、董晚瑤打來的感謝電話。看情況她和趙清芷、董晚瑤相處的還不錯。
  “我們什么時候回京城?”看著她們走進安檢里,丁靈輕輕的靠在陸景的手臂上。“再不回去,我爸媽就要罵我是不孝女了,放幾個月的假都不回家一趟。”
  陸景捏了捏她的臉蛋,“如果順利的話,6號或者7號我們就可以離開。我倒是想著和你在香港多呆幾天。”
  丁靈咬著嘴唇,微笑道:“丟在影灣園的那兩個小丫頭你不管嗎?”
  陸景牽著她的手坐車前往世運大廈,“管她們干嗎?都十八歲了還能餓著啊。影灣園下面就有酒店吃飯。”
  丁靈撲哧一笑,“你還真不負責。”
  “我對你負責就行。”陸景看著她清秀可人的模樣,食指大動。到世運大廈,陸景帶著丁靈和楊星長見面,詢問他在日本的操作如何。到九八年8月初,基本上沒機會跟著國際貨幣炒家后面撈一把。因為他們都是損失慘重,不只是在香港,還有在俄羅斯。
  俄羅斯中央銀行會在8月17日宣布年內將盧布兌換美元匯率的浮動幅度擴大到~∶1,并推遲償還外債及暫停國債券交易。致使俄羅斯股市、匯市急劇下跌,引發金融危機乃至經濟、政治危機。在俄羅斯股市投下巨額資金的國際炒家大傷元氣,并帶動了美歐國家股匯市的全面劇烈波動。
  “開始投入有億,中間抽出一個億給瑞豐公司的捐款,現在賬戶上還有億。”楊星長給陸景介紹著賬戶上的情況。雖然有些詫異陸景帶著一個清秀甜美的女孩進來,但是他沒有多問。
  “洗億的資金出來吧。剩下一個億,你自由操作。”陸景吩咐道。香港這邊的保衛大戰他不可能參與,而俄羅斯那里沒有盈利的空間,一頭扎進去就是血本無虧的局面。
  丁靈驚訝的聽陸景和楊星長的對話,要不是親眼所見,她都有些懷疑是不是聽錯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