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34 方老師的近況

張漓有些詫異的看一眼陸景,不知道別人的夫妻矛盾他怎么幫忙,就算親近如她,在方姨個人家庭問題上也不好多說什么,“再說吧。”“這樣,我把我的電話給你,如果方老師需要幫忙,一定要給我打電話。”陸景打個手勢,“我去那邊店里借一下紙和筆。”
  張漓好奇的打量了一下陸景,臉龐有些稚嫩,但實在很難看出他實際上只是一名高中生,“你這人一直是這么熱心嗎?”說著從手袋里拿出一直黑色中性筆和便簽紙,“給。”
  陸景笑了一下,接過紙和筆,將毛毛熊遞給張漓讓她幫忙拿一下,在便簽紙上飛快的寫下自己的電話號碼。
  他當然不是一直這么熱心,他只是希望方老師這樣的好老師,好人有好報,不要輕易的走向死亡的道路,世間的坎總是有辦法邁過去的。
  要不是方老師說出那段掩埋的往事,大哥這次在于毅案中肯定不會毫發無損。陸景心中多少是有些感激的。
  “這個毛毛熊好重,你送給誰的?”張漓將毛毛熊遞給陸景,將電話號碼放到手袋里,隨口問道。
  “送給一個妹妹的,她今天過生日。”
  “哦,回頭見!”張漓提著手袋,快步的走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突然從小店出來喊住陸景,或許是為了讓他知道,自己的留學夢被他打碎了。
  可是….
  張漓內心里矛盾的讓她難受,忍不住想要質問他,可是話到了嘴巴又變成了嘆息。感情上恨陸景攪黃了她的留學之路,理智又告訴她不應該這樣。
  也不是一無所獲,至少她終于知道她的父親是誰。她心里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回頭見!”陸景看著優雅的背影遠處,張漓那種矛盾復雜的心態,他略微能感受到,她迷人的眼睛里,不時閃過一絲對他的不滿就是明證。
  希望以后能有機會為她做點什么,彌補一下吧。陸景嘆了口氣,撥打了王燦的電話。
  …..
  匯海大酒店位于湖東區的紫竹大道北段,靠山面水,環境清幽雅靜。這座五星級的酒店一共14層,在改革開放初期由香港黃家掌控的黃遠集團承建,最初的功能主要是用于外賓接待,政府會議等任務。隨著京城市里五星級酒店以及有實力的酒店增多,匯海大酒店逐步的對外開放,承接各種酒宴,以及商務活動。
  三樓的大包廂里,十幾個青年男女在熱鬧的說笑著。陸景坐在吸煙室里一個人默默的抽煙。他們這個年齡段里面,大院里的孩子一共有十二個。現在還在京城讀書的就只有他,王燦,劉小山,張軍,夏慶平,明秀,夏思雨,何媛。
  在小孩子的時候,大家天天在一塊玩,感情很好,可是長大了之后,那些真誠的友誼反而會失去,開始出現各種各樣的矛盾,問題,裂痕。
  他們這十二個孩子自然的按照家庭所屬的勢力劃分為三派,他和王燦是一派,劉小山,張軍是一派,其余的孩子都是一派。
  前世里面王燦和夏思雨最終沒能走到一起,不能說其中沒有這方面的因素。
  “嗨,陸景!”夏慶平走了進來,從桌上拿起陸景的煙盒抽出一支煙,拍了下陸景的肩膀,笑道:“怎么一個人躲在這兒抽煙?”
  夏慶平比陸景大兩歲,長的濃眉大眼,英氣勃勃,正在華夏軍事大學讀大二,是他們這些孩子的頭。他爺爺是他們那一派的頭面人物,私底下與學院派的一個旗標人物關系不錯。大院里這個圈子之所以還有凝聚力,就是因為夏慶平他們人數是占絕大多數。
  陸景微微笑了一下,看著窗外的秀美的風景,“這里風景挺好的。”說著,他指著外面竹林深處的一座小亭。
  “嗨,果然有文藝青年的派頭。你倒是變得越來越像陸爺爺了。”夏慶平稱呼老頭子為爺爺。因為老頭子和夏慶平的爺爺是同一輩的人物。陸景實際上比大院的孩子普遍輩分要高一輩,但是各論各的,否則麻煩的很。
  陸景笑了笑,沒有說話,深深的吸著煙,心里感嘆著少年時代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他記得有一回夏慶平帶他們去倒賣廢鐵換冰棍吃,那種溫馨的場面大概不會再出現了。
  “你和劉小山怎么回事,鬧得這么僵。要不要我幫你們說和說和?”夏慶平笑著問道。
  陸景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出于什么樣的心思。雖說他是夏思雨的親哥哥,但陸景內心深處的警惕并沒有放松。
  在老頭子去世后的那些年,他和大哥發現遍地都是敵人。江南系在首長去世后沒多久就遭到黨內各派系力量的打壓,實力一步步縮水。而等到老頭子去世后,交好的叔伯們影響力被削弱,有的退下去了,有的去世。那些年他和大哥舉步維艱。
  大哥用了十五年的時間披荊斬棘,歷盡艱辛,才浮出水面。但那時江南派系內接班人選已定,上層建筑物是人非。大哥無力回天,在多方力量的狙擊之下,黯然退場。
  “再說吧!”陸景把手中的煙滅了,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心想有必要勸老頭子盡快退下來。
  一方面是希望老頭子好好調養身體;另一方面,在老政委去世后,老頭子將成為各派系的首要目標,日子會非常難過。
  軍中的山頭一般情況下與政壇的派系牽扯不會很深,但老頭子是老政委的嫡系,牽扯得太深。各方力量達成微妙的共識,共同削弱他的影響力。
  大哥日后的遭遇與這些事情是一脈相承。太多的人不希望他浮出水面,否則以大哥的能力,哪里需要用得上十五年,十年時間足以將他在部委時的失誤彌補過來。
  層出不窮的政治對手,看似偶然實則是必然。
  夏慶平這一脈日后態度并不是中立,明里暗里也起了一些不好的作用。
  夏慶平就笑著搖頭,“你們吶,都鉆牛角尖。李菲菲就在外面,不要怪我說話太直接,陸景,你和劉小山兩個,她那一個都看不上。你們何必…”
  陸景笑了一下沒有接話,走到窗戶邊將窗戶打得大開,透一透屋里的煙氣。
  他和劉小山的矛盾要追溯到長輩那里去,還有大哥那個層面。根本就沒有和解的可能。
  而明面上他和劉小山的矛盾,是因為在初中的時候,明知道他和李菲菲定了娃娃親,劉小山還在學校明目張膽的追求李菲菲。導致兩人關系惡化。
  “哎-,開飯了,慶平哥,你趕緊出來幫忙招呼吧!”一個梳著馬尾辮的女孩在門口,用左手敲著吸煙室的門說道。
  “一起吧,陸景!”夏慶平招呼道。今晚的陸景給他一種怪怪的感覺,有種淡淡的疏離感,難道是兩個月沒見的感覺?
  “好啊!”陸景微笑著走了過來。那馬尾辮少女惡狠狠的盯著陸景,譏笑道:“陸二少,你躲在這里多久了?可是你躲得過去嗎?”
  陸景看著馬尾辮少女臉上因為譏笑而堆起的肥肉,就感覺非常的像一個包子,“你該減肥了,明秀!”
  明秀氣得想要踢他一腳,又想要在慶平哥面前保持淑女的形象,跺了跺腳,轉身就走,“陸景,你混蛋,你給我等著。”
  她最討厭別人說她胖,雖然她確實有點胖。
  “小女孩,不要和她一般見識。”夏慶平打個手勢笑道。陸景瞇著眼睛,微微的笑著,“是嗎?十八歲不算小了吧。”
  明秀每次見面都會對他冷嘲熱諷,陸景在前世里面還很可笑的覺得男人就不應該和女人計較,現在他就不會那么二逼了。敢惹他,就要有付出代價的準備。
  他是陸景,陸二少,不是街頭上誰都可以踢一腳的垃圾桶。
  夏慶平臉上露出奇怪的神色,沒有說什么,當先向客廳走去。
  今天訂得這個包間,有點類似于套房,有衛生間,吸煙室,棋牌室,客廳里還有電視。
  墻壁上掛著幾個精致的畫框,窗戶處是厚實的暗紅窗簾。
  客廳里擺放了兩張大桌,大家正在入席。年青人之間也不講論資排輩,都是隨意的和相熟的人坐著,方便聊天和說笑。
  陸景隨意的找了一個位置坐下,在這里所有人中,只有王燦和他最談得來,但是今天王燦肯定會坐到夏思雨旁邊去,陸景懶得去打擾他獻殷勤。
  服務員如流水一般的上著菜品,顯然是早有準備。“安靜,在開吃之前,有請我們的小壽星,夏思雨同學講話。”一個長相清雅,長發披肩的美少女站起來拍著手說道。
  陸景認得,這是大嫂的一個表妹,趙清芷。她今年十六歲,就讀于京城市一中,與夏思雨同為一中的高一年級的學生。她們兩是一中有名的兩朵金花,追求者很多。
  夏思雨是標準的瓜子臉,繼承了父母優良的基因,小巧的鼻梁秀直,櫻桃小嘴,紅唇嬌艷,精致的五官立體感極佳,令人過目難忘。
  她穿著一件白色的公主裙,已經開始發育的胸部將裙子襯出兩個小饅頭似的弧線,嬌笑著站起來,“今天是我的生日,非常感謝我小時候的玩伴們的到來,感謝我的同學,感謝我的朋友們來給我慶賀生日。下面,開吃了。”
  “啪!啪!啪!”夏慶平帶頭鼓掌,包間里一片叫好聲,然后紛紛拿起筷子開動起來。匯海大酒店的木瓜沙拉和香炸鱸魚都很有是一絕。陸景慢慢的吃著鱸魚,將魚刺一根根的剔出,然后吃掉,他吃得極為細致,仿佛是享受難得的美味。
  事實上他是太過于無聊,無事可做,就像荷塘月色里面寫道的,“熱鬧是他們的,與我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