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347 影灣園

對付胡三叔的分寸陸景自然知道。他沒有扳倒胡三叔的意思,但是要讓他明白:陸家不是他可以任意拿捏的軟柿子,他要敢膽大妄為,就要做好把自己陷進去的準備。
  第二天早上離開香格里拉酒店去駐港聯絡辦公室拜訪林忠學時,昨天逛了一整天的張漓、丁靈、葉妍、蔡璐、姜燕、黃永幾人還在各自的房間里休息。看架勢今天大概不會出來閑逛。
  跟著林忠學的秘書走進他明亮的辦公室,上午時分,辦公室里有些陽光還沒有驅散的涼意。林忠學笑著同陸景握手,他特意留了一上午的時間和陸景閑談。香港經過去年十月份的沖擊之后,有應對國際貨幣投機者沖擊的經驗。但是他的壓力依舊很大。
  讓秘書倒了一杯咖啡給陸景,林忠學笑道:“這就像打仗,上戰場之前總是忐忑不安。打起來反倒心里就有底了。昨天陳旭江有和你說具體的情況吧,你有什么判斷?”
  陸景喝著咖啡笑道:“這怎么好說?說不定哪天就涌出大量的賣空港元的單子。現在美國股市大跌、日元也是匯率重挫,應該快了。”
  記憶中8月5日,以量子基金和老虎基金為首的對沖基金對港元發動攻擊。他們先向銀行借來大量港元向香港政府拋售,換來美元借出以賺取利息,同時大量賣空港股期貨。股指一度跌至6600多點。
  而香港政府采取的對策也很有針對性:金融管理局動用外匯基金進入股市和期貨市場,吸納國際炒家拋售的港幣,再將港元購入香港藍籌股,作長線投資。將匯市穩定在7.75港元兌換1美元的水平上。使國際炒家損失慘重。
  所以陸景現在真沒有點破時間節點的想法。他畢竟不是專業的金融人士,記憶的優勢總有消失的一天——他可沒想今世又是用毒酒來結束生命。
  因而,現在還是不要表現的判斷太準為好。
  “恩。”林忠學笑著點點頭,認可陸景的判斷,“你這幾天沒事吧,留下來給我參謀參謀。”
  陸景微笑著道:“林行長要有事情吩咐我一聲就好。我過幾天再回京城。”林忠學是何叔叔的晚輩,陸景就是與林忠學關系再親厚也沒法喊他一聲叔叔。林忠學41歲,陸景總不能喊他一聲林哥吧?所以一直用職務來稱呼他。
  聊到中午,和林忠學一起吃過午飯出來,陸景打電話給張漓,才知道她們又出去逛街了,真是不得不讓人贊嘆她們逛街的熱情。黃永在后面當跟班只怕要累死。
  陸景可沒興趣去給她們提衣服——要是張漓和丁靈兩個人他倒可以考慮。回到酒店里面打開電腦處理景華的事情。景華當前需要做好t18的營銷工作。特別是在江州的營銷,一定要擊退聯合科技在江州的市場攻勢。
  而接下來景華就需要綜合目前的技術拿出一款能打響名氣的手機。陸景希望11月拿下央視標王之后,能有一支性能突出,可以在給用戶留下深刻印象,給手機品牌定位的手機。
  “小景,來淺水灣的沙灘吃燒烤。我們正在準備材料。”下午五點左右張漓打來電話打斷了陸景的沉思。
  “哦,好啊。你穿泳衣沒?”陸景笑道。剛說完,那邊卻是一陣哄笑,陸景這才明白張漓的手機開免提了,尷尬的笑了笑。
  淺水灣的海灣呈新月形,坡緩灘長,波平浪靜,水清沙細。陸景讓司機送他過去時,正值夕陽在海水里投下絢麗的光芒,碧波蕩漾間,輕柔的海風吹拂過來,舒緩的一塌糊涂。
  淺水灣的沙灘是旅游勝地,這時候沙灘上人山人海,有穿著各式泳裝的男女。陸景穿著t恤、大褲衩、涼拖鞋,嘴里叼著一支煙,滿懷期待的往沙灘東邊走去——燒烤爐設置在淺水灣東端的林蔭下。
  遠遠的看著張漓她們圍坐在一處燒烤爐邊忙碌,還不時的有幾個過來搭訕的男子。美女在任何時候都是焦點。
  丁靈沖陸景揮揮手,微微一笑,見陸景這身打扮,問道:“你不打算去海里游泳嗎?”
  她頭發濕漉漉的穿著夏天的清涼休閑裝,看樣子是下水游泳之后已經沐浴換過衣服了。得,也真夠失望的。陸景笑著道:“晚上沒有下水游泳的打算。”
  兩人說著話,葉妍和蔡璐、姜燕都在那里偷笑:陸景來之前和張漓通話可是把他的色狼本性暴露無遺。
  陸景自然知道她們笑什么,問姜燕,“黃永呢?”
  “他搬啤酒去了。”
  葉妍笑吟吟的道:“陸景,你賊眼兮兮的亂瞄什么?呵呵,你要是早來一會說不定能看到小漓穿泳裝的樣子哦。她剛去洗澡換衣服去了。”
  陸景雖然知道葉妍有可能拿話蒙他,但是心里仍是忍不住大叫可惜。看著她們都是準備燒烤的休閑裝模樣,也不好問:“你們怎么不在海水里再玩一會呢”這樣的問題。
  “你穿著衣服我能瞄什么?”陸景笑著說道。說笑著,黃永分兩趟抱了箱啤酒過來——沙灘周圍有許多酒家、快餐店和超級市場。
  張漓、趙清芷、董晚瑤三人換了t恤和短褲出來,長發上都還有濕漉漉的水珠。陸景心里想著葉妍剛才不會說的是真話吧?早來一會…,
  張漓看到陸景在烤雞腿,忍不住嬌嗔著白他一眼,“小景,你會不會烤呀?”
  “怎么不會?”陸景剛說完,就聞道一陣焦味。剛才分心了一會。大家都笑起來。丁靈咬著嘴唇微笑起來。一雙明澈的眼睛笑兮兮的看著陸景。她剛才烤焦一個雞翅被陸景笑話了幾句。
  紅日西沉,濤聲拍岸。笑鬧著吃著燒烤,就著沙灘秀麗的景色喝著啤酒,舒服到極致。
  “蔡璐、姜燕、黃永三個人明天回京城。我和葉姨明天去交州看我媽。”張漓對陸景說道。
  借著遠處透光來的亮光,陸景悄悄的握了一下她的手:“恩。替我向張阿姨問好。我晚幾天回京城。”
  到七八點鐘的時候,收拾好燒烤的亂攤子,幾人先送趙清芷和董晚瑤回影灣園。在馬路上看到路燈下停著一輛奔馳。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身形瘦弱、腿長腰細的女子說話。陸景想著或許是大款和小蜜的搭配也沒細看。錯身而過的時候,中年人突然出聲喊道:“陸景,是你吧?哈哈,沒想到在這兒碰到你。”說著,中年人笑著走過來和陸景握手。
  陸景微愣,借著路燈的光芒,發現竟然是陳創和,而站在奔馳邊的是他的女兒陳若怡。心里暴汗,握住陳創和的手笑著道:“真是巧了,沒想到在這兒碰到陳先生。”
  寒暄幾句,陳創和邀請道:“相請不如偶遇,你要是有空陪我去喝杯咖啡。”
  陸景指著自己的大褲衩說道:“我這樣子怕是進不去咖啡館。要不我回酒店換身衣服再過來。”心里卻是暗自琢磨陳創和邀請的含義。雖然在印尼的事務上有些接觸,但是那都是陳旭江在做的工作。至于景華公司的業務與陳創和的創永國際業務并不相干。
  道左相逢,陳創和為什么有和他談談的想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