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346 貨幣市場的異動

八月一日、二日是周末,香港外匯市場例行休市。所以陳旭江和陸景說的數據實際上是上周——七月底的交易數據。當然,全球的外匯市場沒有休息日的說法——阿拉伯國家不休周末,他們周五休息。所以“外匯市場無假日”。
  “可以看到外匯市場有試探性的賣盤。各家銀行的放貸對象也沒什么辦法監控。香港是金融自由度極高的城市…”
  在陳旭江淺水灣的家里吃過午飯,兩人在客廳里閑聊。可以透過干凈明亮的玻璃窗戶從繁茂的樹枝縫隙間遠眺海邊的浴場。
  陸景隨意的喝著茶,聽陳旭江介紹情況。等他說完,想了想,說道:“最近外部壞境不佳,美國股市大跌、日元匯率重挫。香港成為攻擊目標的可能性很大。不能寄希望于狗不吃屎了。更何況去年十月的那場攻防戰國際國幣炒家并沒有攻陷香港,我想他們大概應該還會再來試一試。不碰的頭破血流,他們不會收手。”
  陳旭江點點頭,笑道:“這些倒是可以預料的,就是時間上不太好把握,每天提心吊膽的滋味不好受。”
  陸景也沒再裝神棍,拋出國際貨幣炒家會在8月5日攻擊港幣的時間節點——實際上這次與國際貨幣炒家的交手中,香港的損失不大,反倒是國際貨幣炒家受到重挫。
  和陳旭江聊到下午四點多。期間接到林忠學打來的電話。和他約定明天上午去拜訪的他。林忠學依舊是央行副行長、駐港聯絡辦的副主任,負責港澳臺的金融事務。不過,他在去年的亞洲金融危機中表現十分搶眼。大約在一個任期之后,提拔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陳旭江送陸景出別墅。陸景坐到車子里看到海灘上的藍色海浪拍打著沙灘。沙灘上有許多在海邊嬉游的人。既然到了淺水灣自然要開車去同樣位于淺水灣的影灣園看看小丫頭。
  影灣園是淺水灣的地標建筑,位于香港島南區淺水灣道109號。內部除了高檔住宅、商場、俱樂部之外,還有一個高檔的酒店服務式公寓,提供各種規格的酒店公寓租住服務,但是至少需要租住一個月。
  陸景把車子停在影灣園的停車場,步行出來打電話給趙清芷問她們的房間號。
  敲開門,趙清芷穿著一件粉色無袖連衣裙式的睡裙。睡衣下擺上畫著可愛的貓咪圖案。活脫脫的一個青春美少女。
  “呀,二哥,我們還在睡午覺呢。”趙清芷笑嘻嘻的讓陸景進來,走到里面的房間里喊道:“走光了。”
  陸景好笑的搖頭。打量著這間公寓。三室兩廳,是明快簡約以白色為主格調的西式裝修風格。有一個可以觀景陽臺,站在陽臺上可以毫無障礙的看到寬闊的海面與沙灘。
  “啊--!”房間里傳來尖叫聲,然后是董晚瑤與趙清芷的笑鬧聲。聽著兩個女孩銀鈴般的歡笑,陸景也不禁微微一笑。回頭正看到趙清芷笑嘻嘻的跑到客廳里,董晚瑤穿著一件白色的吊帶睡衣追出來嘴里叫道:“清芷,你敢捉弄我。你死定了。”
  “是真的哦。我二哥來了。”趙清芷咯咯笑著跳坐到沙發上,把沙發壓出一個弧度。
  董晚瑤看到陸景站在陽臺上,這相信趙清芷的話。不好意思的打招呼:“啊。陸景。”
  她個子高挑,白色的吊帶睡衣下擺只到大腿處,粉嫩白膩的一雙美腿修長聳直。嘴角一粒美人痣讓她風韻十足。
  “你們平常都這么鬧著玩?看過你爸媽了嗎?”陸景挪開視線笑著問道。雖然都是十八歲,董晚瑤給人的感覺卻是她已經長成大姑娘了。
  “恩。看過了。”董晚瑤坐到另一邊的沙發上,點頭笑道:“是啊。清芷現在可壞了。”
  “二哥,你別聽她的。她和小雨兩個才機靈,就欺負我老實呢。”趙清芷抱著一個大毛毛熊。舒服的靠在沙發上,嘟嘴反駁道。
  陸景笑著擺擺手。他沒興趣給兩個小女孩當裁判,坐到客廳的沙發上,翹起腿微微靠著,問道:“小芷,你去哪兒讀大學?”
  “填了江南大學。我才不要在我爸的眼皮子底下讀書。”趙清芷皺著精致鼻子說道,“被他管了十八年,這一次一定要逃出他的魔爪。”
  董晚瑤笑道:“清芷,那個可不一定哦,說不定你媽會去給你陪讀。”
  “盡說我不愛聽的話。”趙清芷瞪她一眼,不滿的說道,“我煩死你了。”
  聽著她孩子氣的話,陸景和董晚瑤都笑起來。
  董晚瑤去舀了瓶紅酒過來,三個人分享著紅酒,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趙清芷提議道:“我們去騎馬吧?我聽說香港這邊的馬會很出名。”
  “大夏天去騎馬,這種餿主意你也想得出來?”陸景笑著說道。到傍晚,打電話給張漓。她讓陸景不要管她們,她們還在繼續逛街。屋子里也沒什么吃的,熬到晚上七點,陸景請趙清芷和董晚瑤去影灣園的露臺餐廳吃飯。
  從幽靜的大堂里走進富麗堂皇的餐廳中,選了臨窗的桌子坐下點菜。露臺餐廳對男士的著裝有要求,好在陸景今天中午到陳旭江家里吃飯,穿著襯衣、西褲到也不用另外找地方換衣服。
  一邊吃飯一邊品著酒,陸景想著是不是要提前打個電話給馬飛,讓他派個司機過來開車載他回酒店。
  吃過飯正要離開,在門口碰到嚴景銘、方淺語、史勇軍和白昆一起走進來。
  視線在空中幾乎能交匯,幾乎能擦出火花來。陸景滿肚子的疑惑,臉上卻不動聲色。
  嚴景銘諷刺的笑道:“陸二少好閑情,居然帶著表妹玩雙、飛。”方淺語鄙夷的看了三人一眼。心里卻是詫異銘表哥口中陸景的表妹是哪一個?兩個女孩中那個有著過肩長發、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女孩清雅如詩,容貌絕佳;另外一個女孩穿著銀灰色刺繡連衣裙,腰間系著兩指寬的白色腰帶,曲線修長,容貌雖然稍遜一籌,也是難得的美人,嘴角一粒美人痣平添了幾分風韻。方淺語心里有些郁悶:怎么兩個小丫頭片子都比她漂亮。
  陸景瞇著眼睛微微一笑,懶散的笑道:“心里裝著不要臉心思的人,看別人總覺得不要臉。我聽說方淺語是你表妹。”
  嚴景銘心中一凜,倒沒想到陸景能一句說中他的心思。冷哼一聲,當先向餐廳里走去。
  陸景與他錯身而過,無視正在冷冷一笑的史勇軍將目光停在白昆身上,“白部長,好久不見。”白昆是信業銀行投資部的部長。陸景對他的情況很清楚。
  白昆微微笑道:“難為陸少還關注我這樣的小人物。我們還是不見的好。”他就任信業銀行投資部的部長并不是什么秘密。陸景都能找私家偵探來查他,關注到這一條信息到也沒什么。只是,放在江州的棋子一直沒和陸景勾搭上,無法發揮作用,讓他心里有些郁悶。
  陸景笑了笑,帶著兩個女孩離開。白昆養氣的功夫提高了不少。可惜還是不足為懼。他和嚴景銘混在一起是什么狀況?得讓唐悅關注下白昆。
  嚴景銘幾人坐下點餐。等服務生上菜之后,史勇軍和白昆說道:“白先生也認識剛才那個毛頭小子?”語氣里難掩對陸景的輕蔑和厭惡。
  白昆抿著酒,神情有些感嘆,說道:“認識。”他和陸景第一次見面是在大唐雨景里面。他幫心藍壓陣和陸景談判。那個時候白家還是鼎盛時期。現在想想,真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他不把陸景打倒在地難消心頭之恨。
  嚴景銘自然知道白昆是原來京城中的四大公子之一,不過他和白昆談投資項目倒也沒有必要去接白昆的短——誰愿意在家道中衰之后提起往昔風光的日子。
  “不談不愉快的事情,為我們的合作愉快干杯!”嚴景銘提議道。信業銀行會提供1千萬美元的資金換取夏易手機20%的股份。其中天逸投資和星光投資各讓10%的股份。
  三人都舉起杯子,相應嚴景銘的提議,開始聚餐。
  “二哥,什么叫雙、飛啊?”回到影灣園的公寓里,趙清芷好奇的問道。董晚瑤坐到沙發上掩嘴吃吃笑著。她在國外長大,幾個名詞還是明白的。
  小丫頭單純的很,陸景都不好意思和她解釋,“總之是一個很不好的詞語,你以后就明白了。”
  “哦。”趙清芷嘟嘴說道,舀腳丫子踢了踢腳邊的軟墩子。眼睛偷偷的瞄董晚瑤。心里想:“晚瑤肯定知道,我晚上問她得了。二哥最喜歡故作高深。哦,還有‘愛情動作片’是什么意思呢?”
  十點多鐘,瑞豐公司的司機到影灣園里開車送陸景回香格里拉酒店。
  看看時間打電話給大哥,匯報安置嫣然姐的情況。雖然嫣然姐肯定打電話和大哥說了,但是他還得和大哥詳細的說一遍。
  昨晚和陳笑通電話時,得知江州最近正在下大雨。九八年全國性的洪澇災害,江州也不例外。
  接通電話之后,大哥的聲音有些疲勞之后嘶啞,陸景先說了說嫣然姐在美國居住的情況,安排的人員,有哪些應急措施。
  陸江笑道:“辦得不錯。哦,我聽說你讓唐悅在查胡令標。”
  “是的。胡三叔牛逼大了,敢威脅我們。我就不信他是干凈的。”陸景有些不爽的說道。嫣然姐被迫遠走美國,大哥心里未必沒想
  法。
  “呵呵,你呀…,不要搞的太過火。”(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