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345 還是技術

蔚藍天空點綴著白色的流云,猶若一幅整潔的自然風景畫。在紐約市區的酒店陽臺上給丁靈打電話,得知她和董冰才剛剛從哈佛大學開車出發。抬起手腕看時間,離上午飛機起飛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忍不住搖了搖頭,董冰肯定會開快車。200英里的路,以她的車速在2個小時之內送丁靈到機場大概綽綽有余
  “咚-咚-咚!”陸景聽到敲門聲,把手機丟到床上,打開門。張漓走進來問道:“丁靈什么時候過來,大家已經收拾好行李了。”謝禎文不會和環球雅思的人員一起回國。他會在八月初辭職,在美國這邊處理一下他的私事,然后再回國負責環球雅思的留學事務。
  “哦。我們按計劃出發,丁靈直接到機場和我們匯合。”陸景看著張漓靈秀的眸子里有些似笑非笑的目光,心里也有些發虛。葉妍不太可能為他保守什么秘密。將門關上,輕輕的抱住張漓,貼著她香滑的臉蛋,“小漓,有沒有想過到江州來開一家環球雅思的分校。”
  “啊?”張漓半側身,疑惑的去看著陸景,見他是認真的,嬌俏的笑道:“你想我過去啊?我要答應下來你會不會很心虛?”
  陸景在她豐翹的俏臀上拍了一記,“我有那么容易心虛嗎?環球雅思的模式已經成熟。差不多也要準備向重點城市擴張了。”
  “那我以后會更忙,那有功夫去江州陪你啊?”張漓忍著沒答應下來,“我媽說女人也要有自己的事業才行。我要是天天坐在空房子里等你,沒幾天我自己就要難受死。”說著,拿手輕輕的撫摸陸景的臉,看著他嘴角的輕笑,總是不自覺的享受他的寵溺,然后沉迷進去。
  陸景感覺到張漓抱著的手更緊了一些,用下巴剔著她額前的碎發,微微的拍了拍她的背,心里輕嘆一口氣。
  上午的陽光從窗戶口沖進來,還有著新鮮空氣的清新。兩人擁抱在一起,在房里里享受著心意相通、甜蜜的時光,偶爾輕吻,都沒說一句話。身在異國他鄉的酒店里,陌生的環境似乎讓兩人的心貼得更近。
  不知道過了多久,蔡璐打來電話催兩人出發。張漓才驚呼一聲,“要被人發現了。我在你房間里呆的時間太久。”
  陸景笑在她臉蛋捏了捏,“發現就發現。沒什么大不了。我又不在環球雅思掛職。”捧著她嬌嫩的臉蛋,熱吻癡纏了一番才放她離去。
  飛機起飛之前,一輛拉風到極致的紅色法拉利跑車準時到達紐約肯尼迪機場的機場大廳。董冰放下車窗,拉下墨鏡,笑兮兮的對陸景說道:“沒遲到吧?”
  陸景笑著搖了搖頭,“沒有。”心里對她開快車的事情頗為無語。真不知道她一個女孩怎么會有這么瘋狂的喜好。
  董冰解開安全帶,走下車,嬌笑著道:“看看你樣子,一個男生把跑車開到200公里每小時的膽子都沒有。”
  陸景沒理她的嘲諷,幫丁靈把行李包拿著,笑道:“開車的時候膽子小一點又不是壞事。我還想著平平安安的活到七八十歲呢。”
  董冰穿著白色的短袖襯衣,白色的休閑褲,明眸酷齒,長發束成馬尾辮,氣質明麗脫俗,與紅色的法拉利跑車在一起形成顏色上極大的反差,有著香車美人的視覺沖擊感。
  聽到陸景的話,微微一笑,露出一個“你無可救藥”的表情。這俏皮的一笑,青春氣息撲面而來。進機場路過的旅客都有些耀花眼的感覺。
  “行了,我就送你們到這兒。小靈,陸景要是欺負你,你一定要記得給我打電話。”
  “沒有的,冰姐!”丁靈和董冰擁抱了一下,“一路順風!”
  “恩,再見!”董冰嫣然一笑,坐進車子里,發動汽車離開。看著她紅色的法拉利干凈利落,明快的如同奔馳的火紅色駿馬消失在視線里,陸景輕摟著丁靈的細腰說道:“走吧,我們回香港。”張漓她們已經在候機大廳里等著,倒也不虞被她們看到。
  “恩。”丁靈輕聲解釋道:“冰姐怕她會哭起來,說好了只說我到機場大廳的門口。不是對你有意見。”
  “哦。”陸景微愣,倒沒想到董冰也為離別而哭,說道:“沒事的,董冰畢業后會回國幫董叔叔打理生意,你們會再見的。”
  …
  近二十個小時的旅途,下飛機后整個人都有要發霉的感覺。陸景現在倒是想知道那些空姐在空中長時間飛行怎么保持迷人的風姿。
  香港的夜色迷人,星空璀璨。高樓大廈與絢麗的燈火交輝相應。在美國呆了近二十天,這時候真覺得香港有些熟悉的親切感。
  瑞豐公司安排了車早早的等在機場,將六人接到九龍的香格里拉酒店里休息。
  眾目睽睽之下也沒法偷偷摸摸的溜到丁靈房間里欺負她。張漓自然也沒給他下手的機會。陸景無奈的在房間里泡澡。從京城到美國轉了一圈,總算是把相關的技術準備工作做得差不多,接下來如何要看研發部門的進展。t18這種過渡機型確實有些讓人看不上眼,但是比此前景華的i88還是有些進步。
  穿著睡衣,坐在陽臺的躺椅上看著夜色中的香港。陳笑打來電話。她知道陸景今天晚上九點的飛機到香港。
  “沒打擾你干壞事吧?”陳笑在電話里笑兮兮的說道,“我可是特意留了一個小時的時間給你哦。”
  “我能干什么壞事。”陸景笑著道,愜意的喝了一口涼下來的咖啡,“江州怎么樣?”
  “聯合科技在市場上聲勢搞得很大。7月20號上市的第一款機器e6售價4688,和此前熊貓手機沒什么兩樣,就是換了一個牌子。市場部推測,這十天的銷量應該在200臺左右。我們當初在景和做代理的時候,一個月差不多也就這個量。”
  “那他們賣得不是很好啊。”陸景微微一笑,九六年的市場容量怎么可以和九八年比。現在移動通訊用戶要遠遠超過九六年的數量。,當然,以一個陌生的品牌十天的時間在一個城市里出貨200臺也不算太差的業績。中規中矩吧!只不過和他們浩大的聲勢不怎么匹配。
  “基于mf3302手機芯片的t18樣機出來沒有?”
  “研發部剛剛才在手機芯片上把功能實現。就這一兩天的時間應該能拿出樣機,進入測試環節。哦,對了,你為什么只在德儀引進了stn液晶顯示技術,我和周志龍談過,德儀不是還有很多技術是我們急需的嗎?”
  陸景無奈的說道:“我也想。但是我和周復生沒有那大的交情。去年景和電子將市場數據提供給周復生分析讓他得以說服諾基亞總部延遲任期到今年。今年愛立信自己出了紕漏,諾基亞一舉登上國內市場份額第一的寶座。周復生位置穩固起來,但是就這樣的事情,他肯幫我牽線買一個stn液晶顯示技術已經是很給面子。諾基亞雖然不懼國內企業,但是也不太會喜歡國內企業崛起啊。”
  “哦。你什么時候回江州?”陳笑突然壓低了聲音問道,聲音里有些柔柔的情緒。
  “可能要在香港這邊呆幾天。”陸景心里有些歉意。八月五日,國際貨幣炒家會對香港再次發起攻擊。這幾天貨幣市場上應該已經有些動向。林忠學、陳旭江可能會要他留在香港作參謀。他的行蹤只要一查就能知道。更何況還有手機聯絡。
  第二天上午醒來時,看到手機上有張漓發來的短信:我和丁靈、葉姨、她們逛街去了。
  陸景揉了揉眉心,有些頭疼張漓和丁靈湊到一塊。好在關系沒有挑破,否則夠尷尬的。腦子里一轉:葉妍還沒回去?她還真有心讓自己出血啊。想了想,打電話給趙清芷那小丫頭。
  “咦,二哥,你回香港了?”
  “小芷,你在那兒,在做什么?”陸景聽到屋子里有女孩的笑聲。趙清芷脆聲說道:“在影灣園呢,和晚瑤在一起玩。二哥,你要不要來?”
  陸景有些不太好預感,問道:“小芷,你在香港一直住影灣園?”
  “是啊,葉姐租了兩間酒店公寓,晚瑤和我一間,她一間。”
  我去。陸景心里那個悲憤啊。影灣園的酒店式公寓,好一點的一年房租要上百萬港元,差不多的房間每個月也得六萬港幣的租金。葉妍倒是會找地方。居然還裝嫩讓小芷叫她葉姐,實在讓人惡寒。
  陸景也沒臉為十幾萬港幣的事情打電話說葉妍。日后總有找回場子的機會。
  “你們玩吧。”陸景沒興趣去陪小丫頭們玩。洗漱完畢,在酒店里吃了早餐,剛剛把筆記本電腦拿出來連上網線看了兩封郵件。陳旭江打來電話:“呵呵,知道你昨天晚上到香港,有心讓你多休息一下,又怕你突然走了。中午來我這兒吃飯?”
  陸景笑道:“陳叔叔,你得先說清楚什么事啊,否則這頓飯我吃得七上八下。”
  “呵呵,貨幣市場有點異動。你過來看看情況。”倒不說陸景在金融問題上有多高的造詣,但是他能從商業活動中判斷出亞洲金融危機就足以說明很多問題。陳旭江很相信陸景的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