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339 轉讓與投資

陸景沒好意思多看,挪開視線。好吧,他承認內心里掙扎了一秒鐘。也可能是三秒鐘。
  “看過。”《泰坦尼克號》的經典無需贅言,他自然和關寧、張漓她們幾個女孩分別看過。
  方琴撒了蔥花將一碗荷包雞蛋面端出來,“你坐下來吃啊。我接著看。”
  陸景挑著面條吃著,香味撲鼻,對坐到沙發上的方琴說道:“琴姐,我坐在這兒吃面不影響你醞釀情緒吧?”
  方琴拿著影碟機遙控器回頭溫和的笑道:“你動靜小一點就行。”說著,點擊播放。
  陸景看著聚精會神看電影的方琴輕輕一笑。剛吃了一根烤腸也不太餓,細嚼慢咽的吃著。廚房窗口的陽光照進來讓客廳里敞亮,有著似曾相識的生活氣息。一碗面下肚,感覺肚子里暖洋洋的。要不是方琴正在看電影,陸景都有用腳輕打著歡快拍子的想法。
  洗過碗筷,擦了手,沖了兩杯雀巢咖啡。把一杯咖啡放到方琴面前的茶幾上——她正目不轉睛的看著電視屏幕,感受著電影里的劇情。陸景坐到茶幾側面的沙發上,一邊瞄幾眼電視屏幕,一邊抿著咖啡想景華新手機的事情。
  喝完咖啡,把杯子放在沙發上,舒服的仰后靠著,微微瞇著眼睛。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一陣細微的喘息聲讓陸景詫異的睜開眼睛。男女主角正在車內動情的歡好。
  陸景奇怪的想:《泰坦尼克號》里面那場床戲鏡頭在國內播放時不是給剪了嗎?
  方琴俏臉發紅的按快進,明艷的臉蛋上有無端的嫵媚風情。陸景促狹的笑道:“琴姐,快進按了就沒感覺了。你按暫停,我回601睡午覺。”
  方琴笑著白了陸景一眼,按了暫停,“你和小漓在電影院里看這個?”
  “怎么會。國內電影院里面把這段都給剪掉了。否則通不過審查。”陸景努努嘴,“琴姐,你這個倒是像原版啊。哦,英文字幕的,我還沒留意到。”
  “葉妍從香港買過來的。”方琴笑著橫了陸景一眼,“你還以為我專門去買的啊?咦,你英語聽力現在不錯了,你剛才看了幾眼,現在才發現英文字幕?”
  “我看了快十幾遍,看到畫面就能想起人物的臺詞。”陸景吐糟道。
  “哈哈。”方琴嬌笑著掩嘴,用手指點了點陸景,“你夠花心的。”
  陸景恍然發現說漏嘴了,他剛才說這電影要兩個人,這會又說看了十幾遍,這…尷尬的拿茶幾上的咖啡杯送到嘴巴邊。前世里前前后后大概一共與七八個女孩子一起看過《泰坦尼克號》,不過晚上開房時,總感覺那些女孩動作比他還嫻熟。或許是因為他沒趕上十二月二十五曰的首映吧!
  那時候《泰坦尼克號》給陸景留下最深的印象不是那種生與死的愛情,也不是電影院里那些女孩們抽泣的聲音,而是看電影完之后那些迷亂狂歡的夜晚。
  這會兒,他的理解自然不同。
  “呵呵,你那咖啡杯都空了,你還拿著干什么?”方琴微笑著揭穿陸景掩飾尷尬的動作。
  陸景只得落荒而逃。聽到房門的咔嚓合上聲音,方琴笑著撩了一下耳邊的頭發,重新按了播放鍵。其實這一段也沒多少露肉的鏡頭,只是那種意境拍的很有感覺。
  方琴忽而想起那些迷離、不成片段的綺夢來,白皙的臉頰不由的浮起一絲嬌紅。輕輕啐了自己一口,繼續看之后的電影劇情。
  …華燈初上之時,建業市萬山路36號萬輝集團葉文斌的辦公室里。
  “不行?”葉文斌提高音量問前來匯報的研發主管。研發主管是從熊貓集團跳槽過來的工程師,自問對得起薪水,說話也硬氣,說道:“是的。屏幕加寬四分之一,所耗費的電量會導致手機待機時間縮短至少一半。我們目前的技術無法克服這個問題。”
  葉文斌皺了皺眉頭,揮手讓研發主管出去。景華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訂做一批加寬的手機屏幕。景華產品線單一,只可能用在他們新發布的手機上。
  想了想,拿起電話打給身在江州的葉周海。
  “二叔,你等會。”葉周海正在參加黃遠集團的一個酒宴,拿著手機走到僻靜的地方。等聽完研發部門的結論之后,葉周海笑道:“二叔,這是好消息。景華推出有致命缺陷的手機,我們不是正好在消費者心中樹立良好的品牌形象嗎?現在開發江州市場最大的難處不是技術而是建立穩定的出貨渠道。就漢寧區那里盛泰電器一家旗艦店一個月就能出兩三千的量,聽說這個數據還在增長。不管怎么說,我一定要把江州的市場拿下來。”沒有比這個更大塊人心、更能解氣的事情。
  葉文斌心里冷冷一笑,也不理會他這個侄子對他言語中的不敬,笑瞇瞇的說道:“哦。市場部的事情由你在負責,我就不過問了。和黃遠集團聯系的怎么樣?近期我打算去香港黃遠電子拜訪,談一談合作,加強聯合科技的研發能力。”
  葉周海想起剛才包廂里看到黃利飛那個美艷情人白嫩光滑的大腿,心里有些發癢,說道:“和黃利飛談得長不多,他答應引薦他二伯給我們認識。畢竟黃遠實業也是聯合科技的股東。”
  黃利飛的二伯黃容山是黃遠電子的負責人。掛了電話,葉周海想了想,不甘心讓他二叔獨占黃遠電子的研發資源。這次去香港他也要去才行,市場部的開發暫時先交給副手。密集的廣告、資金砸下去,也不怕打不開市場。
  景華采取三級營銷體系,江州市諸多中小經銷商實際上并不是景華手機的代理商。聯科完全可以利用起來,讓聯科手機分布到江州的大街小巷,占領江州市場未必是多么難的事情。
  …7月2曰在錦園別墅參加占哥兒的訂婚儀式。他的婚期訂在九月十六曰。先在京城這邊辦一次婚禮然后再到隴右辦一次。作為占哥兒指定的伴郎團人選之一,陸景是鐵定要陪著他去隴右“闖關”。
  吃完飯,和唐悅、馮逸風找地方喝下午茶。王燦去了遼東春城。也不知道他在春城有沒有把衙內的威風抖起來。唐悅和謝晉文基本沒管天辰娛樂公司的事情,都丟給李慕清處理,馮逸風昨天從魯東徐城回京城,剛剛好趕上占哥兒的訂婚儀式,自然湊過來喝杯酒。和陸景、唐悅好久不見,說著一些魯東的趣聞。魯東最近最大的新聞自然是蘇書記的女兒即將訂婚的消息。
  在一家茶館里鬼扯打屁。到晚上時陸景接到趙曉豐教授的電話:讓他晚上到湖山大廈里吃飯。
  與唐悅、馮逸風道別之后,陸景往湖山大廈里趕,奇怪的想:趙教授請客吃飯一般都是在家里,怎么今天會在湖山大廈請客吃飯。
  夕陽掛在鐘樓的檐角。湖山大廈十樓的西餐廳里打著柔和的燈光。有靠窗的食客微瞇著眼睛在清涼的空調餐廳里享受著迷人的夕陽——在街道上行走的路人絕對不好有享受夏天夕陽的感覺。
  和趙教授一起的還有一位三十歲左右的男子。剪著短發,下嘴唇很厚,說話和和氣氣,知識分子的味道很重。
  “都坐。”趙曉豐雙手下壓,給陸景介紹道:“他是楊鐘漢。畢業于美國斯坦福大學,獲得電子工程學博士學位。在圖像處理技術領域很有研究。他父母年事已高,所以他打算留在京城就近照顧老人。準備找一些創業資金。”
  陸景搓了搓手,斯坦福的電子工程學博士啊,他不是正好需要這樣的人才嗎?這比談成一筆千萬級美金的交易更能調動他的情緒。
  趙曉豐對陸景笑道:“我想你在搞電子方面的公司,說不定和楊鐘漢有共同語言。”楊鐘漢和他的一個弟子有些淵源,他自然要出面奔走。
  陸景和楊鐘漢握手,笑道:“我投資了一家手機制造工廠。也有用到圖像處理器(dsp)芯片。楊先生打算在國內創業?”
  “我個人有幾項技術專利,我想著要是能研發商用的產品出來肯定不錯。”楊鐘漢有些詫異的打量了陸江一眼,實在是太年輕,固有的涵養讓他沒有繼續盯著看下去。
  “那么你你需要多少創業資金呢?有沒有商業計劃書?”
  “有的。”楊鐘漢點點頭,從隨身帶著的黑色公文包里拿出一疊商業技術書遞給陸景,“我希望能為我的新公司找到一千萬的起始資金。”
  陸景翻了翻,笑道:“我對專業行的東西不是太了解,我想請技術團隊評估一下,可能需要一兩天的時間。”
  “行的。”楊鐘漢也抱什么希望。但是如果陸景一上來就同意千萬級的投資,他反而要起疑心。現階段也只能是廣撒網,撈大魚。
  說著話,侍者送上西餐。三人邊吃邊聊。見氣氛還不錯,陸景問道:“楊先生有沒有考慮進入企業工作?我想楊先生有時間可以去江州景華電子技術研究院看看。”
  “暫時沒有離開京城工作的想法。”楊鐘漢搖搖頭。國內的薪資抵不上硅谷的五分之一,他自然沒有興趣。倒是自主創業他可以接受。
  陸景心里略微嘆了一口氣。看來景華想要招聘到頂尖的科技人才還欠缺足夠的吸引力。這和景華在業內的名氣有關。說到底,他現在在電子行業里面還是一個無名小卒。但是這樣的曰子并不會太久。
  飯后,陸景拿著楊鐘漢的商業計劃書去海嘉大廈讓楊顯找人用電子郵件的形式傳回江州那邊,盡快得出風險評估報告。
  不管最終的評估結果如何,陸景不會放棄招攬楊鐘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