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338 敵眾

夜幕籠罩下來,與周復生吃過飯后,史勇軍旁敲側擊的問道:“周總和陸先生很熟?”這句話說的心里別扭的很,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竟然要用“先生”二字來稱呼,實在糟蹋了這兩個字。
  “還行。我從九六就和他認識,很不錯的年青才俊。我原來和他有過合作。”
  史勇軍沒有急著拉近兩人之間的關系,而是和周復生在停車場道別。坐在黑色的皇冠里面,點了一支煙,打給嚴景銘:“景銘,你猜我知道和周復生吃飯碰到誰了?”
  “誰?”
  “陸景!”史勇軍看著車窗外燦爛的夜色,嘴角浮起一絲冷笑,“他明天要去拜訪周復生,他和周復生的關系看起來不錯。你說周復生有沒有可能扶持景華公司?”
  “不會。”嚴景銘笑著說道:“景華根本就沒有向諾基亞購買手機模塊的意向。他們是采用西門子的手機芯片。周復生就算想扶持也有心無力。
  更何況景華在江州上了一個科技園項目,要自己做研發。周復生絕對不會去扶持一家與諾基亞業務相同的企業。”
  “哦,那我倒是好奇他們明天上午會聊什么?沒有業務上的關系,僅僅是私人關系也沒必要到辦公室去聊?”
  “誰知道?我們按照既定的市場計劃開發市場就可以。都是國外的二流技術,誰能比誰的成本低?陸景那個人賣破綻的本事一流。但是不跟著他的節奏走就行。”
  結束通話,史勇軍發動汽車回家。嚴景銘在景華公司貸款的事情上吃了陸景一個大虧,變得小心許多。景華在手機項目上領先半年并沒有什么優勢。夏易會輕而易舉的超過景華——做市場。那個毛頭小子怎么比得過他。
  …
  唐悅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就查出夏易通信設備有限公司的投資人,“嚴家的天逸投資有限公司占70%的股份、星光投資占20%的股份史勇軍個人占10%的股份。注冊資金為五千萬元。史勇軍是方博韜的小女婿。此前是寶潔公司東南亞市場部的負責人。你現在知道他為什么看你不爽了吧?哈哈。”
  “那倒是可以理解。”陸景在維景國際大廈的電梯門口停下來,他的手機進電梯就沒有信號。方博韜本來還可以干上一屆。被陸景調用力量給撬走,方博韜家里人要是沒有一點怨氣那就奇怪了。
  “我聽說夏易公司做了一套很完善的市場營銷方案,你要不要?花點功夫應該沒有問題。夏易公司才剛剛組建三個月,送兩個人進去輕而易舉。”
  陸景拿手撐著光滑的瓷磚墻壁上說道:“那倒不用。夏易公司的廣告策略我知道,就是一個懸念式的廣告策劃。嘿,國內手機市場容量很大,光靠廣告沒有相應的實力是玩不轉的。”
  當用戶有足夠多的選擇之后,被廣告忽悠的可能性就會變小。這一點在香港、新加坡等成熟的市場就得到驗證。二流的手機廠商想要躋身一流的手機廠商,不是靠幾則廣告。而是靠的一款乃至幾款創新性的產品。當然,不可否認,國內的消費市場還不成熟,夏易公司憑借著廣告也能拿下相當的市場份額,做出漂亮銷售數據。但是,這不是手機廠商的發展方向。
  至于市場份額,現在大家都在搶,搶得多搶得少,就要看能力了。眼下。國內市場對海外手機廠商有配額限制,海外手機廠商為了盡可能多的搶占國內市場,主要是通過給國內手機廠商貼牌代工的方式,從手機組配件上撈取巨量的利潤——現在幾乎每一家國產手機廠商身后都一個或多個海外手機廠商的身影。還有一種模式就有些無恥了。通過走私渠道作為水貨在內地市場流通。
  陸景沒認為把夏易搞掉就能拿到夏易公司的那部分份額。景華要加強的是自身的實力。手機制造業這樣個池塘里可是有十七條魚。這還不包括國外手機廠商那等大鱷。
  電梯到一樓,一個姿容絕佳的女子從電梯里走出來,穿著白色長t恤遮至臀下。水磨藍的牛仔褲將修長纖腰長腿繃得性感撩人,腰間束著手掌寬的腰帶。
  陸景站在電梯門口肆意的打量了幾眼。一陣丁香的香風飄過。陸景走到電梯里,按了50樓的按鍵。豐挺修長的背臀曲線隨著電梯門關閉而消失。只從那女子走路的儀態來看就知道她受過良好的禮儀訓練。而她出現在金頂俱樂部的直達電梯中至少是個富家女。
  電梯快速上升。陸景的視野也為止開闊。這部能在一分鐘之內到達維景國際大廈50樓的電梯讓人體驗到火箭般躥升的感覺,坐這部電梯的人大約都會想:要是人生的社會地位也如同這個速度上升該多好。
  凌雪月的這個設計不得不說是極為精妙的,十分契合人的心理。
  在1號會客廳里見到穿著淺色綢質的凌雪月。她很寫意的靠在沙發上。一副見老朋友的模樣,而事實上陸景和她并不投緣。
  “我想把位于江州的手機屏幕生產廠轉讓給你。”
  凌雪月第一句話就讓陸景愣住。那條stn生產線大概也要值二千萬。倒不是說他拿不出這二千萬,而是凌雪月為什么要把賺錢的生意轉手?
  要知道,江州除了景華,現在又多了一家聯合科技,江州的手機屏幕生產廠滿負荷運載根本沒什么問題。一個月賺個幾百萬很輕松。
  凌雪月微微一笑,說道:“下個月嚴景銘和蘇琳就會訂婚。消息還沒有透出來。”
  陸景只想說兩個字:我日。蘇琳明顯就是看不上嚴景銘居然還會和他訂婚。大白菜都給豬拱了。
  這兩個人訂婚意義和占哥兒、樂亞晴的訂婚意義完全不同。占哥兒那是奔著幸福婚姻去的。這兩位是典型的政治結合。
  “這個消息有點突兀。”陸景那手指在沙發的扶手上按了一下,“我對你的提議很敢興趣,但是我想先聽一聽下文。”
  凌雪月掩嘴笑道:“我沒有下文。你給我2千萬我把手機屏幕生產廠轉給你。”說著。又有些期待的道:“要是你名下有那家公司缺錢,我不介意參一股。新月投資今年還沒有拿得出手的業績。”
  陸景腦子轉了一下。明白凌雪月的意思,她需要和陸家保持一個良好的關系。她丈夫杜正鵬和蘇琳的父親是競爭對手。而陸家和嚴家不是一個圈子的。并且因為景華貸款的事情里面私下里還有些較量。
  想了想,說道:“我手上倒是有一個好項目,不知道凌姐又沒有興趣?”凌雪月微微一笑,注意到陸景對她稱呼的變化,用右手食指撐著太陽穴,打個手勢示意陸景繼續。
  “我有幾個校友在江州做了一家門戶網站,正好缺錢。新月投資是做風險投資的,要是凌姐有意這個項目,可以投錢試試看。我在里面占了15%的股份。”
  “哦?”說起資本運作。凌雪月來了興趣,“我會讓胡恒去江州考察。這類高科技的公司去納斯達克上市最合適了。”說著,低頭沉思。
  陸景聽她這么一說,倒是明白她是真懂這一行。心里一笑:這樣解決時代在線的資金問題倒是不錯。
  …
  時代在線可以出讓15%的股份來獲取新月投資的注資,具體的額度要等新月投資的專業團隊評估之后再說。陸景倒是迫切的希望時代在線的日頁面訪問量能爭點氣,快速上漲。
  從金頂大廈出來,給李群打了電話說這件事。李群告訴陸景時代在線最新的數據:6月29日的日頁面訪問量已經達到十六萬人次。更換服務器和軟件架構代碼之后,時代在線的訪問速度進一步提升,頁面質量有很大的提高。幾天時間。日訪問量就提高一萬,發展速度還算可以。
  陸景又打電話給陳笑,讓她從景華財務上留出預算,下個月把隔壁舒古鎮上的手機屏幕廠給買下來。然后。打電話給馬飛問技術專利有沒有新收獲…
  五六個電話打下來,手機也沒電了。看看時間也才下午一點,陸景這才反應過來他還沒吃飯。得。手機沒電也找不到地兒混頓飯吃。
  坐車回燕湖家園。7樓和601的房間冰箱里一向沒什么主食,只有一些零食——他和張漓基本不做飯。敲了敲602的門。希望有琴姐在家吧。不然只能混亂弄點吃的。
  方琴穿著清涼的睡衣打開門,眼角還有沒有拭去的淚花。陸景吃驚的道:“琴姐。你怎么一個人在家哭?”
  “太感人!”方琴不好意思的笑道,轉身給陸景拿拖鞋。陸景差點沒撞到她豐腴的身子上。居然是太感人!
  到客廳里才發現方琴正在看碟片:97年圣誕節在國內上映的,號稱破處利器的《泰坦尼克號》。碟機暫停著,畫面正定格在杰克一身正裝坐在圓桌邊和一群人吃飯的一刻。
  聽到陸景還沒吃飯,方琴拿手指撫了一下額前的碎發,溫婉的說道:“我給你煮個雞蛋掛面。”
  先拿烤腸墊肚子,靠在餐廳的椅子背上,扭頭問廚房里煮掛面的方琴:“琴姐,你干嗎一個人在家看《泰坦尼克號》,這種愛情電影要兩個人去電影院看才有意思。”
  “我聽小漓說很經典。今天下午只有后面三四節課有課。正好有時間看看。”方琴把掛面放到鍋里,笑著說道,“你和小漓一起看過吧?”
  光線從窗戶里透進來,方琴背著光,陸景幾乎能透過稀薄的淺藍色睡裙看到裙中少婦豐腴修長的大腿的形狀與膩白。這畫面實在有些魅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