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336 兩級股權

葉文斌和葉周海關系不佳、貌合神離對陸景來說只是一個利好因素,并不會在競爭中起到什么決定性的作用。就算葉家內部鬧得天翻地覆,最終表現到市場端,起決定性作用的還是景華自己的產品。
  去南業區中環南路7號見西門子元器件部中國區總裁梁子聞時,陸景還在車里思考著聯合科技的問題。陪同陸景去見梁子聞的楊顯給陸景介紹梁子聞的履歷。
  “梁子聞今年五十三歲,畢業與麻省理工學院,在新澤西貝爾公司擔任過工程師,曾在德州儀器工作過,1992年回國主持西門子元器件部中國區的工作…”
  梁子聞鬢角花白,前額有些禿頂,帶著寬大的眼鏡,一副睿智長者的形象,但是在透明鏤花玻璃分隔出的會議室里他詞鋒犀利,“我不明白一家成立一年多的電子企業上半導體芯片的封裝、測試生產線意義何在?沒有芯片設計能力,上半導體芯片的封裝、測試生產線只是無用功。”他眼神銳利的盯著陸景,希望陸景給他一個答案。
  陸景不曉得梁子聞刻意做出咄咄逼人的姿勢是什么用意,也不會給他透露景華在研發上的計劃,只是很平靜的說道:“景華有自己一系列的發展規劃。而半導體芯片的封裝、測試生產線并不是西門子的核心技術。所以我以為這只是買賣雙方一筆正常的交易。”
  梁子聞聽得出陸景言語里暗指他多管閑事的意思,見陸景神情淡定,微笑著用手拿起水杯喝水。“陸先生在平常的生活肯定是情緒興奮點比較低的人。景華想上芯片設計項目,對嗎?”
  陸景沒有去否認梁子聞對他的評價。點頭承認,“是的。”這是明顯的事情。楊顯心里倒是有些擔憂:西門子未喜歡看到國內有公司進入芯片設計這一領域。同行是冤家。
  “雖然景華是元器件部的大客戶。但是西門子并沒有扶持下游廠商的計劃。因為西門子集團名下也有手機部門。我無意幫助手機部門的競爭對手。”
  陸景嘴角揚起一絲微笑。自信而張揚的說道:“西門子集團手機部門的業績與元器件部何干?”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西門子的元器件部門將會在99年4月1日**出去,在德國慕尼黑成立新的公司。2000年在法蘭克福上市,中文名為億恒科技,爾后在2002年更名為英飛凌。
  陸景不相信一年之后就會成立新公司的部門,現在內部還沒有一點風聲傳出來。所以,梁子聞的話根本就是廢話。西門子手機充其量是其關系極好的客戶公司而已。
  梁子聞被噎了一下。他根本就不曉得陸景已經知道到他的底細。雖然陸景這句話說得有些刺耳,但是卻是實情。手機部門的業績與他沒有關系。
  他擺出咄咄逼人的架勢只是一種談判策略。畢竟,和景和的合作也只是限于客戶關系。他要為公司的業務負責,轉讓半導體芯片的封裝、測試生產線也算得上一筆大單,否則他何必親自負責。
  陸景拿出筆在便簽紙上寫一個數字推到梁子聞面前。梁子聞看到上面寫著的數字,反應過來這是景華的開價。
  950萬美元的報價剛剛壓在他心里的底線上面,僅僅高出50萬美元。他不得不佩服對面坐著的青年下手之準。
  陸景微笑著說道:“不知道景華有沒有可能成為西門子手機芯片的重點客戶?景華想盡快的拿到西門子最新款mf3302芯片進行調試。”
  手機芯片廠商不會設計出一塊芯片之后馬上就大規模生產,而是要與一些重點客戶合作研制出手機樣機。看看客戶對芯片的評價如何,是否愿意大規模采購?只有試探出市場的反應之后才會大規模生產。
  當然,這是日后手機芯片競爭激烈大幅降價之后的模式,現在一款手機芯片設計出來后市場風險很小。只要能有配套的手機平臺解決方案,不愁沒有買家。
  梁子聞有些詫異的看著陸景,“景華公司已經擁有研發手機平臺解決方案的能力?”要知道國內廠商現在基本上沒有人愿意做手機平臺解決方案的研發,更愿意直接采購手機電路板這樣的半成品然后完成組裝貼牌的工序。
  作為半導體廠商。他自然希望手機廠商能夠擁有自主的研發能力,這樣他與客戶之間就無需多一道中間商手機方案公司。
  梁子聞的印象中景華公司第二季度訂單在4萬枚手機芯片左右,但是他們似乎和一家方案公司有合作。并沒有單獨的研發能力。
  陸景拿起一次性的杯子喝水,笑著道:“可以試試看。”此前景華雖然在研究自己的手機平
  臺解決方案。但是成果并未對外公布。和第三方的手機方案公司合作是為了借鑒和學習。但實際上在他成立景華電子技術研究所的時候,景華已經擁有一套手機平臺解決方案把手機芯片與手機芯片的外圍電路、音頻編解碼器、拾音器(麥克風mic)、送話器、插卡槽、圖像處理器(dsp)、stn液晶顯示屏等電子芯片以及元器件搭載在一塊電路板上。使之實現手機功能的技術(技術專利并未全部解決)。
  梁子聞對景華的印象好了許多,笑著道:“這個要求我同意。國內還沒有mf3302這款芯片,不知道陸先生從哪里知道的?”
  “我沒事的時候喜歡翻一翻國外的電子期刊。”陸景笑著說道,梁子聞心里一驚,國外的電子期刊對半導體芯片的封裝、測試生產線有詳細的敘述,推算出大致的價格并不難。莫非那50萬美元也只是他為不顯得過于咄咄逼人而加價的?
  再看陸景臉上清爽的微笑時,梁子聞心里早沒了小覷他的意思,對方做足了功課,他也不矯情,痛快的說道:“我同意以950萬美元轉讓半導體芯片的封裝、測試生產線。”
  中午,梁子聞熱情的招待陸景、楊顯在公司食堂吃午飯。看著擁有明亮窗幾、干凈有序的食堂,陸景笑著道:“一家企業的管理能力從食堂就可以看出。”
  梁子聞頗為贊許這個觀點,邊吃飯邊閑聊著。“我看陸先生很年輕,冒昧的問一句陸先生的年紀。”
  “我今年20歲。”
  “啊?”梁子聞微征,然后贊嘆著說道:“陸先生的能力讓人驚嘆”。他在國外呆得時間比較長,對硅谷那些少年富翁的事跡了解的比較多。雖然如此,但對陸景如此年紀就執掌景華這樣的企業還是有些吃驚。景華以公開的資料來看差不多有十個億的規模。
  陸景自然是謙遜的客氣幾句。
  …
  藍色的賓利平穩的在公路上行駛。陸景和楊顯返回海嘉大廈布置接下來和西門子協商的事宜。爭取早點把合同敲定下來。
  開完會到陸景的辦公室里閑聊,楊顯笑道:“梁子聞前倨后恭,我還以今天的談判會失敗。看到他中午吃飯時聽到景少年齡那個驚訝的表情,今天一下午工作就會特別有勁。”
  陸景丟了一支煙給他,翹起腳到辦公桌上,舒服躺在椅子里:“也稱不上前倨后恭,他一上來就擺出咄咄逼人只是想給我們施加壓力。”不過梁子聞開始確實讓陸景摸著頭緒,到后面的說辭才知道他那是談判技巧。950萬的開價是陸景綜合資料反復思考過的報價,梁子聞拒絕的可能性很小。結果證明陸景反復思考的結果是正確的。
  “景少,我們現在上半導體芯片的封裝、測試生產線不是會空置嗎?”作為景華的高層,楊顯當然知道景華現在沒有半導體芯片設計能力。
  “空置倒不會。不過肯定不會滿負荷運載。任何事情都有一個開始的過程,就算生產線吃不飽,總比以后臨時急匆匆的上這個生產線好。”
  陸景從辦公桌左側的公文包里拿出一本英文的期刊給楊顯,“翻到25頁,看我用黑筆標注出來的那一則消息。”
  楊顯把英文期刊拿起來看了一會,揉著臉,苦笑著道:“慚愧的很。我英語都還給我的英語老師了。看得不是很明白,有一家臺灣的公司缺錢?”
  “呵呵,是硅谷有一家臺灣人創辦的音頻數字解碼芯片設計公司陷入資金困境。馬飛那里已經輾轉和evf公司的創始人之一蘇超宇聯系過。我過段時間會去美國和他們談談收購的事宜,最不濟也要拿下部分股權以及產品專利優先轉讓的權利。
  國內目前芯片設計人才極度匱乏,我看景華有必要再硅谷設立一家數字電子技術研究室,負責招攬人才做研發。”
  楊顯點著煙,吸了一口,委婉的說道:“景少,其實國內的研發布局也可以做起來。光是靠江州一地的技術資源,可能不夠。”他倒是能理解陸景對江州的感情。景華從江州起家。
  但是,把研發團隊放在江州有些理想化了。
  “國內的布局先不急。高科技人才還是得從海外的華人中找。”陸景笑著擺擺手。
  …
  把瑣碎的工作都丟給楊顯處理,陸景從海嘉大廈出來,坐車去找占哥兒。他正在籌備他的訂婚儀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