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335 腦子有毛病

夏夜有白日里難得的清涼,星空璀璨。李群在楚北大學北門外的星空網吧的辦公室的窗口處給陸景打電話。他和蔣耀軍商量了一下午,下定決心:不再要求對時代在線網站絕對控股,只做到相對控股即可。
  時代在線要想進一步發展,必須要繼續融資,而融資則必定會攤薄他們的股權。如果不放棄絕對控股這一條,以目前的股權架構,融資談判會有些困難。
  他和蔣耀軍以及時代俱樂部其他的幾個成員共同擁有55%的股份,葉妍擁有30%的股份、陸景擁有15%的股份。如果不放棄絕對控股,那么融資需要的股份就會從陸景和葉妍的名下抽出,這顯然是侵占了兩人應得的利益。
  “時代在線這段時間日頁面訪問量達到十五萬次,一千萬的投資已經燒掉大半,我在想時代在線需要考慮尋找新的投資…”
  陸景聽著李群在電話里的敘述,歪在沙發的靠背上,張漓把他當枕頭,頭靠在他的肚子上面,愜意的瞇著眼睛,偶爾抬頭聽幾句電話里的話題。
  “其實,你們的想法也沒錯,但是有更好的解決辦法。”陸景撫摸著張漓柔順的長發,輕輕的扯了扯她的耳朵,不理她嬌嗔著示意要咬他一口的嬌媚模樣,抱著她柔軟的身子上來一點,讓她伏在胸口,“時代在線最佳的上市地點自然是納斯達克。國外投資人和投資機構對兩級股權架構并不抵觸。你們可以在時代在線架設兩級股權架構,屆時你們擁有的投票權超過51%就可以保持對公司的控制。而實際所占股份在總股本里面可能也就百分之一二十的樣子。”
  李群在電話里思考了一會,長出一口氣。笑道:“這樣操作最好。說實話,我本來還擔憂相對控股30%左右會不會讓時代在線后面上演電視劇里的股權爭奪大戰。”
  坐在辦公桌邊電腦椅子上的蔣耀軍聽得一笑。他們兩個今天下午討論的時候,還真腦補了如果遇到這樣的場景怎么辦?
  他們已經決定把時代在線搬到景華科技園1棟a座的辦公樓里去。燒掉的大部分錢都是用來購買機器設備。依附在星空網吧這里終究是一個小作坊的模式。他們要想進一步發展,還需要招聘員工,而不能僅僅是依靠大學校園里面的人力資源。
  陸景笑著說道:“這是人之常情。融資的事情我會讓章文君負責。你們抓緊時間把訪問量數據弄上去。這樣和投資人談起來才底氣十足,不會賤賣股份。”
  結束和李群的通話,把手機放到茶幾上。張漓舒服的趴到陸景的脖子上,笑著道:“你現在還兼職創業導師啊?”
  “時代在線網站做到這一步不容易,有可能成為大型的門戶網站。做為投資人自然希望他們能上市。這樣才能收益最大化。”陸景揉著她嫩滑綿肉的臀肉,低頭邪笑道:“我是否兼任創業導師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現在想指導一下你了。”
  “噢。”張漓嬌呼一聲。已經被陸景打橫抱起。陸景把她抱到臥室的床上,將她粉色睡衣、淡紫色蕾絲邊內褲都脫掉,只剩下肌膚雪白、豐挺白暫的乳峰、一絲不掛的嬌軀。
  “你還沒洗澡呢。”
  “那一起洗。”陸景壞笑著道。
  張漓的第一次極致感覺來的急促而暢快。嬌軟的被陸景從浴室里抱回到臥室中,想著剛才扶在浴缸沿上羞人的姿勢讓她潮紅的臉蛋上紅霞久久未散。
  抱著張漓坐在床頭親昵的說話,硬物頂在她濕軟的腿心之間,說不了幾句話,往前一頂,油潤潤的就擠了進去。只覺給一圈溫熱濕滑的嫩肉緊緊的箍住。
  陸景一點點的把她溫柔的推向云端…
  飛機越過堅實厚重感的云層,從舷窗望下去。江州的城市群逐漸變小。陸景上飛機前買了一份今天發行的《電子世界日報》,此刻坐在商務艙里慢慢的翻閱著。
  張漓精致的頭顱歪在陸景的肩膀上,睡得正香。昨晚一夜纏綿耗光了她的體力。陸景倒是神清氣爽。電子世界日報上的一則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
  “…新晉的國產手機廠商,聯合科技的總經理葉周海日前在江州召開媒體發布會。宣布會在江州成立第二個研發中心,全力打造科技新品牌。而位于江州的景華通信擁有手機牌照。兩家廠商之間的競爭從市場蔓延到對技術人才的爭奪…”
  陸景從“第二個研發中心”的描述上看出一點端倪。此刻國產手機廠商能有一個研發中心就不錯了,誰有能力和資源打造第二個研發中心?葉家內部似乎也有些隱憂。到京城后倒是要和葉妍聯系。詢問一下葉周海和葉文斌的關系如何。此前葉家運作手機項目的負責人一直都是葉文斌。
  電子世界日報的評述并不準確,競爭并不只是市場份額、研發人才。還包括品牌優勢、營銷與研發策略等諸多方面,聯合科技都構成與景華的直接競爭。陸景的優勢就在于他知道未來手機的發展方向。
  技術研發。能出成果的不過十之一二,能得到大規模商業應用的技術成果,比例會更低,要是從頭就知道正確的研究方向,節約的時間、精力、人力、物力、研發經費將是極為恐怖的。
  這才是陸景與其他手機公司競爭的底氣所在。
  當然,不可否認聯科公司拿下手機牌照后成為江州市里的具有一定地位的企業。為地方經濟做貢獻的企業,市政府當然是持支持態度。大哥當然不會表現出偏頗的態度。所以那天分管經濟的副市長方林清出席了聯科公司的慶祝酒會,表示出歡迎聯科在江州發展的態度。
  而聯合科技自然不會將大哥作為政治依托,他們走的是熊為明的門路——聯合科技里面有遠大公司的股份。
  隨著江州市委常委層面的調整。江州目前的局勢略有變化:熊為明在書記辦公會上占有優勢,但是在常委會上難占上風。
  陸景腦子里想著怎么樣才能拉開與聯合科技的距離。此次去京城談判的芯片封裝、測試線顯然還不足以讓景華變成元器件供應商。就算成為元器件供應商也卡不住聯科的脖子。手機行業提供半成品的日韓臺廠家眾多。從供應上不可能卡死聯科。倒是用一兩款有特色的手機和聯科競爭可以把他們的利潤壓低。
  陸景不由得想起記憶里零四年國外手機廠商用技術優勢打擊國產手機廠商的情形。
  “嗨!”一名穿著水藍色的制服的空姐走過來微笑著和陸景打了個招呼打斷了他的沉思。
  陸景抬頭看去,一張標準的鵝蛋小臉加動人的大眼杏目的女孩笑意盈盈的看著他。雖然不及張漓那般靚麗動人。倒也顯得眉清目秀。陸景微笑著回應一句,卻是記不起這女孩是誰?
  “我糖糖呀,好久不見,你女朋友啊?”糖糖有些興奮的壓著聲音指著張漓問道。
  陸景笑著點頭,又疑惑的打量她一會兒。水藍色制服是短襟收腰的那種,將腰肢襯得娉婷有姿。壓著膝的裙擺下是高彈亮絲的褲襪,纖細修長的小腿十分的潤目養眼。她微微俯著身子,胸口曲線豐盈,帶著淡淡的風信子花香的味道。
  陸景終于將這個秀麗的空姐和盛世俱樂部里打網球遇見的那個煙熏妝、爆炸頭女孩聯系起來。微笑道:“有一年多了。你這身打扮我差點沒認出來。你還在飛這條航線?”
  “是啊,是啊!”糖糖怎么都不會忘記欣婷姐都要巴結的這個青年。熱情的寒暄著:“婷婷調去飛國際航班。不然你今天就可以看到她。”
  陸景笑著和她閑聊幾句,出于禮貌交換了電話號碼——陸景有兩支手機,一支手機長期放在陳笑那里。給糖糖的電話號碼就是陳笑那里那支手機的。他對婷婷印象有些模糊,只記得是一個長相妍麗的女孩,相當漂亮,李大青那會還偷拍她。結果害得他被誤會。
  飛機中有乘客呼叫服務。幾番暗示陸景都沒回應,糖糖丟給陸景一個幽怨的眼神,依依不舍的離開。那神情讓不知道內情的人還以為陸景對她始亂終棄。
  “看你把那空姐迷的。我數了數,每隔五分鐘她就會從你面前經過,每隔十分鐘就來和你說會話,不是問你要不要喝咖啡就是問你要不要看報紙?”下了飛機。坐出租車回燕湖家園,車上張漓扳著嫩白修長的手指頭戲謔的說道。
  “我又沒有勾搭她。”陸景笑著在她耳邊低聲說道:“你要是穿空姐制服會是什么樣,就是不知道那里有國航的空姐服賣。到時候我勾搭你。”
  “啊--。”張漓嬌羞著掐陸景腰上的肉。“盡不想好事。”
  晚上在燕湖家園602吃飯,席間陸景問葉妍:葉周海和葉文斌的關系。這種家族內幕的事情換在陸景拉葉妍投資時代在線之前。她未必肯說。現在只是拿手指壓在白生生的仿佛玉脂凝成的瓜子臉上,思考了三秒鐘后說道:“葉周海是我大伯葉文俊的兒子。排行第三。我大伯葉文俊、二叔葉文斌在他們那一代里面能力出眾。所以分別擔任恒躍集團董事長、總經理。內里的齷齪總有一些,我要說沒有你肯定不信。”
  “一團和氣那肯定是騙小孩的。”陸景笑著說道,“從聯合科技要到江州單獨搞一套研發班子就知道有問題。”
  “我大伯把持著家族里的話語權。我二叔搞手機項目有可能是想另起爐灶。葉周海到江州組建聯合科技進入手機制造業,應該是我二叔和大伯妥協的結果。從你剛才的分析看,說不定我二叔手里就捏著聯合科技的研發團隊。葉周海想要在江州組建研發團隊可能是想擺脫我二叔的牽制。”(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