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333 無懼對手

范生望把愛立信手機放到辦公室的桌子上。從窗口看著大院里郁郁蔥蔥的蒼松心里嘆了一口氣。官場之上一個蘿卜一個坑,王萬強調離江州,他空下來的副書記職位眾人都打破頭來爭搶。現在市里的夠資格爭這個位置的人都在各顯神通,抓緊時間活動。
  他倒沒奢望升遷到副書記的位置上。通過種種跡象分析,如果省里不派人下來,升任副書記最有可能的人選是江州市委組織部部長何晨。所以他的目標是組織部部長。
  范生望坐下來在筆記本上列出分析要點,這是他思考問題時的習慣。陸景拒絕他請客吃飯的用意大致上有兩種可能。其一:陸景已經知道陸市長的想法,而他范生望不在這次向上動一動的范疇內。其二:陸景無意參合這次人事調整。
  但是不管哪種可能對他來說都不算是好消息。他沒可能跑到陸市長那里去跑官,那樣顯得太突兀,會適得其反。
  正想著能有什么契機到陸市長面前露露臉時,秘書走進來提醒道:“范部長,到六點了。”
  范生望讓秘書到六點鐘的時候提醒他。今天晚上霍書文請他和市經濟開發區的區長王白山吃飯——當然,如果能請到陸景吃飯,這頓飯他就會推掉。
  …
  天空的雨點優雅地飄過,朦朦朧朧的。張漓開車在江州大道的一個十字路口停下扭頭問陸景,“向那邊?”
  陸景正在給姜燕打電話,讓她幫忙辦理張漓和他的護照。環球雅思決定暫時不擴張留學業務,繼續鞏固在雅思、托福培訓的市場份額并開展四、六級培訓的業務。等去美國和謝禎文談談再來決定這部分業務的發展方向。
  “看你想去哪兒?”陸景掛了電話,笑著道:“左拐就是去江堤那里看大江,右拐我帶你去看按照我的想法設計的白沙井臨北街。直走是積西鎮,笑笑在景和大廈那里辦公。”
  “那向右吧。”她想一個人和陸景呆幾天。說著話,打著方向盤開車至徐華路。
  陸景挽著張漓的手,撐著傘走進白沙井的臨北街。左側煙雨朦朧的北湖有著別樣的風情。白沙井已經還在施工中,要到九月份才能將主體完工。不過,臨北街這一條街已經完成。
  斑駁的院墻,破舊的民居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帶著古樸韻味的青石街、青磚、白墻。浪漫悠閑的情調都滲入街道巷尾的青磚、廊檐與貓面瓦。
  撐一把油紙雨傘,漫步在雨中,在這里吟誦一首戴望舒的《雨巷》絕對很合時宜。
  “真美!”張漓感嘆道。她去過不少旅游勝地,但是江州見到如同江南水鄉小鎮休閑舒適的一條巷子,仍舊覺得讓人心醉。從北至南,然后再走回來在臨北街上新開的一家餐廳——文心閣的二樓欣賞北湖湖面的風光。
  “下午我們就泡在這里吧。”張漓握住陸景的手,欣賞著窗外北湖上籠罩的凄迷煙雨。
  “行啊!”陸景把頭擱在她肩頭,微笑著說道。擁著她讓午后的時光溜走,肯定是不差的感覺。
  文心閣的招牌菜是雙菇雞湯。要了兩盅,再上了幾個清淡的小菜和張漓吃著。
  “挺巧的。”郁揚從樓梯上走上來揚聲說道。陸景聽到聲音扭頭笑著回應了一下,看到王挺跟在他后面。
  王挺看到陸景,臉色都變青了。他爸在家里這幾天沒少罵陸景他哥陸江。要不是陸江從中作梗,他爸的位置怎么都不會有問題。郁揚他老頭子不就好好的嗎?
  郁揚想了想對王挺說道:“我過去和陸景說點事。一會我們換個地方吃飯。”
  “行吧。我在一樓等你。”王挺說著走下樓。說實話,他對陸景的印象一直都不怎么好。
  郁揚坐到陸景的桌子對面,對張漓笑了笑,心里詫異陸景從哪里泡到如此靚麗的美女,對陸景說道:“我那天給你打電話你打了埋伏啊!”
  陸景微笑著道:“你在建發投資里面有股份,我沒法和你說實話。”
  郁揚沉默了一會,知道陸景說的實情,特別是審計江州鋼鐵財務的目的之一就是想把王挺的父親調離江州,那時候陸景肯定不會和他漏口風,“是吳璇告訴你的吧?”
  “你認識吳璇?”陸景把筷子放下,奇怪的問道。
  “家里介紹的相親對象。就見了一次面。”郁揚輕松的聳聳肩說道:“昨天聯科已經拿到手機牌照的事情,你知道吧?”
  陸景點了點頭。昨天楊顯從京城給陸景打來電話告知信息產業部的動作:“一共下發了十三張手機牌照,名單上有東方通信、南方高科、科健、tcL、中電通信、波導、海信、東興通信、普訊集團、聯合科技…”
  郁揚從陸景的表情里看出什么東西——害怕、暴躁或者憤怒之類的情緒。略坐了一下,感覺兩人在泉山別墅里略微修復的關系又開始破裂。
  事實上因為陸景知道他對黃哲做了手腳,所以他一直很在意和陸景的關系,但是楚北省大的環境如此——他和陸景分屬兩個不同的陣營,他也沒辦法。
  “我過兩天會和王挺一起去黃海做生意。以后有機會再一起喝杯酒。”
  “行。一路順風!”陸景答應下來,看著郁揚走下樓,心里也有些感嘆。他和郁揚的關系幾經波折,最終兩人還是分道揚鑣。
  想到這兒,陸景忽而想到吳勝林和謝清歌。這次吳家被查,多半會把怨氣算到他和大哥身上。但是現在謝澤華是大哥圈子里的干部,也不知道那兩人的關系是否會破裂。
  …
  王萬強調離江州讓已經是風聲鶴唳的江州鋼鐵公司內部極為擔憂,迅速做出搬遷的姿態。江州鋼鐵在六月十九日宣布將會將污染嚴重的煉焦廠首先搬遷至荷田縣。煉焦廠在十九日晚將全面停工,準備設備搬遷工作。
  江州鋼鐵的煉焦廠搬遷之后,景華位于常新開發區的工廠就會有足夠的土地進行擴張。當初和常新縣簽協議時,一共劃下了2萬畝土地,但是由于江州鋼鐵造成的環境污染,這2萬畝土地里面能用的只有1.8千畝。
  江州市開發區的區長王白山帶著他的秘書霍書文前往景和大廈找陸景商量常新開發區土地規劃使用的問題。
  王白山想要收回部分土地重新規劃。很明顯,景華用不了那么多土地,空置著也是浪費。
  現代化氣息十足的辦公室里,幾個雨天之后清爽明媚的陽光從泛藍色的鋼化玻璃透進來來著明亮干爽的氣息。陸景坐在黑色的真皮沙發喝著咖啡,不置可否的聽著王白山的想法,偶爾看一看窗外的藍天白云。
  介紹了一番自己的想法之后,王白山斟酌了一下,用商量的語氣說道:“景少,區里可以讓景華把部分土地變更用途為住宅用地,這樣景和苑三期工程可以和景華的工廠連城一片。”
  陸景把咖啡放到茶幾上,失笑道:“現在連景和苑二期工程都沒有完工,你倒是幫我規劃起三期工程了。”
  王白山接過陸景遞來的煙,笑著道:“區里會按照土地轉讓金的標準來核算。不會打馬虎眼。上周區里接到嶺南那邊幾家元器件廠商入駐的申請。我打算是把常新開發區這一塊當做工廠的聚集地。”
  陸景考慮了一下答應下來。集聚效應還是很重要的。目前市經濟開發區也就舒古鎮和常新開發區有建立工廠。積西鎮西邊都是在搞房產和商業開發,再向東邊的景華科技園肯定不接受工廠入駐。
  “我讓姬紅俊和你們談。我劃一萬畝的土地給區里。剩下的土地我留著有用。”姬紅俊是景華高級行政秘書組的成員。
  陸景最近準備上一個條半導體芯片封裝、測試線。也不知道楊顯在京城和西門子談得如何了。
  雖然景華現在還在主攻手機外圍的應用技術,但是這并不是說景華對芯片設計、制造這一領域沒有野心。
  芯片一般都是采取idm模式,即一家公司囊括了從芯片設計、芯片制造到芯片測試和封裝在內的全套工序。如英特爾、德州儀器、索尼等公司就具備芯片的全套技術。
  但是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末期專門從事idm模式中的芯片生產與制造的臺積電和幾家同類企業的崛起,對idm模式造成真正的沖擊。
  從設計到封裝的成套完整的芯片產業鏈開始分化為芯片設計業(即fabless,意指無廠房設計)、芯片制造業(即Foundry,又稱代工)以及芯片測試和封裝業。
  芯片生產線往往動輒需要幾十億美元的投入,而一個芯片封裝與成品測試生產線,差不多只需要投資一個億。并且芯片封裝與成品測試又不是只有少數幾家廠壟斷地技術。所以陸景對楊顯與西門子的談判還是寄予厚望。
  送王白山到電梯口時,陸景指著霍書文問道:“這是你新任命的秘書吧?”
  王白山笑著介紹道:“是的。小霍原來在漢北區的區招商局接觸過經濟方面的東西,范生望部長推薦到市開發區來任職,我看他能力不錯,筆桿子也硬,調到身邊來做秘書。”
  陸景恍然,原來是提供舉報材料搞孟有望的那位。到沒想到他還是個能人。
  如今地方官員的提拔經濟數據是一個很重要的參考指標。市開發區去年成立以來,經濟總量已經超越漢北區,在江州三區十縣中排在第四,僅次于漢寧區、林元區、以及旅游資源豐富的月湖縣(位于徐古縣的江州鋼鐵所產生的經濟數據不在徐古縣的統計范疇內)。
  市開發區的官員們上升的機會要比其他地方多很多。霍書文抓住機會運作到開發區任職卻是是個有想法的人。更何況他現在還得到王白山的賞識。日后估計也能爬上來
  這社會重來都不缺會抓住機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