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331 審計財務

天空中天青云淡。上午的太陽光暖洋洋的曬在衣服上都有些發燙。陸景站在江大研究生宿舍的陽臺上給馬飛打電話。
  從去年開始日元匯率持續下跌,到九八年的六月份一度逼近150日元兌一美元的關口。日本國內中小企業的日子都不太好過。陸景讓馬飛檢索日本中小企業所擁有的數字電子技術專利,伺機收購數字電子技術專利。
  雖然組建了電子技術研究院,但是景華的技術實力依舊薄弱得如同一張窗戶紙,沒有絲毫值得夸耀的地方。能有機會在日本那里撈來一批技術專利自然是能補充技術短板又無比爽利的事情。收購的資金將會從景華電子技術研究院的賬戶走。
  掛了電話,沖了杯咖啡拿到陽臺上,坐在椅子上隨意的翻著凱恩斯的《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腦子里卻是想著近期江州鋼鐵的事情。
  江州鋼鐵的財務被審計著實牽動著不少人的心。到昨天六月五日,江州鋼鐵爆出將優質鋼材以好充次倒賣的問題,江州鋼鐵公司采購、生產、運輸、倉儲、銷售、財務、行政管理各個環節都有中層管理人員落馬。
  一家年鋼鐵產量達到600萬噸的鋼企其產業規模帶來的巨大利益鏈條不會只局限在公司內部,與省、市的人事不可能沒有牽連。特別是江州鋼鐵是位于省會城市的省管企業。
  楚北省內一些人慌張的樣子幾乎可以想象,只是陸景也沒地方看戲去。建發集團、吳家、江州鋼鐵、徐成澤、張易平、王萬強、郁行知,一張張臉從他的腦子里浮現。然后消散。
  林元新城的一家茶館里,王萬強憂心忡忡的看著茶館外夜燈璀璨的街頭。人流稠密。雖然對陸江這個人不怎么感冒,但是毫無疑問。林云新城的建立在很大程度上緩解了江州人口數量上漲帶來的城市管理壓力。陸江的魄力和眼光還是沒得說。
  看到老領導從外面走進來,王萬強收起郁結的心緒,笑著站起來迎接。郁行知看著王萬強鬢角的白發,心里有些感嘆:他手下的大將也就剩王萬強在江州苦苦支撐局面。但是這次恐怕有些難得扛過去。郁系終究會在江州煙消云散么?
  “坐吧。”郁行知打個手勢坐下來,要嬌美的旗袍女服務生上了碧螺春:“當初華省長退下去時和師書記鬧得很僵。所以他寧可把江州的局面變成與趙系共享也不愿意給我們留一余地。毛和重和陳史益就是在這種背景下來到江州。”
  王萬強默默的喝著茶水。他并不后悔當初從組織部部長升遷到市委副書記的動作。沒有江州鋼鐵這檔子事誰能奈他何?
  “王挺在建發投資的股份都退掉了吧?”
  “恩。”
  “你在五月底江州市常委會上的表現我聽說了。很不好。最近在江州不要隨便表態。”郁行知微微皺眉。五月底江州市的常委會上王萬強配合熊為明拿下林元區區委書記、漢寧區區長、市政府里面三個重要職能部門一把手的職位,這是很不明智的做法。
  任何事情過猶不及。陸江的反擊動作隨即而至。郁行知及其懷疑這次審計江州鋼鐵財務的行為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王萬強和他身上——郁揚和王挺在建發投資都有干股。陸江很有可能從某個渠道知道了這個消息,聽說他弟弟和吳家的吳璇關系密切。
  王萬強低下頭喝茶,沉默了一會。問道:“書記,師書記對江州鋼鐵的事情是什么態度?”
  “師書記對江州的城市規劃方案是持贊同態度。江州鋼鐵必須要從徐古縣搬到荷田縣。財務審計是搬遷的準備工作,所暴露出來的問題當然要查清楚。江州鋼鐵那些油子最多也就在搬遷的工程中采取‘拖’的策略,終究是頂不住。你、我最終如何都要等省里的結論。”郁行知把話說的很透徹。
  他和王萬強要面臨的問題是位置能否保住。其他方面不會有問題。
  郁行知肯定師書記會保住他的組織部長位置,但是王萬強就不一定。這次審計出來的問題很多,師書記不太可能在這件事情上對趙省長采取強硬態度,讓步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王萬強的位置能否保住要取決于他在江州市內能否得到有力的支持。調整他的職務,有可能會事先征詢江州市黨政一把手的意見。
  星期一,迎賓館二樓的會議室里鮮花怒放。陸江主持召開江州市經濟座談會。與會的都是身在江州的外商、港商、臺商以及市屬國企負責人、民營企業家代表。
  孫雄志心不在焉的做著筆記,五月底的常委會會后,熊派干部的實力大增,市長的局面不太妙啊!雖然在江州鋼鐵財務審計中查出王
  萬強的兒子王挺有牽連。但是王挺、郁揚很快退掉了股份。亡羊補牢為時未晚。
  會后,孫雄志找陸江匯報工作。小會議室里,兩人相對而坐。孫雄志沉吟了一下。說道:“市長,最近下面一些同志的思想有些浮動。我這里聽了不少牢騷話。”
  “不談這個。”陸景笑著擺擺手:“雄志。統戰工作不好做吧?”
  “迎難而上。我努力做好。”孫雄志笑著說道。
  “恩。”陸江笑著頭,遞了一支煙給他。“你要做好加擔子的準備。”
  孫雄志一愣,差以為他聽錯了,再看陸江臉上淡淡的微笑時,頓時覺得他有些高深莫測。
  “陸景,今天晚上我媽請你吃飯,有沒有時間?”吳璇給陸景打電話的時候。他正在和許方超、李群、蔣耀軍、趙劍華、曹兵幾個人在景華研發大廈十二樓的會議室里談時代在線網站內容架構的問題。
  “有時間。”陸景笑著道:“你是不是當面邀請我更有誠意一些啊?我可是聽說吳華浩被牽扯進去了。吳華浩進去了,吳本均還會遠嗎?”
  “行啊!你在研發大廈是吧?我吃飯之前過去找你。”吳璇在電話里嬌笑著說道。她現在的心情非常好。
  陸景笑著掛了電話。繼續和許方超、李群他們的討論。
  時代在線在上周終于達到十萬人次的日頁面訪問量。拿十年之后目光來看還有些兒戲,但這是互聯網在國內還剛剛起步一段時間的九八年六月初。
  時代在線目前完全是仿照雅虎門戶網站的方式在運作。提供各種內容的鏈接服務,順帶著提供郵箱服務。但是他們的軟件代碼架構還需要系統規劃一下,以期能具備更好的擴展性。
  太具體的技術性細節陸景不太懂。李群告訴他網站訪問量上升之后遇到技術上的瓶頸。陸景就讓他們幾個找許方超。
  許方超作為頂尖的軟件架構設計師很快就幫他們做了一個架構設計。今天是過來詳細的聊一聊。因為具體的代碼實現還是要李群他們去完成,所以他們首先得吃透許方超的設計想法。
  門戶網站就是一個燒錢的玩藝兒,沒有十億八億的錢燒進去,做不起來。陸景沒打算在接下來的一兩年內持續的砸錢下去。他有限的資金要投入到景華的手機技術研發項目中去。
  時代在線現在的首要目標是成為一個中型的門戶網站——平均每日百萬人次的訪問量。這樣才能在行業里小有影響力。從而吸引到海外的風投或者私募注資。
  陸景希望葉妍注資的那一千萬能讓他們達到這個目標。否則,他還得投一筆資金下去幫組他們達到融資的條件。
  當然,融資后也只是向大型門戶網站邁出的第一步。后面還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融資最好選擇海外風投融資。這也是之后無論是向海外投資機構轉讓部分股權還是公開上市套現的必要條件,那時才能實現投資盈利。
  九九年和二零零年是門戶網站公開上市的最佳時間。時代在線最好在這個時間節奔赴納斯達克上市。
  到晚飯的時間,接到吳璇的電話后陸景下樓去找她。而李群他們還在繼續向許方超請教技術細節。
  吳璇穿著豆綠色的長袖針織衫,白色的緊身褲,手里拿著白色的手袋,一頭柔順的長發寫意的披在肩頭,靚麗時尚的都市女郎打扮。
  她身邊的陳笑穿著白色襯衣、灰色的休閑褲,一身標準的職場女郎打扮,笑兮兮的沖陸景揮手,“陸景,這邊。”
  到停車場里拿了車,陸景開車帶著她們往麗都酒店而去,笑著問后面笑著一團的兩人,“你們在笑什么?”
  陳笑說道:“吳璇前些天說吳家個個都有問題,剛才又給我說她二叔對她不錯。”
  “我那天是說我爸和我堂叔他們,沒包括二叔。”吳璇扭著陳笑的手腕,對陸景笑道:“我二叔原來是江裕公司的總經理,我從國外留學回來后,他對我還是很照顧的。陸景,這次建發集團卷進江州鋼鐵公司倒賣鋼材的案子中我二叔沒問題吧?”
  “沒參與就沒問題。”陸景回答道。
  “他想參與也參與不了。我爸早早的把他踢到江裕公司工作。和建發集團的主營業務不沾邊。”
  陸景頭。吳璇的父親氣量很差啊,連親弟弟都容納不了。看來何欣靜和他離婚也不是沒有原由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