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330 地頭蛇

夜色朦朧。江州五月底已然是進入夏季模式。灼熱的路面在漸深的夜色還絲絲蒸騰出熱氣。蘇遠開車載著熊玉嬌從岳父熊為明家里返回松濤苑的7號別墅。
  白色的捷豹與銀灰色的奔馳錯身而過。熊玉嬌扭頭看著窗外好奇的對蘇遠說道:“那不是陸景的車嗎?他在這里買了房子嗎?”
  “改天你去業主委員會那里查查不就知道了。”蘇遠微微一笑,溫聲說道。單手打著方向盤,一手握住妻子的手。他剛剛和岳父聊過,后天的常委會上會有陸江好受的。岳父要盡可能多的拿下是市委委員這個層面的位置。江州的局面膠著著,王萬強倒過來將會是一個破局的契機。
  可笑陸江還把精力放在推動江州鋼鐵搬遷上面。
  聯合科技的成立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手機貼牌制造雖說沒有景華那樣自己生產手機利潤高,但是一支手機賺2千塊錢是妥妥的。
  更重要的是各種人脈關系的整合。蘇江省葉家絕對算得上陸景未來強力的對手,不論是在手機制造還是在終端手機連鎖賣場上面。今年六月份葉家會拿下信息產業部下發的手機牌照自己生產制造手機。葉家已經在準備具體的申請材料。
  蘇遠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江州鋼鐵的黨委書記兼總經理張易平剛剛參加完省國資委的會議就接到公司打來的電話:江州市的陸市長到江州鋼鐵視察,要他趕緊回江州鋼鐵的廠區接待。
  “他娘的,還讓不讓人喘口氣!過幾天就來轉一圈有什么好接待的。”張易平罵著坐進車子里。吩咐道:“回廠區。”
  剛剛在會議上省國資委的舒主任點名批評江州鋼鐵拿了省里的2個億的貸款反倒不思進取,天天喊窮。江州市在荷田縣準備近5萬畝的土地給江州鋼鐵用于擴張。江州鋼鐵還沒有拿出一個具體的搬遷計劃來。
  坐在車上的張易平心想,“陸江無非是來催我搬遷鋼廠。荷田縣那窮旮旯地誰愿意去誰去。反正老子不去。”
  急匆匆的趕到廠區里。到行政樓十樓參加會議。推開門,看到一個長相清秀、氣質儒雅的干部坐在會議桌的主位上聽取江州鋼鐵副總經理徐成澤的匯報。二廠的老王給張易平讓了一個座。張易平坐下來聽徐成澤介紹江州鋼鐵搬遷的困難。偶爾瞄一眼主位上的干部——陸市長陸江。這個年輕、強勢市長的傳聞他不止一次的聽說。
  但是江州鋼鐵搬遷這件事不是強勢就可以推動的,這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更何況,江州鋼鐵是省管國企。要不是在江州的地頭上,陸江這個市長過來轉悠誰鳥他。可笑他還把自己當個人物經常往這里跑。
  等徐成澤匯報的差不多,陸江微笑著放下鋼筆,合上筆記本,“搬遷的困難呢我都記下來了。但是同志們,不是有困難的事情我們就不做。要對江州鋼鐵負責。
  現在的經濟環境不好,不說明以后的經濟環境也會如此。要以發展的眼光看問題嘛。就以江州為例。市里對江州城市的規劃還沒有實現一半,這就有很大的鋼材需求,其他各地有沒有呢?我看會有的。
  所以,我們的眼光要放得長遠些,江州鋼鐵要走產業升級、打造鋼鐵品牌的發展道路。
  但是江州鋼鐵一直窩在徐古縣發展的空間有限。而到荷田縣去會有一個更為廣闊的發展空間。
  困難有,我們要一個一個的克服。我認為前期的準備工作可以做起來。我今天來之前和趙省長溝通過。明天省審計廳和省國資委會派出一個聯合小組來江州鋼鐵審計財務,協助大家把前期的準備工作做起來。”
  “哦--!”會議室里突然響起一陣竊竊私語的聲音。看著會議室里江州鋼鐵的干部們交頭接耳的騷動著,占偉濤心里有些莫名的快意。他跟著市長下來江州鋼鐵十幾次。惱騷聽了不知道多少,但是這些人一點實際動作都不肯做。根本就不賣市長的帳。牛逼哄哄,現在知道厲害了吧?
  張易平臉上不動聲色,心里卻泛起苦水。剛剛還輕視這位來著,這位馬上就來一招狠手。在坐的除了搞技術的屁股干凈一點外。其他人都有問題,包括他自己。這么想起來,今天省國資委的舒主任點名批評他倒像是提醒他——這事硬抗。你抗得住嗎?
  眼看著陸江和他的隨行人員走出會議室,張易平連忙站起來。追著過去,喊道:“陸市長。市長,稍等,稍等。是不是吃了晚飯再走?”
  占偉濤肩膀一抖,差點沒笑出來。尼瑪,4點鐘就留吃晚飯,張易平你也有今天。
  陸江在走廊上站定,對張易平淡淡的說道:“我還有個會議。改天吧。”
  張易平看著陸江和他的隨行人員遠去,使勁的揉揉臉,心里有些不太好的預感。拉著走來的徐成澤滿嘴苦澀的說道:“老徐,這什么情況?”
  徐成澤無奈的攤開手說道:“張總,我那里知道。我看我們趕緊把準備工作做起來吧。領導生氣后果很嚴重。”
  張易平心里說,“陸江算哪門子領導。”話到嘴邊變了詞,說道:“那是。要認真學習陸市長今天的講話。要把今天的會議精神要傳達到江州鋼鐵每一個職工。”
  他抗不住啊!
  青藍的天際浮著幾朵白云,雖然江州的六月已有幾絲暑氣,但高爾夫球場里午后從林梢掠的清風帶著馥馨花香叫人心情舒暢。走在如茵的草地上,看著仿佛藍寶石一樣澄凈的天空,幾乎能叫人忘掉任何不愉快的事情。
  陸景對身邊的何欣靜說道:“等周非放把云春到江州的高速公路修起來,你要是覺得方慧敏負責白云賓館的日常運營不合適我支持你換人。”
  白云賓館的改制方案中麗都酒店、立豐控股、興華大酒店聯合持股60%。云春市政府持股30%,方慧敏個人持股10%。由方慧敏出任白云賓館的總經理。負責日常運營。
  何欣靜伸出一根尾指。姿勢優雅的撓了撓耳鬢,笑道:“行。反正高速公路不修起來云春的旅游也不可能有較大的發展。先讓方慧敏折騰吧。”
  她前段時間一直在云春忙著白云賓館改制的事情。昨天六月一日才返回江州。五月二十四日晚上陸景給她打聽話問建發集團和吳家的事情。她立即意識到此前苦等的機會來臨。
  吳璇的堂叔吳本均對她們母女兩人在江州拋頭露面做生意頗為不喜。給麗都酒店在江州的經營帶來了很大的壓力。要是能借這個機會把吳本均弄下去以后就不會用承受吳家的壓力了。
  她昨天回來一打聽果然發現省里正在盤查江州鋼鐵的賬目,而她對吳家的那些貓膩很清楚。
  所以今天她立即約陸景來打高爾夫球,談一談這件事情。
  打完一局球,陸景和何欣靜回休息區休息。陸景的手機響起來,陸景把球桿遞給球童,接通電話,說道:“郁揚,什么事?”
  “我聽說陸市長力主查江州鋼鐵的財務。想問問風向,這是唱那曲戲啊?”
  陸景心想:風聲傳得挺快的。這個時候他自然不會和郁揚說大實話。郁揚在建發投資里面擁有利益。他的立場站在哪邊不問可知。
  “審計財務應該是江州鋼鐵搬遷前的準備工作。我哥沒有和我說這件事,要不我問問?”
  郁揚在電話里笑道:“那到不用。我也就是打聽打聽。”他自然不會讓陸景去問陸江,否則必然會引起陸江的注意。陸景不可能不對他哥說實話。
  掛了電話,陸景對何欣靜笑道:“審計江州鋼鐵的事情有很多人在關注。不過已經審計了兩三天也沒什么動靜。”
  何欣靜微微一笑,裝作漫不經心的說道:“賬目上當然不會有問題。江州鋼鐵的一些人把上等的鋼材當做廢鋼處理。生產中多點廢鋼是很正常的事情。最多只是生產不合格。”
  陸景微征,倒是沒有想到內幕原來在這里。這和古代糧倉的手法不是一樣嗎。以好充次,然后倒賣。
  喝著果汁和何欣靜閑聊著。何欣靜按捺不住心里的想法,凝視著陸景,鄭重的說道:“景少。我想請你幫個忙。”
  陸景腦子里稍稍一轉,笑道:“順便整整吳家幫你們出口氣。我早和吳璇說過,沒問題。你不用這么慎重其事。我們是合作伙伴。”
  “不是。我希望能讓吳本均下臺。”何欣靜認真的說道,“之前楊玉立一直在和我談麗都酒店與立豐控股還有宏建股份、益天實業聯合組建地產公司的事情。只要景少一句話。我立刻答應。”
  陸景一愣。何欣靜倒是舍得下本錢。合并之后可以肯定新地產公司必然以楊玉立為主。麗都酒店擴張的自主權將會喪失,它需要為新地產公司的需求服務。
  這次查江州鋼鐵的財務,不過是敲山震虎。主要是要推動江州鋼鐵搬遷至荷田縣,另外要把王萬強拉下馬。至于整吳家的事情。把他們的鋼材生意砸掉是必須的,牽扯進來的人肯定跑不了。至于吳本均也在計劃名單內。
  五月底的常委會上熊為明提拔一批干部。占據市委委員這個層面一批位置。吳本均也是市委委員,把他搞下去換自己人上來是題中應有之意。
  陸景笑著擺擺手,“把吳本均弄下去是計劃內的事情。我會去辦。新地產公司的事情不要急。我是覺得時機還不成熟。”
  何欣靜心里一喜,倒沒想到陸景肯這么幫忙,笑盈盈的說道:“那我先謝謝景少了。吳本均的兒子吳華浩在建發集團里面有股份,江州鋼鐵的生意他肯定也有份參與。”
  陸景笑著點點頭,“行。我一會給占偉濤打電話聊一聊。”(未完待續。。)
  ps:修個bug:吳璇的堂叔吳本均是林元區區長。前文有寫成“吳本”請大家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