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329 聯合科技

江州建發集團發家時間在1992年,主要涉足鋼材批發、建材批發、建筑機器設備買賣、租賃業務。他們從創辦之初的一家小公司在一兩年的時間之內迅速的發展成為三、五億資產的集團公司。
  那段時間吳璇的堂叔吳智強正好是江州的副市長。謝澤華當時是市政府的副秘書長,是吳副市長的左膀右臂。
  吳家是典型的地方勢力,江州的地頭蛇。
  “建發投資是近兩年才組建的公司,主要負責建發集團的投資業務。我聽說前江州市委書記的兒子郁揚、市委副書記王萬強的兒子王挺在公司里面有股份。另外,林元區的區長吳本均是我堂叔。他最近很得熊書記的看重。”
  說完,吳璇不爽的補充了一句,“吳家的人個個都有毛病。”
  “你不也是吳家的人嗎?自己罵自己有毛病?”陳笑笑嘻嘻的問道。她和吳璇關系良好,倒是第一次聽她這么說她家里的人。
  “我和他們沒關系。要不是長這么大都用這個名字,我早把名字改了。你不知道吳家的人有多么可恨。”吳璇怨氣十足的說道,“現在什么年代了,他們居然說我媽和我在江州做生意丟了他們吳家的臉。他們吳家又什么臉好丟的?豈有此理!更何況我媽早就和我爸離婚了。”
  陸景、陳笑對視一眼,都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消息。從吳璇和她媽媽親近的關系看來,她對她父親有意見那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陸景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有點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吳家必然是王萬強和熊書記達成默契的原因。
  吳璇見陸景沉思。身體微微前傾,問陸景。“我聽說陸市長一直有將徐古縣內的江州鋼鐵搬遷到荷田縣的想法。吳家的鋼材生意是低價從鋼廠內拿到鋼材然后高價批發轉賣。他們就像是依附在江州鋼鐵公司上的吸血蟲。
  江州鋼鐵搬遷之前肯定要清理財務。一查吳家那些勾當就要曝光。吳家肯定會千方百計的阻擾鋼廠搬遷。
  你打聽這些事情是不是陸市長有對付吳家的想法?”
  陸景笑著搖頭:“吳家那點力量想阻擾鋼廠搬遷無異于螳臂當車、蚍蜉撼樹。
  我哥要對付吳家只透句話出去自然就有人把吳家折騰的雞飛狗跳。哪里要我打聽消息。
  政治的事就不和你多說了。到時候摟草打兔子,順帶整整吳家幫你出口惡氣。”
  說著。指了指她的胸口,“走光了。”吳璇今天穿著白色的長袖襯衣,黑色的包臀中裙,她剛才和陸景說話時,身子微微前傾。陸景居高臨下,一眼就瞥到她胸前白膩嬌嫩的乳溝。渾圓挺立的乳峰有小半乳肌露在淺粉色小內衣的外面。
  “真豐滿。”陸景心里暗贊了一句。
  吳璇嬌呼一聲,連忙坐正,掩住領口,橫了陸景一眼。“便宜你了。”說著,對陳笑嗔道:“你也不管你家男人。賊眼亂瞄。”
  陳笑笑兮兮的摟著她的肩膀說道:“你自己不注意賴誰啊!誰讓你的長那么大。”
  陸景咳嗽了一聲,“我說你們兩個討論閨蜜話題是不是要顧忌下我的感受。”
  “得了便宜還賣乖!”吳璇白了陸景一眼,“沒事我先走了。要是能把吳家的生意砸了你一定不要客氣,我回頭請你吃飯。”
  “那我下次只看不說。”陸景腆著臉說道。
  “你想的美。還想有下次呢?”吳璇站起來問陳笑:“你是跟我一起走,還是留在這兒和這小子郎情妾意啊?”
  “瞎說什么。”陳笑不依的掐了吳璇一把,看看手表,“我下午也沒什么事,去你辦公室聊會天。我那兒人太多了。”
  說著沖陸景揮揮手,兩人親密的并肩走出小會議室。兩人身高有些差異,看起來像大小美人。大美人穿著黑色的絲襪、再加上標準的職業裝打扮——白襯衣、黑色包臀裙,小美人穿著冷艷的黑色連衣裙、耀眼的白絲襪緊緊的裹在纖細圓潤的美腿上。背影窈窕、腰細臀翹、絲襪美腿….
  陸景揉了揉自己的臉。長出一口氣,這場面真是讓人好受。
  陸景從景和大廈里出來,拿手機給占偉濤打了一個電話。得知大哥正在江州鋼鐵視察。推動江州鋼鐵搬遷到荷田縣是大哥最近的主要工作。
  江州市目前的城市規劃是集中資源從林元區向東北方向推進,囊括漢北區、常新縣、徐古縣、月湖縣。而位于徐古縣的江州鋼鐵所造成的環境污染問題嚴重制約了江州城市化的腳步。
  隨著林元區新城的建成。城市群進一步向北延伸,要求江州鋼鐵搬離徐古縣的呼聲越來越高。
  但是江州鋼鐵是省管國企。江州市政府在這個方面話語權很薄弱。并且江州鋼鐵在徐古縣的廠區擁用一套完整的配套公共設施,還有煉焦、煉鐵、煉鋼、軋鋼、物流等一整套鋼鐵生產的工藝設備,要搬遷到荷田縣內重新開始絕非一朝一夕之功。
  江州市政府在去年就下發了《江州市政府關于推動江州鋼鐵搬遷的幾點意見》的文件。并且在荷田縣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
  但是九七年國家經濟、金融政策開始收緊,地方上的大量基建及工業工程要么拖、要么砍,使得前兩年原材料旺盛的增長需求,一下子就停滯下來。國內鋼材價格持續下滑。到九八年這時候形勢更為嚴峻。
  大環境不佳,江州鋼鐵的利潤也隨之下滑。這個時候讓江州鋼鐵耗費資金搬遷廠區和設備,其內部動力不足。
  江州鋼鐵那幫人的打算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在徐古縣內呆著好好的,像住房、學校、醫院、公路這樣的設施一應俱全。荷田縣那窮旮旯地誰愿意去?
  人一旦習慣了某種壞境或者思維,就不愿意再去改變,除非有強大的外力因素。
  現在鋼鐵的大環境并不好,江州鋼鐵有大把的借口不挪窩。比如說:控制產能、抑制擴張沖動等等。
  陸景掛了電話回江大。剛從中盛路的美食城路過就接到占偉濤的電話,“市長讓你晚上去家里吃飯。”
  中盛路的美食城從去年12月開始建設到現在差不多有半年的時間,7月份就會完工。屆時會舉行招標大會。
  車到江大門口,陸景還在琢磨著江州市的局勢。突然電話響起來,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陸景是吧?不少字我是官怡君,你現在來江大的體育館,若怡正在練舞蹈。晚上你請她吃晚飯賠罪。”
  “你打錯電話了吧?不少字”陸景皺眉說道。他那里知道這個所謂的官怡君是誰?口氣大的不知道天高地厚。
  “沒打錯。你不覺得你應該向若怡賠罪嗎?”。電話那邊口氣挺強硬的。
  陸景直接掛了電話,他懶的和這種不知所謂的人說話。他腦子轉一轉就知道那女孩口中的“若怡”十有**是陳若怡。那女孩估計是陳若怡的閨蜜。
  他要有事情也是直接和陳創和談。他沒興趣去和陳若怡交往,更沒有興趣去敷衍官怡君。
  江濤陣陣,松濤苑的3號別墅里王嫣然做了幾道小菜三人一起吃晚飯。飯后,陸景和大哥陸江在客廳里說話。
  “你是說林元區的區長吳本均可能會起到牽針引線的作用?”陸江聽弟弟陸景說了一邊吳家內部的關系以及建發投資和聯合科技的關系。
  “恩。”陸景微微的吸了一口煙,“王萬強是不是太活躍了一點?孟有望剛剛被拍得半死,他就跳到熊為明那邊搖旗吶喊。”
  陸江哭笑不得的用手點了點陸景,“你呀說話不要說的那么透。”沉思了一會,說道:“這段時間一直在忙著江州鋼鐵的事情,倒是忽略了市里的情況。看來過兩天月底的常委會有我好受的。”
  “熊為明就是欠收拾。過段時間就蹦跶兩下。哥,你干脆把他拍死算了。”陸景懶洋洋的靠在沙發上說道。在大哥面前他說話很隨意,一點都不掩飾對熊為明的惡感。白沙井的事情上熊為明起了不好的作用。
  陸江笑著擺擺手,“不能急。我穩一穩,在江州多做點事情有好處。”說著,抽了一口煙,“如果王萬強倒向熊為明的話,那就要把他拔掉。”
  陸景點點頭。明白大哥的意思。以大哥的年紀,現在把熊為明擠走還會換一個新的對手過來,還不如留著他。熟悉的對手斗爭起來得心應手啊!
  另外:不能膈應熊為明的王萬強不是一個好書記。
  江州市十三名常委,熊、陸各占6席。并且其中紀|委譚書記不會無原則的倒向大哥,市|警|備區司|令員徐海聰時不時會缺席常委會。所以總體來說熊為明要略占優勢。
  而王萬強時不時頂一頂熊為明,大哥的壓力會輕很多。但是如果王萬強倒向熊為明,那局勢就有些糟糕了。把王萬強搬走換上自己人是必須的。
  陸江琢磨了一下常委會的事情,一個想法慢慢的在腦海里面有了雛形。還需要和趙省長溝通一下。關鍵點就落在吳家身上。
  “你手下那個總經理的話有幾分可信度?”
  陸景想了想,說道:“差不多百分之八十吧。她沒必要騙我。我看她挺討厭吳家的,唯一可慮的是她的信息來源不夠準確,要不我再找她媽媽確認一下。”
  陸江笑了笑,“行。百分八十也差不多了。你先確認,我這邊先動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