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328 香港的五月

正英家電是莫家控制的一家香港上市公司,經營方向是家電制造行業。主要產品包括彩色電視機、冰箱、空調等家電。因為亞洲金融危機的原因,市值幾經縮水。現在總價值為3.2億美元。
  莫氏集團持股27%,價值8640萬美元,是正英家電的第一大股東。去年借貸的時候,陸景和莫心藍約定在一年之內擁有正英家電的收購權。
  但是,現在因為資金問題,陸景并沒有收購正英家電的想法。他收購正英家電的想法是源于將莫氏集團肢解的目的。與劉家捆綁在一起的莫家資本很危險。
  不過,現在劉家全面沉寂、莫培明政治生命基本終結,這件事倒沒有那么急迫。他至少有三到五年的時間來謀劃布局,并且香港的經濟要到04年才能松一口氣,時間是站在他這一邊的。
  “暫時沒有這個想法。”
  “如果你想收購正英家電,我們可以談談合作的方式。”莫心藍拿起精致青紋白底的骨瓷咖啡杯,優雅的抿了一口咖啡,“瑞豐公司這次給印尼的華人捐了一個億。再加上你償還給我的2億、建行的2億,一個月之內你調動了5個億資金。
  所以我不認為你在資金上有問題。有沒有考慮我們一起合作把正英集團打造成為家電制造業的巨頭。”
  說完,長睫毛下的眼珠子烏黑深邃看著陸景,等著他的回答。
  陸景奇怪的看了莫心藍一眼,拿起咖啡杯喝著微微苦澀的咖啡。他還沒有高尚的到做好事不留名的地步。中華慈善總會把捐款名錄公布出來。瑞豐公司捐款一個億在名錄中自然顯眼。莫心藍知道也沒什么稀奇。
  只是。家電行業的利潤雖然不及前幾年那么高,但一年的毛利率差不多也有20%。莫氏集團要引進合作伙伴也不用找他吧?
  腦子里轉了轉。突然回過味來,莫心藍這是打算與他和解。
  不過。可信度倒是值得懷疑。就算她愿意,她叔叔莫培明愿意嗎?
  “如果劉家讓你家抽調資金過去幫忙,你家幫不幫?”
  莫心藍本來想說“不幫”,但是看到陸景銳利的眼神,想了想,還是說實話,“會幫。”
  莫家在軍工企業改制上投了2億美元下去,不能沒有回報就撤出來。另外還有借重劉家政治資源拿項目的地方。所以如果劉家要資金捧場出政績,她家里大概很難拒絕。至少在近兩年內很難拒絕。父親已經有意把資金抽調出來重新布局,但是總歸有個過程。
  陸景把咖啡杯子放下,平靜的說道:“你看,癥結就在這里。我家里與劉家是生死大敵。但是你們家的資金會給他們助力…”后面的話陸景沒說,相信意思莫心藍能明白。說到底,兩人是敵非友。
  莫心藍微微點了點頭。家里準備抽出資金重新布局的安排她當然不能和陸景說,否則陸景轉頭把她賣掉,那莫家就元氣大傷了。以陸景一貫的做派這種事并非沒有可能,他不是那種會把希望寄托在敵人身上的人。
  “四中的邵老師你是什么想法?少鋒很喜歡她。”
  “多喜歡?”陸景喝了一口咖啡。譏笑道:“你爸和你會讓莫少鋒娶秋蘭姐嗎?”
  莫心藍微笑著眨眨眼睛,“為什么不行呢?我覺得可以。少鋒愿意就行。要不我現在打電話問我弟一聲?”說著,笑吟吟的看著陸景,“你不會是老師控吧?聽說你和環球雅思的方琴的關系很親密。”
  我去。陸景翻了一個白眼。他和琴姐清白的很,“我是不是老師控和你沒關系。莫少鋒那個草包能不能入秋蘭姐的法眼還兩說,但是…”陸景拿右手食指在咖啡桌上重重的點了一下。警告道:“我建議莫少鋒離秋蘭姐遠一點。否則哪一天說不定就缺胳膊少腿了。”
  莫心藍撲哧嬌笑著,引得清冷的咖啡館的顧客都看過來。“還不承認呢!好吧,為了表示與你和解的誠意。我會讓少鋒離開四中。”
  陸景擺擺手,“這種惠而不費的動作并不能說明什么。和解這種話就不說了。大家該動刀子的時候還是動刀子。不過如果改天你約我出來喝杯咖啡也沒問題。”秋蘭姐馬上要去江州師范大學讀研,莫少鋒那小子離不離開四中又有什么關系?
  只不過,陸景也不想把門關死。他一下子也弄不死莫氏集團,要是莫家肯主動和劉家割裂開來,那是好事情。
  這要看莫家如何協調內部的關系,如何取舍得失,以及對形勢的判斷。港資現在在內地還是很受歡迎的,莫家的資本并不愁去向。
  莫心藍笑著點點頭,明白陸景的意思。坐下來聊一聊問題不大,但是真有機會動手打擊對方,兩人都沒必要,也不會客氣。但是,她現在真沒有主動惹他的念頭。
  莫心藍笑指著陸景面前的咖啡杯說道:“這次我請,下次是不是該你請我?”
  聽著她一語雙關的話,陸景微微一笑,“行。再見!”說著,站起來離開——曾紅英在咖啡館外沖他點了點手表示意時間不多了。
  如果僅僅只是與莫心藍喝咖啡閑扯幾句無疑是件很愉快的事情,但是兩個人是角力的對手,誰也不會掉以輕心。
  從香港回來,一連三天陸景都在江大里面休息。電子技術研究院的事情目前組建的比較順利,李大青不僅自己跳出第三研究所,還拉了四個同事一起出來,直接到電子技術研究院負責微電子方向的研究——主要是手機芯片設計的方向。當前的主要任務是幫助元器件廠改進電子元器件生產工藝。
  星期六中午請他們幾個新來的技術員到積西鎮的荷月酒家吃燒雞。荷月酒家的燒雞做得地道。雞肉粉白,有韌勁、咸淡適中、五香濃郁、可口不膩。用手一抖,骨肉自行分離。
  正說著手機技術上的東西。包廂門推開,江州市經濟開發區區長王白山拿著酒杯進來。“我聽到景少的聲音進來討杯酒喝。”
  陸景見他說得好笑,說道:“王區長要是不介意被技術詞轟炸的暈頭轉向。一起坐下來喝杯酒也無妨。”
  王白山呵呵笑道:“那能呢。”說著,挨著陸景的左手坐了下來。先敬了陸景一杯,又和李大青他們五個人喝了一圈。他是“酒精考驗”的人物,這點酒自然不能把他怎么樣。但是聽著李大青他們討論專業的東西,頓時有些頭大。這才知道陸景說的是真話。
  吃過飯,李大青他們坐鎮上的小三輪回景和苑午休,王白山請陸景去鎮西邊的茶館閑坐一會。積西鎮西邊發展的很好,鎮中心不自覺的向西移了3公里。
  “景少,漢生軟件園那里最近來了一家手機制造企業。聯合科技電子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注冊在江州,法人代表為葉周海。公司成立的那天市委副書記王萬強還參加聯科的成立酒會。”
  “王萬強?”陸景微微一怔,繼而拿起茶杯喝茶。王白山是常務副市長周平一手提起的人,陸景倒不擔心消息里面有花樣。
  “聯科公司的股東還有那些人?”
  “有永輝集團、黃遠實業、遠大公司、漢生軟件、建發投資五家公司。”
  “建發投資是誰的公司?”陸景奇怪的問道。這是從哪里冒出來的一家公司。
  “建發投資是江州建發集團下屬的投資公司。江州建發集團的董事長吳遠至是景和電子總經理吳璇的父親。景少找吳總問問可能更清楚其中的詳情。”
  陸景看著茶館外整潔的街道,不時的有車駛過。沒想到幾天沒在江州被人搞出這么大的動靜。
  “還真是聯合科技。搞地產的、搞軟件的都湊起來搞手機貼牌生產。”陸景諷刺道,“他們這些人怎么都湊到一起去了,真是稀奇。”
  王白山嘿嘿一笑沒有接話,他其實也好奇這幾方勢力怎么湊到一起了。區委書記張藝俊最近開會嗓門都高了不少,一想起張藝俊那張得意的臉。王白山心里就膩歪的很。
  和王白山喝了一杯茶,陸景徑直坐車去景和大廈。“我知道,但是葉周海要在江州開公司我們又不能阻止。做熊貓手機貼牌的廠家多著,多聯科一家也不多。況且他們又不能撼動我們在江州市場的地位。所以這事我沒有通知你。”陳笑在小會議室里給陸景解釋著原因。
  陸景坐在圓桌子的椅子上。笑著道:“我急急忙忙跑過來不是這個原因。注冊公司誰管它。是王萬強居然參加了聯科的成立酒會,這里面貓膩就大了。王萬強在江州一直都是少數派,熊為明很不待見他。他參加這個酒會說明他和熊為明在某種程度上有默契。江州的局勢可能有變。我看玄機就在建發投資身上。”
  陳笑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耳垂上的兩枚菱形的銀質耳墜輕微搖晃著。“我哪里知道這些事情啊。”說著,湊近道:“王萬強參加一個酒會就有這么多問題吶?”
  聞著她身上淡淡的香氣。再看她近在咫尺的俏臉,陸景差點要忍不住抱著她親一口,“那當然。”
  “喲,郎情妾意呢。”吳璇笑兮兮的推開門走進來。陳笑發現她和陸景挨的有些近——她站在陸景身邊,兩人的身子都快貼到一起。臉不由的微紅,連忙悄悄的橫跨一步。
  陸景笑著擺擺手,“找你問個事情。建發投資是怎么回事?還有江州建發集團的事情你能不能大致的和我說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