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327 電子技術研究院

淺水灣的豪宅大多依山而建。坐車沿盤山道上行的時候雨勢未歇,幽靜的天地間愈發顯得有股憂傷悲憤之意。
  陳旭江和陳創和在客廳的門口等著陸景。陳創和大約五十歲左右,中等身材,臉形削瘦,依稀可見其年輕時英俊的風采,穿著質地上佳的西裝,表情略微有些嚴肅。
  陳旭江介紹兩人認識之后,陳創和同陸景握了握手,“你和旭江做的工作挽救了不少人的生命。印尼華商的領袖周晉成先生委托我向你轉達他的謝意。”
  “陳先生言重了,都是陳叔叔和世信銀行做的工作。”陸景婉拒了這份謝意。他只是盡了一份心而已。
  由于世信銀行通過客戶體系宣傳印尼可能到來的危險,有大約5000人提前離開了印尼,更重要的是那些商業領袖們提前撤出,使得全世界華人社區對印尼的動態十分關注,幾乎在動亂發生的同時,當地的新聞就向外傳播。雖然沒法阻止暴亂的發生,但是卻推動救援工作迅速的展開。原本要到7月份國際社會才會對印尼排華事件進行廣泛的關注。
  陳旭江說道:“先到餐廳里吃飯吧。”
  餐桌上沒有上酒,那對死者太不尊重。陳創和偶爾說幾句當先印尼的局勢和救援工作。陸景默默的吃飯。同樣的悲劇經歷兩次讓他有些難受,在香港這幾天他沒有看新聞、報紙,也沒去看那些讓人憤怒到想滅儈子手滿門的圖片,只是在酒店里呆著。偶爾陪丁靈散散心。
  沒有刺刀保護的資本毫無安全可言,如同豬圈里養的豬。肥了就可以宰。
  “等忙過這一陣,周晉成先生想和你見個面。希望陸先生能有時間。”
  陸景想了想說道:“我也很期待與周晉成先生見面。但是我的身份比較敏感。不宜現在出現報紙的頭條上。來日方才。請陳先生轉達我的歉意。”
  陳創和點了點頭。飯后也沒再說那些沉重的話題,略微聊了聊經濟上的一些看法。九八年的時候亞洲金融危機還沒有結束。經濟局勢讓人擔憂。
  陳創和接了一個電話后急匆匆離開。陸景和陳旭江在小客廳里說話,透過半開的金屬質地窗戶可以眺望到淺水灣的海景。
  “周晉成他們撤出的較早,損失還在可承受的范圍內,最主要是人沒有事。他們不會一點事情都不做,印尼的經濟必然會崩潰。他們有向內地轉移產業的想法。”
  陸景點了一支煙,吸了一口說道:“嶺南的何省長是我的長輩。要是他們有這個意愿的話,我給何叔叔打電話讓他派招商團過來接待。陳叔叔和他們聯系吧,這些事情我不方便出面。”
  “行。”陳旭江答應下來。
  在香港呆了幾天。陸景和楊星長見過面。從他那里抽調1個億的資金出來援助印尼的華人。看著各種后續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心里的郁結稍消。
  陸景到香港的時候,唐悅和謝晉文兩人已經返回京城。唐彤安排在瑞豐公司工作。在世運大廈68層的頂樓,馬飛給陸景留一間辦公室。在半空中俯瞰香港,高樓大廈鱗次櫛比。
  “在香港還適應吧?”陸景站在窗口問左手邊站立的唐彤。唐彤拿手推了推窗戶,說道:“還好。看起來像會掉下去一樣。這玻璃結不結實?”說著,指著印尼大使館那個方向,“我大前天和人一起去那里扔了雞蛋,正中那個鳥蛋樣的印尼軍官臉上。他奶奶的,不出口氣實在憋得慌!”
  “扔得好!”陸景拍手說道。
  香港又下了一場大雨。從瑞豐公司出來。陸景坐車去香港中文大學接丁靈吃晚飯。在車上給幾個女孩打著電話,情緒變得稍微好一些。國內雖然沉抑著,但是也有一些途徑可以了解到印尼發生的事情。
  香港中文大學的教學樓一幢幢就如普通的街邊建筑一樣豎立在那里。吃過飯后,大雨漸小。輕溟無聲的細雨還在眼前的輕飛著,陸景幾乎半抱著丁靈撐著傘在雨中漫步。小妮子的情緒不佳,迷戀的摟著陸景。似乎想要一點溫暖。
  看到雨中有幾個同學在大禮堂門口發傳單,揭露印尼發生的惡行。丁靈大眼睛里涌出晶瑩的淚花。這幾天所接觸到信息顛覆了她此前十幾年所認識的世界。人性的丑陋、暴虐、瘋狂、骯臟。各種負面的情緒幾乎要把她淹沒。
  “幸好有你陪著我我才能走過來。”
  “會過去的。”陸景握著她柔嫩的小手寬慰道。他心里何嘗沒有怒氣?
  “陸景,來我這兒聊聊。駐港聯絡辦的汪主任也在。”林忠學打來電話。
  陸景帶著丁靈坐地鐵到西環林忠學的公寓里拜訪他。汪主任給陸景介紹了一下情況。他近期會受邀前往泰國洽談一筆經濟援助地合作。會促使泰國政府給予避難華人華僑更大的幫助。有些話也只能點到即止。
  “大家要體諒中央的難處和苦心。有些事情明面不好說,私底下的動作不會少。”
  隨著國內經濟的發展對原油進口的需求越來越大。印尼扼住馬六甲海峽的一端,用這張牌刁難國內也不是一次兩次。國內會考慮從緬甸方向建一條陸地輸油官道來抵消印尼這張牌。有鑒于泰國和印尼糟糕的關系。國內和泰國會有一系列的軍事合作…
  陸景倒是不明白汪主任怎么會私下里和他解釋這些的事情。但是聽到這個消息心情無疑是振奮的。
  他希望自己的國家能夠更強大,底氣更足。真心的希望!
  陸景和丁靈離開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林忠學送兩人出來,“陳旭江給我說了具體的情況,是你要求他提早提醒印尼的華人撤出。陳旭江在協助我們做安撫印尼華商的工作。同時,汪主任也希望你心里沒有壘塊才好。這幾天大家心情都不會好。”
  國內截止到九七年底引進的外資中有超過60%是來自于海外華人華僑的投資。國內還要繼續大力的引進外資、發展經濟。不可能過分傷了海外華人華僑同胞的心。
  陸景點了點頭明白汪主任的用意——擔心他私下里發惱騷影響到安撫工作。陸景自然沒有唱反調的意思。
  和丁靈在半島酒店的felix酒吧里泡著。丁靈輕輕依偎在陸景的懷里,國內會有一系列動作的消息讓她抑郁的心情好上許多。看著璀璨的維多利亞港夜景,再看看摟著她的陸景,心里忽然覺得此刻時光是多么的難得。
  國際社會對印尼事件持續的關注。全世界華人群體強烈的憤慨,各地的抗議、示威活動此起彼伏,美國政府也正式認定5月9日發生在印尼雅加達以其他地區的暴力活動為嚴重的種族歧視災難,正式決定接受部分印尼華人的“避難”申請。
  印尼的華人大規模逃離印尼,有不少人在香港逗留。陳旭江前期做了一些工作被認為是很有善意的。他和陳創和都是香港商界負責接待的人選。嶺南也有一支招商代表團來香港進行招商活動。
  陸景二十日離開香港返回江州。給陳旭江打電話時,他正忙的腳不沾地。
  “別急著掛電話,忘了和你說一件事。陳創和是陳若怡的父親。他知道你在江州把陳若怡拉進包廂陪酒的事情。”
  陸景愣了一下,苦笑著道,“陳叔叔要是早點跟我說,我還可以當面向陳先生解釋一下。現在飛機馬上要起飛,電話里怎么說的清楚。”
  陳旭江笑著道:“陳創和繼承他父親的事業把一個小公司發展到如今十幾億美元的集團,為人處事自有他的一套。他女兒是他的寶貝,他那天在我家里吃飯沒有挑明這件事我看他應該不會介意了。”
  陸景無奈的笑了笑。“不會介意了”說明以前還是介意的。他本意只是到香港來看看印尼那邊的情況、寬慰丁靈——小妮子給他打電話抽泣了半晚上。沒想到稀里糊涂的化解了這檔子事。
  機場大廳里人流如織。位于九龍的啟德機場是全球最繁忙的國際機場之一。陸景和曾紅英一起過了安檢,剛過了一條走道,突然發現右手的通道邊走來一個穿著藍色連衣裙的摩登女郎,大大的墨鏡被她摘下來后,露出莫心藍如花的容顏,“真是巧了。竟然在這里碰到你。”她語氣里難掩詫異。
  陸景打量著她的新造型。發梢卷曲的大波浪型發型,藍色的連衣裙包裹著她窈窕性感的身材顯得高貴淡雅。
  “你這倒像是大明星的架勢。去那里?”在機場里偶遇,陸景倒是不介意和她說幾句廢話解悶。
  一起順著通道向前走去,曾紅英稍稍的墜后。莫心藍神色復雜的看了陸景一眼,“我飛京城。你呢?”
  “江州!”
  莫心藍看了看時間,指著機場里的一家咖啡店說道:“有沒有時間,一起喝杯咖啡?”
  陸景笑道:“我的飛機還有二十分鐘起飛。一杯咖啡的時間還是的。你有事?”
  在咖啡店里坐下來,莫心藍攪拌著咖啡,沉吟了一會說道:“你現在還想不想收購正英家電?”
  陸景在前幾天如約將2億元的債務清償完,這讓莫心藍覺得灰心喪氣。她低估了陸景的融資能力。2個億的資金完全是為景華發展做了貢獻。所謂攻擊景華的資金鏈只是一個笑話。她現在不得不考慮她父親的建議,尋機與陸景和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