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326 云春棋定

其實陸景的說法不是很準確。瑞豐公司除了將注資四千萬美金用于收購景華的股份外,其余四千萬美金將會全資控股景華電子技術研究院。
  景華電子技術研究院就是景華的研發部。搬到景華科技園之后,就被剝離開重新注冊了一家新公司。
  當然,景華公司內部依然習慣于將之稱為研發部。
  對于任何一家有雄心的企業而言,掌握所在行業領域的核心技術是必須的。在完成一定的資本積累之后,研發就會是重中之重,科技是第一生產力并非只是一句笑話。
  當然,企業首先要解決的是活下去的問題。就好比人先解決了吃飯問題才可以談理想。
  景華現在這個階段自然是已經過了“吃飯”的階段。擁有在技術上更進一步的雄心也并非什么好高騖遠的事情。
  老廖是研發部軟件三組的組長。負責手機軟件的第三方軟件植入、通話、短信模塊,手下管著五位員工。
  軟件團隊的老大許方超比較有個性,第一,他用人喜歡用華夏大學出來的人。第二,他最喜歡問人:你搞不搞得定?。不行就換人。
  所以老廖畢業一年不到就被提到技術骨干的位置上。軟件部內部對他們有個叫法:華大系。
  老廖倒是從來不在乎,反而有種榮譽感。許老大以24歲的年紀獨自領導軟件團隊的開發,完成手機軟件架構設計,其能力是無容置疑。值得人崇拜的。
  他們華大出來的同學,肯拼。能拼。通宵加班那是經常的事情。就是那句話“你搞不搞得定?”,他們這些人個個都敢拍胸脯說:“搞得定。”
  周一九點許。老廖正在研發中心寬敞明亮的咖啡間里喝杯咖啡微微瞇一下眼睛。他昨晚熬了一通宵,解決一個售后投訴的問題。好不容易在早上7點鐘搞完,又到了新的一天。
  景華的工作環境很寬松。只要事情做完,不來上班也沒問題——手機二十四小時要開機,避免緊急情況找不到人。當然,事實上事情總是做不完的。
  半透明的鋼化玻璃外忽而傳來一陣腳步聲,一個熟悉的聲音說道:“技術我不太懂。就知道高配置的硬件堆到一起未必能毫無缺憾的運行起來。軟件除了功能性以外,還要講易用性。用戶用的舒服,我們的機器就好賣。”
  外面的人都笑起來。
  老廖腦子一轉。記起來這是誰的聲音。去年高中同學離別聚會時紫琪新男友就是這樣一口京片子。
  許方超笑著道:“易用性是陳水游負責研究。整天拿著一堆方案問我手下的研發人員那個好?那做調研的女孩子都快成為我們研發部的最受歡迎的人了。”
  “這沒辦法,必須要數據分析才有說服力。必要的時候還要去街頭上搞用戶調研。”陳水游呵呵一笑,“可以建議人力資源部多招幾個女孩子進來。”
  說笑間,一行人走進咖啡間里。透過落地玻璃幕墻,可以看見南邊的樺樹林。咖啡間相當寬敞,幾組不同色澤的沙發形成幾處相對獨立的區域,提供各種飲料與咖啡,以及一些休閑食品,方便研發人員工作之余在這里休息、交談。或許一個新的點子。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案在偶爾的交流之中就會產生。
  老廖看著一行人如眾星拱月擁著陸景走進來,身后都是研發部里的頭頭、牛人,他認出來走在最近就是黃紫琪的那位新男友——陸景。頓時想說:這個世界要不要這么神奇。
  許方超指著一臉疲倦的老廖說道:“這是小廖,我們華大的。好苗子。軟件三組的組長。要不是軟件三組遲遲沒有人頂上來,我早把他調到系統組去了。”
  陸景笑著同手足無措的老廖握手,“等紫琪來江州我們一起吃飯。”這話說出來大家才知道兩人認識。
  “呃-。行的,我需要看我到時候有沒時間。”說完。老廖恨不得把舌頭咬掉。他剛才話里的意思貌似是需要陸景就他的時間。這…
  陸景笑了笑,與大家一起轉出去。準備去會議開會,邊走邊說道:“許方超平生最得意兩件事,第一件事就是他是華大畢業的,第二件事就是景華手機的軟件團隊是他一手建立的。”
  說的大家都笑起來。
  老廖等陸景一行人走遠,拿出電話打給黃紫琪,“紫琪,陸景和景華公司什么關系,我發現我部門的老大都跟著他視察。”
  “就是你嘴里把你們當牲口使喚的**oss啊!”黃紫琪在電話里笑著說道,“怎么,他到京城去了?”前幾天陸景給她打電話還說回江州。
  “啊--!”老廖驚呼一聲,拍了拍腦袋,“沒有,我們全部搬到江州來了。你什么時候來江州玩一趟,我請你吃飯。”
  “等忙過這一陣子我再去江州吧!我六月下旬完成支教會到江州呆2個星期,省團委組織活動然后評選。七月份會回京城。”
  說了幾句掛了電話,老廖心里有些沮喪起來。如果陸景真的是紫琪的男朋友,那他豈不是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頂層十二樓寬敞明亮的會議室里坐的滿滿,大片的陽光從泛藍色的玻璃窗戶上透進來,讓會議室里透著澄凈,干爽的味道,令人精神振奮。陸景正在聽周志龍介紹景華電子技術研究院最近的工作。
  電子技術研究院近日已經將楚北省的元器件廠收購,研發人員搬到景華研發大廈來辦公。元器件的制造設備搬到常新開發區的工廠中。
  要實現手機國產化,首先一些基本的電子元器件需要國產化。而實際的情況是國內工廠制造出來的電阻、電容、二極管、三極管都少有達到標準的。生產管理水平和制造工藝都需要改進。
  “除開手機平臺解決方案、手機芯片技術、基帶芯片技術,電源管理、液晶屏顯示、射頻技術、無線技術、測試技術等等都是當前數字手機技術要發展一些具體的核心技術分支。”周志龍敲著白板說道,“我們需要成立相關的實驗室進行研究,所以我決定成立四個電子基礎技術實驗室,另外需要成立液晶屏實驗室。日韓的廠商在一領域有太多需要我們學習的地方…”
  等周志龍講完之后,大家各抒己見熱烈的討論技術上的問題。會議一直開到傍晚,在食堂里吃過飯,周志龍、杜岳強陪著陸景在科技園區里面散步。天色正慢慢的變得昏暗,園區的路燈亮著昏黃的光把三人的影子拖的很長。
  “我們的重點先不要放在手機芯片的研發上,而應該是外延技術的研發,這樣能確保我們占據一定的市場優勢。瑞豐在東南亞收了一批關于射頻技術的技術專利,你們內部研究消化吸收掉。”陸景看著遠處轟隆聲響著的南陽街。回頭看去,研發大廈里燈火通明,在清冷的園區里顯得極為獨特。
  國外廠商的技術封鎖也不是一朝一夕都能打破的,首先還是要購買二手的技術來做研發才行。楊顯正在和西門子的元器件部門接觸,看看有沒有可能以更低廉的價格拿到他們的手機芯片。如果有可能,陸景希望能在西門子那里撬開一條縫。
  “李大青有沒有興趣過來做研發?”陸景問道。腦子浮起那個喜歡街拍美女的青春痘男。
  “我問問他。”杜岳強說道,“應該問題不大。他在第三電子研究所的薪水不高,做研究來也沒什么意思。”
  陸景點了點頭,很多事情他恨不得一口氣做完,但是成功沒有捷徑,必須得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4千萬美金砸到手機外延技術的研發上,難道就不會研發出一點讓人期待的東西嗎?
  江州夜里下著潺潺的細雨,陸景登上飛機前看了一眼黑色的夜幕,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他此行的目的是香港。
  到今天12號印尼針對華人的犯罪余波猶存。小規模地針對華人的暴力犯罪還沒有得到完全地遏制。隨著大量的國際媒體記者與國際人權組織觀察員的涌入,情況會進一步得到控制。
  陸景早早的通知陳旭江利用自身的影響力在印尼華人中宣傳可能到來的危險——三四月份就有一些針對華人犯罪活動的先兆。世信銀行在東南亞有一定的影響力。大約有5千人提前撤出。那些商業領袖們更是早早的前往馬來西亞、新加坡避難。
  排華活動最猛烈、最殘忍的時候,新加波國際機場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運送人員。
  十六日下午,陸景和丁靈在半島酒店里看著雨中濕漉漉的香港,兩人情緒不佳。歷史的慣性總是不以個人的意志為轉移。相比于前世這一次的損失小一些,但是發生的事情依舊駭人聽聞。
  華人資本自此大規模逃離印尼。
  “晚上來我家里吃飯。”陳旭江打來電話說道。“我介紹香港商界的一個人物給你認識。”(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