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325 隔岸觀火

王至顧調離云春、陸鐵之倒下,云春的官場經歷了一場大地震。新一輪的洗牌和站隊不可避免的到來。不過,這對陸景來說并沒有什么影響。以九八年國內貨幣購買力的水平,以九八年云春市的經濟總量,手握4千萬人民幣的投資無論是誰主持云春的大局都不會怠慢景華。
  五一假期的時候,陸景返回江州陪關寧。到5號才與陳笑一起返回云春,同行的有景華的財務、法律人員,還有與云春市里進行投資細節商談的談判組成員。談判組里有立豐控股、麗都酒店的高管。投資商談的細節還包括對白云賓館改制的前期準備。
  當天晚上云春市在市區舉行招待晚宴,代市長劉玄志主持晚宴。在宴會開始前的講話中給了景華公司很高的評價。
  飛云賓館的老板方慧敏坐在角落中,看著景華公司的總經理陳笑一襲冷艷優雅的黑色晚禮服在臺上自信的發表演講展望投資云春美好的前景,心里微微的嘆了一口氣。男人和男人比還是有差距的。她自認模樣、身材、氣質都不輸給臺上的那個小美人,但是云春的市委書記周非放和那個叫陸景的青年相比差距就大了。否則的話,她也可以站到那個耀眼的臺上,成為今晚宴會的主角。
  想到這兒,扭頭去看與劉玄志坐在一桌的陸景,看到他正含笑輕微的給下來的陳笑鼓掌,神態從容、閑淡。微瘦的側臉輪廓明俊耐看,有著優雅清淡的世家子弟氣度。
  也不知道以后有沒有和他合作的機會。
  晚宴結束后。市里安排車送景華的團隊回白云賓館休息。夜色濃郁。白云賓館的320房間里,陳笑拿著一張積遠教育基金理事會的名單放到茶幾上。指著其中的一個名字笑道:“陸景,你不給我說說黃紫琪是誰?”上次被陸景岔開話題一直沒有問他。
  陸景扶著她的雙肩微笑道:“真要聽啊?”
  “那當然。我可是很好奇你為什么在云春投資。胡文洸交上來的云春投資環境評估報告我看了。很明顯在云春的交通環境改善之前。云春的旅游業不可能發展的起來。”
  陸景嗅著她發梢的茉莉香味,把那天在包廂里的事情說了一遍,“我本來是打算動用政治資源解決的。后來想了想,還是放了一個經濟大餌下來。王至顧調到省里養老,當初可是白費了心思。
  云春的高速公路修起來之前,我們放在瑞豐旅游公司賬戶上的資金不著急花出去。”
  雖然還是以景華的名義和云春在談合作細節,但實際上和云春市里的簽訂旅游開發合約的公司會是瑞豐旅游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瑞豐旅游發展股份有限公司注冊地在云春市。其中瑞豐公司持股70%。所以在云春市的投資最終會享受到外資投資的政策便利。
  陳笑在他腰間掐了一把,嬌嗔道:“避重就輕。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千金博一笑的心思。”說著,笑兮兮的道:“為什么要用瑞豐公司的名義?用景華不是更好嗎?現在景華手機在楚北的名氣很大。前幾天還有一個分管經濟的副省長去我們位于常新開發區的加工廠那邊參觀。”
  “還記得我在四中里面給你說的話嗎?”陸景握住陳笑的小手。牽著她的手到窗戶邊看窗外的夜景。外面有云朵遮住月亮的清輝,光線暗淡。可以遙見云春市市區里面幾點燈火。
  “民營企業在發展壯大之后一定會碰到一道看不見的墻。現行的體|制下不會允許國內出現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這會引起很多人的不安。所以景華的業務基本上集中在手機上面,瑞豐公司才是我們未來財團的核心投資公司。”
  “恩。”陳笑轉過身輕輕的抱住陸景,將頭放在他的胸口,俏臉上紅染似霞。她想起那天兩人接吻。她被陸景吻的動情之極。
  看著嬌柔的小美女,陸景低頭慢慢的吻她粉嫩的柔唇…
  晚上自然不可能留宿在陳笑這里。但是一晚上腦子里都想著看到那一幕:黑色的晚禮服下黑色的蕾絲丁字內褲差點讓他的鼻血流出來。細致雪白的臀瓣吹彈可破。迷人的小翹臀肉感十足,手感舒服到極致,令人流連忘返。
  第二天起來,陸景看著自己一柱擎天的硬物。不由的苦笑:早早的就該把小美女吃掉才對。
  胡文洸出任新成立的瑞豐旅游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全權負責與云春市的談判。
  而陸景重新從景華的高級行政秘書組里抽調姜朝明來云春負責積遠教育基金的事務。黃紫琪也在積遠教育基金里面掛了一個職務。積遠教育基金將會優先修建前舒鎮的鎮辦小學。
  除了必要的場合,陸景和陳笑都不再露面。將景華公司的事務暫時委托給章文君處理。兩人突然有了兩三天的清閑時間。
  云春下著小雨,打著傘和陳笑從白云山山頂下來。“去我的溫泉湖那里看看。”陸景提議道。在云春除了跟過來的景華團隊的員工,沒有人認識他和陳笑。兩人牽著手,享受著情人間溫馨閑適的日子。
  “修好沒有呀?我沒帶泳衣過來。”陳笑挽著陸景的手臂。小鳥依人的靠在他的手臂上說道。此時,任誰看到她都不會把她和景華的總經理這個形象聯系起來。
  “溫泉湖的設施修好了。但是別墅還沒有修好。”
  白云居是陸景給溫泉湖起的名字。在半山腰上,距離白云賓館有半個小時的路程。在一處靜謐的山坳中。松濤陣陣,順著石階而上,可以看到一處正在修建的二層別墅。下著雨。工期已停。推開鐵門,看到院子里有紅的、白的的山菊花。和守在這里的施工人員說了一聲。進入到后面的溫泉湖邊。洗浴設施、更衣間、通水管道、臺階、圍欄等設施都完備無缺。
  陳笑蹲下來拿手試了試水溫,“很舒服。真是遺憾沒帶泳衣過來。不然倒可以泡一泡,你上次和關寧實在這兒泡的溫泉嗎?”
  “不是,是陳敏帶我們去的一家溫泉浴場。”陸景環視著四周的環境,笑道:“等別墅修建好了,我帶你們幾個一起來度假。”
  陳笑用手捧了水澆陸景,戲謔的笑道:“房間夠不夠啊,景大少!看你這花心的程度…”
  陸景側身躲開,尷尬的笑了笑。他和陳笑之間似乎也不怎么避諱這個話題。
  回到白云賓館,楊玉立、何欣靜已經從江州來到云春。如果云春的旅游能發展起來。酒店、旅游地產必然也會蓬勃的發展,兩人對來云春投資很有興趣。
  何欣靜將會出面和云春市談白云賓館的改制,“資金上立豐控股、興華大酒店那里都會支援我一些。白云賓館條件很好,1500萬估計差不多。有市里的支持,我們拿下來沒問題。”
  第二天約了市委書記周非放一起吃飯,席間看到飛云賓館的老板——那個豐滿漂亮的女人,名字叫做方慧敏。陸景心里有些明了,大概她也會是白云賓館的投資人之一。
  五月八日,瑞豐旅游和云春市里簽訂一千萬的投資合同。同時白云賓館出乎云春市酒店行業老板們的意外被江州的麗都酒店以1500萬的高價拿走。那些800萬、1千萬的報價與麗都酒店的報價相比。相形見絀。
  隨著一系列的投資落地,謝澤華進入云春市的市委常委會,就任云春市政府常務副市長。級別沒有變化,但是地位與他剛來云春之時有云泥之別。
  白云賓館具體的改制方案陸景沒有過問。和楊玉立聊了聊旅游地產的事情后,他與陳笑在10號就返回了江州。景華四個億的債務到期,需要馬上償還。
  去年的時候景華公司在京城市建行借了5個億的資金。其中2億貸款5.13到期。借莫心藍的2個億也會在5.16日到期。
  景和大廈陳笑的辦公室內,陸景坐在電腦椅上喝咖啡。財務總監張梅正匯報著景華的財務情況。“景華賬面上還有1.2億的流動資金,如果都抽調出去會對公司的運營造成極大的負擔。我認為穩妥的策略至少要保持5千萬的流動資金。”
  楊顯有些擔憂的對陸景說道:“我們的攤子會不會鋪的太大了。我感覺資金調配上有些力不從心。京城那邊王臣澤還在中關村看寫字樓。那里可能要消耗8千萬的資金。在加上裝修就需要近億的資金。”
  他從京城返回江州開銷售主管大會。到五月份景華手機已經建成全國性的經銷商網絡,但是這個網絡還有諸多缺陷,不盡如人意的地方,還需要做更細致的工作。
  陳笑瞄了瞄陸景淡然自若的表情,介紹景華的情況:“去年一共拿了7個億的貸款,除掉收購注資的資金外,景華還剩5.5億資金。主要用途:景華科技園的修建投了2.8億的資金。電子加工廠車間投了1.2億購買設備、擴展廠房用于擴大產能。其他如人力薪資、銷售成本、廣告費用等費用大約花了1.2億。研發團隊前期投了3千萬,后面投了7千萬下去。
  現在除了正在修建的景華公寓正在消耗資金外,景華的財務也沒有額外的負擔。銷售款正在回流,只要撐過這次需要償還的4億債務,后面一馬平川。”她作為經辦人自然知道陸景的應對方法,不過,還是由他來宣布吧!
  見大家都看過來,陸景笑了笑,欠身把咖啡杯子放到陳笑寬大的辦公桌上,胸有成竹的說道:“我都安排好了。我在新虹百貨擁有18%的股份,價值6.8億人民幣。我已經將這部分股份作為抵押向香港世信銀行融資8千萬美金。屆時,瑞豐公司會以股權投資的方式將這筆資金注入到景華中。
  所以,我們不需要采取相對保守的財務策略,相反,我們需要主動出擊。在研發上我們的實力太弱,要一邊培養研發人才,一邊收購研發團隊。”(未完待續。。)